小說電視劇

lxba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1627崛起南海 線上看-第2353章熱推-pqwzc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申学义昨日听王汤姆解释了鸟取沙丘的成因,也对这事上了心,从千代川河口出发后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甲板上观察海岸,想看看是否真如王汤姆所说那样,这种独特的景象只在鸟取这个地方才能看到。
但王汤姆所讲述的地理知识早就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平,在日本这种降水丰富的地理环境下,能在海边形成大面积的沙丘是极其罕见的状况。整个日本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另一处位于本州岛北端的猿之森沙丘,面积比这鸟取沙丘还要大七八倍。不过那处沙丘并不在王汤姆规划的航线上,所以申学义肯定是不可能在这趟行程中见到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特殊地貌了。
从鸟取沙丘东行二百里,舰队驶入了名为若狭湾的海湾,这个宽逾百里的巨大海湾内又包含着若干小型海湾,其间散布着许多临海渔村和小镇。
王汤姆制定的航线没有直接跨过若狭湾,而是向南转进了海湾,显然是要去探寻海湾内的某处地方。
吸引王汤姆的当然不会是那些临海渔村,而是又一处风貌独特的景点。在若狭湾西侧海岸,座落着与松岛、宫岛并称为日本三景的天桥立。由于另外两处景点都不在这次行动的航线上,既然有机会路过此处,王汤姆当然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独特风景。
鳳樓嬌
在名为宫津湾的小海湾内,自北向南延伸在海面上的一条狭窄沙洲,形状如同向天上斜伸而去的一道桥梁,故被命名为天桥立。这道沙洲长有七八里,最宽处却仅有三十来丈,沙洲上生有数千棵黑松,风景十分秀美。
天草四郎以前也没来过此处,不过他倒是听说过有关这里的神话传说,便也说与了下船登岸游览的众人。据说此地是男神伊邪那歧架在空中的浮桥,后来浮桥垮塌掉落人间,变成了天桥立的独特景观。
这样的传说当然听听就好,就算王汤姆没有解释这种景象的成因,其他人也能看出这地方分明是由海潮、风力等因素作用下在海中堆积出来的细长沙滩,跟神祇的法力应该没什么关系。
“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日本京都府境内了。”王汤姆缓缓说道:“往西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就是日本京都所在。”
“一百五十里?那很近啊!”申学义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王汤姆笑了笑到:“这里与京都之间全部是山区,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真正路程要翻倍都不止。”
臨時探員 CKS001
王汤姆当然很明白申学义这种“搞事情”的心态,他肯定认为如果能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展示一下海汉的武力,或许会对日本今后对待海汉的态度起到一定的影响。但要深入到内陆这么远的地方,王汤姆可不打算去冒这样的风险。况且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幕府统治时期,权力中心也由京都东迁至江户,对京都动手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花了半天时间欣赏完天桥立的自然风光,舰队继续向东行进。从若狭湾开始,本州岛的海岸便折转向北,往高纬度的方向延伸而去。
向北进行两百里后,便到达了能登半岛,这是本州岛在日本海一侧面积最大的半岛,这里的物产以珍珠、漆器和海参最为著名。不过对于王汤姆来说,这些东西的吸引力远不如漂亮的自然人风光,没有为此耽误行程的必要。
舰队绕过能登半岛,往东北方向的新潟行进。新潟这个地方也有王汤姆感兴趣的东西,所以他打算花一点时间在这里稍作停留。
王汤姆所在意的东西并不是新潟本地的物产,甚至都不在本州岛上,而是距离新潟海岸六十多里的佐渡岛上。
佐渡岛是日本第六大岛,面积达八百多平方公里,南北两侧分别是大佐渡山和小佐渡山,两道平行山脉之间是国仲平原,平原上河流众多,非常适合栽种水稻之类的农作物。
王汤姆关注这个地方的原因,当然不是为了采购岛上出产的粮食,他之所以要率领舰队造访这个地方,是因为岛上有一种特别的矿产。
逍遙村醫 關外飛雪
1601年,岛上有人发现了金矿,然后佐渡岛便被幕府将军德川家康指定为幕府领地,开始开采岛上的金矿。据王汤姆所掌握的资料,在十七世纪的开采高峰期,佐渡金矿的产量很可能是当时的世界第一。而岛上的金矿前前后后开采了近四百年,才终于因为矿脉枯竭而停下来。而且这地方是金银都有,资料记载这地方总共被开采出了七十多吨黄金和两千多吨白银,称其为金银岛也不为过。
这是何等巨大的一笔财富,王汤姆当然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若是离得远也就罢了,既然这趟行程要从佐渡岛附近经过,那他当然是要来看看这个为幕府提供了大量财富的地方。
佐渡岛东北、西南两侧分别有两津湾、真野湾两大海湾,来往佐渡岛的船只都是在这两处海湾内停泊。不过王汤姆不打算太过招摇地闯入佐渡岛,所以指挥船队驶往了真野湾以北的某处海岸。
当然他选择这个目的地的原因还有一个,这处海岸离地图上标记的佐渡金矿仅有几里远,王汤姆认为或许能够去到近处观察一下目前的开采状况,用以评估海汉在这里采取行动的可能性。
从地理上来说,这里的确距离海汉控制的区域太过遥远,与朝鲜半岛南端的济州岛都有两千多里的航程。海汉要想控制住这个地方,难度其实非常大,所以王汤姆造访佐渡岛倒也没有抱着必得之心,只是想看看这里的实际状况。
要是德川幕府对这里管辖不善,疏于防范,让王汤姆觉得有机可趁,那他也不介意采取一些行动来为海汉争取利益。
但幕府对这里的开发力度要远远超乎了王汤姆的想象,在距离那处海岸还有数里的时候,王汤姆便从望远镜里看到那里建有码头,并且有数艘帆船停靠在岸边。想要不惊动任何人就从那里上岸,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将军,那里虽然有码头,但看样子并没有像样的岸防工事,我们直接靠岸就是。如果有人试图阻挡,我们便开炮轰击,强行登陆,想来这岛上的守军也打不过我们。”
王汤姆犹豫之际,申学义已经在旁边提出了建议。王汤姆笑了笑,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好战,连来这里的真正目的都还不清楚,就打算要动武了。
“你知道我们来这里找什么吗?”王汤姆故意问道。
申学义猜测道:“莫非是平户藩的田川氏逃到这里躲起来了?”
王汤姆摇摇头道:“这里离平户藩快两千里了,田川介就算要躲,也不会躲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申学义想了想才道:“那在下懂了,岛上必定有非常值钱的宝藏,将军欲出兵将其夺走。”
王汤姆先点头,又摇头道:“有宝藏没错,但我却没办法靠武力手段把东西抢走。”
申学义脸上显露出迷惑的神色,显然不明白这里还有什么力量能够挡得住海汉军的武力手段。
“天草四郎,你来告诉他答案吧。”王汤姆也懒得跟他多费口水了,便让天草四郎这个日裔军官来解答。
天草四郎当然很清楚佐渡岛的特殊之处,当下便对申学义道:“这岛上有金银矿藏,是幕府最重要的财源之一,这下懂了吧?”
魔帝纏寵:廢材神醫大小姐
申学义恍然大悟,这埋在地下的矿产当然没法抢走,要抢也就只能连这整个岛都一起抢下来。但他先前看过海图,这个岛差不多有半个济州岛大小了,海汉军要把这里打下来,那得迁来多少移民,驻扎多少军队在这里才能实现长期占领?
傲世仙瞳
龍·王——ZNF
起码眼下这支舰队肯定做不到这一点,就算能打上岸去,也顶多是捞一笔就跑,很难在这里长期驻守。
申学义能想到的这些因素,王汤姆当然早就考虑过了。在这里实施一次武装登陆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甚至可以按照地图上的标识,沿着海岸上的那处山沟一路摸到山里开采中的矿场,应该还能在矿场抢到一些金银。但这样做的收益有限,却会彻底得罪德川幕府,这就未必合乎海汉的长期利益了。
在海汉对东北亚地区的规划中,满清才是首要目标,日本目前并不在武力打击对象的名单上。之前针对平户藩的军事行动,海汉也并未打算让战事升级,而是很谨慎地将打击范围控制在平户藩之内。
洪荒時辰 靜默節奏
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措施,一方面是海汉军在东北亚地区部署的兵力有限,没办法同时开辟多个战场;另一方面海汉与日本幕府之间并不存在根本上的利益冲突,与其通过耗资巨大的战争来夺取日本的财富,倒不如通过贸易手段将其逐渐纳入到海汉构建的体系当中,以工业国对农业国的贸易剪刀差来收割日本的财富。
邪氣叢生 默雲
如果能够将日本也培养成海汉工业品的销售市场之一,长期来看会带给海汉的收益是发动战争所不能比拟的,这一点早就已经在大明、安南等国得到了极好的验证。
催眠王妃:晚安攝政王 幺蛾子大人
日本列岛山多地少,又没多少有价值的物产,但金银却是不缺,作为贸易对象也不用担心幕府会像朝鲜那样,需要向其提供赊账甚至借款才能达成交易。
而且江户时代的日本以幕藩体制为政体,统治地方藩国的大名都是半独立状态,非常容易形成军备竞赛的氛围,到时候海汉产的军火极有可能会在日本成为畅销商品,市场潜力不容忽视。
鉴于这样的考量,王汤姆也不便在此次行动中冒然使用武力手段。最后的解决办法,便是放下小船,送天草四郎上岸,看看能不能凭借他的日裔身份从本地打探到一些消息。
当然这种任务也有一定的风险,海汉舰队已经在海上显露了身形,要是岛上的人认为天草四郎是打探军情的奸细,那他可能就会有去无回了。
不过天草四郎倒是十分镇定地领了任务,乘坐小艇去往岛上。他到了岛上之后没有待太长时间,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便乘坐小艇回到了船上。
“这里的人非常谨慎,能在佐渡岛停靠的船只,都必须要有幕府的特别通行令才行。岛上不会允许我们的船靠岸,也不会向我们提供任何补给,如果我们不想被视作入侵者,就只能离开这里。”
天草四郎回到船上之后,便将自己上岸后所了解到的信息汇报给了王汤姆。
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既然这地方是幕府的主要财源之一,那么对这里实施严格的管制措施也很合理。要是不管什么船都能在佐渡岛停靠,不管什么人都能自由进出岛屿,那这岛上开采出来的金银很可能会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流失出去。
海汉在台北鸡笼港附近开采中的金瓜石金矿,管理方式其实也与这佐渡岛大同小异,甚至某些方面更为严格,所以王汤姆倒也能够理解这里的做法。
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却不得其门而入,这让王汤姆也不免有些失望。只是在下属面前,他不会将这样的情绪表露在脸上。
“以后再找机会来拜访这个地方吧。”王汤姆最后决定还是以平和的态度来对待此事,抓紧时间继续上路。虽然未能探明岛上金矿的开采情况有些遗憾,但这本来也只是航程中顺带造访的地点之一,并不算是此次行动的任务内容,所以他对此也没有太大的执念,去不了就果断放弃了。
鋒行天下
舰队从新潟继续往北航行了三天,经山形、秋田、青森,终于抵达了本州岛的北端津轻海峡。跨过这道宽几十里的海峡继续往北,便是此时已经被白雪覆盖着的北海道了。而如果经由津轻海峡往东航行,便会由日本海进入到太平洋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