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phrds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道紀 線上看-第795章 吾以蒼天換皇天看書-gkecc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元神三祭…..人地天仙……皇天帝庭……须弥佛山……地幽魔渊……
日游神这一道元神烙印固然有着不少的残缺之处,但其中的讯息之多还是让安奇生有些惊讶。
元神三祭,法身地仙的元神强绝,其化身所存储之讯息之多,已足以让寻常人一目十行的看上千万年也未必看得完。
从其诞生自阳气之中,到经历漫长岁月从帝庭之中孕育而出,那是一段足够漫长的岁月之中,一尊神的部分所见所闻。
安奇生自斩元神尚未恢复,竟有刹那的恍惚。
而待其回神,准备窥探到其魂灵深处之时,一道许久未闻的声音,自他心头明镜之上,真灵位业图之中传荡而出:
“老师……”
“嗯?!”
石破天惊,安奇生的元神为之震荡。
但瞬息而已,他已极度凝神,弃了元神烙印,如电光般没入明镜之中。
继而,他就感知到了那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不知从什么岁月留下的讯息。
那是……
……
呼呼~
高处至寒,其温近乎于无,除却神庭云海,鸟兽都不能至。
巍峨神庭高悬云海之上,日月皆在其下,世间再无可比高者,唯空间与之相伴,时间为其作书。
但若有人入得神庭即可见,神庭之中一片空空荡荡,总有宫阙万间,竟无一神踪影。
空寂的如同被冰封了无数年。
咔嚓~
某一刻,神殿边角,一处绝不引人瞩目的宫阙之门被徐徐推开。
此处,是神庭边角,比邻神庭门户,以此可见云海翻腾间矗立不动若神山般的神圣天门。
天门之上有着零星的斑驳之色,甚至还有着一道猩红不褪的手掌印。
仅仅从那手掌印中,就似可见其主当年的无尽绝望与不甘。
呼~
宫门推开,一角道袍于冷风之中扬起。
一尊老道自门中走出。
那老道身有腐朽,着发白的黑色道袍,泛灰的长须垂落处,是其身上唯一不曾褪色之地。
那是一道黑白纠缠,法理交织,演化出八卦之相的太极图。
“八万多年了……”
老道人轻轻吐息:
“终是胜了……”
其似是许久不曾开口说过话,声音晦涩古老而又苍凉。
一如其人,似经历了无尽的岁月洗礼,沉淀之下,只有苍凉。
纵是近九万年做成一事,他似也没有半分喜悦,幽沉的眸光之中只有一抹怅然,追忆之色。
老道如凡人般踱步。
似是怕惊扰了身下的神庭,短短数十里,竟走了数个刹那才到那篆刻神纹‘南天’的巍峨神门之下。
触手冰凉,他抚着神门之上的法理烙印,方才有一丝笑容乍闪即灭:“老师,您曾经未成之事,我,做到了……”
萨五陵心中平静,仅有一丝波澜升起,哪怕这件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惊天动地,前无古人且必后无来者的大事。
于他而言,也不过是循着老师的步子做下的,必然会成功,并不如何值得夸耀的事情。
可,哪怕是一界之天都为我所替。
老师,你又在何处?
自语若长叹。
良久良久之后,萨五陵才垂眸观四方。
巨变生于其垂眸之刹那!
轰!
神庭嗡鸣,似有万千铜钟齐齐敲响,其音若垂天之云,浩浩荡荡,掀起无边云海起潮。
一时之间,天穹似化作无边天海。
11處特工皇妃
其景惊人至极。
瞬间而已,中陆之上已风云激荡,一座座城池,山川,草地,名山圣地之中都有高手被惊醒过来。
风波不停,倏忽已横跨无垠,遍扫比起八万年前更大数倍的汪洋大海,在东西四陆之上掀起狂猛的风暴。
更以此处扩散,于无垠星空之中掀起一道惊天动地般的宇宙潮汐。
“天变?!何人引来天变?我感觉到天地在震动,是天公震怒吗?”
“老天师都战天而亡,谁人还敢与天公争斗?!”
“神庭!是神庭之上,变故起于神庭之上?”
五陆四海皆震,万万亿生灵抬头仰望,不计其数的修士从洞府窜出,凝望高天。
只见无尽云海翻腾之中日月齐现,更远处,无尽苍凉枯败的星空沸腾起来,似因大战而损灭良多的星海之中风云起舞,数之不尽的星辰随之而动。
日月同天而舞,群星碰撞而吟。
万物似在迎接新主!
五陆山川无尽,其中鸟兽不知几多,更有不少存世超过三千年大限的老妖从沉睡之中醒来。
见得天地变故,皆发出震怖已极的呻吟之声:
“老天师…….”
呼呼~
西陆无边瀚海之中风沙遮天而动,大片大片的绿洲都似在瑟瑟发抖。
不计其数的僧人穿梭风沙之中,施展神通平定风沙,但令他们无比震惊的是。
曾经一念可撼大地,可移群山,可平诸川的他们,竟根本无法平息这一场风沙,且,感受到天地之间无数不在的厌弃之意。
“善哉,善哉!”
某一瞬,一座于风沙之中若隐若现的寺庙之门,被缓缓推开,一身材圆润,宝相庄严的中年大和尚走出寺庙。
其双手合十,带着惊叹,也有着凝重,叹息:“想不到,真让你赢了……”
“福生无量天尊……”
激荡的东海汪洋深处,随波逐流的一座小岛之上,有一唇红齿白,面容俊美,语气老气横秋,气息却生机勃勃的小道童盘坐卧牛石上,侧卧如酣睡。
也于此时醒来,抬眉望天。
少见的有着一丝敬畏之意:
“后生可畏,不,不对,真是老当益壮,老当益壮…….”
铮铮铮~~~
剑光冲霄,如血红光渲染高天,一时大片天穹皆赤。
南海之上波涛涌起,山呼海啸般的剑音嘶鸣,一海生灵尽毙于剑音一震之间,南海,彻底化作血海。
顷刻之间,南海已再无任何生灵,无论是海中精怪,还是臣服的邪道高手。
一时之间,唯有无尽血海之中,道道邪异至极的气息缭绕之中的红衣身影。
太後升級路 阿極要變白
其人环抱血剑一口,长发遮不住其眸光的冷冽,也遮不住其动容的脸色:“好得很,好得很……”
轰隆!
云海激荡,穹天摇晃,无可形容的力量自天地之间生成,沉者下沉,轻者上扬。
如同一道看不到却无穷大的磨盘,想要将天地间所有一切异种气息尽数磨灭,碾碎,震杀!
“老师他……”
云海之下,日月之间,为日月环绕之中的一座悬空神庭之中,烈火神车绽放辉驱散道道血光。
一披甲灵官神情一震,继而大笑出声:“终于,终于到时候了吗?!”
神庭震动,无尽火焰之中,卫少游踏步而出,感觉着天地间发生的巨大变化,一时难以压抑心头震荡:
“老师……”
吼~~~
月色大炙,似要与日争辉。
大如星斗的巨犬自月中踏出,仰天发出一道更比千万雷霆齐爆之声更烈,更响之嚎。
“那,那就是师兄吗……”
巨犬两耳之间盘坐的少年道人许升阳凝眸上眺,似看到了神庭之上负手而立的老道人。
呼呼呼~
无尽风流激荡,天地都在震荡,万物万灵,无论有无灵智,无论是善是恶,是敌是友,全都神情震怖的无法自己。
而神庭之上,南天门之前,萨五陵的心头却只有平静。
他垂眸所过,如诸神巡天,万物景从,群星响应,如天公降世。
那无处不在,早已侵染了此界超乎千万年之久的灵机,在此时,也都为之激荡,沸腾,似乎被彻底惊动。
寵妃逆傾城 綿羊雅
“以苍天换皇天,萨五陵,你不愧是此界亘古未见之豪雄!若非亲眼所见,本座实难相信以此界之底蕴,竟能孕育出你这般存在?!”
血光滔滔,无尽凶戾狰狞的剑光如矗地通天之神山,贯穿天地之隔。
一袭血袍的青年踏空而来,须发狂舞间,其神色有着凝重,更多却是杀意。
猛龍威鳳 雲中嶽
“如此人物,若于我等之界,该有何等成就?”
中年僧人自西而来,心有惊叹:“无怪乎我等有祖师赐予至宝,也被你压制这么多年……”
东海之滨,千百水龙腾空,无尽汪洋被瞬间抽干,曝出其下远超过京兆之数的鱼虾。
身不过四尺高下的清秀道童也语有惊叹:“用师祖的话来说,这,是有成圣之资了吧?”
万物皆有上限,天地同样如此。
这么一方本就没有多高,更曾被击溃超过十次,天道都要崩溃的世界,其极限自远无法于地仙道,天人道相比。
可面前这老道人,却以一己之力,突破了这个上限,且将这个上限拔高到了一个此界任何人都望尘莫及的地步。
这样的天资,这样的才情。
也就此界破败且无根底,若是换做地仙界,怕是能立地成圣了!
这样的人物,纵然三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三人输的一败涂地。
南天门前,萨五陵似有些失神。
这一瞬间,亿万年的岁月如烟在他面前流淌而过,天变之前的繁华盛世,天变之后的十次崩灭,此界超过千万年的沉沦。
古之圣贤,幽冥大帝,以及自家老师……
“天地如此,老天师才情冠绝诸界,纵我等之界也少有比肩者,若死于违逆皇天,岂非可惜?”
中年僧人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如寺中佛像。
周身佛光绽放,引动天地灵机,演化出诸佛禅唱之音。
“我等虽不如你,可皇天之强,非你可想。”千万水龙环绕之间,四尺道童拍打袖袍:
馬前卒
“若你愿降,贫道愿为你引荐祖师……”
“能见你,此行,不虚!”
冷峻如血袍道人,此时也不由的按住剑光,含而不发。
“说完了?”
遥隔高天,萨五陵垂眸落于三人之身,如天高远,似神漠然:
“那便,死罢!”
轻轻一吐,四字而已。
天地已为之转动,无穷伟力化作灭世之风。
所过之处,血光剑气崩灭,佛光禅唱消失,千万水龙溃散。
三人神色都不及变换,已随风而去!
烟消云散。
如此轻易,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