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tpbs0言情小說 伐清1719-第五百六十八章 戰漠北-s0yzb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噶尔丹策零不愿意就此退去,可是他也不愿意随便将自己手中的亲卫投放到大战当中去,毕竟大汗亲卫是他的一支决胜力量,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投出。
为将帅者,往往胜负的关键就在于选择上面,需要从千千万万个谜团中找到唯一的那个制胜点,任何一点失误都会导致战局的不可挽救,因此噶尔丹策零不能将自己最后一个选择,给随意地抛出去。
重生空間:鬼眼神棍 緋心淺淺
特别是对面的皇帝宁渝手中,同样也有自己的底牌,他也在等待着自己抛出最后的底牌,而到了那一刻,往往就能耐决胜生死。
因此,噶尔丹策零很显然犹豫了,他死死盯着逐渐恶化的战局,希望能够找到那个制胜的机会。
唐朝好大哥 九宮格夫妻
而在此时的复汉军当中,宁渝脸上却带着微笑,望着远方的准格尔军大汗令旗方向,喃喃自语道:“进又不进,退亦不退,你到底在想什么?”
“陛下,噶尔丹策零眼下已成两难之势,只能坐等灭亡。”
宅女調教棄狗大少
李绂轻声感慨了一番,随即沉声道:“既然如此,陛下当需推他一把,助其速亡。”
宁渝微微一笑,却是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道:“朕以为,噶尔丹策零无非就是眼下不敢搏命,既然如此,朕不妨再压大一点!”
量子永生 機械師01
只见随着宁渝的一番命令之后,整个复汉军中护卫的禁卫师却是似乎吹动了反攻的号角,八千余名复汉军士兵在隆隆作响的炮火声中,给枪口处上好了刺刀,便朝着复汉军与准格尔军的纠葛部发起了反攻,喊杀声震天。
“杀!”
八千人的反攻之势几乎如同一股巨浪一般,不仅顶住了准格尔军的攻击,反倒狠狠地回击了一番,刺刀与刀剑的碰撞响成了一片,将准格尔军士兵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封天神印 孜然肉夾饃
在近身肉搏当中,双方虽然已经战成了一片,可是复汉军明显占据了优势,倒不是他们身体素质更好,而是复汉军更加擅长小组合击,且复汉军士兵的训练水平普遍更高,他们手中拿着的刺刀,反倒能盖住准格尔军士兵手里的刀剑。
只见在战场的各处厮杀缠斗中,复汉军士兵往往结成三人小组的模式进行攻击,凶猛的刺杀击倒了越来越多的准格尔士兵们,却是将他们开始打得节节败退,甚至反攻到了准格尔军中去,战场局势一时大变。
………
“大汗,左翼崩溃,战死者无数,还请大汗速速派来援军!”
“大汗,我部战死大半,余者逃散,已经无法继续坚守!”
“大汗,还请大汗开恩,允许我部子弟暂时撤离,实在是死得太惨重了,再这么打下去,我部将全军覆没!”
一声声求援的哀泣从帐中传到了噶尔丹策零的耳朵里,而帐外此起彼伏的呼和声更是远远传来,那夹杂在炮火轰鸣中的声音,显得是那么微弱。
噶尔丹策零实在是没有想到,在他犹豫的时候,复汉军竟然如此果断地发动了反击,八千生力军的加入,几乎使得准格尔军的阵型陷入崩溃,大量的溃兵开始从阵前逃亡,而这也带动了更大规模的崩溃势头。
“传令下去,我准格尔部已至生死存亡之际,望诸子弟奋勇杀敌,若敢阵前逃亡者,杀无赦!”
一字字从噶尔丹策零的嘴里挤出来,他终究是下定了决心,这位虽然弑杀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准格尔新汗王,在这一刻却表现出了准格尔历代大汗的无畏。
妻逢敵手:邪王有毒 心葉半夏
“号令大汗亲卫,本大汗要率领你们直扑宁楚皇帝,斩将夺旗!”
近三千名汗王亲卫是目前准格尔汗国仅剩不多的精锐,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武士,且一向都是悍不畏死的疯狗,曾经在噶尔丹策零的指挥下,在北地与俄人争锋也丝毫不落下风,因此眼下这一股势力却是成为了噶尔丹策零最后的底牌。
因此,噶尔丹策零才一直不愿意调动,可是眼下他却决意要率军扑杀过去,原因就在于一点,宁楚皇帝的底牌也全部都打出来了,因为眼下的宁楚皇帝身边,只剩下了不到千人的军队。
原来在此时的复汉军中,围绕在赤色团龙旗周边士兵们,在不断的调动中数量却是越来越少,而目前几乎只剩下了不到千人,而这一幕在噶尔丹策零的眼里,自然是一个大大的好机会,他不愿意就此错过。
為師有個新任務 淩雲不渡
在噶尔丹策零看来,只要他能够抢先在全军崩溃前,率领汗王亲卫一路突击到宁楚皇帝所在的位置,若能够一战斩杀其皇帝宁渝,那么即便付出再大的伤亡,那也是一件值得的事情,足以挽回眼下的败局。
没有人劝告噶尔丹策零,因为准格尔汗国大臣们都明白,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倘若噶尔丹策零胆怯,到时候即便是逃亡了,准格尔汗国也不会有任何希望,反倒死中求活,以图惊天一搏,反倒还有些许的机会。
只听见一阵悠远的号角声响起,准格尔军中的最后精锐——大汗亲卫开始逐渐保持着整齐的阵型汇聚在一起,他们人人身披铁甲,骑着相对于普通蒙古马更高一头的战马,手中持着长长的骑矛,背上则背着弓箭,人人的脸上带着杀意与愤怒。
愤怒啊!作为准格尔汉王的亲卫力量,他们何曾是以如此的姿态出场,而这样的出场方式对于准格尔汗国几乎是一个耻辱,因为他们当中的其他军力几乎都被打趴下了,只能依靠这最后的支撑力量。
一面巨大的汗王大旗在迎风飘扬,而职掌此面大旗的勇士,自然也是全准格尔汗国中最勇猛的武士,他身高九尺有余,体壮腰圆,双手几乎如同两面巨大的蒲扇一般,牢牢地抓住了大旗,这个人的名字叫诺颜图,也是噶尔丹策零最信任的人。
或许对于噶尔丹策零这个生性狡诈的汗王而言,信任几乎是一种讽刺,可是他依然将信任给了诺颜图,让诺颜图成为了自己的侍卫,并且负责全军的汗王大旗,紧紧地跟着征战的汗王噶尔丹策零。
“你们都是我准格尔的勇士,今日便随本大汗一同,杀掉对面的皇帝,让蒙古成为本汗一统下的蒙古!”
“随我征战吧!勇士们!”
噶尔丹策零的一番话语很快便激起了士兵们的血气,他们骑着马儿,跟随着正在驰骋的汗王噶尔丹策零,朝着宁楚皇帝的方向,发起了突击。
一时间夕阳渐渐西沉,残余的斜阳几乎给天地染出了一道赤色,而这道赤色映在了正在冲锋中的准格尔军眼中,却如同大地苍茫的鲜血所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