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7hac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討論-第八百零四章 這裏的黎明靜悄悄鑒賞-brop2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草原很美,碧绿的草毯从脚下一直铺到视野的尽头,草丛间偶尔伸出的几朵野花,更给这张草毯增添了几分艳色。
天边已经有了一抹亮色,很快鱼肚白就会出现在天际。这时间是人睡得最香的时间,也往往的偷袭的绝佳时段。
神龍大陸
祖宽趴在草地里面,浑身裹得像个木乃伊一样。没办法不这样,如果不裹得严实点儿,不用别的虫子,草原上肆虐的蚊子就能把他的血吸干。
从当兵开始就是骑兵,可现在却从骑兵蜕变成为了步兵。没办法,对面的印度人鼓捣出了一种可以装三十发子弹的机枪。用的是九毫米子弹,三百米内连续射击准确度惊人。
炮兵,机枪,手榴弹加上地雷,骑兵再也不能骑着马纵横草原了。有些时候,祖宽甚至会诅咒这些越来越厉害的火器。以前打仗,靠着坚固的铠甲和一身武艺,会有很大几率活下来。
可现在,一场仗下来。就算你船十三凯,也会被飞来的子弹打成对穿。任凭你武艺再好,也绝对不是子弹的对手。当年跟着自己在锦州混的好几个手下,就是没转过这个弯儿,结果被印度人的机枪给突突了。
昨天晚上,带着一团人就爬到了印度人眼皮子下面。今天要攻打的,正是著名的冈仁波齐神山。从半山腰到山顶,廓尔喀人足足驻扎了一个营的兵力。
攻打这种山非常让人头疼,其实主要攻打控制这片草原的小山包就可以。不然印度兵总是在小山包上用炮轰,平原上不但不能放牧,就连大军的后勤补给都是问题。
可问题是,想要攻占小山包,就得先拿下小山包后身后高一些的山。不然,即便攻占了小山包,你也得蜷缩在山上挨炮弹轰。
就算你攻占了高一些的山,后面还有山。印度人的布置,就像是一座连环阵。若是你想攻打他们,就得做好挨炮弹的准备。如果一座山一座山的攻下来,估计尸体摞得要比山还高。
满桂这一次豁出去了,硬是出动了一个团,直接攻打冈仁波齐神山。战前抓的舌头说,山上驻扎着两个连,一个连防守在半山腰,另外一个连防守在山顶。
满桂觉得,这月份让士兵驻守在山顶,其实就是糟蹋人手。别看山脚下已经是绿草依依,可山顶上仍旧是白雪皑皑。大白天穿着老皮袄都冻个半死,真不知道这些印度兵晚上要怎么过。
看看手表,祖宽示意先头连开始行动。时间是算好了的,现在发动进攻,攻上山顶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为了攻山,战士们穿的普遍都不多。大中午多少有些阳光,也不至于在山上冻死。
没有信号弹,也没有什么号声锣声。全团三千多爷们儿嘴上捂着口罩,慢慢往山上爬。不求爬的有多快,但求不让人发现。
先头连是全团的尖刀,为了加强尖刀连实力,祖宽把团里的教导队给压上去了。都是河北沧州河南登封一代招来的兵,手底下手有两下子。随便拉出来一个,白刃格斗一个干掉十个八个不成问题。
手里拿着一尺长的短刀,腰里别着盒子炮。步枪都扔在后面,没人背着那沉甸甸的玩意。
观察了半宿,早就看准了哪里的明哨哪里是暗哨。两个兵悄无声息的爬过去,一个虎扑全身的力量灌在双臂上。两寸宽的短刀,悄无声息的刺进了暗哨的脖子里面。
死命按住暗哨的胳膊,能听见血从血管里喷出来的“嘶”“嘶”声响。身子下面的人激烈的挣扎着,可不过半分钟,挣扎就变得越来越没有力量。
大胡子连长亲自摸到哨兵的脚下,趁着哨兵转身的工夫,飞身跃起。那哨兵手下也有两下子,听到声音身子一扭,刺刀就递了过来。
人在空中,大胡子连长硬是扭了一下腰避过了哨兵的刺刀。等他落地的时候,印度哨兵的脑袋已经飞起来。晃荡两下倒地的腔子里面,向外喷泉一样喷涌着鲜血。
明暗哨全都解决掉,全连立刻分散开来,沿着工事开始往里面摸。刚刚摸到一个工事的门口,就见到里面出来一个廓尔喀士兵,一边走还一边解着裤腰带。
四目相对,廓尔喀士兵张嘴就想喊。可大胡子连长手明显比他快,张嘴的一瞬间短刀已经从嘴里塞进去。同时飞起一脚,将那廓尔喀人整个踹进了工事。
顺手就腰上扯下重达五斤的燃烧弹,拉着了信子往里面一扔。
“轰!”爆炸的声音不大,可很快就能看到橘黄色的火头。大火和烟雾飞速蔓延,工事里面的廓尔喀士兵就像是炸了窝的老鼠一样乱窜。
没说的,往工事口的地方扔两颗手榴弹。混乱中冲到洞口的廓尔喀士兵,被手榴弹的爆炸又给掀了回去。
燃烧弹里面加了白磷,沾在啥上啥玩意就着火。就算是沾到脸上,那种蚀骨灼心的火焰也会在脸上燃烧。工事里面一下子变成了地狱,不断有凄厉的惨叫声传上来。
眼看着火越来越大,烟也越来越大。大胡子连长赶忙命令人去攻击别的工事,这时候听到响动的廓尔喀人已经拎着廓尔喀弯刀杀出来,准备白刃战。
就在大胡子连长一转身的工夫“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掀起的气浪把大胡子连长抛出去几米远,落到地上好半天没动静。
“连长!连长!”几个兵围拢过去,手上沾了点儿雪拍打连长的脸颊。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嬈
此情無處訴相思
“我操他妈的,廓尔喀人的弹药殉爆了,老子差点儿就交代在这里。都他娘的看啥,老子又没死,操家伙整啊!”
今晚約的不是人 冷湖
“诺!”
尖刀连的兵分成好多股,沿着坑道一个工事一个工事的扫。凶悍的廓尔喀士兵,手里拿着狗腿形状的廓尔喀弯刀杀出来。一个个瞪着眼睛,模样要多凶悍就有多凶悍。
第一正妻 米心言言
白刃战凶悍的倭国人,面对廓尔喀人也没得了便宜。明军白刃格斗兵器只有一柄一尺多长的短刀,说是短刀,其实说是匕首更加贴切一些。
明军不用更好的刀具,是因为明军骑兵每人都配备了二十响盒子炮。
配备了九毫米子弹的盒子炮,可以单发射击还可以连射,二十米内火力凶猛弹容量大。弹夹打空了之后,还可以从容的更换弹夹。为了今天的战斗,每个人都配备了五个弹夹备用。
更别说,没人都还背着一颗燃烧弹和两颗手榴弹。已经进入到坑道里面,再没有这一身行头杀伤力大。只要看见从工事里面跑出来的,抬手就是几枪过去。对方枪栓还没拉开,身上就连中数弹开始飙血。
被堵在工事里面,更是一场灾难。都嫌弃加了白琳的燃烧弹沉,扯着了信子就往里面扔。有时候一扔就是三四颗,爆炸之后通气孔里面的火苗子窜出来一尺多长。
当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山腰的印度军阵地已经被全部占领。突袭之下,大部分廓尔喀人几乎没来得及抵抗,就被燃烧弹和手榴弹解决在工事里面。
惡魔CEO,別追我 亦青草
山腰工事浓烟滚滚,尖刀连也不管打扫战场。大胡子连长带着人继续往前冲,从山腰到山顶上,还有几个互相掩护的火力点。尖刀连的任务,就是扫清这些工事,为后面跟进的部队开路。
战士们好像豹子一样,在山野间蹿纵跳跃如履平地。工事里面不断有子弹射出来,廓尔喀人的枪法普遍都很差劲儿,尤其是打快速移动的目标,简直就是十不中一。
不过还没等他们靠近那些工事,耳边就传来炮弹尖利的啸声。有经验的老兵立刻找大一点儿的时候,蹲在后面,新兵全都趴在地上。
这地方是印度人火炮死角,就算是迫击炮也很难命中目标。不过山腰阵地被占领之后,山腰上的明军倒是可以用印度人留下来的迫击炮,轰击这些前进路上的坚固工事。
炮弹好险不要钱似的往工事上面砸,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那些工事就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
初升的朝阳带着万道金光刺穿了苍穹,将热量与光明投放到人间。山上风很大,烟雾飞快散去。不得不说,这些人操动迫击炮准头惊人。甚至有两颗炮弹,几乎落到一个地方。第一发爆炸,把工事的顶部炸出一个大窟窿来。第二发炮弹顺着弹洞砸了进去,直接把里面的人炸成了肉泥。
尖刀连的大胡子连长有些懵逼,老子炸药包都准备好了,就这样被你们一窝端了?
看到炸掉了散落的工事,迫击炮开始轰击山顶印度军的工事。
漫山遍野都有明军士兵的身影,今天为了印度军两个连,满桂算是杀鸡用牛刀,直接让祖宽齐装满员的一个团冲了上去。
缴获的迫击炮弹非常多,这些家伙自然也就不知道珍惜。一阵的狂轰乱炸,射速快到了惊人。直到炮管儿被打红了,这才停下来往炮管上浇雪。
他们才不在乎这炮明天还能不能打,给攻击部队足够的火力支援,少死几个弟兄才是正经。
萌妻高高在上 程小一
紈絝王爺草包妃:傾世邪寵
祖宽指挥着兵“吭哧”“吭哧”的往山顶上跑,喘气的声音大得吓人,好像在拉一个破风箱一样。他娘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兵都是骑马冲锋,现在倒好得撒丫子跑。
老子又不是步兵,天天要跑五公里越野。
被印度军占领的各个山头上都响起隆隆炮声,印度军向冈仁波齐神山上发射炮弹,用来阻碍明军的进攻。明军这边的大部队,拼了命的往各个山头上砸炮弹。
火箭炮好像流星一样,飞快窜上空中,然后落下来砸到印度军的阵地上。好多印度火箭炮,还来不及发射,就被摧毁在发射架上。
祖宽冲到前面的时候,大胡子连长浑身是血,也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他的。正带着人,趴在石头后面和山顶上的印度军对射。
战壕前面百十米的地方,趴着好多尸体。全都是后背朝上趴着,没有一个往后跑的孬种。
祖宽趴在石头后面看了一会儿,怪不得这么难打。山顶上单单是机枪就有三挺,而且还一会儿一换位置。轻机枪就这手好,可不短变换位置,不像重机枪那样死沉死沉的,换个机枪阵地得好长时间。
最让人生气的就是,因为占据着高度优势。他们的手榴弹可以扔的很远,可明军这边是仰攻,手榴弹扔不上去,也就少了一种火力打击手段。
“掷弹筒上去,把那几挺机枪给老子敲掉。”先头连因为要轻装奔袭,没人带枪榴弹或者掷弹筒啥的。后续部队上来,掷弹筒这种神器就出场了。
hp殺生丸之遊戲技能 娃娃的秘密玩具
掷弹筒这玩意跟小型榴弹炮似的,专打三百米之内的敌军火力点。五十毫米的口径,爆炸威力足够把机枪手连带副射手都送上西天。
果然,掷弹筒这种神器一出。战场上局势立马改观,前后不过十分钟时间,三挺机枪全部被掷弹筒敲掉。剩下的人,被掷弹筒点名一样的招呼。
就在火红的朝阳刚刚褪去,银白色的阳光照耀在雪地上的时候,祖宽果然带着人攻占下来山顶阵地。
上了这座主阵地才知道,这地方居然还是个指挥所。巨大的地下掩体里面,有足足数十名军官的尸体。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血泊中,看样子跟阿鼻地狱没啥却别。
刚刚松了一口气,祖宽就命令士兵们快些分散,战利品一会儿再抢也来得及。
早安,金主大人
根据祖宽的经验,只要敌军一处阵地被攻占,在没有伤员的情况下,那支军队肯定会土崩瓦解。印度军采用的是铁索连环计,阵地像是穿肉串儿一样,一层层誓死保卫领秀。
这次攻坚战,就是来了一手黑虎掏心。直接将你的主阵地拿下,现在就要看看明军的大炮施展威力。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轰下来,没几天这片草场和土地,都变成大明的属地。
任你今天崩得再欢实,也得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