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nzbhi人氣連載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二百九十二章 斬屍悟道看書-zxopi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修行五品,重点不在修了哪几脉,而在未修之脉?
方寸心间潮起潮涌,一瞬间也不知想到了多少。
此前他哪怕已经以功德背诵了《大道经》,但对其经义的领悟,仍然会觉得缺了几块,一是因为自己从云霄学得的,只是《大道经》第一卷,二是因为自己本身的某些根基与修为尚且未到,底蕴未足,毕竟,功德提升的只是自己的悟性,但悟性高,不等于生而全知。
而在听到了女神王告诉自己的话后,却忽然像是得到了一把钥匙,无数问题迎刃而解。
难怪会有真虚丹辩!
难怪会有修行上下五品之分……
只不过,倘若修炼的品阶越低,便等于给天意留的门户越大,成就金丹的可能越高的话,那么,为何这些融合的天意,或说天地意志越多的炼气士,反而更难以走入下一个境界?
这天意,又是什么?
更关键的一个问题是,旁人修行,皆留了门户。
甘为天地囚徒,换来境界提升。
可是自己,或说兄长,却推衍《无相宝身经》,修一百零八脉,未留门户!
这样的自己,该如何踏入下一个境界,推开第五扇门?
……
……
“那天意究竟是什么,此时我也无法答你!”
超絕兵王 墨雨
女神王望着方寸惊疑的神色,静静的等了一会,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这一切,捋清思路,然后她才看着方寸,平静说道:“这个问题,乃是《天地经》里面记载的最深的一个问题,但我毕竟是女子之身,无缘仙帝之位,所以我也没有资格学到《天地经》最后一卷!”
“但我能告诉你的是,当年你兄长,曾经与一些老经院的大儒,有过一辩!”
“世间炼气士,最终皆会走向一个死胡同,那道天堑,便被炼气士们称之为天人之门,对于如何突破这道天人之门,前前后后,不知有多少先贤前辈,呕心沥血,直到如今,也有无数天资高绝的炼气士,生来只有一个目的,便是思索如何打破那一道天人之门,甚至不用打破,但凡能够推衍出任何一星半点有助于天下人理解天人之门的理念,便可名留青史!”
“可是,终究无人成功过!”
“终我大夏一朝,始终无人在天人之门这个问题上,有过任何斩获!”
“你兄长曾说他们,每个人都想破了脑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路走错了,真正想要解开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往哪里走,而在于从哪里来的……”
“……”
“……”
方寸静静的听着女神王的话,沉默着。
神王说的话他并不陌生,因为他也曾经听到过。
就在他当初修成宝身经时,曾经在灵思碰撞之中,看到过兄长说出这句话。
并且,他也顺势写下了两个字:无相!
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所以,如果说那一道“天人之门”,便是天地间所有囚徒日思夜想要去打破,但却终究没有半分希望的难题的话,而兄长当时写下了“无相”这两个字,便是给出了这个答案?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方寸头一回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这等问题,太过伤神,也太过复杂,几乎要将人的脑袋炸裂。
然后他还是还过了神来……
推开第五扇门的关窍,他已然明白了。
旁人修缺脉,自己修全脉。
旁人修缺脉,便可以借天意成就金丹,而修全脉者,又如何去成就金丹?
所以,难点便在于,如何在不借天意的情况下,成就金丹?
这个方法,便是第五扇门!
……
……
该将自己所有学过的东西好好捋一捋了。
古劍求回家,求包養 諾辰安
方寸静静的想着,盘坐在了这小小道殿之中,脑海里,开始浮现所有自己学过的东西,有来到了这一方世界之后,在兄长的信里,推荐自己看的一些典藉经义,也有踏上了修行之路后,学到的七经及术法,有守山宗的神冥秘典,也有自己走五宗时看到的所有宗门道藏,还有就在这一次来的路上,听云霄所讲的《大道经》第一卷,更有前世所见所闻……
一切所见所闻,皆为知,为识!
而知,与识二字相加起来,便是一个人的底蕴!
他心神在这一刻,飞速旋及,纠缠,组合,分裂,生出了无穷的变化。
而他整个人,却在这时候渐渐消沉了下去。
看起来,竟与殿外松树下的那一具老尸看起来有些相似。
心间的无穷念头纷繁复杂,犹若火山,与表面的沉默冷静,纹丝不动,成了鲜明的对比。
……
……
“这兄弟两人,长的真像啊……”
南凰神王看着方寸双眼微闭,犹如玉雕般沉寂的脸,看了许久。
平日里,在方二脸上,很少能够看到与方大相似的一面,毕竟他们兄弟两人虽是一母同胞,但性情与处事却相差甚大,只是五官之间,略有相似,气质都相差天地,可是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方寸沉寂下来,安心悟道的样子,却一时有些失神,仿佛看到了那个人重新出现。
这使得她心神微有起伏,居然需动用修为,才能压制下来。
看了半晌之后,她明白方寸应该是在考虑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短时间内难有结果。
于是她没有打扰,而是悄无声息起身,闪身来到了殿外。
此时的小道观里,松下有老尸盘坐,而石道人则坐在了偏殿门口,与老尸错开一个身位,云霄则百爪挠心一般的盘坐在他的身边,双眼似是闭着,但过一会就会睁眼看看,感受到了女神王出现,他便立时出现些喜色,刚要询问,又见方寸没有跟着出来,顿时有些疑惑。
“他在悟道,短时间内,最好不要打扰他!”
女神王看了一眼石道人,轻轻开口说道。
“斩尸观已经决定要借给方二公子道殿一次,那自然便借了,没说时间!”
石道人也轻声回答。
态度很明确,是借道殿一次,却不是借给他多少时间,也即是只要他愿意,那便在道殿之内悟道一年两载,同样也是一次,他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在中途打扰方寸,唤他出来。
一球當
而听着石道人的口吻,女神王更有些好奇了。
她忽然向石道人道:“刚才他对你说了什么?”
有女不凡 希行
石道人抬头看了女神王一眼:“方二公子没有告诉你么?”
女神王沉默了一会,摇头道:“没有!”
轮到石道人沉默了,好一会,他才缓慢开口道:“方二公子告诉老道,净、隐二宗而今处于万载未有大变革,二宗之辩,决定了净隐之高下命运,如今净隐二宗,皆在等着道宗复生,佛宗归位,等他们辩个结果,但或许,最终的成败,并不在道宗与佛宗身上……”
保險銷售就這麽簡單
“或许,决定成败的,反而在我们这些门人与弟子的身上!”
“既然如此,我老道又何不广结善缘?”
“……”
“……”
“嗯?”
“啥玩意儿?”
一听得这话,女神王以及老道人身边的云霄皆愣了。
青澀戀曲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啊……”
燒不盡的青春
云霄瞪起了俩眼,定定的看着老道人。
中國制造 兵不血刃
女神王也诧异的看了道殿一眼:“那小子刚才不是这么回答我的……”
只是看着木门虚掩的道殿,又看了看眼前这个神色平静,像块顽石一样的老道,她与云霄皆知道到了此时,怕是很难求证了,于是女神王也沉默了一会,看看观外的天色,叹了一声,道:“我不能在斩尸观留太久,这方家老二,只能让他暂时留在观中,由你照拂了!”
石道人轻轻点头,道:“堂堂南凰神王来我斩尸观,本来就是一件足以引得天下人胡思乱想的大事,你若呆的太久,便更有可能让很多人心神不宁,没得生出许多事端了……”
女神王看了他一眼,忽然不屑道:“你怕了?”
“道家讲究清静,怕麻烦!”
石道人平静回答着,又向云霄道:“出去之后,告诉天下人,方二公子在我观内悟道!”
“啊这……”
云霄差点懵了:“你不是讲究清静怕麻烦嘛,这消息传了出去会惹出多少争议?”
石道人神色平静,坦然的迎着他的目光。
寵物小精靈帶著草蛇過日子
而女神王面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道:“真是够会投机的!”
石道人不回答,女神王也没有等他的答案,而是大袖一拂,却是将云霄扯了起来,拉着他走出了道观,道:“如今仙帝不在朝歌,老经院影响朝堂,想必与南边的交易之事很快就要有个结果,如今你既然是清江代郡守,便还有许多用得着你的地方,跟我回去干活吧!”
“哎……我还有事……慢点……别扯头发……”
在云霄的一迭声无用反抗之中,腾云冲霄,霞光万道,消失在了天地间。
于是这小小斩尸观里,便只剩了松下老尸、石道人,以及殿内盘坐悟道的方寸。
石道人平静的坐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忽然睁眼。
他看向了松树下的道宗老尸,轻声道:“师尊,不知弟子做的对不对?”
松下老尸乃是死尸,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话。
于是石道人嘴角生出了一丝笑意,道:“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呀……”
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道泛黄的卷轴,轻轻塞进了道殿的门内。
那是一卷极为古老的卷轴,上面写着“道书”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