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310my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大戰前夕鑒賞-lxp24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郭宋望着远处的天空缓缓道:“不知相国想过没有,其实大唐并不缺钱,大量的铜钱都沉淀在富人手中,藏在地窖里,锁在钱柜中,或者被普通百姓装在陶瓮中埋了起来,如果把这些钱都拿出来,投入市场,市场还缺铜钱吗?”
张谦逸低头沉思片刻道:“殿下的想法很好,这个问题微臣确实没有考虑到,不过究竟该怎么做呢?”
郭宋笑了笑问道:“相国有没有钱存在柜坊里?”
张谦逸点点头,“有个几千贯吧!存在宝济柜坊内。”
“柜坊能动你的钱吗?”郭宋又问道。
张谦逸笑道:“我在柜坊租了一个柜子,我的钱都锁在柜子里,它们怎么动?”
“问题就在这里,假如你把钱交给柜坊,柜坊每个月给你一钱的利息,条件是你的钱柜坊可以借用,等你取钱的时候,柜坊如数把钱和利息一起给你就是了,你干不干?”
“还有这种好事情?一般都是我每年交给柜坊几贯保管钱,如果肯给我利息,我当然干!”
张谦逸忽然反应过来了,“殿下的意思是说,柜坊给客人利息,然后用客人的钱去放贷,这样一来,钱就在市场上流动起来了,只要保证客人取钱时,有足够的钱给他就行了?”
盛寵神醫妃 淩七七
郭宋微微笑道:“就是这个意思!”
“可柜坊愿意做吗?”
“其他柜坊愿不愿做没关系,只要宝元柜坊做就行了。”
宝元柜坊是官办柜坊,隶属于户部,张谦逸顿时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居然没有想到?
重生八零幸福生活
目前各大柜坊的赚钱模式其实也是放贷,但放的是自己的钱,客人存的钱,它们只收保管费,尤其是大户,都有专门的房间,很多客人的钱沉淀了几十年都没有用过,实在是一种资源浪费。
所以郭宋就想把这些资源盘活了,也就解决了市场上铜钱不足的问题,以后随着经济发展,再逐步把金银投进市场。
郭宋又淡淡道:“我相信只要宝元柜坊这样干了,大部分人都会把钱转到宝元柜坊来,其他柜坊若不想关门大吉,也只能跟,这样,市场的铜钱就充裕起来了。”
“说到充裕,微臣还有个问题,如果市场上铜钱泛滥怎么办?会不会造成物价飞涨?”
現代才女穿古代
穿越之一步登天
“确实有这个可能,所以在放的时候,也要有收,要进行控制,还要注意地域分布,比如长安不缺铜钱,巴蜀缺钱,长安的钱可以运到巴蜀去放贷,我相信总有办法解决。“
张谦逸心中一阵羞愧,连忙躬身道:“这应该是户部来考虑的事情,却让殿下殚精竭虑,微臣惭愧!”
郭宋呵呵一笑,“我在大方向考虑好就行了,细节由你们来做,今天我说的事情,相国回去和属下好好商量一下,然后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微臣会尽快拿出来。”
郭宋摇摇头,“不要急,这件事事关重大,要和柜坊进行充分沟通,再说我可能最近一两个月不在长安。”
先婚後愛
“殿下要出去巡视?”
郭宋点点头,“我要拿下荆南,另外还要去江南巡视,估计要两个月时间,等我回来时,你再把报告拿出来就行了。”
“微臣明白了!”
……….
入夜,郭宋正坐在书房内盘玉看书,这时门开了,妻子薛涛端着参茶从外面进来,她见丈夫拿着一块羊脂玉往额头上抹油脂,便笑道:“夫君,你不是说抹脸上的油脂会堵塞玉孔,使玉变得暗淡吗?你自己怎么也抹?”
郭宋放下玉笑道:“抹一点其实也无妨,只要按时清洗就行了。”
薛涛放下茶盏,犹豫一下道:“夫君要去江南,可以带家眷吗?”
郭宋呵呵一笑,“当然可以,薇薇已经缠过我了,我答应带她一起去,娘子想去的话,也可以一起去。”
薛涛笑了起来,“你说得我都动心了,本来是采春想回江南看看,托我来说一说,你这样一说,要不大家都一起去,不会影响夫君吗?”
郭宋摇摇头,“影响倒不会,不过你们要在襄阳先呆上一段时间,等荆南之战结束,然后再乘船一起去江南。”
“这个可以,那我去给大家说了!”
走到门口,薛涛又停住脚步,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问道:“对了,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五天后吧!要带的人最好不要超过三十人。”
“不会的,就带贴身侍女和孩子的乳娘就行了,别的人都不带。”
说完,薛涛一阵风似的走了,郭宋笑着摇摇头,事实上,她们还要带贴身女护卫,她却忘记了。
听说要乘船去江南巡游,家人们都兴奋起来,郭薇薇更是兴奋得睡不着觉,索性拉开画板,开始冥思苦想,开始构思一幅江南烟雨图,可惜她却忘记了,现在是秋天,只最多能画一幅江南秋日图。
……..
攻打刘辟的计划拖了大半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晋军要集中精力攻打刘士宁,虽然刘士宁势力已在三个月前被灭,但晋军还需要时间巩固占领,另一方面,郭宋也要提防马燧的反击。
马燧和刘洽在很长时间都是盟友,互相犄角,互相支援,两人是一种唇亡齿寒的关系,但刘洽后期,也就是他儿子刘士宁掌权后,两派势力的关系开始恶化,甚至发生过小规模的冲突,至于争夺人口,争夺资源,那更是家常便饭,以至于刘洽去世,马燧甚至没有派人来吊唁。
但这并不代表马燧就会眼睁睁看着刘士宁被灭亡,刘士宁的安危涉及到他自身的安全,若不是两万晋军从长江水路杀来,瞬间占领江州,震撼住了马燧,使他不敢轻举妄动,否则晋军攻打洪州和吉州时,马燧一定会反击。
在攻灭刘士宁时,马燧沉默了,那么在攻打刘辟时,马燧会不会继续沉默?
这个问题郭宋不知道答案,但他会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因此郭宋需要布局,一是他继续要向洛阳施压,防止朱泚趁机攻打荆襄,包括在河内、河北以及崤关、武关等地囤积重兵,其次他要在润州一线布兵,防止扬州军队进攻江南。
第三便是在鄂州江夏囤积重兵和船只,一旦马燧胆敢趁自己攻打刘辟时发难,那江夏的军队就直接从水路杀向岳州,干掉马燧的老巢。
可以说,攻打荆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为了了解马燧的动向,掌握马燧的一举一动,郭宋下令晋卫府投下了重金,收买马燧的身边心腹。
岳州巴陵县,也就是今天的岳阳,这里是马燧的老巢,和刘洽一样,受困于财政不足,虽然临靠长江,却无力打造大型战船,只有一些用民船改造的巡哨小船。
也同样也是因为靠长江,巴陵的商业十分繁荣,城内人口众多,生活着大量来自天南海北的商人。
巴陵县最大的酒楼叫做洞庭酒楼,位于县城中部,地段十分优越,洞庭酒楼占地约五亩,包括前面的一座三层木楼以及后面的几座小院,每天生意都很兴隆。
酒楼的东主实际上是岳州长史蔺召,但蔺召从不露面,都是由大掌柜出面,洞庭酒楼的大掌柜叫做张椿,五十余岁,巴陵本地人,他经营洞庭酒楼近十年,长袖善舞,很会搞人际关系,无论是岳州士绅,还有军政头面人物他都很熟悉,经常替人牵线搭桥,在整个巴陵乃至岳州都很有手腕,大家都叫他椿叔。
这天上午,洞庭大酒楼还没有开张,酒楼大门外走进一名男子,约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穿一件蓝色外袍,头戴幞头,看起来像个商人。
伙计连忙拦住他,“这位爷,小店还没开门,烦请一个时辰后再来!”
男子摆摆手,“我不是来吃饭,是来找你们大掌柜。”
“你找我们椿爷?”
空降1630
男子点点头,“找他办点事,他在吗?”
love的紫藤園
伙计立刻明白了,是来找大掌柜托关系办事的人,他连忙道:“大掌柜在,请随我来!”
伙计带着男子向后院走去,见左右无人,伙计压低声音道:“听您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我提醒您一下,找我们大掌柜办事,至少得这个数。”
他伸出一个巴掌,“至少五十贯钱!”
男子呵呵一笑,“钱不是问题,事情办成了,也有你的好处!”
伙计顿时大喜,连忙带着男子来到了掌柜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