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pbyd7人氣都市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txt-第六百三十三章 驚人的消息展示-mmlxl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只杀了两人,居然拿到了5点积分,让风亦飞有些惊讶。
想必是他们袭杀了其他人。
一路飞掠而行,凭借敏锐无比的灵觉,躲藏的玩家只要是近了十数丈范围,完全没法子逃过风亦飞的搜索。
想要瞒过去,除非是能完全收敛声息,似乎并没有精于此道的玩家。
不多时,风亦飞又击杀了数人,拿到了27分,突觉侧前方似有刀剑交击之声传来。
当即沿着屋脊急纵了过去,绕过一栋楼阁,登时看见七八名玩家分成了两派在捉对厮杀,刀来剑往,打得十分激烈。
每人身侧的数字框都至少有3分,高的甚至有了5分。
不止是在激战中的玩家,还有三名NPC在四下游走进击,挥舞着单刀见人就砍。
另外,附近楼阁之上还有人在潜藏窥视。
风亦飞瞬即闪身掠前,人在空中,双手一分。
数十道莹白剑气飞旋卷出,其中还裹带着数不胜数的剑丸气劲,破空啸声大作,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
一片白光涌起,鲜血横空飞洒,残肢碎肉溅射一地。
長生天
能留下尸块的自然是那三名NPC。
风亦飞轻功速度惊人,来得实在太快,在场的玩家都还不及做出反应,就在一式‘柔曲弹直.双剑齐飞’之下连同三名NPC一并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藏身在一栋楼宇顶上,匍匐着观望的那名玩家心中骇然,本想着看看两伙人争斗,能不能捡到点便宜,却没料到会跑来个凶神,一记漫天飞舞的剑气大招就将所有人清理一空。
这样的高手哪惹得起!
毒妻不好惹
正想悄然逃离,突地发现那凶悍异常的蒙面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似人间蒸发了一样。
半空中还有一副诡异的景象,数道细细的漆黑气流在空中快速的飘飞,像在追赶着什么东西。
是朝着自己这方向飘过来!
不一樣的軍師 七個半饅頭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情形,哪还会不明白有不对!
双臂一撑,急跃而起。
却在此时,喉间一凉,视野陷入了黑暗之中。
风亦飞的身影在一侧浮现,几道死灵之气这才没入了身躯中。
这藏着的家伙竟然有7分。
也是个老阴逼了。
仗劍高 踏雪真
一下子就获取了不少积分,此刻数字框里的积分已到了66。
暴出来的药品风亦飞都懒得去捡了,没什么作用。
战场里的NPC都不出点材料什么的,只有药物。
余下的不需赘述,风亦飞势如破竹般拿下了这一场的胜利,
除了在广场上的那名用剑的玩家,并没有碰上什么高手,没人能造成一点威胁,轻松的获胜。
最后结算的时候,风亦飞都没发现被自己率先击杀的是等级榜第二的高手,那一剑的风骚。
那一剑的风骚都没拿到一点积分,被压到倒数后三去了。
100人呢,谁会那么无聊去翻到最后面看看。
校花的貼身天師
第2名也不过是得到了12分,跟风亦飞差得老远。
一场下来,拿到了82两银子,12枚白虎星牌,3000经验。
光混战场想要升级是相当困难。
但只是想兑换装备的话,每场如果都能拿第一,花费上些时间,并不是什么难事。
打得快的话,两天左右肯定能解决。
又打了三场,都没遇到高手,就如同玩三国无双割草一样。
倒是发现了好玩的一点,分数高了的时候,剩余的玩家会相当默契的放弃互相之间的厮杀,联合在一起跑来围攻。
这反是省了风亦飞许多功夫去找人。
看时间差不多了,风亦飞才下线做饭,准备下午再继续玩。
风亦飞玩得开心了,与他遭遇的玩家就是全无游戏体验,已有玩家发了帖子上论坛,控诉才55级以上,就碰到了64级的一线大神来虐菜,这战场机制匹配太不合理。
很快就有人反驳,40多级不也有时会跟50多级的排一起嘛,碰上这种情况也只能说是当黑咯。
帖子很快就有了些热度,此前不是没有上了60级的高手进场,但遇到围攻就没有像风亦飞一样那么强势直接反杀的。
第一场被风亦飞秒了的玩家里,有人发现了那一剑的风骚也在,且除了初始的1点积分,就再没获得积分,把这事也开了帖子,发到了论坛上。
许多人才知道,等级榜上名列前茅的大佬也一样遭到了碾压,只能感叹风亦飞着实太过强悍,如今虽不在前十之列,但完全不输给等级榜十大。
愛妻極致:與總裁情迷邂逅
但还是有玩家认为,此际等级榜第一的我王打钱能压上风亦飞一头,毕竟在峨眉金顶之上,他曾与风亦飞有过切磋,风亦飞看起来是输了一筹,被我王打钱一掌震退了好几步。
我王打钱冲级的势头凶猛得让人难以置信,此际又是牢牢占据等级榜第一位,都没人猜得出来,他是怎么能练得那么快的。
而风亦飞似乎是懒散多了,拿到第一的宝座,屁股都没坐热,名次就一路下滑,根本稳不住,此刻回升了些,堪堪在11位,只是在门口蹭蹭,都还没进去十大。
这些事情风亦飞就完全不知道了,都没去关注这些。
吃过饭,收拾妥当再回到游戏里,就收到了任怨的传书,让看到信笺马上赶去刑部。
一跑到任怨的‘办公室’,只见任怨眉头紧锁,神色格外凝重,仿佛出了什么大事。
“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吗?”风亦飞好奇的发问。
任怨没有回答风亦飞这个问题,径直道,“金风细雨楼于午后奇袭六分半堂,狄飞惊反叛,雷损身殒,现今六分半堂已属狄飞惊掌控,彻底归附了苏梦枕。”
“什么?”风亦飞心头震骇实在是难以言表,根本没想到会从任怨这里得知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雷损死了?
罪惡成神
苏梦枕不是要娶雷纯,做雷损的女婿,化干戈为玉帛吗?
金风细雨楼跟六分半堂不是打了很多次,都没分出胜负么,怎么这一次雷损竟然会被灭了?他的心腹爱将狄飞惊竟然还叛变了?
任怨继续说道,“此战朱月明有参与其中,不知他背后究竟是有谁人在谋划……”
顿了一顿,又道,“据闻这次狄飞惊会背叛雷损,全是因为他本是雷损的夫人关昭弟一手栽培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