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k1jle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維度侵蝕者-第565章 被削成狗的陀螺儀-sh0wd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一环任务结束倒计时,还剩36小时。此时已是第八天的正午,白浪的排名也跌至No.6,从侧面证明这次任务出现的‘官方指定供物’绝不止5件。
此时,他已做好一切准备。
在阿努比斯分舵的热情赞助下,他明面上凑齐140位信仰自由的‘塑料信徒’,并且在9区订购了一处仓库,正好处于‘三圣盟’势力范围内,杜绝了外敌入侵的可能性,保证仪式全程不被打搅。
上述一切都由组织支付,这无疑令白浪感受到公司的人文关怀。
不得不说,他们收买人心很有一套,这份诚意白浪收到了。将来造灵成功后,他也会好好努力工作,回馈这份厚爱。
除了职业韭菜信众团队外,组织还派了一批经验丰富的战士,防止意外发生。
据推算,‘陀螺仪’孕育出邪灵时,第9区正处于红色危险状态。新生灵灵散发的波动,有几率引来其他游灵猎食者。
如果再次遭遇类似pocky降临寻仇的意外,白浪完全不需亲自动手,就有专业保镖负责清场。如果敌人强到保镖也无能为力,必要时,9区供奉的下位邪灵‘阿努比斯’甚至会亲自出手。
对于公司的归属,感瞬间又提升一个档次。大势力的核心竞争力,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在这不经意间展现,让小弟们死心塌地。
相比‘三圣盟’,认了白浪做老大的‘舞神人间体’富贵丸,此时提心吊胆,生怕被路过的邪灵顺手误杀,做成小零嘴吃掉。
白浪也暗暗发誓,一定会好好表现,尽全力利用压榨自家公司的价值,充分发挥祸水东引精神,给公司多添麻烦。

卡在最后24小时,掐点完成召唤并不靠谱,多少也要预留一点时间做缓冲。理论上,倒数30小时最合适。
没多久,公司安排的专业人士也抵达这处仓库,开始和他沟通交流,评估白浪自定义的仪轨流程,并从专业角度给出更合理的建议。
当对方问及白浪持有‘供物’的具体信息时,多少有些冒犯与僭越的味道。但考虑到白浪投诚的身份,他没有多想,直接将‘陀螺仪’取了出来。
多重圆环精密嵌合,层层叠加相套的精致结构,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不得不说,一件具有年代感的古董,略显斑驳但保养极好,透出一种机械的精密美感。看上去仿佛就能嗅到工业革命时代的气息。
“它的名字是什么?”专家问道。
白浪一脸自豪:“吾主之名:扭曲时与空逆转生与死的无名魔神。”
“→_→—”×N
听到如此拉风炫酷的神名后,专家组纷纷一脸便秘,一口血憋在喉咙里,有Fa难言。

‘扭曲时与空’这一条是必然要有的,这是乐园安排的必须元素。没了这个‘导向性’概念,‘造灵仪式’根本无法成功。
‘时空-神职’就像是开启供物这把锁的钥匙孔。
至于白浪私自追加的‘逆转生与死’,完全是他临时起意的个人行为,这样做目的有二:
首先,他这次造灵借用了组织的力量,140名塑料信徒都是人家花钱买来的。而白浪早早就表示他所供奉的‘灵’是医疗系,没了‘逆转生与死’这个神职,如何取信于‘赏善罚恶阿努比斯分舵’的弟兄们?
白浪是个实在人,说有‘医疗系-邪灵’,就要造出医疗系来。
当然了,他这种‘既扭曲时与空,又逆转生与死’的邪灵概念限定,在九区分舵专家眼中,简直是不知所谓,缺乏经验的菜鸟行为。
邪皇禁寵:絕世美妃似毒藥 沛涵
“乔先生,您这样做……”
对方苦口婆心规劝起来,毕竟这个‘游灵’即将加入分舵神系,没人希望来一个垃圾,自然能抢救就要挣扎一下。
他们希望白浪不要把牛B吹的太大,不然容易炸。
专家组一致认为,白浪的‘供物’当以‘治疗概念’为吹B核心,最好围绕‘治疗’开发一个并不好高骛远的‘神职领域’为最佳。范围不要打,并且要有深度,才能保证邪灵的‘超能力’性价比十足,表现力强大。
誰把誰的青春埋葬了
别说扭曲时空了,就连‘逆转生死’在他们眼中,也是无限吹B夸大其词。区区140位塑料信徒试水,这只游灵本身就不会强到哪里去,唯一值得期待的,也就是拥有的独特能力了。
如果连最后的表现力都下滑缩水,真没必要培养这么一个累赘。
白浪对于这些善意的劝告,自然是‘你说的很好,但我拒绝!’。

他这么做的第二目的,自然是‘狠削陀螺仪’。往死的削,最好削成狗,他才能安心。
先后经历‘pocky、舞神’几次仪式,又近距离接触过‘阿努比斯、青龙斩舰刀’两件供物,还频繁遭遇不同邪灵的信徒使用超能力攻击后。
白浪深刻认识到,他跟伊甸的灵天生犯冲,根本玩不到一块去。
这次的任务世界,严重排斥一切非‘邪灵体系’的力量。没有‘邪灵元素’参与时,他一身根基栏在地球上堪称无敌,完全凌驾凡人之上。然而一旦进入伊甸,接触到‘邪灵’元素,就被削成弟弟。
这个问题绝不止体现在自己身上,其余的契约者也是一样。
换个角度来看,这次竞速任务相当公平公正。白浪面对邪灵有多憋屈,别的契约者也一样。精心配比的‘根基栏、职业栏’削成狗。
那么被削了该怎么办?答案很明显,就在乐园派发的‘供物’上。
进入伊甸的契约者,有两条路可走:随便崇拜供奉一个土著邪灵,取悦对方,获得一系列赏赐,掌握邪灵的力量,顺利融入这座城市。
第二条路,把握住乐园发放的‘供物’,以‘祭祀’为起点,发展专属的地下教团,创造‘邪灵’,利用对方力量,融入这座城市。
毫无疑问,是个智商没毛病的,都会选第二条路。这同样是‘一环竞速任务’的主题,所有契约者都是相同起点,开局一件供物,其他随便浪。
白浪能长期霸榜No.2不被撼动,主要原因显然是其余老阴比并不在意一时的输赢,纷纷是潜心猥琐发育,努力招募更多信徒,来提高‘邪灵’的底蕴,为二环竞争做累积。
一环的‘造灵’过程,必然要精心打磨,韭菜越多,供养的爱越多。
白浪此刻要做的,恰恰相反,他非但不去雕琢‘陀螺仪’的邪灵,还要毁掉它。
在‘扭曲时空’这个大到没边的空泛概念后,再缀上一个‘逆转生死’的吹逼概念,基本就给这只还未出生的灵判了死刑。
连续两个吹B概念相乘,就像数字巨大的分母,分光了有限的分子(资源),导致灵的表现力低下。
反观富贵丸这个乐色,因为‘神职’垃圾到无以复加,哪怕它的信徒稀少,因为分母太小众的缘故,反而拥有不错的表现力。在面对pocky少女的追杀时,它很是纠缠了一番,也没被砍死,走位满分。
白浪向毁掉乐园提供的‘陀螺仪’,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他天生与一切‘邪灵’犯冲。
Pocky的诞生就告诉他,任何一个伊甸邪灵都让他感到致命威胁。除非加入‘治愈神系’,被邪能图腾控制,变成自己的狗腿子。
Pocky还有捕获的可能,但‘陀螺仪’注定不行。这件‘供物’是乐园官方指定契约者进行培养的任务道具,最终所有权归乐园所有,白浪只有供养的权利。
举个简单例子,那就是共享单车。白浪有权利借用‘供物’的力量,并在在一环、二环、甚至三环任务中,不断培养‘供物’成长,对共享单车进行改装,从单车变摩托,再变成变形金刚。
白浪任何对‘供物’进行投资的行为,都能提升他的排位,但‘陀螺仪’由始至终都是公家财产,最终所有权归乐园。
简而言之,给人乐园打白工。努力吧,打工狗!
自己供养‘陀螺仪’可以,但将陀螺仪加入‘治愈神系’,就属于给共享单车上私锁的行为,非但没有任何好处,还要被乐园惩罚。
既然‘陀螺仪’这种公物没法私有化,与其全心全意培养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大爷’,还有可能像其他邪灵一样威胁到自己。
不如索性将其削成一个威胁不了自己的废物。先壮其概念,再弱表现力,最终控制限定信徒数量,保证‘陀螺仪’孕育的邪灵,永远做一个弟弟!
他这次乐园任务已经决定不争夺名次,而是利用这个机会,趁机收割一批邪灵资源,把自己的‘邪能图腾’点亮,培养出来。
给人家打白工,哪有揽私活快活?公器私用,这就是我的忍道!
只要我每一环任务都及格过关,就没有人能说我不努力。不是我白浪不卖力,而是伊甸实在太危险!

在所有人一致不看好下,浪从倒计时30小时开启仪式,在距离一环任务结束还剩6小时时,成功唤醒陀螺仪中的‘游灵’。
仪式结束前一瞬,他的名次跌到了史无前例的No.7!
也从中判断出,这次任务至少有六名竞争对手。或许还会有第八人出现?不过可能性不大,应该没几个人会卡极限造灵。正常人都是第八日开启仪式,第九日出邪灵。万一中途失败,还有一个24小时来补救。
当仪式结束瞬间,又一个经白浪手的‘菜鸡邪灵’被创造出来。浪以为自己如此糟糕的成绩,依旧能霸榜No.7。他不信还有人能比自己表现的更糟糕?
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養個女鬼當老婆 花刺1913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他的排名居然上升到了No.5!这说明什么?
他此时此刻成就,竟然还在两个竞争对手之上?!
究竟是你们太不走心了?还是和自己打着相同的注意?但没道理啊,除非还有第二个八婆血统,否则契约者培养‘邪灵’的利益,远远大于狠削乐园指定‘邪灵搭档’的利益才对。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值得玩味了。
这次任务环境对契约者压制太大,其他人在伊甸的表现,甚至不如自己?亦或是……最不可能的一种。我太强了????随便搞个垃圾出来,都碾压两个努力工作的契约者?

白浪摇摇头,将劳资已经天下无敌的错觉从脑中甩出。这怎么可能?我白浪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区区凡人。
因为背负八婆血统的诅咒,我甚至不敢也不能信仰哪怕一个最弱的游灵。这样的我,又如何与那些随意与邪灵合作,轻松就能掌握‘邪灵之力’融入伊甸园中,人物经验丰富又强大契约者相提并论呢?
我的起点,先天就低别人一个档次。这是盲人和艺术家比审美,聋子和歌唱家比音乐,瘸子和运动员比跑步的差距啊!
在‘扭曲时空+逆转生死之神’诞生的瞬间,白浪示意小芙芙上前,将她的‘身份卡’取出,与供物陀螺仪触碰,结成联系,成为这尊邪灵的专属经济人(准祭祀)。
九戀之曲
虽然白浪将它削成了弟弟,并且没打算培养。
但这么活生生一个‘邪灵’摆在面前不去珍惜,实在太可惜。难道等它与自己反目成仇吗?
毕竟是任务道具,接下来的二环任务甚至三环任务,都需要‘陀螺仪’的配合。关系再差,也不能处成敌人。
所以让芙芙和它做朋友,通过没有八婆限制的莎尔芙间接控制住对方,又能多出一个帮手来。就像富贵丸控制pocky一样……算了,不提这个,太晦气。

邪灵诞生时,白浪并未遭受袭击。
在‘陀螺仪’诞生前一刻,他就提前清退了组织安排的观察人员,表示需要私人空间来检测邪灵的能力。
異界紈絝劍神
这里面涉及到个人隐私,其他人并未阻拦,乖乖离场。
在‘时空与生死之神’诞生瞬间,白浪再次顺利看清对方的模样。那是一团无法言喻的扭曲黑色,很快便消失不见,彻底‘不可视、不可触’。
其血玄黃
仅仅惊鸿一瞥,白浪也说不清它究竟是固态、液态,还是气态?
总之漆黑一团,一直在变幻。在短短数秒间,就先后展现出‘菱形、多边形、圆形、环形’等形状,而且一直在变形、转动、扭曲、流动……非常抽象,而且带着‘对称’性质。
当对方消失后,连芙芙这个‘祭祀’都看不到,不过可以感知到她的邪灵存在位置,比白浪强一点点。
“芙芙,试试它的能力是什么?”白浪有些期待道。虽然做好‘邪灵’被自己毁了的准备,但他还是很好奇,‘时空与生死之神’这么大的牌面,究竟诞生何等牛皮的‘超能’出来?
莎尔芙认真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