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p1bug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牧龍師》-第516章 地仙鬼讀書-wnwzz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好剑法!”祝明朗望着这漫山遍野的剑冢,大赞道。
终于不用担心魔物大军涌上来了,这剑冢镇压一切,连野蛮魔尊这样级别要踏过剑冢山阵都难,更别说是其他魔物了。
可以喘过气了,祝明朗转过身去,却看到这群围绕在自己附近的白裳剑宗成员们一个个目有异光,齐刷刷的盯着自己时,让祝明朗反而一阵心慌。
什么状况??
不是下面那群人才是魔教吗,你们这些白衣剑士一个个走火入魔了还是怎么的,眼睛里能不能有点人类正常的情感与光泽??
“老先生,我觉得天降一座坟是装不下这些狂热魔教分子的,所以给他们来了一个气派的墓群,您这剑法不仅厉害,寓意也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多谢老先生传授!”祝明朗对白发苍苍的老师尊拜了拜,诚恳的说道。
主要是就白发老师尊看上去像正常人。
不过,祝明朗误会了,白发老师尊只是年龄太大了,脸上的表情,眼睛的神采没有年轻人那么丰富,他此刻内心翻涌起的浪都可以比得上天空云海。
越是懂行,越明白要完成这剑冢群阵的难度有多高。
自己只教你一遍,你照着学就行啊,没叫你玩出花来!!
“年事已高最大的无奈莫过于看着熟悉的人变成一座一座冰冷的石墓,这份悲寂下,我领悟了这墓沉剑,并花了十年对它进行精简……未曾想你第一次学,便可以将它改良,并施展出更高的境界灵来。”白发老师尊长舒了一口气,最后释然的笑了笑。
什么后生可畏这句话用在眼前这名年轻人身上根本不合适,后生恐怖的不让老人家安享晚年啊!!
修行无止境,看到祝明朗这般,白发老师尊内心何尝不涌起热浪与斗志,看到有人能把这墓沉剑用得更好,便忍不住想要与之研讨切磋,更恨不得仗着这一剑法,再闯荡一遍全天下,不给自己留下一丝丝遗憾。
洪荒之武道
可这垂暮之躯……
新時代1633 一加二
“还是老先生传授得细致,没有老先生这大师之境,旁人怎可能看一眼就学会。”祝明朗谦虚的说道。
“?????”一干白裳剑宗的弟子、执事、堂主、长老们整张脸都充血了。
萬能神醫 只魚遮天
冷夫的鬼妻
就你一个人学会了好不好!!!
噬滅幹坤 雨路天涯
剑冢封山,唤魔教这上千人集结,打算趁虚而入,结果到现在为止连山庄都没有踏入。
野蛮魔尊已经被压得匍匐在地上了,他全身大汗淋漓,像是背负着一座巨大的山峦那般。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无法踏过祝明朗这剑冢大阵,可以看到那脸色苍白,眉间有两红点的妖异男子从野蛮魔尊的身上踏了过去。
他的周身,萦绕着一股黑褐色的气息,这使得他根本不惧祝明朗这剑冢的重沉力场。
“不愧是这群魔教徒的首领,有两把刷子。”祝明朗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道。
之前在客栈时,祝明朗就觉得此人气息不同,灵识也比其他人强大很多,险些将藏在魅影之衣下的自己给揪出来了。
“是魔尊庐江,一定要小心。”叶悠影对这人明显有着几分天然的恐惧。
“他的魔物是什么。”祝明朗问道。
“他应该有仙鬼。”叶悠影说道。
仙鬼?
祝明朗望着那走来的魔尊庐江。
極品武侯
尽管只是缓慢的步行,但他却好像在飞快的接近这剑庄,祝明朗正有些疑惑,此人既然是唤魔师为什么不先唤出自己的魔物来,忽然一种莫名的恐慌涌上了心头,祝明朗第一时间朝着自己脚下望去。
山坪宽阔,本是铺满了大展石,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大展石出现了一种古怪的褐色波纹,明明是厚实坚固的石台,却变得如褐色的泥浆水面,更可怕的是地底下面有什么东西正在杀出来!
这杀气,强烈如正在吞噬活人的魔口,并非是这张口正朝着所有人咬来,而是所有人已经被卷到了它的食道之中,这山坪中,包括祝明朗在内都面临着这份死亡恐惧!
“仙鬼在我们脚下!!”叶悠影惊道。
廢後不回宮 鰩汐
祝明朗脸色一沉,不敢再保存实力,立刻让就潜藏在附近的天煞龙出手!
天煞龙从虚暗中杀出,它的黯晶之角焕发出深色的电辉,并从脊背一直传递到了尾部!
妖嬈紅衣:魔女擒夫
冥灯之尾!
天煞龙将自己的冥灯尾重重的砸向这山坪大地,冥灯之辉扩散开,与那恐怖的仙鬼气息碰撞在了一起,霎时大地龟裂,魔气如热气一样从地底下涌出!
那仙鬼意识到龙尾冥灯的可怕,最后放弃了吞噬,它遁向了山阶处,铜绿色的身体慢慢的浮现出来!
祝明朗望去,见这仙鬼少了一只手臂,但即便是这样,它全身上下偷出来的森森鬼气仍旧令人不寒而栗,它的身躯像是由石柱、断壁、根须、岩台等一些物体拼凑而成,犹如一座残垣断壁的地坛有了自己的生命,像遗迹巨神一样屹立、移动,践踏!
祝明朗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可不是之前自己遇到的河仙鬼、庙仙鬼,这家伙是一个真正的地级仙鬼!!
“那条魔臂……”几个剑宗成员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盯着这地仙鬼残缺的一条胳膊。
难道那红须魔尊操控的仅仅是地仙鬼的一臂,仅凭这一只魔臂,便可以与他们的郑眉师尊抗衡一二,那这魔臂的本尊地仙鬼又得强大到什么地步???
頭號偶像 夜蒼
“真正的地神面前,你们这些不过是圈养在一个特定地方的家禽、牲畜,唯一的价值就是到了祭天的日子用来宰杀!”魔尊庐江不知何时已经走上了山道,他站立在那地仙鬼的另一只魔臂上。
那魔臂,竟慢慢的张开了一张坛嘴,将魔尊庐江给吞了进去,魔尊庐江大半截身子都融到了地仙鬼的魔臂中,只露出了一个头颅,整张脸更莫名的布满了地符!
是不是真正的地神不知道,但这一幕实在让人觉得诡异且恶心!!
“你像只钻到坛子里的蛆。”祝明朗对魔尊庐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