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dpsb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ptt-第339章我是縣令了讀書-vn8ml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39章
李世民此刻很震惊啊,老爷子要去坐牢,这能行吗?
“你立刻去阻止太上皇,让他回去!”李世民指着那个侍郎说道,那个侍郎很为难,自己能阻止了的吗?
“诶呦,这个兔崽子,坐个牢也给朕添这么大麻烦,行了,朕亲自过去!”李世民知道他不行,还是自己亲自出马比较好。
“来人啊,换上便装,朕要出宫!”李世民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
而在韦浩这边,韦浩也是到了老爷子所在的房间。
“老爷子,牢房你就不要去了,你就在外面,找一个房间,我给你安排好,然后在这里给你建立一个暖房,没事呢,你就在暖房里面玩玩,想要打麻将呢,就到牢房里面来,嗯,还是算了吧,我到外面来打麻将,可好,牢房里面太暗了,而且还有跳蚤,虽然我的房间是很干净,但是避免不了的!”韦浩对着李渊说了起来。
“也行,建暖房的钱,记得找二郎要!”李渊一听点了点头,反正只要韦浩在就行了。
“没几个钱,我自己出了,再说了,就我父皇那个小气劲,还能给我钱?”韦浩摆了摆手,说着李世民的坏话,李道宗就当着没有听到了,反正李世民在这里听到了,也是拿韦浩没有办法,韦浩也不止一次说李世民抠门,
很快,韦浩就带着李渊去牢房里面参观了。
“太,太,太上皇?”那些在牢房里面的官员,看到了李渊进来,震惊的不行,都站了起来,给李渊拱手。
都市筋鬥雲 來不及憂傷
“你们忙你们的,寡人过来看看!”李渊摆了摆手,对着那些大臣说道,接着就和韦浩到了房间里面。
“这里不错啊,要不我就住这里吧?”李渊看了一下,对这里非常满意,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不行,吵死了晚上,你就住在外面,没事就过来这边玩,暖房最多一天就建设好了,没事,到时候我们就在外面打麻将!”韦浩笑着对着李渊说道。
“也行,泡茶!”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魔性遊戲
“好嘞!”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对着李渊怀里的那条小狗招呼说道:“小毛豆,到这里来!”
小狗马上叫了两下,李渊也是松开手,小毛豆也是跑到了韦浩身边,韦浩抱了起来,然后开始泡茶,小毛豆和韦浩也很熟悉,在家没事的时候,韦浩也是天天在李渊那边,两个人就是没事就是聊聊天,要不就是招呼人打麻将,韦浩出去之前,也会和老爷子说一声,让老爷子自己安排。
“今天怎么打了起来?”李渊开口问道。
屍王兇猛:妖妻,親一口
“诶呦,别提了,他们就知道盯着自己的利益,我说要提高工匠的收入,他们不同意,这不吵起来了!”韦浩对着李渊简单介绍说道,接着开始泡茶。
“提高工匠的收入,为何啊?”李渊有点不懂的看着韦浩。
“工匠很重要的,如果我大唐能够重视工匠,那么接下来,我大唐的发展将会更加快,百姓也更加有钱,那些官员不懂,他们就盯着士农工商不放,迂腐,死读书,自私!”韦浩对着李渊说了起来。
閃耀的羅曼史
“嗯,二郎什么意见呢?”李渊继续问了起来。
“父皇啊,不知道,我才不管他想什么呢,我反正把我自己的话说出来就行,至于听不听,我哪里管的了,来,老爷子!”韦浩说着给李渊倒茶,李渊点了点头。
“你呀,也不要就知道打麻将,没事也看看书,倒不是说要你做书生,最起码也要多子知道一些道理不是?”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看啊,我一直看着呢!”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你小子,对了,应该快要冬猎了,你说你在坐牢,怎么冬猎,到时候吃什么?”李渊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禁苑不是有吗?到时候我们去禁苑搞!”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也行!”李渊居然点了点头,
而在外面,李世民也是很快到了刑部大牢,刚刚到了刑部大牢这边,就看到了很多人往里面搬着家具进去,李道宗在安排。
“你这是做什么啊?”李世民指着那些搬家具的人,看着李道宗问了起来。
“陛下,这不是,太上皇要过来住吗?没办法,只能安排好房间不是?”李道宗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胡闹,父皇还能住在这里?”李世民盯着李道宗训斥说道。
“陛下,不怪臣啊,劝不住,韦浩也让老爷子住在这里,我有什么办法,陛下现在他们正在牢房里面呢,你去劝劝?”李道宗欲哭无泪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带朕过去!”李世民对着李道宗说道,
爺有病你來治 鬼貓子
李道宗点了点头,就在前面带路,很快,他们就到了牢房里面,里面的那些人自然是要给李世民行礼的,而韦浩也是站在牢房里面抱拳行礼,
李世民气的不行,盯着韦浩不放。
“老爷子,我有点害怕啊,父皇有点不高兴啊!”韦浩马上对着李渊小声的说道,而且还故意让李世民听到。
“怕什么,站在我后面,你怕他作甚?”李渊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诶!”韦浩很听话,马上站到了李渊后面。
無限求仙 瓜子
封印之書·鏡之門(上下) 郭妮
“父皇,你,你跑这里来做什么?多不好听啊!”李世民很无奈的看着李渊说道。
“有什么不好听的,道宗,你没有把理由说给二郎听?”李渊说着看着李道宗。
“对了,陛下,太上皇说是要过来视察我们刑部大牢的事务,要调查一个月,然后到时候提出整改方案,让我们整改!”李道宗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就看着韦浩。
“嘿嘿,父皇,主意不错吧?”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个兔崽子,你是不嫌弃事大啊,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泡茶?”李世民盯着韦浩喊道。
“哦,好!”韦浩一听笑着跑了过去,坐下,开始给李世民还要李道宗泡茶。
“父皇,你说,慎庸家里不是很好吗?天天有人陪你打麻将!”李世民无奈的看着李渊问道。
“慎庸不在家,没意思!你就不要管我了,我去那里还要给你汇报不成?”李渊不耐烦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那不用,只是父皇,这个,诶!”李世民很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毛豆,去爷爷那里!”韦浩放下小毛豆,小毛豆下来,跑到了李渊这边,李渊给抱了起来。
“叫小毛豆?”李世民看着小狗开口问道。
“嗯,叫小毛豆呢,聪明的很!”李渊笑着说道。
“嗯,父皇,你来这里,朕同意了,但是你也要劝劝慎庸啊,他不当官啊,朕的意思是,让他担任万年县的县令,你看可好?”李世民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老爷子!”韦浩大声的喊了一句。
“不成,一个县令有什么当的!”李渊马上开口说道,
李世民则是狠狠的盯着韦浩,这兔崽子,居然能够让老爷子如此维护他。
“父皇,他什么都不干,朕的意思是,让他担任一个县令,先学会治理一地的百姓,他是一个国公,肯定是不能说只担任县令的,
而且慎庸的本事,你也知道,朕也希望他能够治理洋好那些百姓,到时候进入朝堂,也了解百姓不是?你瞧瞧他,天天锦衣玉食,出门有人围着,你说他那里知道百姓啊?”李世民指着韦浩,对着李渊说道。
“那你错了,他可比你知道百姓,要不然,也弄不出炉子和水龙,也弄不出曲辕犁,你说事就说事,但是不要说他不懂百姓,
相反,这小子和百姓的关系很好,不单单是他,就是他父亲,和百姓的关系都很好,府上,天天有西城的百姓过来拜访他父亲,他父亲都接待!”李渊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是是,父皇,你看,你也不能让他一直这样闲着吧,总要做点事情吧?”李世民继续对着李渊说道。
“父皇!”
“你闭嘴,不许说话!”韦浩刚刚想要抱怨,就被李世民给喊住了,韦浩非常不爽的看着李世民。
“做了不少吧,我看比其他的大臣做的要多!”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很无奈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怎么什么都向着韦浩,自己还想要让他劝劝呢,他这是完全和韦浩站在一条线上的。
“不过,慎庸啊,我看担任一个县令也行,也试试自己治理百姓的本事,治理好了,就可以不用当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还不如出去玩耍呢!”李渊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万年县有什么玩耍的,这么近,还不是在长安?”韦浩撇了撇嘴,看着李渊说道。
“也是,不过,远了也不行,远了更加不好玩!”李渊听到了,看着韦浩说道。“真当啊,当县令?”韦浩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当一下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不然,你父皇还不知道给你派遣什么差事呢,当一个县令,当五年,五年之内,那你可就不用管朝堂的事情了,这还不好啊?”李渊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行了,我当了!”韦浩一听,也对,省的李世民天天惦记着自己,那自己还不如去当一个县令呢,万年县可是直属朝堂的,上面可没有所谓的府尹。
“不过,我要说个条件,那就是,不能给我派遣差事,要不然,我可不干的,还有,我不上朝!”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美得你,你是一个国公,万年县县衙就是东城,你不上朝?”李世民听到了,火大的盯着韦浩骂道。
“那没意思,不当了!”韦浩一听,立刻摆手说道,天天上朝,那还当什么县令。
“韦慎庸,你个兔崽子,你不当试试,你信不信,朕把你家给封了,谁都可以进去,唯独你不能进去,你所有的产业,父皇都下命令,让他们不能给你一分钱,饿死你个兔崽子!”李世民威胁韦浩说道。
“切,我还怕这个?”韦浩鄙视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这样,一个月来两次,可好?”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没办法,他知道韦浩的本事,没钱他也能赚啊,谁不知道韦浩有赚钱的本事,随便做点什么,也能够赚钱。
“小子,见好就收!”李渊坐在那里提醒说道。
“成吧,那个,不能派遣差事!”韦浩听到了李渊这么说,马上看着李世民说道。
“好,不派遣差事!”李世民点了点头,先答应了再说了,到时候自己解决不了了,还不是要找他,到时候不办的话,再想办法,不就是被他说自己言而无信吗?反正有习惯了。
“好吧,万年县县令!什么时候开始上任?”韦浩看着李世民问道。
“明天就上任!”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我还有坐牢呢,怎么上任?”韦浩不懂的看着李世民。
“他们还要办理朝堂事情呢,现在这个牢房所有普通的牢犯,全部迁到旁边其他的牢房去,这里就先关着你们,明天,万年县的那些人会过来!”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不是,父皇,我,你,那我还怎么打麻将?”韦浩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打什么麻将,就这么定了!”李世民警告的看着韦浩,韦浩则是郁闷的看着他。
“好了,喝茶,没什么事情,不就一个县令吗?老头子我帮你处理玩,多大的事情!”李渊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诶,这个行,老爷子,那我可就靠你了啊,我可没有当过官啊!”韦浩对着那些李渊高兴的说道,李渊点了点头,
李世民很烦恼,老爷子怎么什么都向着他。
“好了,父皇,你在这里,可以注意安全,倒不是说有人来袭击你,晚上走路的时候,慢着点,还有,这么冷,可是需要注意保暖才是!”李世民看着李渊说道。
“我知道,不用你操心这个。”李渊对着李世民摆手说道,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接着就坐在那里聊了起来。
“你准备怎么展开万年县的工作啊?”李世民喝着茶,看着韦浩问道。
“我得看有没有钱,有多少钱,办多大的事情!”韦浩回答说道。
“钱,估计是没有多少,一个县令可不那么好当,要管理所有的事情,包括民生,判案,还有收税,等等,所有的事情都是县令这边来办的,事情很多,很杂!”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切,我去收税,谁还敢不给?”韦浩冷笑了一下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愣了一下。
“判案呢?”李世民接着问了起来。
“查啊,不是有不良人吗?还有县尉,还有仵作,我操什么心?”韦浩继续无所谓的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李世民盯着韦浩不满说道。
“我没当过,我怎么知道,出了事情再解决啊!”韦浩看着李世民也很无奈的说道。
“二郎,可不要为难这个小子,他那里知道这些啊?”李渊也是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李道宗则是话都没说,没法说啊。
“再说了,如果真的有大案,嘿嘿,王叔!”韦浩笑着看着李道宗,李道宗无奈的苦笑着。
“嗯,倒是聪明,知道找人协助!”李世民也是笑了一下。
“我又不是傻子!”韦浩郁闷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不想搭理他,接着李世民就出去了,去告诫外面的那些官员,让他们在牢房里面好好办公,既然打架了,自己也不罚他们的俸禄,但是他们需要把朝堂的事情处理好,那些大臣连忙点头,而且李世民也和他们说清楚了,没有书桌,就在地上写,然后就走了,
李世民刚刚走,韦浩马上召集狱卒,和老爷子一起打麻将了,
第二天,万年县的县丞杜远,主薄陈大河,带着急诊县尉就到了牢房这边来拜访韦浩了,因为昨天下午,圣旨就已经下达了,今天监察院那边就可是审核上一任的县令了,现在他们需要到这里来汇报。刚刚抵达了到了牢房,他们就发现韦浩在打牌。
“见过县令,我是万年县县丞杜远!”
“县令,我是主薄陈大河!”….
几个人就站在韦浩身边自我介绍了起来。
“哦,你们来了,很好,那个,县衙还要多少钱?”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回县令,没有多少钱,具体的数目我们还不知道,而且要等上一任的县令写好了交接表后,才能知道!”县丞杜远看着韦浩拱手说道。
“嗯,可有积累的案子?”韦浩开口的问了起来。
“有,不过都是小案,还在查当中!都是丢失物件的小案!”县尉赵明海立刻拱手说道。
“多长时间的案子?”韦浩接着问了起来,同时继续打牌。
“这!”赵明海不知道怎么说了。
斷腸人協會 冷水澡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样的,之后,就一句话,小案件,十天之内需要给百姓答复,破案,大案件,涉及到命案的,五天之内要结案,民间纠纷,三天内要解决!”韦浩继续开口说道,几个人听到了,很紧张的看着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