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cnza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愛下-第三百四十六章   讀書人……講點理好嗎【第三更,5000字,求月票!】閲讀-kqtp5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有的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例如此刻的神族妖孽迦楼。
他从未想到过,都如此情况下了,居然还会出现意外,而这意外,来自不出意料的人。
罗鸿……果然又搞出了意外!
他就知道,罗鸿这家伙,定然是在憋着大招。
之前罗鸿垫底的时候,迦楼是不相信的,他是真的不信罗鸿会垫底,这个时代的弄潮儿,这个时代的人王。
让人间一统,气运归一的人间妖孽,怎么可能会表现的那么差劲?
差点展现出垫底的水平。
若非有个憨货垫底,罗鸿就真垫底了!
后来,罗鸿逆袭而上,从倒数第二,一路攀升到了第五。
迦楼其实虽然内心中忐忑,但是,却是前所未有的开心。
他还真就怕罗鸿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表现,低调无比的排在倒数第二,那样的话,他或许真的会有些恐惧,有些担心,害怕罗鸿一直憋着大招,触底反弹,到时候给他展现一波,直接来个逆袭翻盘。
这是他所担忧的,但是,当罗鸿从倒数第二,一路以无与伦比的毅力,一路飙升到了第五的时候,迦楼方是最为高兴的!
然而,他错了。
他的想法没错,但是……他高兴的太早了。
他认为罗鸿在憋大招,这点是没错的,罗鸿真的在憋大招,而且是震撼人心的大招。
看着那在六道悬挂下的银河中渐渐呈现而出的石碑。
秋水
迦楼笑着笑着就哭了。
六座……特么怎么会有六座?!
当六座石碑呈现的时候,迦楼心中就一个咯噔,笑不下去,他知道人皇传承又有悬念了。
不,可能连悬念都没有。
六座石碑……每一座石碑是一种道的感悟,也就是说,罗鸿同时再感悟六道!
别人是一个压力,而罗鸿是六个压力同时落在身上。
这会是变故吗?
迦楼心在颤抖。
而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
当遮蔽所有人的隔阂消失,当一位位占据山峰的天骄们浮现,看着彼此的凝聚的碑意石碑,再看看罗鸿头顶之上的六座石碑。
莫名有一股寒意从心底之下迸发而开!
龙广,白天灯,梵火,帝释一等四位天界妖孽,更是眼眸通红,“不可能!”
“罗鸿怎么可能会有六个大道同时呈现!他凭什么?!”
他们在怒吼着。
百道碑上的大道呈现,唯有一个方法,那便是在一道之上,真正有所建树方可。
而罗鸿难道精通六道?
罗鸿修行才多久啊,这么年轻……凭什么啊?
而且,罗鸿凭什么同时开六道,还能将每一道的碑意都凝聚到五丈的程度!
这家伙是作弊了吗?!
肯定是作弊了!
不仅仅是天界天骄,哪怕是人间修士也都懵了!
原本万念俱灰的李修远错愕无比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那头顶之上有六座石碑悬浮的罗鸿,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艹!
这小师弟,总是喜欢玩心跳!
他就说嘛,以小师弟那般妖孽的天赋怎么可能垫底?
原来是同时开六道……
难怪一开始会那么慢,连罗小北都不如,以至于长时间被罗小北压制,只在最后才实现反超。
原来是这个原因。
这倒是就能解释的通了!
小师弟……果然还是妖孽!
如今时代,人间第一妖孽!
李修远很骄傲,很自傲,但是这份骄傲和自傲在罗鸿的面前,基本上烟消云散。
罗鸿是怪物,不能比!
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流露出了诸多欣喜之色。
人族……好像还没输!
人族还有机会!
是的,六座石碑,每一座石碑都达五丈。
整体来说,那就是三十丈!
千年秘 青花古瓷
比起迦楼的六丈六可要高太多了,所以,胜负犹未可知。
人皇传承到底给谁,也是犹未可知!
当然,他们也是清楚,不能这么算,因为单一石碑,越是到后面,想要凝聚就越难。
但是,罗鸿的六道石碑皆是五丈,难度也绝对不比伽罗的六丈六来的轻松!
最终的结果如何,谁也不清楚。
而此时此刻。
罗鸿所在的山峰之上,宫阙之前,罗鸿盘坐在地上,有几分疲惫,意志回归肉身,却是疲惫的不行。
太累了,太辛苦了。
他所承受的压力,是他人的六倍,若是别人是扛一座山,他罗鸿就是扛六座山,几乎要把他给压垮。
事实上,若非罗鸿以分身行走天界天骄们的大道,获得了迦楼,梵火等妖孽的感悟。
罗鸿想要在凝聚石碑到五丈,非常的困难!
分身回归之后,罗鸿也是吃透了这些感悟,扛着时间流逝所不断变沉重的压迫,消化感悟,化作自身的对大道的感悟,方是在最后的十日里,缓慢的凝碑意达到五丈!
至于最终的结果,罗鸿也不清楚。
他在百道碑上排名第五,至于能否被判定为第一,罗鸿心中也没谱。
轰!
蓦地。
大地在震动。
所有人皆是扭头看去,可以看到一座漆黑如墨的宫殿中,隐隐恐怖的气息在复苏。
尔后,宫阙的门户大开了。
嘎吱,嘎吱……
“岁月悠然过万古,时光枯等又轮回……”
“验道之关……该出结果了。”
苍老的声音,仿佛被时光给冲刷了一遍又一遍。
有锁链哗啦声,有沉重的摩擦声。
古老的宫阙门户大开。
佝偻的身影,从门户之后徐徐行走而出,拉扯着古棺,慢慢悠悠,一步一步,每一步都仿佛踩踏着时光,从万古岁月中走来!
古墓之中……有活人!
嘶嘶嘶!
到底冷气的声音,在诸多宫殿之前此起彼伏。
太错愕了!
老者的出现,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每个人的心头炸开。
不管是天界妖孽,亦或者是人间修士,都是错愕万分,除了罗鸿。
因为罗鸿老早就知道了老人的存在,这位更是自家稷下学宫的老祖,初代夫子!
是自己人,是他罗鸿的后台!
所以,罗鸿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
至于其他人,只剩下了震撼。
就连李修远都面色悚然的盯着拉棺而来的老人。
傷逝的青春 lanning8512
一个十万年不曾开启的古墓中,出现一位老者。
这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天女劫之傾愛三生
一个活了十万年的存在!
绝对是顶级强者!
一时间,所有人都人人自危。
老人枯瘦,老迈,死气沉沉,仿佛随时要死去一般。
他太老了,眼眸中充斥着深邃和智慧。
老人拉扯着棺椁,坐在了那布满了裂纹的棺材板上,许多人好奇,这棺材板为何是裂开的,但是,却没有问出声。
老人浑浊而深邃的目光扫过,扫过山峰之上的每一位强者深邃,笑了笑。
“每一个关卡,都是对你们的考验,哪怕你们未曾通过考验,也是有着莫大的福利……”
“当年人皇执掌三界,视天下诸族皆为臣民,所以,人皇是博爱的,哪怕你们失败了,但哪怕未曾得到人皇传承,你们亦是有所机遇获得。”
老人沧桑无比的开口说道。
“阁下是谁?”神族迦楼凝眸问道。
一个在人皇古墓中活了十万年的存在,古籍中定然会有记载。
所以,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乃木阪之成長 AB白日夢家
“老夫?”
老人笑了笑,“说了你也不懂,上古已经逝去,老夫的名号,也无需重现世间,这个时代是你们的时代,老夫……一个被时代抛弃的腐朽之人,就不凑热闹了。”
这话说的,让整个人皇宫都沉默了半响。
被时代抛弃的人。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谁能不忌惮。
哪怕是恢复了实力,拥有极其强大的天尊战力的迦楼等人,亦是感觉自己在老人面前无比的渺小!
“百道碑的最终结果评定,尚未结束……”
“尔等,且慢慢观之。”
老人道。
他坐在裂开的棺盖上,举目眺望。
所有人亦是心头一动,包括罗鸿。
罗鸿抬起头,看向了头顶。
霎时,却仿佛听的地裂山崩,却见那一座座石碑开始布满了裂纹。
轰!
一声巨响,一座石碑崩塌,化作了无数的黑色物质横非。
那是凝聚的碑意,碑意席卷,最后化作了黑色的长河席卷而下,融入了第一座石碑中。
而第一座石碑,也从五丈,拔高到了六丈!
一座石碑融入另一石碑,只提高了一丈,这倒是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
迦楼则是面色一变!
嘭!
罗鸿头顶之上,又有石碑再度炸开。
还是融入第一座石碑中,这一次,石碑又拔高了一丈。
剩余的石碑纷纷炸开,融入其中,一座石碑,拔高一丈……最终,罗鸿的石碑……高十丈!
轰!
罗鸿浑身都仿佛在散发着光辉。
百道碑之上,罗鸿原本排在第五的名次,也一下子超越了诸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处于第一的位置!
十丈,远超第二名迦楼的六丈六。
哗然之声瞬间炸开。
李修远面色波动,尔后,有红润之色涌动,赢了!
毫无疑问,小师弟赢了。
这么喜庆的时候,李修远忍不住幻化出一朵桃花,把玩了一番。
而陈天玄,女帝,大周天子等人亦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赢了!
人间……还有机会!
“凭什么?!为什么?!”
然而,神族的迦楼,目眦欲裂,伫立在宫阙之前,头顶着六丈六的石碑,满是疯狂和不甘之色。
他开口质问,声音清冽的激荡在古墓中。
整个人皇墓安静无比。
“凭什么罗鸿是六道开局?他明明只有凝碑意五丈,以六道开局,不算作弊吗?我只有一道,我不管怎么凝聚碑意,我都赢不了罗鸿!所以一开始就注定我是输的吗?”
“给我六道……我也行!”
“我不服!”
“我神族……不服!”
“以此等方式胜我,当世人王罗鸿……不过如此!”
神族迦楼,质问的声音激荡着。
罗鸿从山巅之上站立而起,白衣飘飘,嗤笑了起来。
“我罗鸿一生行事,何须像你解释?”
罗鸿道。
这话狂的不行。
但是迦楼不管,他不服。
他盯着老人。
而老人坐在棺盖之上,笑了起来。
“不服么?”
“不服好啊……”
“老夫身为读书人,最喜欢以德服人。”
老人笑道。
“规则虽然是人皇所立,但是,老夫也不是什么不讲理之人,所以……给你们一次机会。”
老人轻笑,下一刻,抬起手,那干枯无比,每一根手指,都仿佛只剩一层皮包裹着骨节,尔后,徐徐一抓,宛若移动拼图一般。
时间空间都在波动。
下一瞬。
迦楼头顶之上的六丈六的石碑消失不见。
轰!
一座五丈石碑落下。
迦楼眼眸一凝,瞬间明白了老人的意思。
这是要让他迦楼感受罗鸿所承受的压力?
迦楼心头顿时有火焰燃烧而起。
在迦楼看来,罗鸿的确……不过如此!
他乃神族第一妖孽,他的天赋乃是神族数万年来的第一!
人皇传承……他迦楼志在必得!
罗鸿以作弊方式赢下,他不服!
老人轻笑,枯槁的指头轻轻弹指,虚空顿时泛起寸寸涟漪。
下一刻,又一座五丈石碑从虚空中横生而出,砸落而下。
轰!!!
迦楼头顶之上,恐怖的能量交织着。
迦楼的面色微微一变,他感觉到了压力了。
但是,他咬着牙。
“不过如此!”
而老人却是没有理会他。
再度弹指。
第三座,第四座……
又连续两座石碑砸落而下,迦楼身下的山峰都在动摇着,而迦楼只感觉浑身仿佛被沉重的山岳给压住。
四座石碑,四道压力……
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彼此之间的纠缠,仿佛天河万顷从天穹之上扬洒灌落!
轰!
迦楼的膝盖稍稍一弯,他臂展展开,扛起四座石碑。
“不过如此!”
迦楼依旧冰冷道。
罗鸿淡淡的看着,嘴角挂着几分似笑非笑。
他之前被人皮册子的金芒包裹着,钻入大道之中的意志分身回归,罗鸿运转了《魔龙锻体术》,让肉身突破了九锻桎梏,力量暴增了许多,方是扛住了六碑的压力。
神族的道,罗鸿清楚,并不擅长肉体。
实际上,迦楼实力很强,但是在肉身力量上,未必比得上,初步完成了魔龙锻体术的罗鸿。
嘭!
当第五座石碑砸落而下。
迦楼浑身一晃,双腿在颤抖。
咚!
他的膝盖一软,有些扛不住,单膝跪地,一腿半蹲!
他咬着牙,喉头发出低吼!
眼眸中满是血丝,浑身都在颤栗。
“不过……如此啊!”
他厉吼着。
然而,老人只是摇了摇头,再度弹指。
最后一道石碑砸落。
六道石碑横亘在迦楼的头顶。
仙閣 簡淺
噗嗤!
迦楼口中咳血,他的肉身开始布满裂纹,开始龟裂开来,最后,狠狠的被压的五体投地,砸在了地上,他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迦楼懵了……
这压力……原来如此大么?
迦楼本以为,以他天尊实力,罗鸿能扛着,他也一样能抗住。
可是,他错了……
他扛不住。
“这个第一……你可受的起?”
老人淡淡道。
“而且,这还是没有大道飞流倾泻的缘故……”
“若是有大道飞流倾泻,压力要再添三分,比如这般。”
老人手指一点。
迦楼头顶之上,空间泛起涟漪,尔后,竟是有大道长河从中浇灌而下。
砸在迦楼神色。
被压在最底下的迦楼,闷哼了声,像是被重锤抡中,被砸的腿脚上扬了一番后,又狠狠落下,仿佛没了声息。
“老夫乃是读书人,最喜欢以理服人,还有谁不服?老夫送他一场道理。”
老人坐在棺材板上,淡淡道。
还有人不服吗?
没看到迦楼被压的连动都动不得了吗?
原来,罗鸿所承受的压力……这么大?
六道压迫,大的有些超乎想象。
不过,大家却也是了然,这样算来倒也没错,虽然迦楼被罗鸿影响,可哪怕不被影响,大概凝聚碑意,达到七丈也是顶天了。
而罗鸿的六道碑意,化作一道,达十丈!
这么压下,迦楼能不被压垮么?
没有人开口,没有人再发出质疑。
迦楼说罗鸿不过如此,他们之前其实心中也是这个想法,但是现在……这个想法消失了。
人皇传承……属于罗鸿了。
他们败了,失去和罗鸿争夺的人皇传承的希望!
蓦地。
远处,龙广眼眸一凝,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罗鸿作弊……他在我等感悟大道的时候,影响我等!”
若非罗鸿,他们的凝聚的碑意可以更高!
“作弊?”
“可不是作弊,若非诸位,我罗鸿也难以凝聚五丈碑意。”
“诸位之道甚好,吾罗鸿,甚是满意。”
罗鸿笑了起来。
这话语一出,龙广等人一滞,脸一黑!
罗鸿拿他们的道来凝聚碑意的?!
此乃大盗举措!
坏的流脓!
然而,老人却是摇了摇头。
抬起手,猛地压下!
轰轰轰!
下一刻,与迦楼那般无异,六座道碑轰然砸落而下,哪怕龙广为龙族,修的是肉身,但也依旧被压垮,狠狠地砸落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与你们一样,都是以一具意志分身抗住压力,何来作弊之说?”
“作弊……要讲证据。”
“他若是以两具分身,分担压力,老夫判他作弊。”
老人又道。
这下子,白天灯,梵火,帝释一等妖孽都不说话了。
这位古墓中活了十万年的老古董,摆明了是要支持罗鸿,甚至,可以说是……护短!
没错!护短!
这老人……是人族!
自称读书人?
护短罗鸿……
三位天界妖孽,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们在古籍中,似乎翻到过记载。
“初代夫子?!”
“你是初代夫子!”
梵火震惊,低喝了出声!
初代夫子,罗鸿的祖师爷!
难怪着老人会不予余力的支持罗鸿,会如此护短!
艹!
这特么才是最大的作弊!
老人笑了笑,下一刻,脸色陡然浮现出了肃然之色:“人皇末世,人族戚然,尔等天界妖孽降临人间,竟是逼得人间万民不得不躲入冰天雪原,何等悲惨,何等凄凉?曾经人皇麾下俯首臣,今日却是耀武扬威欺人族!”
“老夫半只脚入土,最见不得人间如此惨状!”
老人厉喝,声音在人皇宫中炸开。
“???”
梵火,白天灯,帝释一三者一脸懵逼。
艹!反了吧?
明明是他们被罗鸿堵在极北雪原中,寸步难行!
读书人……讲点理好吗?!
而老人不理会,下一刻,枯瘦的五指猛地一爪!
霎时。
白天灯,梵火,帝释一头顶之上的石碑碑意纷纷炸开。
竟是化作了六座石碑。
石碑如林,狠狠的砸下!
噗嗤!
梵火,帝释一,白天灯三位天界天骄,亦是被压的咳血,凄惨无比。
艹!
果然如当代夫子一样……不讲理的!
初代夫子镇压了三位天界天骄之后。
扫了李修远等人族修士一眼,屈指一弹。
“这本就是属于尔等的造化……好好感悟,人皇墓中无规则,尔等可于此地借助这些感悟,凝聚洞天,突破入尊境。”
老人道。
话语落下,扫了罗鸿一眼。
伸出手一抓。
罗鸿便感觉眼前一花。
“随老夫来,人皇传承的继承风险极大!”
“生,或者死。”
“能否继承,看你的造化。”
PS:第三更,五千字,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