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ak6p0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之硬核匠忍》-777看書-gxpno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如此有效的攻击方式,矢仓只有在进入到三尾状态时才能够使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见到月光谨诚所展示的手雷时,才会当即就绝对要买下来。
看着朝自己袭来的水球,岛田敏锐的发现了这些水球里所携带的巨大查克拉能量,同时考虑到自己这么大的身形,对方攻击起来会格外轻松,同时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比平时多消耗数百倍的能量,如果继续这样与对方纠缠下去的话,自己体内那些汲取来的查克拉很快便会用光。
上神大人,小妖要造反
想到这里,岛田立即反向释放了一边之前所释放的倍化术,接着他便恢复到了原来的体型,同时由于身体突然缩小,那两个原本冲着他眼睛去的水球也因此击了个空,在落入不远处的海水中之后,立即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矢仓见对方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知道对方的动作开始变得灵活了起来,如果自己继续使用水球攻击的话,非但无法击中对方,反而还会将自己体内的查克拉耗光,到时候一旦不能继续维持三尾的力量,自己恐怕就没有办法确保可以战胜眼前这个对手了。
分析好此时场面上的情况后,矢仓直接挥动着手中的那根珊瑚棍,朝着岛田砸了过来。
岛田见对方朝自己进攻过来,不敢怠慢,急忙它抬起他手里那根同样变回了正常尺寸的利刃去抵挡。
砰!
岛田觉得自己的手臂就像被震断了一样疼痛,巨大的冲击力逼得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得以稳住身子。
当然,矢仓的进攻还远远没有结束,只见他在击退了岛田之后,拿着手中的那根珊瑚棍,在自己的面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随着圆圈的完成,那圆圈的内部立刻填充上了镜子一般的物质。
此时稳住身形的岛田不想在这次的战斗力陷入被动局面,于是他握紧自己手中的那根利刃,朝着矢仓就刺了过来,就在他即将来到矢仓跟前时,突然看到了矢仓身前多出来的那面镜子,透过镜子,岛田看到了里面手握利刃的自己。
这个时候,矢仓再度伸出了他手里的珊瑚棍,只见在他将那面镜子稍微拉斜之后,镜子里面的那个岛田居然直接钻了出来!
从镜子里钻出来的岛田左手握着利刃,迎着真岛田就冲了过去。
两个岛田相遇之后直接打斗在了一起,岛田本以为从镜子里出来的那个自己只不过是个虚像,就算有实体也肯定没什么太强的实力。但是此时在与那从镜子里跑出来的自己打斗了几个回合之后,岛田这才惊讶地发现,那镜子里出来的自己好像连自己的能力都给复刻了!
矢仓在一旁看着打斗起来的两个岛田,一时间竟分不出那个是真身,哪个是从镜子里复刻出来的假身了,因此他也只能在一旁看着两人不相上下的打斗着,没办法出手帮忙。
萬千風華
昏君 傲無常
此时处在一旁的月光谨诚大概是猜到了矢仓不肯出手帮你的原因是什么,不过他倒是通过之前的一个细节可以分辨出正在打斗的两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于是他加快脚步来到了矢仓的身旁,小声对他说道:“看到两人拿着利刃的手了么?用右手的是真的岛田,有左手的是从那面镜子里复刻出来的!”
听了月光谨诚的解释,矢仓觉得很有道理,同时他很是佩服的看了他一眼,有了这么明显的判别方式,矢仓很容易便能分清谁真谁假,于是他不再继续观战,直接提着珊瑚棍就朝打斗着的两人冲了过去。
加入到打斗中去以后,矢仓直接来到了左手握着利刃的那个岛田身旁,和他一起将武器对准的面前右手握着利刃的岛田。
岛田很惊讶对方是如何分辨出哪个是真实中的自己的,如果没人提醒,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猜到是自己手中的那把利刃出卖了自己。
原本与三尾状态下的矢仓交战时岛田就已经占不到任何便宜了,此时在加上一个被复刻的自己做对手后,岛田便更加招架不住了。
守墓手劄 北方冰兒
鳳臨天下:冷王的毒妃
最终,在矢仓的蓄力一击之下,岛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将自己的身体液化,矢仓的拳头便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挨了重重的一拳之后,岛田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矢仓见此,继续乘胜追击,再次挥动了两下手中的珊瑚棍,将几颗携带则大量查克拉的水球袭向了岛田。
此时已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岛田,直接被水球击中,瞬间便被爆炸溅起的水花给吞没了!
随着那阵剧烈的爆炸,矢仓与岛田间的战斗终于宣告结束,岛田直接被携带着巨量查克拉的水球炸了个粉碎,只是让矢仓没有注意到的是,岛田的一小部分身体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悄悄的渗进了地下的土壤中···
在岛田被击败之后,祭坛上的那些忍者们也都纷纷摆脱了控制,重新恢复了意识。
月光谨诚大家都恢复了意识,赶紧跑上祭坛去查看水户大藏和雀的情况,这两个人之前全都是在受伤或者昏迷的情况下先后被金岛和岛田控制的,此时在摆脱了控制后,不知道两个人的伤势如何了。
月光谨诚先是在众忍者中找到了雀,此时雀已经从刚开始的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像是睡了很长一觉,身上的每一处关节都在发出阵阵酸痛。
歷史的驢友
“我这是怎么了?”雀有些发蒙的问道,刚才在摆脱了金岛的控制时,雀还处在昏迷状态,所以她对自己被控制的情况并不知情。
此时水户大藏也走过来查看雀的伤势,由于水户大藏刚才又一次经历过了被人控制的过程,所以当他听到雀的疑问后,便对雀解释道:“我们刚才被别人控制了。”
说完,水户大藏转而朝一旁的月光谨诚问道:“如今我们再次摆脱了控制,是不是施术者已经被解决了?”
月光谨诚点了点头,说道:“是水影大人出手解决了岛田,不过刚才岛田在战斗时,汲取过你们的查克拉,你们现在没什么问题吧?”
本来水户大藏觉得自己体内的查克拉并不充盈,是因为刚才中了控制术的原因,此时听到月光谨诚说起真正的原因,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查克拉是被别人给吸收掉了。同时,他也向月光谨诚问出了自己内心的一个疑惑:
“谨诚,为什么这两次你每次都能避开对方的控制?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么?”
水户大藏的疑问让月光谨诚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刚才岛田已经把原因说的非常清楚了,由于自己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自己才没有受到控制忍术的控制。
然而此时月光谨诚自然是不能将这个原因说出来的,于是他只得含糊的回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是非常清楚,估计是因为我体内并没有查克拉的原因吧!”
月光谨诚体内确实是没有查克拉的,这一点匠忍村的每一位忍者几乎都知道,水户大藏觉得可能真的是由于这一原因,月光谨诚才没有被控制的,于是他心中的疑惑才得以解开。
见水户大藏相信了自己所说的话后,月光谨诚暗自松了口气,万一对方不认同这个说法,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这个时候,矢仓已经解除掉了自己的三尾状态,他走到了月光谨诚身边,对他道谢道:“这次如果没有你为这些忍者们争取时间的话,恐怕大家都要成为岛田施展转生仪式的祭品了。”
对于矢仓的道谢,月光谨诚急忙回谢道:“如你所说,我只是拖延了一些时间,并没有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不是水影大人及时出手的话,就算我拖延再多时间,也改变不了大家成为祭品的结局。”
听了月光谨诚的话后,矢仓微微一笑,没有继续就此事继续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朝月光谨诚问道:“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我刚才在战斗中所使用的那些用来攻击岛田的水球?”
月光谨诚刚才一直在集中精力注意着面前两人的打斗,他自然是看到了那与自己的查克拉手雷极其相似的水球攻击,所以此时在听到矢仓的询问后,月光谨诚点了点头,回答道:“看到了,那水球有点像我制造的查克拉手雷,只是其攻击威力比我的手雷强了很多。”
矢仓听到月光谨诚的溢美之词,很是享受的点了点头:“没错,不过的我水球也有弊端,就是它只能在我进入三尾状态时,才可以使用。而你的查克拉手雷就不同了,它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使用。”
矢仓一边说着,一边注意了一下月光谨诚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后期可以将这查克拉手雷的威力加以提升的话,我想我们水之国的需求会更大。”
明白了矢仓想表达的意思后,月光谨诚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等我回到匠之国,一定会努力提升这些手雷的威力的,不过由于这种武器刚刚进行生产,您预购的那一万颗恐怕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制造出来,还请水影大人不要着急。安心等待便是。”
超級男人
矢仓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而一旁的水户大藏和雀在得知了对方居然一下子预购了一万颗手雷后,嘴巴震惊的都要掉下来了,他们两个非常清楚,这手雷不像是苦无和手里剑之类的武器一样,各个国家的价格都是差不多的,这手雷是自己匠之国特有的武器,定价肯定也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这其中的利润就不言而喻了。
棄女農妃 雲如歌
水户大藏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偷那胳膊肘戳了戳月光谨诚,然后小声朝他问道:“谨诚,你定的价格是多少?”
月光谨诚笑了笑,没有作声,只是伸出自己的五根手指在水户大藏的面前晃了晃。
虽然月光谨诚没有说出具体的数额,但是水户大藏通过那五根手指,心里已然猜出了个大概,毕竟五百两实在是太便宜了,恐怕连成本都不够,五万两的话,价格有太贵,还不如买起爆符划算,所以五千两是最有可能的!
就在水户大藏激动地快要跳起来是,野豪突然来到众人面前,向矢仓询问道:“水影大人,这些被搬到岛上来的苦无我们怎么处理?需要再搬回船上么?”
看着满满两大堆装着苦无的货箱,矢仓知道大家此时已经非常疲惫了,于是便下令道:“苦无就先在这座岛上放着吧,留下几名忍者再次守护,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
水珠岛上的忍者们在听到野豪向水影大人询问起如何处理岛上的那些苦无时,全都竖起耳朵,同时也把心提到嗓子眼,等待着水影下达命令。
一旦水影想要把这些苦无再运回雾隐村,那就意味着他们还需要把这些苦无重新搬回船上,等到了港口后在将这些苦无卸下来,这对他们来说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
在被金岛控制的时候,他们曾这样折腾过一次,之后被岛田控制的时候,他们体内的查克拉又被吸走了大半,此时的这人忍者们,正感受着前所未有的疲惫。
在听到水影下达了要将这些苦无留在岛上的命令后,众忍者那颗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考虑到月光谨诚几人因为查克拉的消耗,身体状况比较虚弱,所以矢仓便让他们暂留在雾隐村,等到体力恢复之后再离开。
于是,月光谨诚几人便在水之国住了下来,期间矢仓还专门派来雾隐村的医疗忍者,帮助治疗了一下雀等人当初与金岛战斗时所受的伤。
等到众人的身体状况彻底恢复之后,月光瑾诚他们这才驾驶着两艘货船,踏上了返回匠之国的航程。
踏上回程的时候,两艘货船上没了沉重的苦无,几个人心里也没了什么压力,整段旅程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一路无话,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几个人便到达了熟悉的匠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