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eyo4z超棒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荊州刺史當屬誰相伴-b3j16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陶渊明微微一笑:“这是你们黑手乾坤内部的事,我不参与,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如果你们不想在北伐之后阻止,那就最好在北伐之前,联合世家高门向刘裕逼宫。”
刘毅的眉头一皱:“怎么个逼宫法?你也说了,现在这个移民江北的新政,是得到世家高门支持的。”
陶渊明摇了摇头:“只是谢家和王家带头支持罢了,很多其他家族并不是很情愿,毕竟江北有风险,一个不留神,可能所有的投入都会血本无归,现在对多数世家来说,重建江南的庄园,恢复往日的荣光才是首要之事。如果不是因为刘裕灭了王愉满门,这些世家高门举目无援,也不会如此。”
“但是你希乐哥回去后就不一样了,你挟消灭桓楚的大功回朝,会给很多世家看成新的希望,如果有你发话,那刘裕就不能再独掌大权,这些世家就有胆子敢提出一些反对意见,到时候世家高门在前,我在民间发动舆论,让普通民众害怕北迁,甚至聚众反抗,刘裕要是没法执行这个移民江北的计划,那北伐就进行不了啦,他办不成的事,你刘希乐来办,到时候还是出兵讨平西蜀或者是岭南,那朝中大权,就到你手中啦。”
刘毅看向了徐羡之:“陶公这话,你同意吗,朱雀大人?”
九煞魔君
徐羡之冷冷地说道:“凡事等我们黑手党开了会讨论后再决定,陶公,你只需要按你的计划行事即可,不必管我们。如果你真能弄出一片天地,我们这里也不会无所作为的。寄奴若是肯收回经营江北,与世家离心的政策,那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而是战友,明白吗?”
陶渊明微微一笑:“那就预祝你们的商议顺利了。”
当陶渊明的身形消失在帐门外后,徐羡之不屑地冷笑道:“希乐,此人不可信,,他千方百计地就是想挑起你和寄奴的争斗,为自己争取利益,世家高门和寄奴现在没有到不可调和的地步,移民江北的计划也并不损害我们的利益,我们没必要为了这个去和寄奴对抗。”
刘毅摇了摇头:“只为江北之事,当然不必,如果换了我在寄奴的位置上,也会做同样的事,因为北伐大功,我同样想要。”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你所图的,还是那朝中大权,北府领袖,是吗?”
刘毅的眼中光芒闪闪:“我跟寄奴从小斗到大,斗了几十年,谁也不服谁,不就是争个高下吗,以前有谢家帮他,他的运气也好,所以领先我一点,可是现在,我也有自己的队伍,还取得了世家的支持,甚至自己成了黑手乾坤的一方镇守,羡之,你说,我现在有这样的实力,要我再居于寄奴之下,如何甘心?”
都市特種兵
徐羡之摇了摇头:“都是兄弟,也可以联手一起创一番大业,何必非要分个高下,以前你害寄奴,他也饶过你了,现在建义成功,正是更要携手共进,北伐建功的时候,又为何要为这个什么高下之分,再生争斗呢?”
無限之強化
刘毅冷笑道:“既然这高下之分不重要,那让我高,他居我下如何,他不是想要北伐吗,我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
鬼借錢
徐羡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寄奴的平生所愿就是北伐建功,但如果是你掌大权,那你可能会跟世家高门作出交易,阻止寄奴的北伐,因为北伐只是我们京口人和刘寄奴本人的梦想,世家大族对此并不热衷,这也是大晋百年来北伐总是无法成功的根本原因。寄奴现在要牢牢掌握大权,不是为了要压你一头,而是要保证北伐大业,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受到干扰。”
縛手成婚
刘毅沉声道:“我同样不想给人在背后控制和指使,就象这次西征,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个刘怀肃,差点抢了头功,羡之,咱们都是老江湖了,不会把自己的功业和性命,交在别人手上,就算是寄奴也不行,如果他非要占那大权,那起码也要让出一半给我,咱们平分秋色,各霸一方,自行其事。这样总归公平了吧。”
徐羡之叹了口气:“所以你开始布局,准备要割据荆州,以后成为桓温第二,跟占据扬州的寄奴对抗,是不是?”
蒸汽狂潮 芥子客
刘毅冷冷地说道:“他若不肯分权,又要压我一头,那我出镇荆州,就是唯一能避免我们公开相斗的办法了。所以,我得给陶渊明一点面子,真到了这一天,我在荆州用得着他。羡之,我不是看不出姓陶的心思,就跟我很清楚我家那个婆娘想要什么,但至少现在,他们对我有用。跟寄奴斗了这么多年,我很明白一个道理,你只有拥有足以跟他匹敌的实力,才能成为他真正的朋友。”
徐羡之点了点头:“罢了,不说这些,一切等回到建康以后再开会商议,我们何时动身班师?这荆州的防务,你又准备交给谁?”
刘毅沉吟了一下,说道:“本来荆州刺史是司马休之,但我不喜欢司马家的人,而且这个司马休之和司马荣期一样,都是想重掌实权的司马氏宗室亲王,一个想要荆州,一个想取巴蜀,我和寄奴再怎么掐,也不能让司马氏重新掌了权,这次正好借桓振攻下江陵,他作为刺史弃城而逃,把他赶出荆州,回到建康。至于这荆州刺史…………”
走陰人 武易
君心難逑
他说到这里,收住了嘴,看向了徐羡之:“你觉得谁来当比较合适?”
市井貴胄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扶桑
徐羡之微微一笑:“按理说,无忌出镇荆州,是最合适的,不过,你这回回去跟寄奴会有一番争斗,他若在外藩,出事后无法调和,还是跟你回去的好。至于道规,恐怕你不会同意寄奴的这个弟弟出镇此处吧。同样,刘藩和刘粹现在无论是战功还是跟你的关系,接任荆州也并不适合。我看…………”
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刘毅冷笑道:“不用在我面前提阿寿,我可以接受任何人当荆州刺史,甚至是陶渊明也行,但就是不能接受他刘敬宣。哼,就靠跟刘裕的关系,不立战功,就想现成捡个荆州刺史,让他当,我这辈子也别想再回来了。”
徐羡之深吸了一口气:“那只有最后一个人选了,魏咏之,我们的兔子哥,你应该没意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