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fhaw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妖女請自重-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們做個人吧!展示-b9wp4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下去吧。”江云鹤挥手让程府下人离开,看着一身绿的跟仙人掌似的童青川诧异道:
“你怎么来了?还是这个时间,竟然没醉卧花丛,实在是难得。”
“当初说好一起去喝花酒,结果天天就我一个,时间久了也无趣。”
听到这话,江云鹤就一阵阵心疼。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先前是梦女天天去青楼做卧底,接着执月天天守在身边,在永城是没机会了。
“探头探脑看什么?上来说话吧。”
“这不是怕冲突了仙子么。”童青川嘿嘿一笑。“就你一个人?”
“你以为呢?”
“咦,江兄在画画?这画技倒是不错,这人看着有些眼熟……我似乎见过两次……”童青川眼中先是有些疑惑,片刻后有些古怪:“无情谷的弟子?姓薛的那个?”
“江兄,不是我说,你有月仙子和妖女,还有梦女在左右,竟然还贪恋外面的花花草草。你就不怕被打死?”童青川心中一阵郁郁。
你已经多吃多占了,月仙子和卓如梦都在左右,还有苏小小那个暧昧不清的妖女,竟然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没见过你这么贪心的。
过分了啊!
“别乱想,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那你画人家做什么?”童青川扯着嘴角发出夜枭一样的笑声,阴测测的。
江云鹤没说自己打算画百美图的事,目前还在提高画技的阶段,这事说来没用。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我这做什么?说吧。”
“昨天有几个修士离开了,今天传回来信息,已经到了江宁。”
江云鹤皱了皱眉,竟然这么容易就离开了?那些外道到底在搞什么鬼?到底是人手不足,还是计划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无暇顾及其他了?
随后看看童青川,又觉得有些不对。
寶貝兒我為你寫書 祝歡圓
“若真这么简单,我现在也看不到你了吧。”在无尽山之中,江云鹤就很熟悉童青川了。
若是真这么简单,怕是童青川现在已经不在永城了。
“三阴门在江宁的人告诉我,那几人没到江宁。”童青川接着道。
極樂天尊 望月雙角
“这么一说,事情就简单了。”江云鹤叹口气。
若是那几人真轻松离开,那还真是件好事,说明外道的计划并没有将永城中的修士包含在内,不管是什么原因,自己等人要离开也容易得多。
可惜,情况正好相反。
“他们肯定是落到那些魔崽子手里了。”童青川也跟着叹气。“我遇到你两次,都被卷进这样的事里,下次我躲你远点儿。”
網遊之末世魔皇 勢神
“也许是你倒霉,牵连到我呢?”
“那我心里还好受点儿。”
太真实了。
江云鹤觉得童青川现在左脸写个“损”字,右脸写个“友”字。
“另外还有件事……半年来,永安郡王从没在人前出现过。”
“你的意思是,永安郡王出了什么意外?”江云鹤心中悚然一惊。这永安城最大的依仗便是永安郡王和药王神,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
“不清楚,我只是觉得有点儿奇怪。反正现在情况不太妙,你若是有什么消息及时知会我一声。”
“放心,不会把你忘了的。”江云鹤点点头,心中仍然在琢磨永安郡王的事。
“说起来我还有件事,你能帮忙是最好。”江云鹤突然想起来一事。
“帮我跟踪个人,我最近实在分身乏术。”
“谁?”
“一个小角色,不过顺着他也许能摸出点儿什么。这事明日再说。”
童青川起身临走之前,看到那副还没画完的画像,转身又道:“江兄,还有一句话我得说。”
“说吧。”
“做人要留一线啊!事情做的太过,总不是好事。张灵童之事,江兄总该读过的。”
“快走吧你。”江云鹤挥挥手。
张灵童的故事,江云鹤还真读过,好几本书中都有。
张灵童是两千年前的分脉宗修士,因为移情别恋最后被青梅竹马且失身于他的师妹一刀刀给刮了,神魂都给炼了,只剩一点真灵回归本源。
当年张灵童也是天赋极佳,是被当做下一代掌门来培养的,这事发生后引起的震动不小。
木葉之無敵雷神 骨中蛇
结果往下一查,发现后面还有人主使。
主使之人正是张灵童移情别恋之人的道侣,因不满道侣移情他人,伙同张灵童的师妹将他剐了。
抓到他之时,发现张灵童移情的那个女子,已被他炼成魂灯。
“我去也,姑娘们还在等我呢!”童青川脚下一动,便只剩下声音,人已经不见了。
……
第二天江云鹤拉上童青川,直奔姬诗泽府邸。
“怎么,今儿个是想起我来了?还以为你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呢。”姬诗泽轻描淡写道,话语中的不满哪怕聋子都能听得出来。
逆天寶貝呆萌妻
情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婉轉的藍
“要说新人,你才是新人。”江云鹤笑道。
“这位是三阴门童道友。”
“我认识。”姬诗泽轻瞥了童青川一眼,当年自己去药王庙之时,这登徒子还跟自己搭讪来着。
又見穿越——恨嫁下堂婦 瑞者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童青川看看江云鹤,又看看姬诗泽,直接自闭了。
“那人,没出什么问题吧?”
“在府上好好待着呢,你再不来,我就亲手抓人了。”姬诗泽眼中闪过一抹戾气。
长宁县主身死,对她的触动不小。
尤其是现在外道所图显然非小。
“不合适,盯着你的人多,而且你也不擅长隐匿,倒是童兄对此颇有些手段。”江云鹤道。
之前童青川吹嘘自己偷看过某几个女修入浴,他就知道童青川在隐匿上有一手了。
“那就交给你们了。”姬诗泽点头。
風華絕代:王妃鬥蒼穹 一世風流
“对了,这次外出,从王府那得了不少关于外道的消息,准确度很高。显然王府对外道的事并非一无所知,你是否听到什么消息?”
“不清楚,我很少回去。”姬诗泽微微摇头,并没有多说。
“长宁县主身死,郡王可有什么话?”
家有養子
“这几年父王常常闭关,我都三年没见过他了。此次也没什么话传下来。”
“那十六公子呢?”
“他倒是回府几次,但也没见到父王。”姬诗泽眼中闪过一抹狐疑,有些奇怪江云鹤怎么突然问这些。
“那就算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童兄了。”江云鹤点点头,看来永安郡王深居简出不止是最近半年,起码已经数年了。
不过姬诗泽都没起疑,想来是正常情况。
皇家什么情况都有,修士闭关数年也是常见。
江云鹤离开后,当天下午姬诗泽就在府上将下人都盘查了一遍。
傍晚之时,一个三十余岁的女子神色平静的离府而去。
只是脚步比往日快了几分。
“我为什么要答应这事?吃了一上午的狗粮,晚上还得出力,你们真不做人了啊!”绿的和仙人掌一样的童青川一脸埋怨的跟在不远的地方。
然而没人向他投过一个目光,仿佛谁都没看到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