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0heys人氣都市小說 我來自繆星討論-第970章 還有後手閲讀-8zg8e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丁蒙笑道:“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文阳道:“这是折中平衡的结果,对双方最为有利,同时这也是我的诚意。”
青鸞
丁蒙沉吟着道:“你的提议我会考虑,但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才会答应你。”
文阳道:“请讲!”
丁蒙道:“尊夫人呢?”
文阳面色不变:“她在!”
丁蒙道:“我指的不是眼前这位纪二小姐!”
纪尘语的脸色变了:“我不是元首夫人,那谁才是?”
纪尘雪走了上来:“在我心中真正的元首夫人只有一位!”
这话说得就比较明显了,她是在问询钟雅琳的事情,现在纪尘雪的话基本上就代表了丁蒙的意思。
文阳沉声道:“她很好!”
纪尘雪忍不住道:“有多好?”
文阳面色不变:“你认为有多好,那就有多好!”
纪尘雪道:“文阳,你一介布衣能爬到帝国元首的位置上,夫人给了你莫大的支持和付出,林飞那桩丑闻的确不能传出去,这一点我能理解你,但我只想知道结果。”
纪尘语狞笑起来:“大姐你放心,她不会透露那件丑闻的。”
纪尘雪的脸色沉了下去:“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纪尘语眨眼笑道:“所以我就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纪尘雪露出了骇然之色:“你为了能做元首夫人,连孕妇和孩子都要下手?”
纪尘语笑更开心了:“我这也是跟你学的,想当初你成为北斗总裁,不也除掉了很多异己吗?”
纪尘雪咬牙道:“我的异己里面永远都不可能有弱病残孕这些人,之前我觉得你很傻很天真。”
纪尘语道:“那现在呢?”
纪尘雪怒道:“现在我觉得你是真是该死!”
话都没说完她就掠了过去,当头就是一掌劈出,不但大片冰能罩去,而且空中还出现了三个分身,居然一上来就放大招《幽莲独步》,显然是怒火攻心。
钟雅琳生前和她私交极好,没想到最后落得这种下场,权势斗争就是这么残酷,但她接受不了的是自己的妹妹居然作出了畜生行为,这一刻纪尘雪真正动了杀心。
只不过纪尘语却是很狡猾,一看她来势凶猛,火速就朝阵法处闪走,不跟她正面硬碰,此刻神殿已是两组人马打了起来。
丁蒙也没有阻拦纪尘雪,而是冷冷的发问:“白星飞总统是你下的手吧?”
“是我!”龙裕主动开口。
丁蒙反问道:“没有他的授意,你敢对联邦总统下手?”
龙裕被问怔住了,大总统也许不是实力最强的,但身份在那里摆着,敢动这种身份级别的人,就得掂量后果,你龙裕不过是官新庆的保镖,你有什么资格?可能官新庆都没那胆子。
丁蒙道:“所以你动手和元首动手没有区别,这笔账都要算在元首头上!”
文阳面色一沉:“总统不是妨害我们合作的阻碍吧?”
丁蒙道:“的确不是,但他和你有很大的不同,他令人尊敬,你却逐渐在走向毁灭。”
文阳只好闭嘴。
丁蒙昂首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韩烟呢?”
文阳的面色又有所缓和:“我在去黑手印总部的途中和她分散了。”
丁蒙道:“怎么分散的?”
文阳道:“她自己离开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元首大人,你这话可回答得不怎么高明呀!”一直在远处没发声的南寻居然开口了。
文阳皱起了眉头。
南寻笑眯眯的说道:“你在半路遭遇了伏击,确实是和韩小姐分散了,但是三年之后,韩小姐历尽千辛回到帝国,却发现韩家所有人早就被人间蒸发了,这是为什么呢?”
文阳还是不肯回答。
南寻笑道:“还是我替你回答吧,那个时候林飞已被你干掉,丁蒙又被驱逐出帝国,你和纪二小姐的婚事已提上了日程,所以隐锋那次事件,所有相关的知情人士和家属,都被你暗中灭杀了,包括罗斯将军他们,故而忠心耿耿追随了你多年的下属韩烟,实际上也等于被你无情的抛弃了,人人都觉得帝国元首励精图治,实际上早就黑化掉了,变成了为达目的不许一切手段的心狠手辣之徒。”
龙裕忽然发言:“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
和南寻同行的黑衣女子走了上来,摘掉头套、运转源能,同样露出了真面目,这个人竟然就是韩烟。
丁蒙笑了:“老朋友,看来你的诚意看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啊,心不诚则不灵。”
文阳终于惊讶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你一直以为我死了吗?”韩烟的口气再无当初的甜蜜和崇拜,只剩下无尽的冰冷和杀机。
文阳道:“看来五爷对你倒是不错!”
韩烟道:“可是你对我却不好,我的父母、几个大哥、家里的佣人,已经全部不在了,听说拘捕法令都是你亲自签署的,听到这个消息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酷无情了,连不相干的人都要杀!”
文阳的神色居然仍无变化:“你的兄长私通隐锋,非法运输活体,而你的家族私自包庇隐瞒,我不过是秉公办理而已。”
拼婚之法醫獨占妙探妻 情雪凝鈺
都市重生之仙界歸來 龍門己
“哈哈哈哈哈!”韩烟仰头就是一阵大笑,“这是我听过最可笑的借口,秉公办理?你自己都是隐锋的头目,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你为什么自己不把自己给办了?”
文阳叹了口气:“小烟,有个道理你还是不懂,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至尊劍皇
韩烟嘴角露出了冷笑:“好,那今天我们大家就来验证一下丛林法则究竟正不正确!”
说完她整个人也闪电般掠出,双爪击向文阳。
文阳岿然不动,因为旁边的龙兴已拔出长剑开始招架。
这两人打在一起,丁蒙才微微有些惊讶,这韩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南寻忽然扭头:“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这意思就是丁蒙早就知道韩烟在场了,故意问这些问题,其实就是在戳穿文阳所谓的“诚意”,神光武者和魔天武者之间,哪有什么真正的“诚意”可言?
大明宗室 孤君道
丁蒙微微一笑:“所有人的伪装都很好,不容易看得出真面目,但是在湖心岛的时候,我发现她有个习惯,她好像特别的喜欢闻东西,我才想起当初韩烟给我说过,她最擅长分辨各色人体的味道,只要被她闻过,她立即就能区分这人是谁?”
南寻也笑了:“我也正是因为她这个神技,才知道你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丁蒙笑道:“但我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跟你走在一起的?”
南寻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原因,那边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星虹集团的内斗似乎已经到了尾声,凌星琪三番五次都被凌天凌龙联手逼退。
其实双方战斗都不算激烈,都没有动用底牌,道理在那里摆着,现在局势不明,压箱底的绝招使用之后,纵然能灭杀对方,但却给了其他势力可乘之机。
凌星琪连续多次进攻都被化解,此刻她也顾不得许多了,突然脱手一刀甩出,战刀飞升至空中瞬间变成了一把长达二十多米的光刃,这一招是她在风云大会上施展过的。
谁知凌天凌龙对她这一招熟悉得很,两人双掌同时扬起,居然在面前运起了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太极八卦镜像,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已经不是护盾的境界了,而是更为高明的秘技。
“哧——————”
光刃一没入镜像,镜像就急速开始旋转。
那情形就仿佛是一层水面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在溶解战刀。
果然,战刀的体积在逐渐缩小,太极八卦的图案却越来越清晰。
“大姐小心!”凌星弦还是有眼光,立即提醒她。
“嗖”的一声,战刀被反弹了回来,同时太极八卦图也旋转着像一面墙砸过来了。
凌星琪也不畏惧,伸手接过武器,唰的就是一刀劈向镜像。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爆炸能量形成旋涡状在神殿中朝四处荡开,所有人都被震得脚步不闻,纷纷后撤。
“夺——”
战刀没入地面水晶,地板立即亮起来一大片,但凌星琪手持着刀柄已单膝跪地了。
咽喉中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在爬,简直奇痒无比,凌星琪再也无法忍受,张嘴“哇”的吐出大团血块,她本就康复不久,此刻又一次重伤。
再看凌天凌龙,居然毫发无损的站着,两个人都是面无表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星虹真正的高手竟是如此强悍。
朱碧华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把这个孽种给我杀了,不准留下灵体!”
话音刚落,一阵阴风掠过,一条黑影护在了凌星琪的前面。
朱碧华怔住了:“这是家事,你来干什么?”
卢霆沉声道:“凌家的家事可不是小事,凌星琪是我圣辉联邦难得的人才,你说杀就杀?”
燃燼之余
凌星弦面无表情的开口了:“卢霆总统,朱碧华罪大恶极,这种人在联邦是不是可以直接定罪?”
卢霆道:“那是肯定的!”
凌星弦道:“诛杀凶犯,人人有责,我想你这个总统应该以身作则吧,而且这是为民除害,还可以增加你的竞选声望。”
听到这话,朱碧华真是怒火中烧:“孽种!你这个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