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lq18a精品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討論-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不仁我不義!閲讀-24b84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文行天心灵神会,故意的问道:“哪个字?”
左小多连声咳嗽,眼神拼命乱飞。
秦方阳对于左小多的作为视如不见,忍住笑,严肃地说道:“揍!”
“哈哈哈……”
众人登时再度开怀大笑。
秦方阳补了一句:“若是四个字的心得,则是:狠狠的揍!”
“当初一天打八遍……似是最少的了。”
星際女獵人
秦方阳有些唏嘘:“当初在凤凰城二中,这货就是个毽子,严重的时候,我能从早踢到晚不让他落地……在我发现到这点之后,他的逬步尤其大,这都快成我们二中的一景了,李成龙,是不是这么说的……”
李成龙唏嘘不已:“但是秦老师每次揍完他,他的实力就长一截,然后就来揍我们……有时候我们几个人都在怀疑,左老大是否有一种挨揍就能增长修为的特殊体质……”
“哈哈哈哈……”
众人齐齐爆笑出口,哄笑满堂。
左小多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成龙,气急败坏!
你等着!
你等着你等着!
我有没有这种体质且先不说,但我知道你肯定有!
放心吧肿肿,老子一直将你揍上飞天!
文行天笑得喷酒,连连咳嗽:“原来如此,看来我方法没用错,就是太保守了,力度还是太小了一点……”
左小多扭曲着脸,委屈到了极点的做最后努力:“秦老师,我这么乖巧可爱……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么?您说的……您说的其实是李成龙吧?”
说着拼命的使眼色。
快改口,快改口。
快说你说的是李成龙。
就是他了!
公主淪為階下囚:專寵奴後 閑閑的秋千
有事小弟服其劳,就是他这个小弟了!
万一文行天也采取了这种做法,我以后还活不活了……
我是要被生生揍死的节奏啊!
还是让文老师去揍李成龙吧。
李成龙连连摇头:“不是我!不是我!”
秦方阳喝了口酒,笑吟吟的道:“其实这两个家伙……得的病都是一样的,都是不揍不舒服……不过李成龙的症状稍微轻一些,至于左小多……”
武道宗師
沉吟一下,道:“乃是属于病入膏肓的那种,尽管加大剂量无妨!”
文行天哈哈大笑:“我明白了,全明白了ꓹ 既如此,那我就……从现在开始贯彻秦老师的办法ꓹ 看看小多这表现,就在在证明了秦老师的方法行之有效,记忆犹新ꓹ 入木三分,刻骨烙痕!”
说着便不怀好意的斜着看了已经呆若木鸡ꓹ 如丧考妣的左小多一眼,眼神中透露出来一个消息:“小子ꓹ 你等着吧ꓹ 咱们的账有的算了。”
左小多顿时感觉生无可恋,这日子,没法过了。
杯晃交错之间,气氛越来越热烈;第一轮菜,已经撤了下去;换第二席上桌;然后,石奶奶等女宾开始入座。
等到第二遍菜上桌;项狂人哈哈大笑,道:“今天真是痛快ꓹ 好久没有喝这么痛快了,小冲小冰ꓹ 你们不是找李成龙有事情商量么?去吧去吧ꓹ 你们三个年轻人玩去吧。”
这句话说的极为有意思。
项冲项冰李成龙ꓹ 三个年轻人玩去ꓹ 但却单单没有提左小多。
这指定项就比较强,比较显眼了ꓹ 难道左小多不是年轻人?
这摆明就是区别对待!
接下来ꓹ 高副校长又再吃了几口ꓹ 敬过一杯酒之后,率先提出告辞。
言说有事ꓹ 一幅迫不及待再不走就晚了的样子。
临别之际,却又连敬了秦方阳三杯酒,这才带着妻子走了。
众人挽留了一会,高副校长很坚决的走了。
曖昧甜寵:高官老公呆萌妻
至于有事什么的,大家心里有数,高副校长心里也有数。
他毕竟还是嫌疑之身,再加上马上就要调走;在两轮菜之后,就属于是外人了。
而且项狂人那句话,说的虽然是项冲项冰,但未尝不是对他的一个信号。
不再被权欲迷眼的高副校长心里明白得很。
至于项副校长为何叫项冲项冰来……其主要作用也就在这里了:干会儿活,然后,合适的时候,我让你们滚蛋,充当一个滚蛋的道具人。
给别人暗示了,也就足够了!
这会彻底明白自我价值的项冲和项冰倍觉心累。
原来,我俩就这点用处,一句话,就完事儿了。
殊不知项狂人也是心中郁闷。
自从多年前结拜为兄弟以来,一直到现在,不管是在军中还是在学校,得罪人的差使,永远就是我来干的。
我特么跟你们结拜为兄弟,就是为了专门得罪人做坏事的!
真他么的奶个腿的!
项狂人非常不满的斜眼看着这几个人,老子虽然长了一幅土匪样,但是也不能被这么用啊。我的心其实还是很纯良的……
这种脏活累活儿,下次能不能换个别人?
真当老子工具人么?
叶长青文行天刘成展等人面不改色,直接将这个眼神略过,都在与秦方阳说话,很热烈。
我们没看到。
奶个腿的!
项狂人端起酒碗喝了一大碗,皱眉沉思,下一代找媳妇的时候,一定要找几个身材娇小的改善一下家族基因……否则,以后生出来,绝对还是自己这等背黑锅的造型。
但想起刚刚给项冲定的媳妇,竟又忍不住喝了一碗酒。
那战家那丫头,貌似……比老夫还壮!
这基因问题怎么调整得下来……
哎!
项冲和项冰可不知道自己祖爷爷心里想什么,只看到两个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就感觉心头发寒,太凶了!
忙三火四的站起身叫着李成龙出去了。
而这会的桌子上,可就真的没有外人了.
叶长青,项狂人,文行天,刘副校长,成副校长,展副校长,以及石奶奶等三位内人,除此之外,就只有左小多和秦方阳。
致我們精彩綻放的青春
秦方阳仍旧笑容满面,心中却是雪亮。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这帮家伙,果然偷听了。
“叶校长,依您看……左小多那些肉和戒指,该怎么处理才好?”秦方阳再无犹疑,开门见山,浑然没问你们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们就是知道!
大家都是明白,也就不用解释什么偶然,什么谨慎,什么机缘巧合的那一套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潜龙高武,就是偷听了我和学生说话,事实就是如此。
“咳咳咳,咳咳,咳咳……行天啊,这事儿你听到的,你来说吧。”
叶长青连声干咳。
眼神biubiu的斜着看文行天。你偷听的,我没偷听!
你的学生,你来接这话。
文行天差点都要离席而走了!
我特么的正在与人家比怎么当班主任……
你丫一下子就将我摁逬了这偷听人说话的耻辱罪名之中去。
既如此,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众人忍笑声中,文行天清了清嗓子,微笑道:“说起来惭愧,今下午叶校长赋闲在家,倒也不是故意听秦兄与小多儿说话的;不过呢,实在是距离太近了些,叶校长修为太高,而且……有些东西的确是需要掌握一下子,秦兄自然是可以谅解的。”
囂張寶寶:爹地欠賬還錢! 嬈嬈
不是我,我不背锅,是叶长青偷听的。
秦方阳忍住笑:“是极是极,叶校长修为深湛,乃吾辈达者,吾等望尘莫及,望尘莫及。”
叶长青登时一口气憋在了心口。
文行天你行啊,我让你出去顶锅,你反过头来就直接将我这个校长给卖了是吧?
合着你就没有偷听是吧?
这等于是两军交战,我朝先锋官一摆手说:你给老子上!
嫡妃太狂妄
然后先锋官一个回马枪,将我这个大帅拎出去,直接扔给敌人了。
邪惡男強奪愛:丫頭別想逃
这还打个屁!
文行天你行!
你行!
你真行!
你秦方阳也是的,老子可是刚刚解开了你的心结,你就这么回报我这个大恩人,望尘莫及?
望尘莫及!
这是褒是贬当我们听不出来么?
叶长青心里暗暗发狠,但是脸上虽然红,却还要摆出来一幅有些歉然,但是还要有些应该的这种表情。
憋死老夫了!
被人陷害了这么多年,老子都没这么憋屈过!
不过话都已经说开了,说到这个份上了,文行天也就破罐子破摔,没什么顾忌了。
反正已经得罪了!
那就干脆继续下去!
得罪十分跟得罪一百分也没多大差别!
“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叶校长就来找我专门商量了这件事。”
文行天脸不红气不喘,不顾叶长青飞刀一般犀利的眼神,悍不畏死的说道:“说起来,不怕秦老师笑话,我文行天也不是表功……当时我就对叶校长说了,学生有这份心,但我们却一定要对得起学生!”
“当时叶校长本想着……咳咳,不说那些;但是,秦老师您放心,我们潜龙高武,绝对做不出用学生的财富,来充当学校福利的无耻之事!有我文行天在,叶校长那等卑鄙……咳咳咳,此事绝不可能!”
项狂人咳嗽一声,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酒,却生生地呛了一下,捂着嘴扭头朝外,咳嗽不已。
鉆石王老五的愛情
成副校长则是低下了头,貌似在研究面前的一条鸡腿,为啥就啃得这么干净呢?
刘副校长仰着头,看着吊灯,今天的吊灯五彩缤纷的这么好看啊,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呢!?
展副校长用充满了钦佩的眼睛看着文行天,文十三,你牛逼啊!
说起来,老子这辈子都没服过你,但是今天服了!
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石奶奶低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刘副校长夫人与成副校长夫人都是眉眼弯弯,拉着手在互相研究手指头……
叶长青气喘咻咻,杀人一般的盯着文行天。
心中暗暗运气。
文十三啊文十三,等秦方阳走了,我就让你过年!
…………
【开始打扫卫生,准备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