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69dud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四零六章 山嶽一般的壓力-at6u5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电话内,那名给金泰洙报信的男子非常冷静:“作案用车,弹壳比对,现场留下的种种痕迹,都可以侧面证明,抢走你的人,并不是本地的。于伟良不是傻子,更不是我可以操控的。他要没有这点感觉,李致勋会把他调来负责这个事儿吗?”
金泰洙攥着拳头,没有吭声。
“我比你更希望事情顺利,对吗?”对方语气激动地吼道:“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谁想死,谁想出问题呢?”
“这么说,于伟良已经开始怀疑我在谁手里了,是吗?”金泰洙强迫自己冷静后问道。
“这不一定。”对方也调整情绪回道:“他得到的消息反馈,应该都来源于警视局,那边最多提供给他一些案件信息,但不会有实证。我个人推测,他最多也就是怀疑,拉着你家里人去交易地点,应该也只是想把事情做的稳妥。”
金泰洙扭头看了一眼小祁后,低声回应道:“你说一下细节吧。”
五分钟后,金泰洙与对方结束通话,小祁立马给秦禹拨打了一个,二人交谈了很久。
……
哥特王子桃心殿
重都地区。
李致勋拿着电话问道:“你们已经出发了吗?”
“是的,已经在路上了。”于伟良点头。
李致勋稍稍停顿一下,轻声吩咐道:“你让马老二给秦禹打个电话吧。”
“好。”于伟良点头。
往伊市外围走的公路上,马老二坐在羁押车内,接过一名士兵递来的手机:“第一个号码就是,你拨过去吧。”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马老二扫了对方一眼,用戴着镣铐的右手,低头拨了电话。
“喂?”徐岩的声音响起。
“小禹呢?”
“你等一下。”徐岩起身,冲着秦禹喊道:“电话来了。”
鶴群
秦禹闻声走过来,伸手拿起电话问道:“老二嘛?”
“我被提出来了,正在往区外走。”马老二反应很快,话语很直接地说道:“这帮王八蛋给我身上绑了炸D背心,双手双脚全用镣子砸死了,你换人的时候留个心眼,明白吗?”
閃電小兵
旁边的士兵闻声立马吼道:“没让你说这个!”
马老二目光冰冷地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道:“牛B你别让我打电话啊!你开枪打死我啊!”
士兵还真被将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马老二收回目光,再次说道:“他们怎么对待我的,你就怎么对待手里的人质。”
“我心里有数。”秦禹停顿一下,看似很随意地说道:“半路上有什么事儿——你给我打个电话,你安全,我才能让人带着人质过去。”
马老二稍稍怔了一下:“我知道了。”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马老二将手机扔了过去。
“嘭!”
黑降迷蹤 黑降
副驾驶上的士兵毫无挣扎的用枪把子砸了一下马老二的脑袋,目光阴沉地骂道:“我是不敢杀你,但我敢让你变成残废,你信吗?”
“呵呵。”
马老二用手揉了揉脑袋:“我信,呵呵,我肯定信。”
“路还长呢,你老实点。”士兵威胁了一句,转身收回了目光。
……
远山生活镇。
最強寵婚:老公在上我在下 淺曉萱
徐岩站在办公桌旁边,扭头冲秦禹喊道:“重都那边来信儿了。”
“怎么说?”秦禹问。
“他们要求我们在今晚八点之前,退出远山。”徐岩皱眉说道:“由重都自卫军接收这里。”
这个条件是之前就谈好的,只要马老二那边一被提出来,秦禹这边的六千人就得从远山退走。因为这个大部队转移是需要时间的,不可能在交易的时候,进行面对面的交接,那样的话会耗时太久,双方积怨也太深,一旦干起来,谁都控制不住局面。而且这对重都自卫军来说,也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秦禹听见徐岩的话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按照计划好的办,八点后,准时有序撤退。”
“好。”徐岩也没有多说话,只点头应了一声。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
秦禹伸手接起。
“什么时候换人?”吴局问。
“马老二他们刚被提出来,具体换人时间还没定。”秦禹如实回应道:“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在明天。”
“那远山这边呢?”吴局又问。
“我们今晚八点撤走。”秦禹当着众人的面回了一句。
吴局皱了皱眉头:“小禹啊,远山啃下来着实不易,就这么让出去,是不是有些草率啊?”
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才迈步走到院外,轻声回了一句:“叔,我懂你意思,但请你信我,远山这边我心里是有数的。”
“你今晚把远山交出去,让对方的自卫军进城,但人家明天才和你换人,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啊,防御工事都可以做的比银行保险柜还结实了,你到时候再反打,还能打下来吗?”吴局看问题的角度很透彻,也很客观。
秦禹思考再三后应道:“交易过后,我哪怕粉身碎骨,也肯定把远山啃下来。如果做不到,你枪毙我。”
“我枪毙你有个卵子用?”吴局皱眉骂道:“你在川府欠了多少人情,欠了多少饥荒?我要枪毙你,那得有多少人跟我拼命?小禹啊,很多人在你身上下了重注,你如果光想着为一个马老二负责,那就是对其他人最大的不负责。”
秦禹听到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心里划过一丝暖流。
“我这边让你搞的压力不小,你看着办吧。”吴局把该说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秦禹低头看着电话,久久无言。
奮鬥在晚明 一袖乾坤
察猛站在一旁,轻声宽慰道:“已经都要干了,压力不要那么大。你是领头的,心态要调整好。”
“我他妈不为自己争一口气,也得为身后这些支着我的人争一口气。”秦禹将电话揣进兜内,目光坚毅地回了一句。
……
重都城内,一处僻静的街道上,一名剃着光头的青年,裹着军大衣说道:“东西在车上?”
“这边现在查的很严,酒店,食宿店什么的根本住不了,你一进门,他们就要你登记,发现人多,直接就给联保那边打电话。”旁边的男子低声提醒道:“身上带着东西,一旦被查出来,麻烦就大了。”
“哪儿比较安全。”
“没人去的地方安全。”男子扭头扫了一眼四周:“我来给你安排?”
“不用,我自己找地方。”青年摇了摇头,伸手说道:“把车钥匙给我。”
男子闻声交出车钥匙:“没事儿不要在大街上晃,你们人不少,面孔也生,保不齐谁点你一下。”
“知道了。”青年拿着钥匙,快步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