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h0ep2精品小說 宿主 txt-第五百一二節 勝展示-3mtc1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师全干脆扔掉手中的刀,从旁边地上捡起一支长戟,对准正前方一个手持火绳枪的白人冲去。对方被凶悍狰狞的师全吓破了胆,想也不想转身就逃,师全狞笑着扑过去,用锋利的长戟狠狠捅穿那人后背,不顾惨叫与挣扎,直接把长戟倒竖起来,用力深插在被鲜血浸透的泥泞土地上。
指挥官的动作总是最具代表性。在师全的影响下,其余的狮族步兵纷纷仿照他的样子,抓起散落在阵地上的长戟,穿透一个个白人,将他们倒插在地上。
血与火的战场上,很快出现了一大片“尸林”。
驕陽 muto
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恐惧的事情。
担任后卫的联军士兵吓得面如土色,他们看着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的“尸林”,握枪的手在发抖,双腿沉重得如灌了铅。不是所有被插在戟尖上的人都会当场死亡,其中至少有半数的人还活着。他们的身体被捅穿,内脏严重破损,失去平衡的身体在体能大量流失情况下无法活动,只能挂在枪尖上奄奄一息,发出垂死无用的凄厉惨叫,以及呻吟。
“这太可怕了……他们不是人类,他们是巨人。”
“我就不该来这个地方。见鬼,我要回家。”
“圣主在上,这我亲眼看到了地狱……”
月季花開 平林漠漠煙如織
第一个转身逃跑的人出现了,他扔掉手中的火绳枪,不顾一切拔腿狂奔。在他的带动下,更多的士兵加入了逃跑行列。尽管他们已经喝过米伽尔药剂第四十四号,不再畏惧死亡与疼痛,可他们无法压制因肉眼看到恐怖影像对大脑产生的连锁反应。
北面,临时搭起用于观察战况的木制塔楼上,第六军团长旭坤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兴奋看着对站在身边的天浩:“殿下,那些白人跑了,他们全都逃了。”
天浩保持着手握望远镜的固定站姿,轻缓地点点头:“我看到了。”
他随即下令:“第四、第五、第六军团出击。虎族和狮族第二机动部队出击。以最快的速度压上去,不计代价和伤亡,必须在天黑前对白人的主力阵地合拢包围。”
……
南面的峡谷底部,堆满了厚厚一层尸体。
成千上万的白人士兵被驱赶着从缓坡走下峡谷。他们当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携带火绳枪,其余的全部手持铁铲或者锄头之类的工具,在通往南面的峡谷边缘不断地挖着。很难说这种做法是否管用,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伤亡惨重,来自要塞守卫者和自己人双方的杀伤与督战力量,导致接连两个进攻梯队,总数高达四万人战死。
现在被赶下峡谷的是第三批。
八卦修真界 薄暮冰輪
“不准回头,去南边把路给我挖出来!”
“该死的胆小鬼,老子送你下地狱。”
綜漫之聯盟傳承者 任性的鹹魚
“这是公爵大人的命令,别怪我。”
身穿重甲的督战队在峡谷北面站成一排,他们抡起战刀或直接端起火绳枪射杀每一个被判定为“逃兵”的人。被杀的人太多了,就没人敢违抗命令,走投无路的白人士兵只能沿着峡谷两边分散,想要尽量避开来自前后的杀机。然而他们失算了,督战队的军官们射术很不错,他们站在高处,瞄准峡谷底部所有看似想要逃跑的人,用炽热的铅弹收割一条条鲜活生命。
暴齿站在要塞城头,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这些白人大概是疯了吧!他们竟然杀自己人?”
尽管疑惑,暴齿还是看穿了对方指挥官的战略意图。用死人填充峡谷的做法在暴齿看来毫无新意,他甚至很高兴对方这么做。
“别管他们的督战队。嘿嘿嘿嘿,我们得配合他们,瞄准峡谷两边想要逃跑的那些家伙。传我的命令,让后勤仓库多送点儿手榴弹上来,等到白人攻城的时候会消耗很多。还有,炮兵保持现在的火力压制烈度与速度,决不能让白人在峡谷北面形成集团进攻规模。”
……
下午三点的时候,王国联军彻底崩溃了。
来自北面的压力实在太大,临时组成的五十万王国后卫军战线被打得千疮百孔。到处都传来被突破的消息,到处都在请求支援。更糟糕的是很多士兵已经到了米伽尔药剂的效果临界点,他们无法维持,后继部队一片混乱,除了被杀,不可能有第二种命运。
这是天浩早在战前就制定好的方略:第一阶段战斗不需要俘虏,只有在突破白人战列之后,宣传队才能跟进,同时收纳战俘。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这句简短的英文迅速传遍了整个战场。有人发音准确,有人说的听起来就较为含糊。可不管怎么样,大概意思足以让人明白。白人士兵们惊讶于对手为什么会说出英文的同时,也随之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他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双手高举跪在地上,在忐忑与期待中迎来满面狰狞的征服者。
师全带领狮族步兵主力与赶上来的增援部队,从一个个下跪的白人士兵面前大步走过。他狞笑着挥舞战刀,不由分说直接砍断距离最近的一名白人右手,看着那人左手紧紧捂住齐腕而断的伤口躺在地上翻滚惨叫,师全内心爆发出无限虐意,仰天狂笑。
“把他们都抓起来,送到后面去。”
这一战,他被对方射中了两枪,所幸没有命中要害,大部分铅弹威力被肩部护甲抵消。除此之外,师全左腿被一个白人用匕首刺中,只是伤口不深,随便包扎了一下他就带领卫兵继续战斗。
必须杀几个白人立威,大部分俘虏还得送到后方集结。年轻的龙族摄政王殿下在战前召开的联军会议上早有命令:不得私自大规模虐杀俘虏,战后根据各部队送交后方的战俘数量,以及战斗中的具体表现计功。
就在两小时前,已经有五名统领因违抗这道命令,被督战队当场处决。
虎族有三个人,狮族这边有两个,都是千人首以上的高级军官。其中一名狮族统领还是万人首,同时也是狮王陛下的家族成员。以师全对狮王陛下的了解,这件事肯定不会如此轻易解决……但就目前来看,所有军官都被龙族摄政王殿下的威严震慑,甚至没人敢在私底下议论。
重盾手再次上前,排列成厚重密集的盾墙,掩护着重新集结的步兵稳步推进。
远处的白人营帐深处,终于出现了第一面在风中飘扬的白色旗帜。
满面惊惶的副官小跑着冲进指挥官大帐,向卡利斯公爵包报告了可怕的消息。
“哦……索姆森主教投降了?”
卡利斯对这消息并不意外。他坐在椅子上,神情淡漠,浑身上下松懈着,仰靠在椅子上,用呆滞的眼睛看着帐篷顶部。
他对此早有预感。主教是一位虔诚的圣主信徒,却不是勇猛果敢的将军。不要说是投降,就算索姆森此时此刻带领卫队冲进自己的营帐,砍下自己的人头,以此当做礼物送给巨人王,当做表明心迹的供奉品,卡利斯也丝毫不会觉得意外。
副官满面激愤,他诧异于自己的情绪和带来的消息丝毫没能对公爵造成影响。那种冷漠和无所谓的神情使公爵看起来就像一具木偶。副官不敢继续说下去,只能保持着双手下垂的谦恭站姿。足足过了半分钟,他才试探着问:“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这其实卡利斯同时也在思考的问题。
伤亡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北面的峡谷一直无法突破,“人命换空间”的战术无法奏效。虽然第二道坡面基本成型,可是神威要塞的巨人守军实力强大,他们不断从城头上投掷一种会爆炸的武器,导致自己这边的进攻部队伤亡惨重,无法推进。
“打出白旗,投降吧!”公爵很快做出了决定。
副官猛然一惊,他的声音顿时变得颤抖起来:“投降?大人……您,您真打算这么做?”
“为什么不呢?”卡利斯摊开双手,脸上全是苦笑:“维京人败了,金雀花人也败了。萨维丁带着上主之国投靠了北方巨人,我们失去了锁龙关的后勤仓库。仗打到这个份上,我们没有粮食,没有弹药,甚至连重整军队集结反击的时间都没有……除了投降,我们还有什么选择?”
“可是……”副官显然很不甘心,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字句。他当然知道实际情况甚至比卡利斯刚才所说的这些还要糟,只是常年形成的惯性思维与专属于贵族的傲慢,让他实在很难低下高贵的头颅。
公爵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副官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面对现实吧!就算不替下面的士兵想想,也得为了我们自己考虑。只有活着就有机会,何况巨人也不是传说中那种野蛮不讲道理的怪物。”
副官虽然没有被彻底说法,却至少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动摇,只是兀自有些嘴硬:“巨人不懂得我们的语言,而且他们喜欢吃人。”
卡利斯公爵对这些说法嗤之以鼻:“这是谁告诉你的?想想上主之国,想想萨维丁那个该死的叛徒。如果语言不通,他怎么可能与巨人谈判?至于吃人,那就更是无稽之谈。想想我们之前在峡谷里发现的那些尸体,他们早就腐烂了。你以为巨人是把他们扔在峡谷里自然发酵,然后再回收做成香肠吗?呵呵……年轻人,多动动脑子。”
……
天黑的时候,被解除武装的卡利斯公爵在一队龙族步兵押解下,走进了天浩的营帐。
總裁哥哥惹不起
尽管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卡利斯仍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感到震惊。主要是因为年龄,其次是因为外表。他穿着细棉布上衣,裤子也是相同的质料。可无论衣服款式还是裁剪,都显得高贵又仔细,足以彰显其身份。
天浩坐在椅子上,在灯火照耀下注视着被卫兵押进来的公爵。
卡利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挺直身子,冷峻的脸上透出几分服从,还有抗拒。
“你的头抬得太高了,公爵。”天浩的声音有些冷,他看穿了对方骨子里那股没有认输的傲慢。
标准的英文发音是如此清晰,卡利斯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暗自叹了口气,极其缓慢且沉重地低下头,然后再次扬起,桀骜不驯已经消失,被深深的挫折感所取代。
“我无意挑战您的威严。”卡利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颓然:“我战败了,我现在是陛下您的俘虏。”
“你用错了称呼。不是陛下,而是殿下。”天浩纠正着对方话里的错误。
長孫皇後
公爵有些迷茫,他感觉两者区别不大,甚至没有区别。
天浩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直截了当地问:“你什么要求见我?”
卡利斯没有浪费时间:“我想就一些重要的问题跟您谈谈。”
“比如?”天浩一直盯着卡利斯的眼睛。
“莱茵王国愿意与您合作。”卡利斯说话的同时欠了欠身,再次行了个礼。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听起来感觉迫不及待:“我知道萨维丁侯爵与殿下您已经达成了交易。我想说的是————他给您的东西我同样能给,他答应您的条件我同样也能答应,而且可以在他承诺的基础上给予更多,甚至加倍。”
天浩不由得笑了,他居高临下俯视着站在面前的公爵:“听你的意思,好像很清楚萨维丁与本王之间达成的协议内容?”
素手奪宮
“大致上可以猜到一些。”卡利斯对此颇有自信,他的目光也随之变得灼热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殿下您想要的应该是粮食和布匹。”
天浩没有回答,他脸上保持着令人猜不透的淡淡微笑。
“我可以给您双倍,甚至三倍的物资。”对方的沉默给了卡利斯一些信心,他提高了音量:“如果您觉得不够,可以就具体条款慢慢谈。”
“我要的是黄金和白银,尤其是前者。”天浩语速缓慢:“你能给我多少?”
卡利斯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