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9mu9x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討論-第七百五十章 自嘲澄清,親切投緣熱推-7a00e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数日后,林家庄。
皇上私下联系,号召江湖群雄在林家庄相聚,要组织一次武林大会。
参会的人不算多,来的都是江湖大派而且只是派出个别代表,所以大会在室内举办。
林家庄作为两代武林盟主,这种事情可办得多了。拿出一个大圆形的厅堂,正合适这种一百多号人规模的大会。
皇上九五之尊,坐在高台为首一席,面对群雄而坐。久为上位者的气势,让他如泰山伫立,凌驾一众江湖人士之上。
唯有一座与他并列排头,坐着一位白发苍苍但鹤发童颜的男子。他面如刀削,双眼凌厉内敛,不怒自威。身穿一身淡蓝色的素衣,腰间别着一把朴素的长剑。
萌寶無敵:拐個總裁當爹地 貓神大大
这位便是林家庄上任庄主,江湖盛名已久的传奇人物林飞冲!
如今在座的绝大多数江湖名流都是林飞冲的后辈,甚至后后辈,今日大会能见到这位已不大过问江湖俗事的老前辈自当仰慕有加。今日要不是皇上亲自参会,他也不会露面的。
林飞冲边上靠后还有一席,座位上坐着一位器宇轩昂的壮年男子,一身气势蓄而不发庄严不苟。
这位是当今武林盟主林奇衣。
虽说林奇衣是当今武林盟主,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林飞冲不想当了才轮到他,而且他们自家的辈分林飞冲可是他爹,他坐次林飞冲一席很合理。
林飞冲身后站着一位白衣少女。她衣着简单,但朴素的衣裳依然剪裁出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脖子展出的皮肤和曲线犹如天鹅雪项,白衣似雪,伊人犹佳。
她脸上挂着一条白色的蒙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只剩下一双明亮如秋水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无精打采。看不清容貌,但出尘的气质让人只看到这神情便忍不住生出要为其解忧的冲动。
白衣少女有许多人不曾见过,但不必多说大家已猜到她是谁……她正是今日皇上劳师动众亲自屈尊号召这次武林大会的女主角,江湖第一绝色林夕雨。
作为林家庄的千金大家却不常见过也是正常,因为林夕雨从来不参加这种集会。
一来林夕雨喜静。
二来她容貌出众,本来求亲的人都快把他们家门槛给踩平了,再经常现身这种场合更有煽风点火的嫌疑。
所以这是她头一次参加武林大会,要不是蓝丹雀建议她来,这次关于她名声的武林大会她都不打算参加。
名声一落千丈沦为笑话又如何……心无着处,谁理世人笑或痴。
平日她不怎么喜欢蒙面,但这次人多聚众,她还是戴上少被围观为好。
位面之最強超凡 吹動心中熱火
除了林夕雨以外,皇上身后也站着几人,只是不如林夕雨那般抢眼。
当先一位是一身白衣形容枯槁的老人,看其形态像是服侍皇上的老太监。而后几人身穿便装,色厉而内敛,一看就知道是内功不俗的大内高手。
众人理解,皇上出行不带几个保镖也不像话。
一行人就坐之后,皇上和林飞冲、林奇衣各发表了一番客气话后,马上进入正题。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想来大家都深以为然。”
皇上参与武林大会这种情况大家都是第一次,一听皇上发言,大厅内安静得连根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皇上沉声发出的声音传遍大厅。
“林家乃一代豪杰,天下无不叹服,朕也是……”
皇上当众一阵彩虹屁拍出来,林飞冲也不得不立即拱手接话:“不敢当……都是大家给的面子。”
“你也不用客气了,两代武林盟主连出乃事实,林家还有什么好谦虚。”皇上笑道,接着说,“那时太子初立,万事需备。又想到林家有女落落大方,年纪适婚,又是一等一的美人,当下就起了心思……所以这事,是朕的主意,并非林家提议。反倒是林家给了朕的面子,才答应下朕的请求……”
“皇上言重了。”林飞冲又是郑重地拱了拱手。
娛樂派
这是皇上在为他们林家澄清外头谣传他们想攀贵的说法,让皇上亲自揽责挽回他们林家的声誉,说明皇上有多看重林家,林家上下岂能不感激。
“奈何天意弄人……不,也不能怪责天意,此乃人祸。孽子心怀不轨,遭到奸人蒙骗,急办大婚也只是为了好让他趁乱实行篡位恶行。好在有贵人相助,再加上镇国四武中之天厝大发神威,这才把朕的危难化险为夷。而孽子也再无利用价值,遭到奸人无情抛弃,命殒当场。”
萌妻想逃:總裁放過我
“所以林夕雨和林家只是被孽子利用,大婚只是一场骗局,如何能算数。两人无名无分,大家都不必再多加叵测。而且那日林夕雨察觉乱象,立马出手相救连嫁衣都没来得及换,救满朝文武于水深火热,当嘉一等功!来人,赏!”
皇上把林夕雨名声的清白通过当时的侧面描述给澄清了,更以赏赐为证,重重挥了一下手。
陈公公领意,下台走到后边,再上来的时候已端着一盘金银珠宝上来。最亮眼的莫非一套白玉饰品,精雕细琢,华贵不失清雅,即便不识货的人也能一眼看出绝非凡品,世间难得一见。
皇上赏赐这事很突然,林飞冲和林奇衣都不知道会有这一遭,立马要起身阻止:“皇上不可!救驾乃武者分内事,况且夕雨也是乱计之因,顶多只能算戴罪立功,皇上不责怪就很好了,怎能算功劳!”
“你们都坐下……林夕雨惨遭利用,也是受害者,哪来的罪过!胡说八道,都坐下!你们这是想让朕奖罚不明,寒了天下义士的心?”皇上佯怒道。
惹上腹黑男友
皇上都这么说了,林飞冲和林奇衣只得坐回原位……不然还能站直身背这偌大的锅?
所谓无功不受禄,皇上又来帮他们澄清又给他们送礼物这怎么说得过去……林夕雨灵心慧齿,当下也明白父亲和爷爷的难处,该她站出来推脱。
“皇上,小女受之有愧。”林夕雨上前拱手推脱道。
“诶,不许多礼。”皇上来到林家庄私下已经见过林夕雨几次了,对这秀外慧中但又恩怨分明的侠女越看越中意,慈笑道,“这本就是朕要送你的东西,只是换了个名头罢了。”
林夕雨定睛一看,还真是皇上在太子大婚那日要送她的珠宝……可她已不是太子妃了,这东西送给她好像不太适合。
“但这些是……”
“在朕眼中你和儿媳妇没什么两样……咳咳,朕的意思是,朕觉得与你分外投缘,望你如女。你可要推却朕作为一位长者的心?”皇上笑道。
“这……”林夕雨余光看了一下父亲和爷爷,皇上打感情牌这套他们两也没话可接,难不成还能说皇上你不配给老子滚?
“承蒙圣上赏识,小女只好答应暂时代为收下当做保管,哪日皇上想取回去,小女就给皇上送来。”林夕雨见推却不过,再拖拉下去反倒让众人看笑话,只好接下道。
“呵呵,好,好。”他这套舍不得送人的稀世珍品只要是个女人见着都要晃神,林夕雨这般无动于衷,当真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更让皇上笑不拢嘴。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见了还以为皇上在接儿媳妇大婚给敬茶那般高兴。
“现在大家可明白了?这档不成礼的婚事只是朕死皮赖脸给求来的,孽子和林夕雨面都没见几回,谈何感情。无情无份礼不成,所以大家以后不要再给林夕雨泼脏水,她就如朕的亲女儿那般,谁要说三道四的就往朕身上来!”
皇上扶林夕雨起身,拍着胸膛朝众人接地气地一番自嘲下,气氛顿时不再那么拘谨,大伙也都跟着一块乐了。
“这边林夕雨的事情朕给解释完了,接下来朕还得把另一个人的事情给整理一下……魔教教主月,关于他,你们答应给朕解释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皇上忽然道。
听到“月”这字,林夕雨微微一颤,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地退回角落。
所谓正邪不两立,在武林大会上提到魔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林夕雨不禁握住腰间长剑,脑海飘过那日白羽洞穿他肩膀血溅当场的情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名门正派与他正面冲突的那日终于要到了?160339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