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jlvx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282章 賈子總管鑒賞-sk301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阿史那贺鲁的突袭让大唐上下都震怒了。
“出兵!”
朝堂上,宰相们在咆哮着。
“陛下,臣等商议,骑兵从长安出发,就地征发府兵,突袭贺鲁部!”
李治沉吟着。
宰相们飞快的交换着意见,长孙无忌起身道:“陛下,臣等以为如此可行。”
李治点头。
梁建方和契苾何力松了一口气。
梁建方随后送上了奏疏。
李治看了一眼,当看到子总管名录时,竟然看到了贾平安的名字。
他的心中莫名的一松。
萧淑妃要疯了。
在被武媚收拾了一顿之后,却投诉无门,又寻他哭诉,说想请了贾平安进宫来驱除邪祟。
李治烦不胜烦,此刻见到这个名字,不禁格外的亲切。
老梁果然深得朕意啊!
“可!”
这上面有梁建方征辟的行军长史等人的名录,若是皇帝不满意,会直接划去,然后自己指派官员随行。
这下全盘同意,堪称是圣眷满满啊!
梁建方笑的很是得意,契苾何力征辟的人手也尽数得到同意,一时间君臣其乐融融。
这是李治登基后的第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
贾平安得知自己被弄进了大军中担任子总管后,不禁愕然。
“某呢?”唐旭要疯了。
他做梦都想去厮杀,可贾平安去了,他依旧蹲在长安当看门狗。
邵鹏同情的道:“下一次吧。”
所谓总管,就是主帅。而子总管可以理解成为下面的小股人马的主帅。
这是大唐的规矩和称呼。
子总管一般管辖千人,可单独执行一个小方向的作战任务。
贾平安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千牛卫。
“敬业!”
李敬业最近很无聊,自从他出手打残了两个同袍后,再没人和他操练了。
一个人耍刀没意思,李敬业就操练筋骨,拎着硕大的石锁在抛接。周围三丈没人烟。听到喊声,李敬业回身,“兄长。”
他把石锁随手扔出去,几个千牛备身赶紧避开。
噗!
石锁落地,那劲头让众人不禁咂舌。
“娘的!某发誓绝不于李敬业操练。”
“某也不敢!”
“哎!贾平安来寻他作甚?”
贾平安来寻吴伟洪。
按理吴伟洪应当感谢贾平安,若非没有贾平安弄走了蒋巍,他依旧没这个机会来统领千牛卫。
双方行礼,吴伟洪捋捋大胡子,笑道:“贾参军可是为李敬业而来?”
此人心思敏锐。
贾平安笑道:“正是。某此次奉命随军,想带着敬业去看看,还请成全。”
“好说!哈哈哈哈!”
吴伟洪笑着应了,等贾平安带着李敬业离去后,有人说道:“校尉,那贾平安管不着咱们,何必给他脸面。”
上次贾平安把千牛卫折腾惨了,大多人对他都没有一丝好感。
吴伟洪回身看着那些麾下,有些艳羡的道:“贾平安此次随军出击却不是文职,乃是子总管。”
evil,唯愛公主 筱、沫兒
“什么?他竟然是子总管?”
“校尉,他的资历哪够?”
刻下來的幸福時光 郭敬明
“子总管少说得厮杀多年,还得战功赫赫吧。”
吴伟洪吁出一口气,“他在叠州两次厮杀,颇有灵性,叠州都督王德凯说过此人可为名将。后来他去了北方镇压突厥部族,一战让单于都护府的突厥人丧胆。资历可够?”
貓魔禦女
众人沉默。
一个千牛备身突然骂道:“娘的!他竟然立下了这般多的功勋,这等好汉子,某却不该敌视他!”
大唐男儿豪迈,小肚鸡肠的有,但不是主流。
有人问道:“校尉,此战如何?”
众人都关心着这一战。
吴伟洪说道:“此战梁大将军和契苾大将军联手出征,大唐必胜!”
“大唐必胜!”
军中传来了欢呼声。
贾平安去见到了自己的麾下。
“见过主帅!”
但这里只有一百骑兵,也就是说,贾平安还有九百麾下得等到北方才能来报到。
晚些他去了感业寺,和苏荷道别。
“等你再回来,少说是明年年底了。”苏荷很不乐观。
“自家弄火小心些。”
“哦!”
苏荷看着他离去,突然觉得天空不再蔚蓝,禁苑里的一草一木不再生机勃勃。
高阳就比较嗨了,“带我去!带我去!”
带你去……
老子是想寻死吗?
贾平安满头黑线,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
“想都别想。”
高阳生了一会儿闷气,然后进去,再出来时,带着一根马槊。
“这是当年我和阿耶要的,只是我不会耍,你拿了去。”
马槊是这个时代的兵器之王,但造价贵,练习难,所以除去极少数人之外,大多人使用的还是以横刀或是长矛为主。
“某回家练练。”
这可是太宗皇帝的马槊,摆在家里就是古董。
“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耍耍刀就好了,马槊不适合你。”
贾平安无耻的带走了马槊。
出兵那一日,武媚在宫中默默的看着北方。
“你越发的高了,当为栋梁。”
……
从初夏的长安到了北方时,已经是九月末了,这还是骑兵快速行军的结果。
天气已经冷的不像话了。
贾平安带着自己的一百骑兵扎营。
按照大唐的操典,他这个子总管统军为左虞侯军。
刚扎营,步卒就来了。
“入营!”
营地外沉默着的庞大步卒缓缓入营。
“各自举旗。”
大唐军中每一队都发给一面旗帜,用于辨认。
贾平安很快就收拢了自己麾下的九百步卒。
“见过主帅!”
三个校尉各自统领三百人。
黄鹏,江辉,陈不偷。
这是贾平安麾下的三个校尉。
三人显然也被贾平安的年轻镇住了,随即就接触了一下。
大军当即整编,梁建方和契苾何力的叫骂声每天都听得到。
“兄长,还在等什么?”
李敬业的兵器是李勣给他寻的陌刀,甲衣据说是老李早些年还算是悍勇的时候的甲衣,可因为身材的缘故,还拿去改大了许多。
为了这个孙子,老李在临行前请贾平安喝酒,一言不发,只是灌酒。
“在磨合。”李敬业虽然家学渊博,但却是纸上谈兵都算不上,“大军来自于各处折冲府,在大战之前必须要融合。”
晚些大军再度出发。
贾平安率军在大军前方,觉得老梁真看得起自己,竟然让左虞侯军担任前锋。
“贾平安并无多少厮杀经验,老梁,你让他担任左虞侯过了。”
契苾何力有些恼,为了左虞侯军的人选,他和梁建方打了一架,不分胜负。
梁建方淡淡的道:“这是行军,不是厮杀,急什么?”
契苾何力看了他一眼,“老夫还能厮杀,可你等却急着想栽培年轻人了,急什么?”
“为何不急?”梁建方没好气的道:“看看李卫公,当年何等的英雄,可能敌过寿数?若是此刻不栽培年轻人,以后咱们老了,大唐靠谁厮杀?”
契苾何力一听就乐了,“那老夫此次带来的年轻人为何不能统领左虞侯军?”
他觉得梁建方会夸赞贾平安如何如何的了得,也准备了驳斥的话。
可梁建方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带来的那些年轻人都不及小贾俊美,长得太丑,老夫看着恶心。”
契苾何力:“……”
甘妮娘!
老家伙怒了。
……
天气愈发的冷了。
贾平安接到了快马,查验身份后让他过去。
消息很快传来。
“处月部、处密部反叛,与贺鲁合兵一处,在牢山屯兵。”
大军气氛一紧。
二位大总管随即召集众将议事。
契苾何力指着地图说道:“处月部、处密部反叛,庭州城已然成为一座孤城,幸而天气冷,贺鲁不肯出兵攻打,否则庭州难保。”
庭州也就是北庭的治所。
梁建方在沉思。
“处月部的朱邪孤注斩杀了大唐招慰使单道惠。”契苾何力的眉间多了怒色,“那些叛逆得了大唐的看重却依旧野心勃勃,此次他们固守牢山,但老夫敢断言,若是得到大军的消息,贺鲁等人定然会远遁。”
梁建方抬头,“所以要快!”
他和契苾何力看了贾平安一眼,当初贾平安就建言此战要快,莫要从长安带着步卒出发,否则等到了庭州时,大雪漫天,怎么打?
众将纷纷出言。
“该轻骑而往。”
劍葬天道 羅睺
“轻骑而往,若是贺鲁全军出击,那便是送死!”
“回纥三万骑兵,我军一万骑兵,难道怕了他们?”
“可他们会逃窜,四万骑兵拦不住。”
一群将领在争执。
贾平安却若有所思。
这一战他有印象,后世对梁建方此战争议颇多,最大的争议就是梁建方在击败处月部后,竟然没有追杀贺鲁,结果被御史弹劾。
老梁为何不追杀?
因为那时大雪遍地,唐军没有马蹄铁,战马的损耗颇大。
此刻却不同,大唐的战马有了马蹄铁这个保障,外加因为快速赶到庭州附近,所以天气还行。
而历史上那一战,贺鲁听闻大军到来就跑了,留下个朱邪孤注统领着处月部在牢山固守。
那不是固守,而是被贺鲁抛弃了。
也就是说,贺鲁狡诈,但凡有些风吹草动就会抛弃所谓的盟友跑路。
前方就是天山山脉,牢山的地形更是复杂。
所谓牢山,在后世叫做阿拉沟。当年国内和老大哥对峙时,为了就近提供武器,大规模迁徙了许多工厂在阿拉沟。
那地方他听闻就是在山里,后来革新,那些工厂都渐渐倒闭或是迁徙了,最后一场大洪水冲垮了许多厂房民居,就此,阿拉沟重新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那等地方不好攻打,但同样也不好固守。
所以机会对双方均等,关键是能否捕获贺鲁的主力。
副总管高德逸说道:“下官以为贺鲁既然收拢了处月等部,很有可能会固守,我军当分兵两股,从左右夹击牢山。”
这个想法……太美。
但没用。
从历史上来看,贺鲁就是属兔子的,第一次遇梁建方跑路,第二次遇到程知节也跑路,两位堪称是大唐超级打手的名将竟然都追不上他,由此可见贺鲁于跑路之道的造诣之深。
所以……
“小贾!”
契苾何力对贾平安不熟悉,但老梁看重这个少年,那他也想试试,“你对此如何看?”
一个子总管,看个毛线,乖乖听令就是了。
梁建方皱眉,“他还年少,说个屁,骆使君说说。”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着面带风霜之色,这人便是庭州刺史骆弘义,此前建言对贺鲁之策,李治颇为赞同,于是随军来赞画。
“贺鲁与处月等部合兵一处,声势大振,下官以为定然会固守牢山,此刻天气转冷,再过些时日怕是就要下雪了。这等天气之下,贺鲁等人定然以为我军不会出击,所以下官建言宽恕处月等部,专打贺鲁……”
贾平安微微摇头,他建议快速进军不是为了突袭,贺鲁就是一头老狐狸,想突袭他的难度太大了。
骆弘义继续说道:“大军当征召当地处月等部族为前驱,大唐大军在后,逼着他们冲去厮杀……”
这个建议比较符合贾平安的胃口,他看着骆弘义都觉得多了几分亲切。
“小贾!”梁建方突然开口,“你来说说。”
契苾何力看着他,“……”
老夫先前让他说话你说他还年少,说个屁,现在这个屁你要吞下去吗?
可他显然低估了老梁的脸皮厚度。
贾平安刚才已经把整件事想的很清楚了,从容的道:“下官以为贺鲁狡黠,从他的经历来看,在被击败后就果断向大唐低头,随后更是愿意带路……等自家羽翼丰满后就毫不犹豫的谋反,可见此人阴险狡诈。此等人对大唐军队颇为畏惧,这等时候出击……某以为抓不住他。”
历史上老梁和老程都没抓住他,最后还是苏定方一战灭了贺鲁。
怎么灭的?
示敌以弱!
骆弘义皱眉,觉得贾平安少年,不该在这等大战之前说这等丧气话,打击了士气,“如此……难道我军就该按部就班的进军?”
贾平安笑道:“为何不示敌以弱呢?”
瞬间帐篷内就传来了呯的一声。
梁建方一拍案几,边上的文官脸颊抽搐,心想这等案几随军带着不易,拍坏了哪找去?
契苾何力看了梁建方一眼,知晓老梁赞同这个主意,就淡淡的道:“若是被围如何?”
是啊!
若是示敌以弱,敌军围攻怎么办?若是抵御不利,在援军到来之前崩溃,这一战就算是败了。
高德逸想了想,叹息道:“下官更担心贺鲁会跑。”
契苾何力看了贾平安一眼,“少年有这等见识不错,不过正如先前所说,此策弊端有二,其一被敌军围攻,若是有失,我军必败。其二若是贺鲁闻讯而逃,大军徒劳无功。”
帐内沉默,梁建方深吸一口气,起身道:“老夫以为……可以试试,否则贺鲁也会逃。”
“你……”契苾何力觉得老梁有些冲动了。
梁建方说道:“老夫领一千骑,九千步卒前往,你在后面跟着,寻机突袭贺鲁。”
“这是在冒险。”契苾何力叹息一声,随后摆手,“都出去。”
这是二位大总管要私下勾兑的意思。
众人出去,帐内爆发了争吵。
什么甘妮娘,贱狗奴之类的话不绝于耳。
贾平安突然觉得这样真不错。
但凡军中将领温文尔雅,说话细声细气的朝代,基本上都是扑街货。
看看大宋,文官领军,下面的武人俯首帖耳。
看看大明后期,文官领军,武人不敢动弹,说话都得注意语气的变化。
而大唐却不同。
“贱狗奴,老夫领军前往,你在后跟着就是。老夫有一万人当纵横,怕个屁的贺鲁!”
老梁的嗓门太大了。
桃花血令
晚些众人进去,二位大佬的甲衣看着有些凌乱。
随后就是安排。
梁建方带着一万人前出,作为诱饵。
契苾何力率领其余六万人在后面跟着。
临行前,骆弘义寻了贾平安说话。
“你这个建议太冒险,若是不妥,记得护着大将军。”
贾平安笑了笑,“某以为,怕是贺鲁更需要护卫。”
老梁多年憋屈,此战竟然还带着一个契苾何力,这让他觉得李治看低了自己。
此战,要疯!
贾平安也想疯一把。
大军兵分两路,贾平安率领麾下跟着老梁出发了。
按照李敬业的说法,此刻贾平安若是留在契苾何力的麾下,弄不好晚上会被人敲闷棍。
贾平安率领左虞侯军在前方开路。
六日后的一个清晨,左虞侯军刚出发不到五里地。
“参军,有骑兵!”
贾平安在马背上站起来,阿宝非常配合的站稳了。
就在前方的雾气中,十余骑正在眺望这边。
这是遭遇战。
贾平安没有任何犹豫,“给大将军报信,左虞侯军发现敌军斥候,下官领军一路哨探,大军当马上跟随。”
说完他令五十骑兵出去。
“驱散敌军斥候,若是能活擒,首功!”
贾平安在长安苦学兵法,又经历了数次厮杀,渐渐的有了自己的章法。
五十骑兵欢呼一声冲了过去。
前方开始厮杀,雾气里出来了更多的敌骑。
“参军,敌军千余骑!”
“甘妮娘!”贾平安的眼中全是冷色,“令骑兵回来,列阵,全军列阵!”
第一战竟然就这么来了。
贾平安目视前方疯狂而来的敌骑,兴奋的浑身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