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87ho7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第627章 麻煩閲讀-r1pa0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贵客请跟我来!”
比丘尼的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的,娄小乙就突然很想听她念经,不知道是个什么调调。
重生復仇之孕事 大江流
转过几个回廊,还远没有深入庵堂内部,在一间安静的箱房中,一名菩萨接待了他。
修真界的规矩一般都是对等接待,金丹对金丹,元婴对元婴,但如果再考虑背景实力的问题,实力低一些的主动提高接待档次也属正常;
“老身水月庵慧止,感谢轩辕前来助手,劳烦道友不远万里,心实不安!”
娄小乙回礼,他希望尽快的进入正题,“前辈客气,你我两家,原不需如此见外。
这一次我来的匆忙,而且贵庵在此事上的传讯有诸多不详,既然有可能事涉轩辕,还请前辈不要隐瞒,也好尽快解决此事!”
他这一番话有些不太礼貌,有些责怪你水月庵既然是求人却不说清楚事情原委,但剑修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直接的脾气,数万年下来,修真界早就习惯了。
慧止微笑,“涉及一些庵内隐私,所以不好直言,却非故意隐瞒,不过既然道友来了,老身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娄小乙致谢,洗耳恭听。
慧止就叹了口气,“你知道,水月庵并不是个纯粹的佛庵,只是挂名而已;庵内收容的都是些在修真界备受欺凌的苦命女子,佛道九流,只要有需要,我们都不吝收容,所以嘛,这个来源就比较复杂……”
錦繡帝女:藥膳王妃
娄小乙点头,就是大开方便之门,不忌过往经历呗;这样的做法确实能引来无数的女性追逐者,但同时也引来各种各样的麻烦就是避免不了的事,庵堂实力够就能压住,实力不够就会状况连连,就像这一次。
“在云湖岛,有这么一个李氏修真小家族,虽然并不多么的昌盛,但千来年下来也没断了传承,其十九代有名子弟,有些潜力,入道也算是顺利,在云湖列岛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年轻俊彦。
修真家族酷好联姻,尤其是门当户对的,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管哪一家在修真血脉上后续不能时,亲家或多或少的总能帮上一把,不至于就真断了传承。
这个李培楠,嗯,就是小家族十九代孙,自幼和另一个修真家族的小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长大了就情愫暗生,一个非你不娶,一个非他不嫁,虽然两个修真家族的关系并不十分和睦,但既然孩子们情投意合,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了他们的亲事,在修真界,多一个朋友,多一个修真亲族总是好的……”
娄小乙就撇嘴,这老套的段子,不过也是修真界永恒的故事,大概后来也脱不了男方家族遭遇大变,然后一系列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再有莫欺少年穷的俗套,听着便是,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定亲之后,李氏家族就遭遇了一场巨变,家族凋零,这在修真界也很常见,不需多说。
这李培楠从此就从少爷变成了散修,还是有仇家窥觑的那种,你也知道,修真世家多重实际,每个家族的生存往往不在朋友有多少,而是在敌人有多少上。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爺
若愛不曾遠去 淡清幽
他那亲家一看李氏现在的境况,哪里还有翻身的可能?既为自家女儿的幸福,也为家族的安全计,变有了悔婚之意!
但也不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于是以彩礼为名,加码标出,十万灵石,又哪里是当时的败落李家能拿出来的?”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这是越来越俗套了,
“但那李培楠也是个痴情种子,从此奔波四方,经商,探险,为人生死卖命,十余年后从远方归来时,已经凑齐了十万灵石的彩礼,于是光明正大的上门要求践诺娶妻。
谁曾想时间残酷,物是人非,他那青梅竹马的妻子早已在三年前嫁作人妻,不复夕日之诺。于是怒而在女方家族门前留下‘莫欺少年穷’的豪言,愤而离去……”
娄小乙就有些无语,合着自己不远万里的赶来,就是为了給人擦这感情屁-股?
青澀的味道
薩滿巫術
紅娘任務之桃花貓
撒旦追妻:霸道魅少賴上她 緣北南
“李家破落子受此打击,就有些一蹶不振,至于那些豪言壮语,不过是一时的气话,莫欺少年穷是那么好说的?真实情况就是九成九的少年到了中年老年也还是一样的穷!
所以也没人在意他!
在他落魄的过程中,他那原来的亲家也遭遇了大变,败的比李氏还惨,他那从小的女玩伴最后竟被送入青楼,卖笑为生,世道沧桑,福祸不知,也是命数。
在这期间,李氏子又遇到了一位散修女子,两人在艰难中有了好感,就在谈婚论嫁之时,却有门派弟子横刀夺爱,那女子为慕修行资源,于是弃了旧爱另寻了新欢,这是另一个打击!
在那宗门弟子纳娶外室之时,李家子在门前放下‘莫欺少年弱’的豪言,在一片嘲笑中离开!从此不见踪迹!
这是百多年前之事,十年前,此人突然回归,身背剑匣,在云湖列岛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一开始,只是和当年那两场婚配有关的人和家族倒霉,后来就扩散到了其他豪族门派,只要是有道侣超过两个的,通通都是他下手的对象!
现在么,就连带着我水月庵也遭了池鱼之殃,隐有针对之意!”
娄小乙就不明白了,“前辈,我听来听去,好像也没搞明白这和贵庵有什么联系?您这里也不是青楼,犯得着么?”
慧止就叹了口气,“小友是不知道,他那曾经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青楼一待十余年后,终于找到了机会逃出了地下修真势力的控制,便逃来了我水月庵,
对这样身世可怜的女子,水月庵岂有推拒之理?便留下来做了个比丘尼。
他后来的那个散修女子,好日子也没过多少年,玩腻之后,也被宗门弟子遣出家门,还接着做海盗的营生……数年之后逃出,也来了我水月庵,同样的道理,我们也不可能拒绝……”
蒼月星空
娄小乙彻底无语,合着您这地方,就是青楼强盗的下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