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6or0b都市言情 狂暴逆襲討論-第二四八七章 滾刀肉的過往閲讀-p9rbl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
第二四八七章滚刀肉的过往
刘必格的性格,不是贪生怕死的那种。
但是,他不甘心啊!
背叛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奇葩也是有傲骨的。
但是说现在让他立马滚出识海,倒也不是不行。
出去找一个作恶多端,同时肉身很是强悍的武修帝渣夺舍融魂了,也就等于重生了。
但是你听听这崔流弊说的什么话?
还给神活路吗?
出去之后,不许夺舍本土人族武修帝渣的肉身。
但是可以直接去不死抵抗军之中,夺舍一个帝渣。
帝渣本身就已经是帝境魂兽夺舍融魂的。
不说自己再度夺舍融魂之后,会不会思维混乱,成了蛇精病。
邪物召喚 英雄不殺
就说自己下决心夺舍,那谁能让自己这么干?
已经是恶了什么狗屁护法神王韩征,那丫的不将自己钉在神柱上折磨就不错了,还夺舍?
问题是,就算此时他愿意这么做,也不可能成功呀!
现在借助崔流弊的眼睛,他和崔流弊身处何处?
貌似一台时空星碟之中,有血气澎湃的两尊上位神不说,还有一台思想控制器,始终在对着自己闪烁蓝光。
你妹的,我这一出去,立马就得束手就擒,否则就是神魂破灭。
貌似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就是逼着老子走唯一的一条路。
这一条路,能走吗?
背叛这种东西,关乎三观,关乎武道之心。
那就烧死老子吧,滚刀肉,其实有时候也是无法之法,被逼无奈啊!
但凡有三分奈何,谁特么的愿意拿着性命,在刀尖上舞蹈?
神火之中的崔流弊,直接就不言语了。
没有想到,刘必格竟然是一块滚刀肉。
滚刀肉这种东西,在凡俗间,叫做泼皮无赖,有一个统一的名号,叫做牛二。
这种人耍起赖皮来,神都头大。
来杀我,你的刀子递过来,不敢吗?
那好,老子的脑袋递过去,来杀了老子!
一时间,崔流弊和刘必格,竟然陷入了对峙僵持的沉默之中。
过了很久,崔流弊忽然无奈地道:
“话说,刘必格你当初……真的是主神来着?”
刘必格哼哼不忿,一副随时准备朝着神火撞过去的样子。
“虎落平阳被犬欺,主神也是血肉之躯,有辉煌,也有落魄。
如今都这球势了,难道还要老子端着主神的架子?”
崔流弊见说,也不想再废话了。
操控着神火,直接就飞速靠近刘必格的残魂虚影。
滚滚焚灭神魂的火焰燃烧,死亡的脚步,咚咚而来。
倔强的刘必格,竟然不躲不闪,捏着拳头,呲牙瞪眼,魂体都开始流汗。
其实那不是汗,是魂能在被融化滴落。
“刘必格,看在咱们脾性和名字都差不多的份上。
最后问你丫一次,想死想活?”
大量的魂能滴落,刘必格脸上发出嘲笑。
“都说神族是世上最怕死的种族,但是告诉你吧臭小子。
流弊哥我死都不怕,你想烧死老子,只管过来吧。
只是……
我的翠花呜呜呜……”
刘必格感觉到自己,即将被融化了,记忆和神志,都在虚淡恍惚。
临死之前,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貌似村姑的女子。
眼神之中的狰狞尽去,换成了一种凡人一般的思念和追忆。
“想不到流弊哥我,在最后一刻,能够想起的人,竟是翠花……”
流弊哥忽然疯狂大笑起来。
時光深處的愛 翩翩雪瑞
魂体突然一个爆冲,就朝着崔流弊操控的神火扑去。
“翠花,哥来陪你了——”
崔流弊在刘必格呐喊赴死而来的时候,忽然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触动了。
一个堂堂的主神,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的,竟是一个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村姑。
他坚信流弊哥和翠花之间,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
也可能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心结。
这是一种蔓延了至少一千万年之久的思念和放不下。
这种情感,刹那就让崔流弊操控着神火,朝着一边闪烁远离。
这样一尊主神,依旧保留甚至珍藏着一个,最初的蝼蚁的情感和记忆。
这样的神,依旧血肉丰满,多愁善感,拥有和凡人一样的品质。
特么的,老子都要流泪了,怎么下得去手?
然而,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他一切的执念,都将他束缚,不可能有生机的末路之上。
刘必格唯求一死!
“啊啊啊!
崔流弊你这个混蛋东西。
来烧死老子,让老子神魂破灭,永世不得超生。
老子活了三千万年了,堂堂主神,竟然从轮回之中,找不回我的翠花!
我有什么用?
我堂堂一尊主神,跑到光属性大神王那边,求这个求那个,求他们带我回到两千万年之前,从时光的河流之中,将我的翠花捞回来。
哈哈哈!
我堂堂一尊主神,竟然给同阶的主神跪求。
竟然给上位神跪求,给中位神跪求。
但是,不属于同一个阵营,他们竟然全都当我是傻瓜,说我不知所谓。
甚至种种恶毒的嘲讽,将我的心灵都撕碎。
最后,竟然被光明大神王,一脚踢了回去。
我堂堂主神啊,仅仅只是要我的翠花复活,陪伴我活下去。
我堂堂主神啊,被踢回来,受到的却是,滚滚的嘲笑,和大神王的惩罚。
哈哈哈,弱了太白神军的威名,禁闭了五百万年。
要不是和异族入侵,我特么现在还应该在五指山下镇压着呢哈哈!
所以,臭小子,你来吧,其实老子这一次,拼死冲出幻境深渊浑天都灵大阵的封印出来,就是这思念啊,见鬼的思念啊……
知心俏丫頭
落魄到都不如一个极境帝渣了,那么来吧臭小子。
帮我一下,烧死我。
来吧,我求求你烧死我吧!
拥有翠花的日子,无边温馨。
没有了翠花的日子,全是煎熬。
帮我一把,崔流弊,看在我们这么有缘分的份上,烧死我吧……”
此时的刘必格,疯魔了一般瞬移,朝着裹挟着崔流弊的神火,飞蛾扑火一般乱撞。
崔流弊此时的速度,明显要比刘必格强一些。
毕竟他现在是极境大帝的神魂,且这识海之中,是他的主场。
“啊啊啊!
刘必格你特么的给老子停下!
你特么让老子流泪了,老子烧死你有罪啊!”
驾驭着神火,被刘必格追得狼狈不堪。
崔流弊几乎是流淌着眼泪,四处瞬移逃窜。
他改變了法國
这样一尊神,这样一尊堂堂的末路主神。
怎么能死在我崔流弊的神火焚烧之下?
这样的神死了,那才是有罪。
不停地飞逝躲闪,不定地追撵磓撞。
一个逃,一个追。
一个不忍,一个决死。
两朵奇葩,在识海之中尖叫怒吼瞬移。
“崔流弊,你这臭小子,烧死一尊末路主神,这不是你的荣耀吗?
它在你身後
老子前不得,后不得,进退维谷,难受了几千万年了。
难道你还想让我自爆了这残魂,将你也一并炸死吗?
你这个臭小子不错,不该死,所以你就从了我的心愿吧!”
“刘必格,再不停下,老子可要禁锢你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