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f9f91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祕密相伴-tdrus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绝了,这次怎么轮到德芙疯了?”
“——是不是因为德芙不能进城啊?上一周目她好像也没在城市里待多久……”
“——等一下,你们别唠了,这不是逆冬者吗??”
“——啊?是吗?逆冬者有这么年轻吗?”
“——好像是啊?这是不是能说明,石中船长塞西莉亚与破冰军有联系?这个能作为证据吗?”
虽然龙井茶他们看不到弹幕,但实际上直播依然是开着的。
安南与玩家们都能看到他们的视角——然而却根本无法联系上他们。
不光是弹幕,就连好友私信和紧急呼叫也被一并无效化了;甚至安南这边试着向他们发布任务,也都完全没有反应。
按照这种可能,继续推演下去的话。
天车之书——或者说目前还不完全的,连“目录”都还没有的天车之书,并不足以支持玩家们在异界副本中复活。
您可能不在服务区.jpg
某种意义上,玩家们还得庆幸,这个异界副本是“一日轮回”的模式,所有人死掉之后就会回到最开始。
否则现在或许就已经出事了……
如今安南在副本之外,还有着能够观察所有玩家的上帝视角……他已经大致摸清楚了这个副本的机制。
妖嬈女帝:七夫爭寵 小蝶妖
这个副本的陷阱,其实非常简单。
也就是“对日常所见之物”的忽视——
龙井茶醒来的时候是在浴缸中,并疑似服下了某种药来自杀;德芙刚刚醒来的时候,则是在丛林中、在她脚下躺着一个死去的猎人;美味风鹅醒来的时候,的确是在剑道馆中……但具体的位置其实是剑道馆中的书房。
在他面前显示出来的,是四处散乱的酒瓶、自己浑身的酒气……以及那一纸写着“不及格”的信件。
流浪的孩子的确成为了大富翁,但是他家中却是乱成一团——他的妻子疑似与外人有染,他的其中一个儿子是最标准的废物纨绔、沉迷赌博,另一个女儿则成了男朋友们的提款机,个人生活极为混乱。
神來之筆
——这些每个人身边隐藏着的细节,所有玩家都没有向其他人提及。
只要将其串联起来、就会立刻让玩家们联想到什么。
龙井茶曾因压力而想过自杀,而德芙在澳大利亚的丛林中手上染过人命,美味风鹅人生中最不可接受的就是自己的高考落榜,流浪的孩子相亲总是失败的原因就是他在担心结婚以后的生活。
这些恰好是他们心中最深的恐惧——未来可能发生、或是过去已经发生的。
即使不明所以,也总是下意识的将其忽视。甚至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也是完全没有提及……或是说不敢提及,甚至在努力的将其忘记。
再结合一下,白银旅团上那些人的表层开局,事实已然不言而喻:
马人是非常胆小怕事的种族,如果可以的话,那位马人小姑娘肯定会想要逃到没有任何人、远离城市而接近大自然的地方——所以她成为了被荒废的自然景区的护林员。
而亚瑟·灼牙从很小的时候,就认为自己以后终将会成为一个大人物,他的欲望极为强烈、个人能力突出,被认为是未来的黄金阶。
可在他长大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既没有成为黄金阶、也没有成为大人物……而是因为迷恋石中船长塞利西亚,而加入了白银旅团。
他真的非常迷恋塞利西亚吗?甚至能够为了她而放弃至今为止的一切?
恐怕他只是在逃避而已。
那位奥菲诗成为了受人追捧的知名歌手,是因为他内心中向往着“他人不再追捧自己的血脉,而是喜欢自己本人”;那个扮演着“莉莉·拉斯普廷”,连自己真正的姓名都已经抛弃的女人,只是希望能来到一个所有人都不在意自己、所有人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
艾蕾当年迷恋又崇拜她的养父,名画师阿莫斯——而她自己又格外喜欢音乐。所以她当年一直在学习音乐还是学习美术这件事上格外纠结。
透視神瞳
戰國演繹 羅烈烈
当然,最后还没轮到艾蕾纠结完,她就被阿莫斯献祭了。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清秋
于是她在这个噩梦中,就同时成为了音乐家与画家。这就是她内心深处的愿景。
塞利西亚更是如此。
玩家们因为没有看过“狼吻”,也就是“梦中梦”的那个噩梦,所以他们缺失了一个重要情报。
那位驾驭着石中之船,于岩层中航行的“船长”塞利西亚、传奇的冒险家,就是曾经的凛冬逃犯……破冰军的首领,梭罗尼克!
在塞利西亚还是“梭罗尼克”的时候,他就是逆冬者弗拉基米尔最为忠诚的弟子。甚至比所有狼人都更早认识弗拉基米尔。
梭罗尼克是杀人犯的孩子。
他的父亲是杀手,而母亲则是杀手的帮凶,同样也是杀人犯。他的母亲在梭罗尼克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家庭住址的暴露,而被前来报复的同行所杀。
当时梭罗尼克是在柜子里,亲眼看到母亲被杀的。
而他的父亲,从那之后也没有回来——按照时间来说,他的父亲死的应该比母亲还要早。就是因为他在任务中被杀掉了,对方才敢来报复。
一并被杀死的,还有前来梭罗尼克家里玩耍的、同村的孩子。
对方把他当成了梭罗尼克而杀死,因为在玩躲猫猫而藏起来的梭罗尼克反倒是逃过一劫。这份罪责,也被孩子的父母愤怒的栽在了梭罗尼克身上。
实际上,梭罗尼克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扭曲了。
極品魔女未婚妻 謝雪雲
他有着很好的剑术与法术天赋,可他的出身让他通不过冬之手的政审、无法学习失能法术;剑术馆的老师也因为他是杀人犯的孩子而不愿意教他。
二分之一邪帝
“——如果你学会了剑术,一定会拿去杀人。”
國魂 西方蜘蛛
这是那位老剑术教习对梭罗尼克的评价。
不得不说,老人的评价正如同他的剑术一般、锋锐而精准——因为当梭罗尼克从逆冬者那里学会了剑术和法术之后,在逃命的同时还不忘回来杀死他。
老教习的预言确是应允了,而且正是以他自己的尸体为证。
天路盡頭我為仙 龍之劍
但是。
虽然他的出身,让他无法学习失能法术……但弗拉基米尔却看中了他的才能。
弗拉基米尔力排众议,将其收为自己的弟子、通过这种方式将其加入冬之手的次役。
那实际上算是一种苦役。
次役的冬之手,又称“孩童的断指”。
他们没有冬之手的待遇,也不会接触到高层的秘密,甚至连抚恤金都没有、死后也不会被人认可。仅仅只是拿着工资卖命而已。
这种特殊部队,几乎各国都有。
主要是因为超凡者的特殊之处,让他们变得珍贵又不那么方便处死,才出现的特殊机构。
换句话来说,就是连任务详情都没法提前知晓的炮灰。一般来说,是罪行足以被判处“流放刑”、却还不到“公示死刑”的重刑犯自愿加入的“缓刑队”。
——在凛冬,流放就是死刑的一种。
他们存活的全部意义,就是用自己剩余的生命,以杀人的方式来守护凛冬公国。来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浪费”。
但是梭罗尼克并不在乎这点。
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被人需要、被人认可。
如同被驯服的狗一样,他将自己全部的忠诚都献给了他的“老师”弗拉基米尔。
实际上,他的力量早就能够通过冬之手的考试了。然而他因为心中带有强烈的恐惧和心理阴影,而始终无法通过狼吻仪式……因此,即使他的杀人技艺早已超出了普通的冬之手,却依然只能和其他重刑犯一起待在“断指小队”里,无法转正。
直到弗拉基米尔成为“逆冬者”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