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6mtlj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司掌天地笔趣-第一百二十五章 劍-i20td

司掌天地
小說推薦司掌天地
不管是修者还是神魔,越是强大越是个性鲜明,唯有骨大力,整个人那毫无存在感一般的气场总是让人忽略了他,他不仅没个性甚至还没脾气,云惊见过的神魔不少,但是如骨大力这般对谁都没脾气的真心没有。
莫得感情的工具人说的就是骨大力,打不死锤不烂,不管经历多么惨烈的大战,骨大力似乎永远不会倒下,同时,他也是最为可靠的队友,是唯一一个和各方神魔学员都能合得来的一个。
紀元聖尊 鬼醫蔣
好汉火力全开打的骨大力毫无返手之力,阵阵轰鸣不断却依旧无法打碎其身上惨白的骨甲,随着一声轰鸣巨响,不知挨了好汉多少拳后,骨大力重重的落地了,落地的同时举盾横亘胸前,他的技艺已经成为了本能,防御贯彻始终。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好汉打的生疼,最强之盾防御真不是盖的,还没听说过有谁破开过骨大力的防御,你能赢他,但是不能破碎他的防御这是公然的,但是吧,不破他的盾你又怎么赢他,破不了他的防那不就是不敌啊,似乎,逆尾曾经排在骨大力前面。
超級生物兵工廠
不要看好汉五大三粗铁憨憨的但谁又不是个小机灵鬼呢,联想逆尾的能力,好吧,被克制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貌似魂缈比较克他,而他克我们大部分人。
一个无解的循环什么的,这点好汉最讨厌了,同样的好汉也理解为什么骨大力会这个时候出来,第一场让他打,混沌学院不被称为龟壳学院才怪,连输两场后,派出个稳赢的很能提提士气,但是吧,好汉严重怀疑,就骨大力这闷闷的防御不会打击神魔的自信么!
不管此时好汉内心有多少戏,打不破骨大力的防御是事实,不是打不过而是对手太让人憋屈了。
“老子服了!”没说的,根本赢不了,那就保留点气力吧。
正如好汉猜测的,骨大力赢了也没获得神魔学员任何的喝彩,看着这个稳重汉子一步步离场好汉心中再次给自己加戏,可怜的娃,还不如输了呢!
既然是挑战节奏就得快,剑落已在台上一人一剑干净利索,在神魔学员的认识中,超神学院其实就寥寥数人需要记着,其他的都可以以某人代替,比如刚刚输了的某个大块头,而云惊是有名字的,同样,剑落也有,两大学院剑道第一人,这个称号真的是含金量十足。
不管是超神学院还是混沌学院,用剑的很多,哪怕剑道路子不一,却也是殊途同归,曾经混沌学院有三剑神四剑魔的,如今顶级战力中用剑的也就逆尾和厌血了。
论剑,剑落第一,论贱,独尊逆尾,曾经逆尾缠斗剑落三天三夜全身而退被视为混沌学院剑道最后的遮羞布,如今依旧是一片血光乍现,可出战的不是逆尾而是厌血。
纯血众生依旧稀少,此届新晋学员中据说出现了两个,无疑,厌血已经成了代表性人物,对于纯血众生,神魔内部也是很复杂的,强则强矣,但是出品率太低了,百个纯血也就三四个能通过锻炼变强的,其他皆是废品,两极分化啊!
手中长剑出鞘,没有剑意也没有什么剑芒,一层淡淡血色覆盖剑刃,厌血用的就是技艺,一种纯粹的,以物理伤害为杀伤性的剑,一种不被承让的剑,这和凡人拎着铁棍进行打杀有何区别。
剑落当然不会就此小觑厌血的剑,正好相反们,厌血的剑给了他太多的感触,剑,是武器还是一种道的载体?
可能说出来也没人信,面对剑道大拿的剑落,厌血一直是以一种学习的姿态去战斗的,纯血众生的力量不同于主流元气,但在依附武器之时却有奇效,精气神的尽数投入决定了一剑的强弱,虽无无匹剑意和璀璨剑芒却也是无坚不摧,纯血众生的出路,厌血和其他先辈一样都在摸索着前进,而她看到了剑,一种有别于主流的剑。
一念剑起,剑芒排山倒海犹如滔滔江河汹涌而至,与剑落打,他的对手都会有种置身天地之感,剑意磅礴铺天盖地。
从始至终厌血都很平静,哪怕剑意铺天盖地,她做的仅仅只是出剑,一道道微弱的血色光辉甚至眨眼睛就被滔天剑意所淹没,可那裂河分海就是这微弱血剑,一剑不够那就十剑,百剑。
最初的剑就是武器,是为了抵御外界危机而存在,后来的剑道是一种精气神的升华,在剑修心中,剑有着神圣而至高无上的地位,今天,剑落看到了剑最初的本质,就是武器,是发挥自身力量的武器,仅此而已。
蛮横斩开剑落的剑意,人随剑走,锋利的剑尖就在眼前,点点红光尽是迫人威压。
当!
一声脆响,两柄长剑骤然相碰,点点火花四溅在那擂台点出无数小坑。
在厌血的认知中剑很简单,就是自己的攻击手段,而通过剑落,她看到了剑的各种方式,你有剑元贯体剑意加持,那我有血气和意志,此时的二人有点像在互相问答,用手中之剑提问和解惑,剑落知道了剑在近身之中技艺的重要,厌血知道了怎么让自己的剑更锋利更加无坚不摧。
二人你来我往,长剑触碰声连绵不断,以剑近身搏杀招招凌厉,双方都很强,强的一些鄙夷技艺的神魔剑修不得不重视技艺的重要,如果是我,能接多少招?
“剑落麻烦了,原来真可以靠熬啊这耐力,纯血众生的力量,靠着自身气血和意志侯级已是极致,毕竟人力有时尽,很好奇她踏足王级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光景!”风久有点感慨,这么说吧,厌血此时依旧神闲气定,而剑落其他不差,但肉身状态开始下滑,就像普通人经过剧烈运动后不由微喘。
“那绝对是一个你不想看到的画面!”云惊倒是能猜到一丝,其他的先不说,厌血的修炼体系自成一体,在灭域强者的军阵下,只有厌血不受一丝影响,这是什么,这是万法不侵,这样的存在或许真的没有弱点。
剑落也察觉到自己和厌血间的差距,一个正统还是最为古典的剑修,剑意才是根本,肉身没什么特别的,如果换个环境剑落不介意和厌血继续问剑下去,但现在不是时候,虽然有点不讲理,但是抱歉了。
最后一次的碰撞后二人借势而退,这些年来剑落的剑道修为去道何处云惊不清楚,无疑已经极为接近剑魂的领域,剑落化出一道虚幻的长剑和手中长剑骤然合一,顿时,剑落手中之剑成了一颗光源,普通的光源散发的是光辉,而他手中之剑散发却是剑意,毕竟还未真正踏足剑魂之境,剑意逸散的力量,声势有点吓人。
一吻定情:天才對對碰
剑魂是剑意的蜕变,也是剑道和其他兵修区分开的标志,剑是什么,锋利,杀戮,是凶器,出鞘既见血,汇聚滔天剑芒一剑斩向厌血。
这一刻厌血神色极为凝重,这一剑无疑是学员剑道第一人的终极一剑,除了自身力量外还有剑魂加持,硬生生把威力提升数筹,那么自己有什么能与之对抗的?
一瞬间厌血陷入了迷茫,在这凶险万分的擂台之上她居然走神了,这无异于引颈待戮,而这是擂台,对于战斗,神魔很看重,在未分胜负之前无人敢出手干预。
吾愛靈貓妃 海月澳雨
剑落也看出了此时厌血不在状态,但是抱歉,擂台之上决生死,没有例外,这一剑,剑落出的毫无迟疑。
生死一瞬间,剑落没停而厌血同样的没反抗,一剑而出转瞬既至,一样的时间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深度是不一样的,尊级之上,一念间可能是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厌血当然没这份能耐,但在她眼中,整个世界变的有点不一样了,她不想死,而面对这必死一剑她要活。
时间跨度不变而深度在变化,这一剑在厌血眼中慢了,或者说她的意志快了,一缕缕剑意此时在她眼中纤毫毕现,模糊间她看到了剑落的剑魂雏形是怎么工作的,这就是剑意的无限凝实啊,知道了原理厌血也做不到,所以这不是自己要走的路。
一品狀元 下官
一个又一个设想不断被否决,心神的大量消耗让厌血濒临极限,这些都不是她要的,眼前所见一点点被剥离,外物尽皆消去唯剩最为本质的剑魂,然后她看到了缭绕剑魂周身那一抹别样的色彩,这东西来自外界,就像火焰的燃烧除了材料外,最重要的氧气。
“不管你是什么,你就是我需要的!”生死之间的压力让厌血潜力爆发了,接纳未知事物的同时,厌血动了,挥舞手中长剑斩向剑落。
一时间两道泾渭分明的剑芒分割擂台,面对即将成型的剑魂,厌血依旧节节败退,人在退手中之剑依旧平稳,双腿犁地而退,血,就没停止过流淌,接下剑落最终一剑的结果就是,厌血直挺挺的站在擂台之上完全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