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nwvkr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909、東域局勢,鄭拓回家熱推-hgrxf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不是吧?”
郑拓脑壳疼。
还可以这样玩的吗?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人与人之间的诚心呢!
大丈夫,能穿能脫
“万灵姐姐,咱们这不是有言在先,我只要赢了花花道友,亿年仙髓便是我的,您高高在上,归为万灵之主,统御整个灵海,乃一方霸主,这说话不算话,是不是不太好啊!”
郑拓言语中似有似无的表达着一些不满情绪。
虽然他知道这样没用,但是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无面弟弟。”
万灵之主优雅的饮上一杯落仙醉,待得美酒下肚,她颇有微醺醉意。
“你既然知道我地位如此非凡,就应该知道,我想反悔,便反悔,没有人能管得了我,怎样,不服气,不服气也要忍着,咯咯咯……”
万灵之主玩心大起,哪里有什么强者风范,简直就是一个爱闹腾的大家公主。
郑拓无语,可又能怎样。
人家的拳头大,自己也只能从夹缝中求生存。
“那万灵姐姐想如何解决此事。”
郑拓还是出声询问。
万灵之主虽返回,但机会并未失去,他还有机会争取一下,万一就成功了呢。
“想要解决此事很简单。”
万灵之主笑眯眯的看着郑拓,那笑容之中,包含着某种特殊情愫,看的郑拓直发毛。
话说。
这万灵之主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毕竟是半仙,实力强大。
江山一顧
回头要真来个霸王硬上弓,自己怕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郑拓祈祷着,千万不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虽说万灵之主长得好看,身材也不错,但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奶奶。
若真发生可怕的事,岂不是那将是真正的可怕。
郑拓脑壳疼,感觉要出大事。
“臭小子,不要胡思乱想,我给你的好处肯定让你满意。”
万灵笑眯眯。
“花花,过来。”
万灵之主将仍旧在生闷气的花花唤来身边。
花花不爽。
刚刚自己没有投降,还有一战之力。
但师父喊出投降,她又不得不停止攻杀,如此让她只能独自生闷气,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无面,你我来日在战,我定败你。”
花花不服,英气逼人,试图与郑拓约定,来日再战。
郑拓不言,看着面前万灵花花,在回头看看万灵之主,顿感一抹不安涌上心头。
聪明如他,岂能不知道万灵之主心思。
“嗯,嗯,嗯……”
万灵之主手摸下巴,望着郑拓与万灵花花。
那眼神之中的特殊波动,就是愤怒中的万灵花花都感觉到一股异样涌来。
“不错不错,般配,十分的般配啊!”
万灵之主此话一出,顿时叫场中气氛变得分外诡异。
郑拓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万灵之主这老太婆,竟然搞出如此俗套手段。
他转头,看向万灵花花,万灵花花正好转头看来。
四目相对,说不出的尴尬弥漫场中。
“不行!”
二者异口同声喊话。
“哎呦……你看看这默契程度,哪里有不行的样子啊!”
万灵之主恶趣丛生,开心的不要不要。
在她无聊的修仙职业生涯中,可算是找到一些有趣之事让她开心。
“你们两个此时此刻,便于此地成亲,入洞房,然后给我生四个八个孙子孙女出来,快点快点。”
听万灵之主口气,好像这件事很随意般。
不仅如此。
其说着,手臂一挥。
顿时整个岛屿之上,张灯结彩,喜气连天,好不热闹。
“快快快,拜堂成亲喽!”
南閥 狂人阿q
万灵之主开心不已。
而郑拓与万灵花花完全反抗余地。
二者不知何时已身穿红袍,成为一对新人。
此刻正跪在万灵之主面前,准备行成亲之礼。
“万灵姐姐,强扭的瓜不甜啊!”
郑拓试图挣扎。
奈何自己的实力与万灵之主存在巨大差距,根本无法挣脱。
“师父,这……这……这样不好吧。”
万灵花花也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
这都什么事和什么事啊!
突然就让自己成亲,自己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啊!
“你的事,师父做主做好,无妨无妨。”
万灵之主笑眯眯说道。
“无面这小子人虽然狡猾了一些,但综合来看还是很不错的,回头你们成亲,他肯定会对你非常好,对不对,无面小子。”
万灵之主看似玩笑,实则郑拓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在万灵之主面前,他太过弱小。
弱小到连反抗的资格也没有。
差距。
巨大到难以抗衡的差距。
不过好消息是郑拓对此早有准备。
他的准备,不是针对这场婚礼,而是针对万灵之主的突发事件。
轰!
毫无征兆,整个小岛传来震动。
此地是郑拓所选的见面之地,岂能没有一些手段存在。
“你的准备倒是很有想法,可惜早已被我发现。”
万灵之主抬手,当即将整个岛屿定住。
那原本即将爆炸将岛屿炸飞的力量,瞬间熄火。
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吧。
万灵之主出手瞬间,郑拓本身所在轰然炸裂。
郑拓他……自爆了。
万灵之主显然也没有想到郑拓会如此果决,当场选择自爆。
“肉身与神魂的双重自爆,看来,你小子早有准备啊!”
万灵之主对此表露出一瞬间的在意。
下一秒,便看上去在度无趣起来。
抬眼,看向东域方向。
“人王壁垒想来快要消失,到时候,我看你小子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万灵之主露出笑意。
回头,看向一脸无可奈何的亲传弟子万灵花花。
“放心,我的小花花,你们俩的亲事,师父亲自给你操办,他无面同意也要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咯咯咯……”
万灵花花望着自家师父开心模样,当真不忍心打扰师父。
可这……什么和什么啊!
修仙者与凡人不同,修仙者可以有道侣,但未必需要道侣。
修仙路,终究是一条孤独的路,终究需要一个人前行。
她可不想分心与那无面搞乱七八糟的是。
在说。
她对无面毫无感觉。
成亲,简直不敢想象。
算了算了。
万灵花花摇头。
她了解师父性格。
师父贵为万灵之主,实力强大,灵海之内莫敢不从。
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师父有时候比自己还不成熟,喜欢像个任性的孩子般胡闹。
今日成亲之事,想来是师父借着酒劲即兴发挥。
毕竟。
师父喝酒的时候,是不会手段将酒的作用抵消。
按照师父所言,如果以手段将酒的作用抵消,那这酒就喝的没有意思了。
“放心花花,你的亲事,师父肯定给你操办……”
万灵之主困意朦胧,已有酣睡状态。
“放心花花,无面那小子,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师父我也会帮你把他追回来……”
万灵之主说着说着,便呼呼呼的昏睡过去。
万灵花花见此,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披风。
小心翼翼上前,生怕将师父吵醒般,将披风盖在师父身上。
将披风给予师父盖好,她便端坐在师父身旁,安安静静守护着师父。
东域,灵海城。
某不知名客栈中。
正在打坐中的郑拓猛然惊醒。
他表情古怪,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成亲?
万灵之主这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竟然让自己的道身与万灵花花成亲。
如此性格,他当真捉摸不透,也不想琢磨。
看来。
与万灵之主的谈判暂且要告一段落。
这万灵之主性格属实难以捉摸。
今日强行要求他与万灵花花成亲,回头自己若在与其相见,怕不是会有更过分的要求。
算了。
人王壁垒如今还能将其阻拦,此事暂且缓一缓。
等过个十年八年,在寻找机会与万灵之主交涉吧。
如今也只能这样。
毕竟。
自己若马不停蹄在找万灵之主谈判,八成就会被其捆绑着与万灵花花成亲。
郑拓摇头。
起身离开客栈,踏足传送阵,回家。
他离开东域虽已有些年头,但东域有他的精英级侦查傀儡。
东域之内,各种信息,他了如指掌。
毕竟这东域才是他的大本营。
同时这东域又是成仙路的起点,对于东域的把控,必然是重中之重。
当今东域。
仍旧是八大仙门的天下。
其中。
魔门,妖庭,八仙山,这种古老的顶级势力没有太多改变。
他们按部就班,管理者各自境内修仙者。
除此之外。
虚空神族,长生一族,寒冰道宗。
这种不高不低的势力,同样按部就班的管理者各自区域内修仙者。
最后。
便是苍天阁与落仙宗。
苍天阁与落仙宗如今呈现出两种极端状态。
落仙宗境内,皆为人族。
经过上一次人族大迁徙后,落仙宗内的人族数量暴涨。
八分之一的东域面积之上,几乎处处都能看到人族身影。
而在落仙宗这些年的有序管理下,整体实力蒸蒸日上,涌现出一大批天才人物。
相信随着这批天才人物的成长,落仙宗必将崛起,向修仙界第一大宗迈进。
对于落仙宗的成长,郑拓内心之中是欣慰的。
落仙宗能从一个中级宗门,走到如今东域八大仙门之一。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而与之相比。
苍天阁的崛起则更加迅速,也更加让人想象不到。
这一切的缘由,皆因帝都的一项政策。
那就是引导其它大域之人入住东域。
东域是仙路起点,外界多少人都在盯着东域。
若非有人王壁垒保护东域,怕是东域早就被外界各大势力入侵。
如今。
因为人王壁垒出现损坏,即将消失不见。
待得人王壁垒消失不见,东域将彻底曝光在修仙界其他大域之下。
在修仙界中。
东域的整体实力只能说一般,不是最强,但也不是最弱。
若人王壁垒突然消失,定然有外部大道统入侵,占据东域地盘。
谁占据仙路起点,谁便是占据先机。
何况东域整体实力并不强,若有十个,一百个,一千个古老道统一起出手,那东域分分钟化为一片修罗场。
所以帝都做出决定。
引导其他大域修仙者入住东域。
如此一来的目的,便是缓解未来人王壁垒消散,其他大域对东域的冲击。
有这群天才进入东域,于东域之中生活,与东域之中天才争锋,久而久之,这群人便会被同化,成为东域之人。
后期。
帝都会选择一些靠谱的势力,提前建立合作关系,以保证整个东域的稳定性。
帝都的具体计划如何,郑拓无从得知。
根据他所获得的信息,苍天阁在此次事件中获利颇多。
东域之内,八大仙门,整体来说还是比较排外的。
其中。
魔门,妖庭,八仙山,压根不屑与外界接触。
他们本身的整体实力,不弱任何外界实力。
而其他宗门。
寒冰道宗像是高冷的女神,就算有朝圣者,也不会与朝圣者多有接触。
落仙宗为人族大本营,人族本就人满为患,哪里有位置给外族地盘。
虚空神族更是高冷,属八大仙门中,最不屑与外界势力沟通的东域本土势力。
实际上。
虚空神族连东域其他七大仙门也瞧不上。
如此,八大仙门之中,便只剩下长生一族与苍天阁。
长生一族与外族多有接触,但有所挑选,不多。
反观苍天阁,那真是来者不拒。
苍天阁在苍天神的政策下,完全接受任何外界族群的加入甚至通婚。
可以说。
如今整个苍天阁被搞得乌烟瘴气。
乱七八糟的各类种族汇聚苍天阁。
而这种看似乱七八糟,完全不成军的苍天阁,却拥有了众多外来顶级妖孽的加入。
外来妖孽们不傻。
东域八大仙门,各自有各自的地盘,各自有各自培养的精英弟子。
純陽真仙
他们是外来者,他们心知肚明。
对东域八大仙门来说,他们说是异类也不为过。
如魔门妖庭落仙宗这势力,就算接纳他们,也不会对他们掏心掏肺,将他们当成自己人。
所以说。
倒不如加入苍天阁。
苍天阁有教无类,什么人都可以加入。
在苍天阁,你只需要实力强大,便能爬的更高,站的更高。
只要站的更高,那对他们背后的外界势力来说,便越有利处。
如此原因,导致苍天阁的整体实力暴涨。
同时。
也因为如此原因,导致如今东域的战斗,已不在像从前般和谐。
曾经的东域。
各路妖孽手下皆有分寸。
大家都知道,生死搏杀没有任何意义,大家真正的目的是修仙问道,达到更高境界,成为更强的修仙者。
所以各自对战,皆有留手。
互相都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但是现在。
因为外部妖孽入侵,加上苍天阁政策,导致整个东域的战斗及其血腥。
天才妖孽之间的战斗,经常出现不死不休的局面。
东域从一开始,便有许多妖孽陨落。
且最近听说,苍天阁在帝都举办什么潜龙会。
潜龙会的目的,扬言是增加修仙者的互相交流,实际上是苍天阁对这些年改造的一个总结大会。
在这潜龙会,必将成为修罗场,到时候有不知道多少天才妖孽会陨落其中。
郑拓回顾着关于东域,这些年来的信息。
最近这些年东域发生的这些事,他并不意外。
当初听说帝都要引导外界实力进入东域时,他便已知道会发生这些事。
只是没有想到。
已经半死不活的苍天阁,竟然依靠这么一手烂牌翻身,成为如今东域最炙手可热的第一仙门。
果然。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苍天阁为苍天王所创,当年苍天王以身锁苍天,护佑东域一方平安。
可以说。
苍天阁本应该是东域最正派的仙门。
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
曾经的辉煌已经不在。
甚至曾经的气节也全部消失不见。
剩下这宛若垃圾场般的苍天阁,就算现在号称东域第一仙门,怕也是一个空壳子。
当外界的压力足够大时,苍天阁便会轰然倒塌。
到时候。
那分食苍天阁基业的,便是如今苍天阁内数不清的各大势力。
郑拓对于苍天阁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他对当今东域天才妖孽的争斗也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如今的他,心思已不在出窍期。
他如今要开始为晋升王级做准备。
虽说自己有合道果,能够百分之百晋升王级。
但该准备的东西还是要,一样也不能马虎。
落仙宗近在眼前。
郑拓望着此刻落仙宗,眼中满是欣慰神色。
如今的落仙宗,已颇有仙家之地风范。
七阶顶级阵法将落仙宗好好保护,就算自己要进去,怕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看来。
九黎儿的阵道之法在这些年中颇有长进。
想想也该如此。
因为九黎族的祖奶奶当年亲自找到操控人王壁垒的冥神,想借用人王壁垒的力量,让他的宝贝孙女儿九黎儿修行阵道之法。
九黎儿与自己一样,都曾在人王壁垒那阵道海洋中遨游修行。
甚至。
此时此刻,或许九黎儿仍旧在修行阵道之法。
九黎儿对阵道之法的痴迷程度,就如同霸刀师兄对刀的痴迷程度。
痴这个字听上去很傻,但是很附和黎儿的性格。
“道友止步!”
有声音传来。
那是一位男子,模样英俊,年纪颇轻,实力却已有元婴期。
“道友,此地为我落仙宗驻地,请问道友有何贵干。”
男子礼貌询问出声。
从说话的语气能够感受到,这就是落仙宗的风格。
先礼后兵。
郑拓到也没有都说什么。
他取出落仙宗,交给男子观看。
男子取过落仙令稍稍一愣,在观看过后露出笑容。
“原来是卧世朱长老归来,请上山。”
男子对郑拓颇为礼貌,邀请郑拓上山。
但郑拓却从男子模样中看到一丝莫名波动。
凭借男子的实力,如此细微动作,怎么可能逃过自己法眼。
他也没有说什么,取回令牌,登临落仙宗。
迈步前行。
顿感七阶阵法从自己身上扫过。
在穿过七阶阵法之后,明显感觉到前方还有七阶阵法阻拦。
“阵中阵?”
郑拓低语,“看来,应该不止两座七阶阵法才是,不错不错,如此谨慎小心,将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我喜欢,我喜欢啊!”
他对落仙宗如此谨慎,用多重七阶阵法将自己保护,非常非常喜欢。
落仙宗如今毕竟是东域八大仙门之一,且是在人族之中,落仙宗的名望堪称第一。
既有如此地位。
落仙宗大本营肯定是重中之重。
不知道有多少势力有多少组织,试图渗透入落仙宗之中,对落仙宗进行内部监视。
有如此多重七阶阵法保护,想来除非是王级强者亲自出手,不然休想进入落仙宗而不被发现。
且就算是王级强者。
除非是那种特别擅长隐匿手段的天王存在。
不然也休想悄无声息踏足落仙宗一步。
他心中对此颇为满意。
但下一秒,他回头,淡淡开口道:“出来吧,你那粗沉的呼吸声如打雷般,该好好学习一番隐匿的手段了。”
“卧世朱长老。”
后方。
刚刚放他进入落仙宗的男子出现。
“请恕小子孤陋寡闻,自从小子加入落仙宗,便从未听说过什么卧世朱长老,而且,卧世朱长老,您的令牌早已被我落仙宗淘汰,新的长老令牌,可不是您手中那般样子。”
男子说着说着,笑容便渐渐消失。
“你是谁,外部势力的探子,还是其它仙门的奸细,现在说还来得及,若回头被暗部的兄弟们抓走,问题可就会变得更加严重了。”
男子将郑拓锁定,看上去颇为严肃。
“错误的决定。”
郑拓摇头。
对于男子如此这般表示失望。
“你说什么?”
男子皱眉,不解郑拓所言。
“我是说,你如此举动是错误的举动。”
郑拓背负双手,平淡的望着男子。
“记住,下一次在遇到这种情况,不要单枪匹马与人对持,这是非常愚蠢的一种行为,站在阳光下的你,浑身都是破绽,相反,躲在阴影中的你,将会成为最知名的毒蛇。”
郑拓耐心的教导男子。
男子傻在原地,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明明是将对方戳穿。
为什么突然变成对方教育自己,告诉自己该如何行事。
“说的倒是不错,所以,你以为我是一个人。”
正说着。
刷刷刷……
六道身影降临。
六人身穿黑衣,面带黑色面具。
黑色面具不知是何材质,竟然没有五官,完完全全的纯黑色面具。
落仙宗暗部死侍。
有光的地方便有影子,而落仙宗的影子,便是暗部。
暗部的实力已这般强大,看来,雷刑师叔的工作很顺利啊!
“此人冒充我落仙宗长老,各位暗部兄弟,还请将其拿下。”
男子将矛头指向郑拓。
暗部几人不说话,瞬间将郑拓包围,带离此地。
郑拓被带走的过程中,仍旧回头道:“记住我刚刚说的话,躲在阴影中,不要暴露在阳光下。”
男子见此,面色说不出的怪异?
“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被暗部抓到,不死也要脱层比,此人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男子摇头,表示不解,却也没有继续深究。
他的任务是守护落仙宗入口,不让闲杂人等进入落仙宗。
男子离去,另一面。
“见过真人!”
落仙宗某处,雷刑双手抱拳,对郑拓行礼。
名义上郑拓是他的师侄,实际上,他是郑拓的仆从。
郑拓曾将他拯救,他如今的肉身皆是郑拓所赐,二者还有契约在身。
“师叔不必如此多礼,还请起来。”
郑拓保持着自己作为人的基本礼仪。
师叔就是师叔,当初签订契约,也是为了不让师叔将混沌母泥的事情暴露。
他本身并没有想收雷刑为仆从。
雷刑点头,便是明白。
但从他其言语中能够听出,其对郑拓充满了尊敬。
“师叔,你忙你的,我就溜达溜达,看看如今落仙宗发展如何。”
“好!”
雷刑答应一声,同时将一块新的令牌交给郑拓。
“有此令牌,方能于落仙宗内自由出入,你也知道,如今落仙宗今非昔比,有些东西需要提防才是。”
雷刑委婉的说道。
“嗯,明白,明白。”
郑拓取过令牌,转身离去。
郑拓离去,雷刑望着郑拓离去的背影,面无表情。
“师父,此人是!”
刚刚在落仙宗门口将郑拓阻拦的男子出现,此刻询问出声。
“不要问,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雷刑皱眉,厉喝出声。
男子当即闭嘴,不敢在多言一句。
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师父有多狠辣。
能让师父如此毕恭毕敬之人,诺大落仙宗内,怕是只有那传说中的落仙真人。
郑拓游历在新的落仙宗上。
落仙宗整体内外共有十层大阵。
其中。
九层七阶顶级大阵,一层八阶顶级大阵。
九层七阶大阵互相关联,彼此契合,攻防一体,堪称完美佳作。
如此手笔,想来出自九黎儿之手。
而第十层的八阶大阵,想来与帝都有关。
帝都如今对落仙宗照顾非常,各种资源,全部倾斜向落仙宗在,俨然有种扶持落仙宗成为东域第一仙门的架势。
想想也确实如此。
落仙宗境内人族最多,帝都已人族为主导,培养落仙宗,怎么也比培养其他势力更加划算才是。
綜英美卡倫家的巫師
除此之外。
落仙宗内,各种大大小小的阵法与禁制无数。
可以说如今的落仙宗,不是谁想乱走就能乱走的。
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困在阵法或禁制之中难以脱身。
特别是一些比较重要的地方,不仅有阵法与禁制存在,还有专人守护其中,不让人轻易踏足。
落仙宗防御这一块堪称铁通。
相信就算是传说级强者,也休想轻易踏足落仙宗。
观看完落仙宗防御手段,他率先前往落仙塔查看情况。
落仙塔前,人满为患。
落仙塔作为落仙宗修行圣地,绝对是人们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落仙塔通往神魂界,在神魂界中,所有阶段的修仙者都能够得到神魂修行的提升。
特别是对于元婴期修仙者来说。
他们即将踏足出窍期,能够提前修行神魂,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神物。
落仙塔周围,有各种七阶顶级阵法保护。
显然落仙宗也知道落仙塔的重要性。
郑拓对此十分欣慰。
稍稍检查一番落仙塔,郑拓露出笑容。
不知不觉中,落仙塔竟然已晋升为后天灵宝。
虽然晋升后天灵宝的时间比黄金擂台晚上许多年,但也相当不错。
回头镜中界的先天灵气足够,便能开始炼制先天灵宝了。
郑拓如此想到,便是继续游历落仙宗。
一路行来。
落仙宗各个方面的提升堪称显著,俨然已有仙门风范。
不错不错。
郑拓在点头称赞过后,面色稍稍有些发苦。
正常来讲。
涅磐重生之毒後
他是不会如此游历落仙宗的。
落仙宗的一切他了如指掌,并不要亲自观摩。
而他之所以亲自观摩,原因是不想回家。
很奇怪是不是。
他对落仙宗的感情,就是如自己的家般充满感情。
每一次外出归来,他都会第一时间回家享受几日,然后在继续修行。
但这一次他不想回家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家里有人,还是让他特别头疼之人。
算了。
郑拓洒脱一笑。
早晚都要见上一面,此刻相见,也是好的。
他迈步,回到落仙山。
落仙山上,风景依旧美丽。
所有的一切都不曾改变,仿佛自己昨日刚刚出门,今日便是归来一般。
但是他刚刚到家,便是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从厨房传来。
紧接着便传来两道声音。
“你对不对,师兄就是这样弄的啊,为什么会糊掉!”
神仙儿手持一枚羊肉串,正奋力的用火焰烘烤。
但他手中火焰的威力相当巨大,就算其尽量控制,也是将羊肉串彻底烤糊。
“仙儿,你确定真是这样弄的。”
魔小七一脸不解的看着神仙儿手中那黑乎乎的羊肉串。
“这东西真能吃吗?不会吃死人吧?”
魔小七属实难以相信这东西可以食用。
“应该……可以吧!”
神仙儿馋的要命。
全世界恐怕只有郑拓会烤羊肉串,而她无论怎样寻找也找不到师兄。
没有办法,她实在馋的不行,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但……效果差强人意。
“仙儿,不用可以,会做饭的家伙回来了。”
魔小七露出笑容,出现在落仙山顶的梧桐树下。
郑拓屁股刚刚坐在石凳上,魔小七便是一身黑衣,出现在郑拓对面。
魔小七模样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换了一个发型,看上去更加成熟美丽了一些。
配合上其那充满冷艳风格的黑色长裙,小七大魔王这个称号,郑拓还是略有耳闻的。
魔小七因为继承了原魔小七的所有传承,天赋水平直线上升,俨然有逼近自己之意。
毕竟是魔皇与人王的直系血脉,若为亲生,天赋水平绝对不会太差。
天赋属性加满的魔小七,在如今这个天才争锋的时代,排名第五位。
没有错。
魔皇与人王血脉加持,接受原魔小七奶奶全部传承的魔小七,实力仅仅排名东域第五。
“好久不见,我该叫你什么。”
魔小七因为本体的原因,知道郑拓身份的秘密。
“在家叫郑拓,在外面叫无面。”
郑拓的回答很正常。
可听在魔小七耳中,怎么都感觉不对劲。
她就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好像被占了便宜,但你说什么便宜,她自己也不知道。
“郑拓,煮饭去,让我尝尝你的羊肉串,听仙儿说,你的羊肉串可好吃了。”
魔小七舔了舔嘴唇,一脸贪吃模样。
“对对对,小七姐姐,师兄的羊肉串可好吃了,我保证你吃上一次就会爱上我家师兄的。”
神仙儿小跑着一把抱住郑拓大腿。
那用力的模样,就好像生怕师兄跑掉似得。
郑拓看着又化为十岁小萝莉模样的仙儿,溺爱的伸出大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瓜子。
仙儿化萝莉已有好几次。
他问过小白,小白的意思是他实力不够,说了也不会懂。
算了。
此事并非几句话能够说清,日后在找小白谈谈看。
“我说你们两个,我刚刚回来,就要烤羊肉串给你们吃,让我休息休息不行吗?”
郑拓抱怨着自己的不满。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
行动上他便取出几尊傀儡进入厨房开始做饭。
他也许久没有安安静静吃过大餐。
如今回家,能够好好休息休息,吃顿大餐,睡个好觉,回头养足精神在修行也不迟。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些年怎么不在东域?”
魔小七询问道。
她知道郑拓就是无面,郑拓就是落仙真人。
无面为东域传奇,神话人物一般的存在。
而落仙真人同样如此。
按理说。
东域如此混乱局面,郑拓肯定会出手掺和一脚。
但这家伙没有任何消息,属实有些奇怪。
听闻此话,郑拓看了看一脸询问的魔小七。
他没有着急回答。
先取出一壶灵茶,自顾自倒上一杯,饮上一口,舒舒服服先享受一番后。
我是個喪屍
“修仙路,万千条,我这人不喜欢打打杀杀。”
郑拓如此回道。
“嗤!”
魔小七无语摇头。
“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你跑去灵海,将灵海所有妖孽暴打一顿后潇洒离开,甚至最后还放出不死不灭生灵大闹灵海,你可真是不喜欢打打杀杀啊!”
魔小七毫不客气的奚落郑拓。
同时。
其跟在自己家一样,自顾自倒上一杯灵茶,美滋滋饮起来。
“额……”
郑拓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吧。
“实际上,不死不灭生灵与我无关。”
郑拓试图说明一些问题。
“木已成舟,众口铄金,不是你,现在也是你。”
魔小七所言没有错,是不是他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需要这件事是他做的。
“笨蛋,又当冤大头给人背黑锅了吧。”
魔小七明明是咒骂郑拓笨蛋,但怎么看,都像是在传达另一种情绪波动。
“习惯了,也就成自然了。”
无面这个号本来就是背黑锅所用,如今有多了一枚黑锅,无所谓的。
“也是,你有如此多的身份,没有人会想到,堂堂东域传奇无面,竟然是落仙宗的灵魂人物落仙真人,也没有人能够想到,落仙真人竟是你郑拓,真……”
魔小七说着说着。
便被郑拓一把握住嘴巴。
“隔墙有耳,心里知道就好,别说。”
郑拓轻声于魔小七耳旁低语。
暖风吹过耳畔,魔小七莫名间打个冷颤,感觉一股异样暧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下一秒。
其张开小嘴,露出梁金晶的牙齿,狠狠咬在郑拓手指之上。
“痛痛痛……”
郑拓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指出传来。
下一秒。
嘎嘣!
他的傀儡手指竟然被魔小七咬掉。
“哼!”
将郑拓手指咬掉的魔小七相当傲娇。
“男女有别,不要动手动脚,当心我咬你……”
魔小七凶巴巴的模样还挺可爱。
但郑拓只有头疼。
小七大魔王可不是白叫得。
在东域这混乱的局面下,魔小七有如此成就,可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其若没有实力,早就被人收拾了。
“好好好,我不碰你,就好像谁喜欢碰你一样。”
郑拓吐槽。
眼看魔小七又要发飙。
“说吧,你找我来做什么。”
郑拓取出一枚摇椅,像个老大爷似乎的,老神在在躺在摇椅上,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我找你做什么,我找的是仙儿。”
魔小七看向厨房中口水横流的神仙儿。
“是关于潜龙会的事吧!”
郑拓道出魔小七心中所想。
魔小七性子倔强。
刚刚咬了人家,这会儿又要求人家帮忙,她属实干不出这种事来。
“啊……”
郑拓打着哈欠,稍显疲惫。
“当今东域,天才妖孽跟野草一样不值钱,而在官方排名中,你为第五位,至于那前四位是谁我不用说你也知道,他们很强,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份,他们不是东域本体人,而是外来者。”
随着郑拓所言,魔小七默不作声。
“你想让我出马,以无面身份替东域出头对不对。”
郑拓早已经东西魔小七来意。
“不,你说的不对。”
魔小七的回答让郑拓停止摇晃摇椅。
他起身。
看向一脸严肃的魔小七。
从这张美丽到完美的脸上,郑拓看到了某些执着与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