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tl3hp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八十四章 會心一笑情暗定閲讀-1p950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墨幽一说到太乙门等几个江湖宗门,墨罗眼中突然闪动着精光。
对于这太乙门。
墨门中所记录的,那可是与着太一门有着一样的背景。
均是来源于上古宗门。
不过。
这太乙门的记录时间,却是要晚于太一门。
而且据他们所知。
太一门与太乙门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
随着墨幽的解释之后,墨罗心中也算是有了一个底了。
大唐玄甲 墨染千裏雪
“可有通知墨宗和墨派?”墨罗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就他墨门估计是无法对付这太一门的了。
即便不是对付。
对于太一门中存在着绝世高手之事,墨门自然是需要好好应对的了。
先不说会不会发生冲突。
可墨门想要从钟文手中得到那地下城的钥匙,他们就不得不好好应对当下的情况。
真要是发生了冲突。
墨罗都能想像到。
自己墨门必然会被屠之一空的。
连水妖这样的人物都死在了太一门,可想而知,太一门的强大,使得墨罗心中担忧不已。
“大哥,已经让人通知去了,另外,我还让乙儿传消息出去,通知所有墨门在外的弟子返回墨门。”墨幽点了点头回道。
“好,待墨宗墨派的人到了,你再通知我,我先稳一稳内气。”墨罗得了自己兄弟的话,随之再一次的返回密室当中去了。
被突然唤醒。
大唐編年史
这已然是打断了他墨罗的闭关了。
说来。
墨罗每一次闭关散功,都会陷于沉睡当中。
而这一次散功也是如此。
一直站于一旁的墨乙,见自己的伯父返回密室当中后,担忧的问向自己的父亲,“父亲,那离儿怎么办?如果我们真的跟太一门发生了冲突,离儿必然会牵连其中的啊。父亲,还请赶紧把离儿带回来吧。”
“不可,离儿在太一门暂时还很安全,而且那小道士也未发现我的存在。如我墨家与太一门真要是发生了什么冲突,至少还有离儿在其中周旋一二。而且,据我所查,那小道士也不可能会杀了离儿的,所以你且安心吧。”墨幽到是看得明白。
就钟文还真不可能杀墨离。
对于钟文来说。
墨离就如一个刚出世的小孩一样,一切都如一张白纸。
想干嘛就干嘛,是非对错,在她的眼中,冒似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乃是她自己高兴了。
真要是如墨乙那般所想,两宗门发生了冲突。
估计钟文最多也只是会把墨离轰走罢了,也绝无可能杀一个啥都不懂的女人呢?
而且两人还相处了这么多些日子。
钟文断然也不可能痛下杀手的。
可这墨门却是并不知道。
就那地下城的钥匙,可真不是在钟文的手上,而是在李山的手上。
不过说来。
自己师弟的钥匙,也就等同于钟文的钥匙了。
不管那地下城中到底有什么,钟文也不可能直接把这钥匙交给墨门的。
李山的想法,才是重中之重。
此时。
龙泉观依然。
清晨起来做早课,傍晚再做一次早课。
就连钟文为了躲避两女的战斗,都已是加入到了早晚两课之内。
有道是眼不见心不烦。
耳不净,心难宁啊。
倍受两女的争吵之声,钟文每天过得还不如那火中老鼠,吱吱乱叫了。
好在早晚两课的时间,也能让钟文安静好半天。
这也算是躲清静了。
而这些天里。
曼清却是越发的冷了起来。
天價千金要復仇 莫言織心
除了与钟文碰上面之时,她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的笑容。
“曼清,你最近怎么了?哦,对了,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正好今日墨离和龙玉跟着陈叔去利州城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某日的上午,吃完早饭之时,钟文叫住离去的曼清。
说来。
曼清本来早就想着离开龙泉观了。
可有着墨离的突然出现,也使得曼清心里多了一股不服输劲头,再加上又有着龙玉的教唆。
这一住,又是好些日子过来了。
曼清见钟文喊住自己,脸色突然多了一丝的红晕,“九首,你跟我来。”
钟文心有不明,随即跟着曼清,出了龙泉观。
片刻之后。
官場驕子 小農民
二人已是到了龙泉村的那条小河边。
此时的田间地头,以及小河。
均已是一片白茫茫。
二人就如一片白纸之上的两个黑点。
曼清看着小河河面,似有所思,突然回过头来看着钟文,“我听你师傅说,你小时候经常在这条小河钓鱼,还经常在那片荒野地里猎野兔。我从小一直在殿中长大,没有体会过你的生活,也不知道你小时候生活如此困苦。”
“唉,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都快有些忘了。”钟文乍一听曼清突然提起这事,感觉有些诧异。
就这些事情,钟文说来也很是怀念。
但人随着渐渐长大,到了一定年岁之后,反到是对小时候的生活越发的怀念。
虽说当下生活越来越好了。
也学了一身的武艺,可钟文自始自终都没有忘记过那段日子。
那段日子虽苦,可过得却是很快乐。
曼清盯着钟文,想从钟文的表情之上,看出些什么来似的,“九首,东极岛离开后,我遇到了水妖,后来听说水妖要寻你,我当时很紧张。我还特意传信回殿,可一直也没等到消息。”
“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钟文被曼清这一席话说的有些动情。
是的。
是有些动情。
曼清都如此直白了,钟文就算是再能装傻,也明白曼清这是在表白了。
“后来我听说江湖之上有不少人前来太一门拜师,我就知道你安全。在东极岛的时候,水妖杀了云罗寺的人,而我只能前往云罗寺通告一声,所以也没过来通知你。”曼清又继续说道。
钟文听后,刚才的动情,又突然变淡了。
或许并不是因为曼清的话。
或者有可能是因为天气有些冷的原故。
“我不知道你这一生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当时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让着我,还被我刺了一剑。九首,你是不是喜欢墨离?”突然,曼清话锋直上,问起了钟文喜欢墨离来。
穿越之丫頭 你欠我錢
这也让钟文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
钟文还以为曼清先跟自己表述一下自己的心思,然后说正事呢。
可没想到这话锋直上,问起他欢墨离来。
愣了一会儿的钟文,也看向曼清。
四目相对那会,两人的心脏,冒似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同心劍
曼清的脸,在寒风之中显露出洁白无暇,可就在四目相碰的那一刻,顿时就红了起来,犹如红苹果一般。
而钟文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脸也开始有些泛红。
或许是因为曼清这张脸,太像当时自己刚入长安之时所碰到的女刺客青青吧。
而且。
曼清这张脸,除了像那位青青之外。
也像自己在长安城所抓的那个女子果果。
如果不知道他们三人的性子的情况,钟文都分辨不出她们三人谁是谁。
青青已是被自己杀死。
果果被自己放了。
这还是看在曼清的这张脸,钟文才放了那位果果的。
好多的画面,突然呈现在钟文的脑海之中,“曼清,你为何会有这么一问?喜不喜欢你还看不出来吗?”
钟文说来也并不知道怎么回答。
所以只能打太极了。
而这个太极打得,也算是合理。
至少此时的曼清却是会心的一笑,看着钟文,像是得到了一个很满意的回答一样。
曼清的会心一笑。
也让钟文见识到了曼清其实也是会笑的。
曾经的钟文。
可真没有见过曼清的笑容。
曼清的笑,犹如熬过一个冬季的花朵,在春日里绽放一般美丽。
这也让钟文突然觉得,如自己真与曼清在一块,或许真如神仙眷侣一般,笑傲江湖呢?
可当钟文一想到太一门的事情,以及天地宗的事情之后。
顿时这个念头直接就给消了下去。
執宰大明
流光微醉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小河边上。
谁也没再说话,谁也没再问话。
两人就好像这天空之下的两处静物一般。
而此时。
抗戰之臨時工 不打內戰
利州城中,却是上演着一场热闹。
龙玉指着墨离正哈哈大笑着,“哈哈,疯女人,我就说你就是个野人,吃了人家的东西都不知道付钱,也不知你家师长怎么教的你,跟你出来,真是丢了我的脸了。”
一边的陈丰,却是向那老板赔着笑,还一边付钱。
就在刚才。
墨离见这利州南城外的商贸场外,有一卖吃食的。
二话不说,就直奔了过去。
伸手拿了一个就往着嘴里塞。
这一塞,就直接进了肚中好几个。
这不。
正待墨离走人之际,人家老板可就不答应了。
墨离这是再一次的上演了她初到洛阳之时的那一幕了。
当时有钟文帮他周旋。
而这一次,也只能轮到陈丰来了。
“笑什么笑,我喜欢,你能怎么样?你个豆芽菜!”墨离心中根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与尴尬的。
吃了就吃了,付钱,总会有人付的。
再者。
墨离她也没有钱,想付也没那个能力。
“墨小娘子,下次你要吃什么,最好还是先跟我说一声,可真不要闹出什么大笑话出来。好了,你们也不要再吵了,在观里吵吵就算了,你们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吵闹,让人听了去,还不得笑话你们啊。”陈丰付完全,赶紧劝阻着二人。
今天早上。
要不是陈丰要来利州城采购些东西,龙玉说自己也要来利州城买些女儿家的事物。
这墨离也不至于跟过来。
龙玉乃是墨离的死号对头。
龙玉都来利州城了,她墨离自然是不可能不跟随的,至少,这一路之上却是不寂寞了。
二人一路吵,一路闹,到是把陈丰给吵得两耳都受不了了。
为了不想听到二人的争吵声,只得把另外两个道人以及两头驴子丢在后面,自行动用纵身术赶往利州城。
可这两位,却也如陈丰一般,纵身术一起,依然吊在陈丰的后头,一边纵身在后,一边一路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