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35347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零六十一章拿高麗練手熱推-7avnv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天津卫。
大棚园区。
朱厚照在授课结束之后,得到兵仗局孙福的奏报。
说供西苑千户所使用的线膛枪,如今已经全部制造完毕,奏报朱厚照可以做好相应的换装事宜了。
朱厚照听闻此事,自是喜不胜收,线膛枪和滑膛枪不同,除了更方便装填弹丸之外,射击精度也大大提高。
不过纵使这般,朱厚照还是督促孙福,让他继续改进,好早日研究出更为合理的螺旋形膛线铣制方法。
孙福对于朱厚照的旨意,自是躬身应是,对于朱厚照所言,孙福心悦诚服,甘心受教。
他之前根本没有想到,仅仅只是给枪管多加了这么几根阴阳相间的槽线,居然会使燧发枪的准确度提高如此之多。
而且听太子殿下所言,螺旋形的膛线会比这更为准确不说,更为震撼的是,这还不是枪械的终极模样。
孙福一想到太子殿下之前向他描述的种种,神情遍布憧憬不说,更是干劲十足。
孙福退下,朱厚照坐于房间之中。
经由刚才孙福提醒,朱厚照忽的想起前去高丽的姜三千户等人,如今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快有月余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也不知高丽的战况发生何般变化,想到此处的他,直接对着门外呼喝道:
“来人,派人前去询问萧敬,近日可有高丽的消息进京!”
“卑职遵旨!”
伴随着朱厚照的命令下发,一匹快马飞奔朝着京师疾驰而去。
……
京师。
说到京师,坊间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这东南西北自是指的方位,京师东富的富,是来自通惠河,因为京师东面靠近漕运码头的缘故,所以随着漕运的发展,大多数商贾为了方便,慢慢都汇集到了东边,如此一来,也就有了东富的说法
西贵,那自是因为西侧都是朝臣住所汇集之地,所以自是和贵字沾边。
南贫,说的是京师外城,位于京师内城南侧,正是百姓集中之所在。
至于北贱,贱的缘由,来源于它的社会地位,茶馆、戏院、青楼等等汇集,京师北面正是听歌唱曲,寻花问柳的集中之所,每天的行人络绎不绝不说,往来人等也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东直门。
和朝阳门一般,共同位于京师的东侧。
此刻的东直门,因为有大批商贾在此处云集的缘故,无数的人力也在着这边集结,整个东直门门口人影绰绰不说,进出的车马更是不停,甚至比作为内外城连接之用的诸处城门还要繁荣许多。
如此一来,此处城门守卫也比旁处要繁忙许多,诸多进出城门的马车和行人,尽皆需要通过盘查,方能进出。
今日的东直门,又如往常一般,就当一众城门守卫正在忙忙碌碌,对这进出城门的百姓、马车,挨个盘查的时候,一匹快马突然朝着这边奔驰过来。
见到这般情况的城门守卫,自是不能让其就这般冲锋过去,一边呼喝的同时,更是做出了要抬拒马阻挡的架势。
可是众守卫的诸般动作还未待成行,对面纵马而来的这人,就出声高喝着:
“八百里加急,避让!避让!”
听到这声呼喊的城门守卫们,顿时停下了手中将欲拦下对方的动作,心中略带迟疑,对方为何会从东面进城的同时,更是一边放下手中搬运拒马的动作,一边更是转身开始轰赶起城门口中的百姓来。
“快让开!快让开!八百里加急!所有人全部避让!所有人全部避让!”
伴随着城门守卫的呼喝,一众百姓慌忙躲避的同时,在众人刚刚将这城门口清理出一条道路的同时,这纵马而来的兵丁,也没有丝毫停留,挥舞着马鞭穿门疾驰而过,接着没消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东直门的一众城门守卫,看着一骑绝尘的驿卒,神情一脸疑惑,心中更是喃喃自语道:
神話書屋
东面,难不成是辽东都司?这是北方边关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城门守卫猜不出缘由,方才慌忙躲避的一众百姓,在这八百里加急离开之后,也仿若多了一个谈资一般,仅仅安静了片刻的东直门城门,顿时又因为众人的议论纷纷,而开始变得喧哗热闹起来。
这个驿卒从东直门处离开之后,一路穿街走巷,但是却根本没去六部和内阁所在的大明门附近,而是在皇城东侧的东华门前停了下来。
临到东华门前,驿卒坐下的骏马,因为一路疾驰的缘故,体力透支,直接栽倒在地,口吐白沫倒地不起,而飞身下马的驿卒,此刻却根本顾不上这些,寻到宫门守卫之后,直接出示了令牌和魏国公所给的密奏。
宫门守卫在一番检查核对无误之后,这封密奏就快速朝着乾清宫的方向行去。
蚌珠
乾清宫大殿之中。
弘治皇上手持朱笔,正在奏章之上一笔一划的书写着。
每日从各地呈递上来的奏章不计其数,若在之前,司礼监和内阁还能帮着筛检掉一些没用的奏章,但是弘治皇上又不放心全部假手他人,所以如此一来,只能累了他自己,每日不休的批阅着这无穷无尽的奏章。
就在弘治皇上批阅奏章之时,大殿之下突然快步跑进来了一个小太监,躬身进殿之后,直接跪伏与地,高声呼喝道:
“启禀皇上,魏国公有密奏呈上!”
正在批阅奏章的弘治皇上,突然被这小太监的高喝打断了思路,眉头顿时一皱面露不悦之色的同时,也瞬间反应过来这小太监话语的意思,急促的说道:
“快呈上来!”
听到弘治皇上的旨意,原本侍奉在大殿两侧的小太监快步上前,从这人手中接过密奏之后,快走几步,呈递到了萧敬的手中,萧敬检查了一下火漆,确认密奏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之后,方才打开转交到了弘治皇上的手中。
華夏足球
弘治皇上一脸焦急,打开密奏之后,就一目十行的快速看了下去,伴随着阅读的继续,弘治皇上的呼吸也开始变得越发急促起来,到了最后的他,还没待将密奏看完,神情就开始变得龙颜大悦,接着更是兴奋的一拍龙案,大声呼喝道:
混在法師世界 黑暗騎士殿
“成了!”
因为弘治皇上这突然拍案的举动,无数在殿中侍奉的宫女太监尽皆跪倒在地,就连侍奉在弘治皇上身旁的萧敬也不例外。
萧敬跪伏于地之后,等待了片刻,未见皇上继续言语的他,抬头偷瞄了一眼,见到弘治皇上满面喜色后,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试探着问询道:
綜漫蓋亞
“皇上,奴婢看您龙颜大悦,可是魏国公那有什么好消息送来?”
弘治皇上听闻此言,直接将手中看到一半的密奏放置龙案上,接着仿若要找人分享他的喜悦一般,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萧敬说道:
“魏国公密奏中言,说高丽一事几近平定,如今魏国公正在整顿高丽诸地府衙,确保其平稳过渡,维稳的同时,等待朝廷的下一步安排!”
萧敬听闻此言,脸上顿时露出狂喜的神情,对着弘治皇上就磕头恭贺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自太宗之后历代先皇皆守祖产,唯皇帝创下开疆扩土之功,此等丰功伟绩,注定留名青史,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之中伴随着萧敬的呼喝,一众宫女太监也纷纷开始在殿下附喝起来,本就跪伏于地的众人,更是借此机会,一边磕头行礼,一边高声恭贺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弘治皇上喜不胜收,对于一众宫女太监的呼喝,自是欣然受之,在众人恭贺之语结束之后,弘治皇上满面喜色的开口吩咐道。
“来人,速速将这封密奏抄录一份,送至天津卫,让太子殿下也高兴高兴!另外召三位阁老进宫觐见,商量安排官员前去高丽诸事!”
萧敬听闻的弘治皇上的旨意,赶紧磕头接旨。
弘治皇上满面喜色,一脸亢奋,但这般神情也未能维持太久,很快弘治皇上的目光,就又转回到魏国公所送回的那封密奏上面,扫到密奏上面一行字的他,皱起眉头不说,神情也开始变得冷峻起来。
刚刚起身的萧敬,见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露出疑惑神色,就当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看到弘治皇上又将那封急奏拿在了手中,皱着眉头阅读起来。
萧敬见到弘治皇上的这般神情变化,更是片语不敢发出,乖乖站于一旁,不再言语起来。
龙椅之上,龙案之旁。
弘治黄山拿着手中的奏章,神情变得凝重不已,一直将奏章翻阅到最后之后,方才慢慢将奏章放回到了桌案之上。
此刻的弘治皇上紧皱眉头的同时,也是一脸纠结,他没想到这魏国公行事居然这般狠戾。
在那密奏的末尾,魏国公并未隐瞒高丽君臣尽皆葬身于火海的缘由,甚至就连针对乔桐岛燕山君的种种手段,也一并呈奏了上来,接着更是在密奏之中请罪,表示如今大错已然铸成,甘愿受到责罚。
弘治皇上看到这末尾的密奏,虽然震惊于魏国公的手段,但是对于他这般举动,弘治皇上稍稍一想就明白了缘由,魏国公之所以这般作为,无非就是挖断李氏王朝的根基,让高丽再无覆水的可能罢了。
毕竟李氏统治高丽百十多年,虽不说根深蒂固,但是在高丽也没有能撼动他地位的存在,所以魏国公徐俌此举,虽然太过残暴,但是不可否认,仅此一下,就让高丽断了后续可能再起波澜的可能。
如今能够号令高丽群雄的人已经死伤殆尽,又有谁还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能和大明朝廷媲美。
想到这里的弘治皇上,原本紧皱的眉头,也随着思虑的顺畅,而开始慢慢变的舒缓,凝重的神情,更是消散于无形。
但是因为魏国公徐俌此举,弘治皇上再将内阁三位阁老召来议事,就感觉有些不妥当起来。
毕竟现在魏国公尚未还朝,内阁对于自己兵伐高丽的事情又一无所知,如今告知他们,再加上魏国公这件事情,谁知道三位阁老作何反应,若是拱手相喝还会好些,就怕这三位阁老迂腐守旧,墨守着之前那些不征之国的规矩,让眼前这般大功将要告成的局面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的弘治皇上,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对着一旁的萧敬问询道:
兄弟戰爭裏奈爭奪戰 華彩的樹
“可否安排人去通知三位阁老了?”
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问询,神情一紧的他,赶紧躬身答道:
“启禀皇上,奴婢还未来得及差人前去!”
“不用了!”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呃!
洪荒之青虛 日月青虛
萧敬满面愕然,目光更是下意识的转移到了那封密奏上面。
虽然萧敬不明弘治皇上收回旨意的缘由是什么,但是萧敬可以肯定,让弘治皇上产生这般变化的缘由,肯定和魏国公所呈奏上来的密奏有关,就当萧敬暗暗揣测,究竟是什么内容让弘治皇上产生这般变化的时候,弘治皇上的话语声,又开始在他的耳旁响彻起来。
“密奏不用抄录了,直接火漆封好,送至天津卫交于太子手中就是,另外有关高丽的事情,谁也不许外传,否则斩首示众!”
“奴婢遵命!”
“另外告知太子,当初高丽一事是他最先提起,所以这密奏之上的种种问题,直接让他解决就是!”
“奴婢遵命!”
萧敬躬身接旨,见到弘治皇上再无其他旨意传来之后,这次的萧敬没敢再有耽搁,转身跑去一旁开始安排起来。
神禦王尊
没消片刻,就有一名小太监从大殿之中跑出,朝着宫外奔去。
大殿之中。
弘治皇上看着离去的小太监,神情渐渐舒缓起来。
如今高丽一事已成大半,魏国公上奏询问朝廷的后续安排,弘治皇上原本想找三位阁老商议,但是因为魏国公在高丽所做的种种,让弘治皇上收回这个念头的同时,更是升起了将这个事情推到了朱厚照的身上的念头。
要知不管如何,朱厚照早晚都是要登临帝位的,所以眼下让他来拿高丽练练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