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b4db9精品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笔趣-第五百四十八章 緊急任務相伴-u9cze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图书室里空无一人,但她能感受到针刺般的目光。书架上的书不怀好意地盯着她,好像在等她伸手。罗玛第一次来这里时还是只爪子都没长齐的小猫,因此愚蠢地上了当。现在她知道,若是没有神秘保护,你就得离这些该死的书远一点。
现在可不同了。罗玛挥挥手,“快找书。”指环闪闪发亮。
王爺小心,王妃來襲
巔峰修神
埃伯利·巴姆从不会说谎,很多时候她的游戏不需要它。但这是尤利尔的请求,借索伦·格森传递给埃伯利,它只好遵命。换成索伦,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说话了。统领的夜语指环尖酸刻薄,戴着它简直比禁闭还像受刑,连它的主人都忍受不了,将它丢给学徒了。可怜的尤利尔,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耐下来的。
不过说实话,尤利尔和索伦相处得还不错。据说夜语戒指彼此间的差别取决于使用者的缺陷,罗玛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但看起来似乎是那么回事。埃伯利储存着大量拉森不能记在脑子里的知识,而索伦……它的资料库更丰富,与图书室直接相连。尤利尔干嘛不拜托索伦查找信息呢?
有人经过走廊,罗玛动了动耳朵。先前她以为图书室是绝对安静的,直到她获得了神秘职业。魔力赋予她更开阔的感知天地,魔法就更不用说了。『夜之拥』让她在黑暗的走廊奔跑,灵巧地避开每处障碍。早晚有一天,外交部会为我感到骄傲的,她得意地想。占星师的课程曾令她饱受折磨,而同学的嘲笑比艰涩的星象学知识更让人恼火,尽管他们不敢当面讥讽。
如果进来的是占星师,她心想,我就在书架后把他吓个半死。小狮子躲进阴影,手里握着弹弓和羽毛笔(她的弓箭早被没收了),随时准备发射出去。这么近的距离,根本不用担心准头……
“罗玛!”萨宾娜地推开门,她气得眉毛都竖起来。“你又擅自跑出来!”
……羽毛笔击中门把,弹到地上。罗玛闭上眼睛,恨不得时光倒流。她半点也没想到自己会失手。技艺不是神秘,需要时常练习。这是安川告诫她的。我太久没有握过弓了,可我能怎么办呢?该死的禁闭阻止她进入训练场。她一时满心沮丧。
不良少夫
“我的确想不擅自来着。”小狮子说,“可惜你们不会答应。”
“要是你被发现,我也会一起倒霉。到时候看谁给你送零食。”
“那我就得像拉森一样吃棕仙了。”
占星师小姐瞪了她一眼,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好了,少说话,当心把奥斯维德先生吵醒了。”
“我在书柜里都能听见你的脚步,要是他没睡熟,早该醒过来了。”
我的寶寶相公
“下次我会脱鞋子来。你在这里干嘛?”
“外交部的秘密任务。”罗玛信口开河,“我们要找到圣骑士团的弱点,然后去攻打赞格威尔。”
“埃伯利,你们在找什么?”萨宾娜立刻更换询问对象。
『银歌圣骑士团的相关记录,包括奥雷尼亚帝国时期和莫尔图斯关键词的查询。』埃伯利回答,『这是信使大人的要求。』
“什么信使?”萨宾娜问。
“你不知道么?”罗玛难得能在除了打架之外的方面胜过萨宾娜,她得意地甩动尾巴:“就是尤利尔。先知让他成为外交部的信使,负责向神秘领域传递预言。他现在正在宾尼亚艾欧呢。”
“先知大人。”占星师小姐纠正,“外交部还有信使?”
“就是有。”
“我知道这个职位,但它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废除了。梅尔女士就是这么说的,她从来都是拿着课本说话。”梅尔女士是高塔的历史学家,罗玛嘲笑她的脸长得就像一本书。“自克洛伊塔从圣米伦德大同盟独立,我们不再需要满世界通知预言。外交部的前身其实就是信使,你看他们现在的工作是什么。”
“维护属国安全。”她当然知道。
“准确来说,是维护克洛伊塔在神秘领域中的安全。”
“你干嘛?好像你比我更了解外交部一样。”
“虽然我不是外交部学徒,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还是来找记录吧,你快点找到,就快点回去。”萨宾娜哼了一声,“你的朋友什么时候要结果?”
“呃,下一次他来找我?”
『一星期后。』埃伯利回答。
萨宾娜叹息一声:“让我来吧。”
“这是外交部的任务!”罗玛跳起来,“是我的任务!你快去值班,萨宾娜,观景台需要你。”
“老师就在观景台,还有先知大人和泰伦斯阁下。他们忙着计算空岛霍科林上空魔力流的冲突概率……你知道布鲁姆诺特要移动的消息吗?我们也得避开元素喷流。总之,他们有的是事情要处理,需要安静的环境。”占星师小姐敲敲书柜,从架子最深处拽出一本躲藏的线装书。“而且,没有我的话,一星期内你可找不到资料。”
“哦?你认为自己比埃伯利和我加起来更擅长找东西?”
“我的意思是,你不会把找到的东西整理成纲。银歌圣骑士和先民的记录可不止一两张纸,而埃伯利笨得连作业都写不来,问它还不如问目录。”
小狮子困惑地张大了嘴:“我一直以为是拉森的命令,毕竟索伦……它真的不会写作业?”
『事实上,夜语指环的功能与使用者是完全互补的……』埃伯利的语气似乎有点受伤。
萨宾娜咳嗽一声。“我们还是赶紧行动吧,从这本《海岸纪年》开始。里面记载的故事大都是水银圣堂的,银歌圣骑士的起源正与其相关。”
獵命師傳奇·卷十五
……
“十字骑士的建立开拓了宗教武装的先河,是圣堂最大胆的一次尝试。神职者们不再徘徊于祭台和庙宇,他们真正融入到了贵族之中,为朝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革。神秘生物并非由血脉联结,因此世袭制首当其冲,成为贵族派感到地位危机的缘由。与此同时,神秘力量的集合严重倾斜了教会与王族之间的平衡,致使皇帝和首相作出决定,建立一支由最强大的神秘生物组建的帝国军团,命名为‘银歌’。”
教皇丢下勺子。
“伟大的银歌圣骑士团。”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座位说,“最初竟是为了制衡盖亚的武装军团而成立的。听起来是不是很荒谬?”
林德站在他身后,目光也落在椅子背上。那些精雕细琢的花纹被阳光分割成两半,线条纠结缠绕,没入厚厚的丝绒软垫。“倒也不奇怪,冕下。先民时期的神秘领域与现在不同。”
“是的,宾尼亚艾欧可没有第二个奥雷尼亚帝国了。”吉祖克赞同,“但关键不在这里。当年银歌骑士团因十字骑士而建立,为何前者能在黎明之战拯救整个诺克斯的秩序,而后者只能每天像只野猫一样逮耗子?没错,捕猎是他们的本分,可你们追了一千年,一千年!千年的耗子都能进化成人了!可猫还是猫,甚至变得又老又瞎,百病缠身,连路都走不动。”他的话语变成咆哮。
“教会派抗拒巫师,阁下。他们认为真理不等于盖亚,探索和开拓只会带来毁灭。”
“谁关心野猫怎么认为?它们还自认为是世界的主人,躺着不动就能享受爱抚、亲吻和温暖的壁炉。啊,我真讨厌这种动物!它们欺软怕硬,小个子善于撒娇,大块头粗鲁无礼。”教皇摇摇头,冠冕掉进了汤锅。于是他拾起瓷制汤勺,饶有兴趣地拨弄它。宝石浸没在肉汤里,粘上了洋葱和牛肉。“更可怕的是,猫从来不会忠诚于主人。它们捕猎是为了不饿肚子,而非完成命令。它们撒娇是为了祈求住所,不是为你献上臣服。它们没有丝毫荣誉,却为自己的坑洼的皮毛倍感骄傲!”
林德没说话。他瑟瑟发抖,感受着法则巫师的愤怒。苦修士派的首领“纹身”吉祖克,盖亚教皇的崇高身份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件衣服,或者,一处纹身。教会派针对巫师的小动作自加入寂静学派开始就层出不穷,他却根本没放在心上。然而就算被放纵到如今,主教们尚未能给巫师们制造出一丁点相对棘手的麻烦。
直到他们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失手。
恶魔猎手没能带来猎物,水银领主彻底失踪了。她好像钻进了地缝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没人知道她是活着还是死了,如果是后者,他们甚至找不到尸体。这个事实令人焦虑。眼下巫师和教士接连失败,林德简直不敢想象吉祖克阁下的怒火。为什么又是我?他满腹怨气地想,夏妮亚在骑士海湾白费功夫,也没见“第二真理”大人给予责罚。我们应该调换工作,夏妮亚·拉文纳斯得知罪犯是自己的授业恩师时会是什么表情?他很想一睹为快。
“林德,我的朋友,你喜欢养猫吗?那些咪咪叫的小毛皮?”教皇忽然开口,语调阴沉如雷暴时的天空。
霸愛:冷少來襲
“不,阁下。”一些女巫会饲养小动物,尤其是白月女巫,她们常将猫和鸟视作巫术的媒介,但也会对它们宠爱有加。“狗也能逮耗子。我敢说,阁下,它们完全是出于忠诚才这么做的。”
“忠诚?”
“对真理的忠诚。”他牙关打颤,“对学派的忠诚。阁下。盖亚是真理的化身。”
“亲爱的朋友,我不是瞧不起你,但失败就是失败,对吗?”吉祖克亲切地说,“你让水银领主拉梅塔从我们手上溜走了,她本来应该在地牢里衣衫不整的等着我才是。而你给了她更换礼服的时间,林德。”瓷勺又掉进了汤里。林德恐惧地跪下去。
“我会抓住她,阁下,我发誓我会的。您的地牢决不会空置。”
“是的,是的,伙计。”吉祖克和蔼地将手搭在林德的肩膀上,汤汁渗进了布料。“评测的名额也不会空置。一直都是。你知道的,林德,我十分看好你。一直都是。”
巫师咽了口唾沫。毫无疑问,要是这一次他仍不能将功补过,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黯淡无光的前途。继续任务不是好机会,可他别无选择,只能碰碰运气。“阁下,我请求支援。”
“我在听,朋友。说吧。”
“水银领主的躲进了秘密结社的耗子洞,我们、我们无法获得线索。”
“刚开头就遇到困难!真糟糕。但我想你能克服,没错吧?”
老实说,我宁愿去高塔找白之使借『忏悔录』。“是的,阁下。但我需要一点、一点点的援助。比如位置。秘密结社的位置,它的内部结构和成员数量……因此我希望,我的意思是,我请求更直接的渠道……”
“你想见见我们的夜莺。”吉祖克概括了整段话。
“我会保密,阁下,我以火种发誓。”
“你当然会。”“纹身”审视着他,“泄露他的身份没有半点好处,林德,我没必要这方面警惕你……事实上,我也很希望你能和他碰面。但问题在于,这件事的成功与否并不取决于我。”
“我不明白,阁下。”林德怀疑地问。既然夜莺能传来水银领主的消息,想必可以找到她的下落,甚至还包括秘密结社的位置……“这会对夜莺的隐藏造成不利影响吗?”
“不是这回事。好吧,我可以提供一个机会。只能一试,林德,但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话中的含义令人不禁深思。吉祖克把汤碗推到一边,同时示意巫师站起身。林德无需吩咐,立刻主动地把餐具收拾进推车里。“十字骑士也会配合你的行动,他们好歹能凑个人数。我们没有像样的恶魔猎手,但总不能到光辉议会邀请圣骑士吧?”他哼了一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教皇的华丽长袍差点带倒椅子。
“学派巫师和苦修士会接替被调走的十字骑士。莫尼安托罗斯之外的盖亚教堂最近经常受到袭击,需要处理。还有黑巫师……看来我们的教皇冕下要忙昏头了。”他脱下衣服,洗去纹身,顿时又变成了寂静学派的法则巫师。好了,现在这些都不是他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