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1s640熱門都市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六十五章 閒逛相伴-byxpo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虽然说皇子们分府,但除了六皇子其他人不会立刻就搬出去,选好了府要布置,家具人手等等都是很多很麻烦的事。
六皇子最简单,要的就是肃静,人越少越好,也不需要府建多齐全,只要有大夫有药一间房睡觉就足够了。
所以见过亲人们之后,当晚六皇子就出宫移居新府,其他皇子们继续热热闹闹的选新府。
皇子们分府的消息几天后才传了出来,除了分府还要封王,皇帝让朝臣商议封号,整个京城都热闹起来,因为这也意味着要为新王们选王妃了。
如今六个皇子,除了太子,其他的皇子们都迟迟未成亲呢。
一下子可以有五个王妃的机会,大夏的世家贵族们都很激动。
虽然住在城里没有山下的茶棚听热闹,郡主府的大门也日夜紧闭,但阿甜吩咐了负责采买的管事,在集市打听消息,所以京城里的风吹草动都很及时的掌握。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刀紙
陈宅的校场里嗖嗖的射箭声停下来,穿着小衫襦裙,束扎袖子的陈丹朱握着弓转过头。
“不对吧。”女孩子鼻头上汗珠亮晶晶,“五个皇子,但五皇子有罪被圈禁,六皇子需要病养,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呢,也能选妻子?”
阿甜道:“哪有什么关系,不管怎么说都是王妃啊,五皇子再有罪,也是皇帝的儿子,皇帝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生气,难道还能一辈子生气啊,至于六皇子,六皇子就算了死了,王妃也还是王妃嘛,也是皇帝的儿媳,那娘家也依旧是皇亲——”
舍出一个女儿守寡一辈子,换来家族成了皇亲,那当然值得了。
陈丹朱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笑了笑,重新举起弓搭上一只箭,又停下问:“那六皇子怎么样?”
阿甜说:“没怎样啊,跟在西京的时候一样。”
六皇子搬出宫的第二天,新城一座府邸突然多了兵卫把守,引起了民众的注意,得知是六皇子府的时候,民众又不在意了。
六皇子在西京的时候就住在另外的府邸,六皇子的病需要静养,来到新京自然也是如此。
陈丹朱却注意到不一样的,握着弓箭看阿甜:“在西京养病的时候,也有兵卫守护吗?”
这个阿甜就不知道了:“这也没什么啊,六皇子养病更要人保护呢。”
陈丹朱点点头:“你说的也对。”看向草靶,嗡的一声,箭离弦命中靶心。
阿甜鼓掌叫好:“小姐好厉害。”
陈丹朱将弓在手里转了转,放回一旁的架子上。
劍公子 東方玉
“小姐,累了吗?”阿甜上前,端着托盘,手帕,茶水都在其上,一叠声的问,“擦擦汗,喝口茶。”又问,“还玩什么?骑马?玩角抵吗?”
陈丹朱一手捏着手帕擦汗,一手捏着茶浅浅喝了口:“不玩了。”将茶杯和手帕放下,“去睡觉吧。”
阿甜举着托盘忙跟上:“小姐,你才起来没多久啊,咱们再玩会儿别的呗,要不去做药,薇薇小姐说很多人想要买咱们的一两金呢。”
陈丹朱懒懒摆手:“这么热的天,我才不去做药,多累啊,我又不缺那一两金。”
阿甜无奈的看着陈丹朱向前走,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姐越发的懒懒洋洋,但她知道小姐不是累了,而是无趣,没精神,这样下去不行啊,人都会废了的。
但该怎么办?还能有什么让小姐打起精神?
“小姐。”阿甜跟上去,胡乱的捡着事情说,桃花山啊,卖茶阿婆啊,给张遥写信啊,去停云寺尝素斋——
陈丹朱停下来:“停云寺?”又哈哈笑,“停云寺那素斋谁想不开去吃啊?”
有兴趣了,阿甜忙急急的说:“不是呢,小姐,你好久没去了,现在停云寺的素斋很有名,很好吃,好多人都想要吃呢。”
陈丹朱咿了声,慧智大师怎么突然开窍了?而且,停云寺——那一世李梁按照太子的指使在停云寺刺杀六皇子,嗯,这一世,没有了李梁,太子有没有跟慧智大师牵扯上关系?
“走。”陈丹朱立刻转身,“我们看看去。”
阿甜高兴的应声是,唤燕儿翠儿去给陈丹朱更衣,自己则站在院子里一连声唤竹林竹林。
竹林面无表情的从屋檐上落下:“备车这种事唤我干什么?”
阿甜笑道:“不是让你备车,是跟你说一声,小姐愿意出门了。”
竹林也跟她说过小姐不爱出门是人有问题,很明显是在担心。
所以告诉他让他宽宽心。
竹林木然道:“去寺庙有什么高兴的,寺庙去多了,丹朱小姐万一想出家呢。”
阿甜气恼跺脚:“竹林你怎么也学会胡说八道了!”
陈丹朱已经利索的更换了衣衫,走出来听到这一句,好奇的问:“竹林说什么了?”
阿甜生气的告状:“竹林说小姐你想出家。”
陈丹朱笑了:“我是不会出家的,不过——”她捏了一下阿甜的鼻头,“倒是你有可能。”
重生之帶娃修仙
媚色 南歌夢
说罢笑着向外走。
虽然小姐精神不好,但看起来应该没有出家的心思,阿甜松口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至于她,小姐不出家,她当然也不会出家啦。
陈丹朱来了停云寺,停云寺一如既往的威严,斋房所在也并没有乱糟糟的人群。
“我们的素斋都是要提前约的。”
听说是丹朱小姐来了,知客僧都跑了,把冬生推出来迎接,听到陈丹朱问这个,他忙带着几分得意解释。
“而且也不是谁都能吃,要有缘人才行。”
陈丹朱笑道:“什么有缘人?”她压低声音,“是布施最多的有缘人吗?”
起舞蓮花劍
鑒寶女王 秋澀如畫
冬生涨红脸:“丹朱小姐不得佛前无礼。”
陈丹朱哈哈一笑,端起架子道:“叫郡主,快给郡主我把饭菜都呈上。”
丹朱小姐显然不是有缘人,是不能惹的人,冬生只能乖乖的去传话,那三位日渐倨傲的师兄也没推辞,三人叮叮当当的忙活一通,将一桌素斋摆好。
陈丹朱坐下来尝了尝,果然比先前好多了,而且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一个师兄在旁说道:“这斋菜是方丈大师改进的,大师说得到佛祖的指点。”
陈丹朱咬着一块豆腐菜包差点喷笑,什么佛祖,分明是她那次给慧智大师的指点吧,起身就来找慧智大师。
这一次慧智大师没有躲起来闭关,开门迎接她,并且不待陈丹朱提起就主动说素斋的布施,一半算陈丹朱的功德。
“这功德,丹朱小姐愿意拿回家也好,供在佛前也好。”
陈丹朱笑道:“大师真是太会生意了。”
“胡说。”慧智大师肃容,“老衲是佛心。”
陈丹朱其实并不在意这个,她来也不是为了这个,道:“这个无关紧要,留在佛前吧。”
慧智大师没有松口气,戒备的看着她:“丹朱小姐想要什么?”
陈丹朱想了想,低声问:“大师,太子——”
邪醫狂妃:王爺藥別停
不待她说完,慧智大师惊恐的向后退一步,咬牙低声:“太子?丹朱小姐,你推倒了皇后还不罢休,又要推倒太子?”
陈丹朱愕然,失笑:“大师你说什么呢,皇后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是她自己犯了错。”
慧智大师怅然:“皇后的错是罚丹朱小姐来这里禁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