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qq754精彩小說 盛唐陌刀王 ptt-第六百六十七章 潰軍之將只剩勇鑒賞-xxftr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黎明时分,大地的东方升起一颗太白星,当所有星光都已经暗淡时,它成为这阴阳割昏晓短暂时间内的唯一光亮。
恒河边上大象们甩动着长鼻,四条腿站在河水中,蒲扇般的耳朵轻轻动弹,表示他们尚未睡醒。
河岸上分布着星罗棋布的篝火灰烬,有些柴枝还尚未燃尽,有忽明忽暗的灰烬亮起。北印度士兵们姿态万千地躺在沙土上,仿佛是在练着不同动作的瑜伽。
巴吉拉安排有各军进行值夜,轮流休息,但到第二天清晨时分,无论是躺下睡觉的,还是正在值守的,都放松了警惕打着盹儿。刹帝利军官们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整个大地一片寂静,只有远方缓慢接近的黑点集群。
骑兵在夜间无法发挥战斗力,所以当天色微微亮时,一部分印军在外围进行放哨值守,一部分人还在睡翻身觉。
马蹄的震动声惊醒了拄着长矛站着睡觉的士兵,他揉了揉轻松的睡眼,看见了天际齐头并进的敌骑,那起伏跳动的身影已经遥遥地将杀气投射了过来。
“叽里咕噜,敌军来袭了!”
康乾禦警
士兵们揉着惺忪的睡眼站起来,慌忙奔跑着聚敛到一起,军官们手忙脚乱地披挂战甲,金甲战神从临时营帐中走出,翻身上马怒吼道:“谁让你们卸甲睡觉的!不知道敌军像野狼一般凶残狡猾吗!”
第一轮的箭矢打击已经来临,士兵们翻滚着在地上乱爬,箭矢从他们的后背上穿进来,鲜血浸染了麻衣。
與美女老總的曖昧生活 梁不凡
枕上強愛:首席吃飽別耍賴
“组起战阵,快些,快些!”
唐军的铁蹄已经朝着他们冲来,印军连一个完整的马其顿方阵都没有组成,尽管军官们努力地要把人聚起来,但唐军的马槊队专朝着人群聚集的地方冲锋,锋利的槊尖将一个个敌军的胸膛穿透,使得散乱的印军更加变为了一盘散沙。
本来在封常清的预料中这一次的突然袭击应该不能击垮北印军,他估算敌军伤亡到达一成时就会溃败,但这几日的袭扰敌军真正死亡人数并未超过两千,显然他又高估战神巴吉拉了,他的军队也超不过一成这个定例。
但他没想到对方尚未到达一成便彻底溃散了,似乎接下来就是清扫战场,俘虏残余兵卒。
令人没想到的是,溃散的印军中还有一个不可猜度的因子,那就是战神巴吉拉。他丝毫不在意全军的败况,他甚至认为麾下的这些士兵影响了他的发挥。
他与这些低种姓士兵已经完全割裂,他们的死亡无法对他造成影响,真正他自己的选择,就像在用一种理想的方法实现个人英雄的发挥。
他骑着战马挥舞着双剑,领着五六个人朝着唐军骑兵冲来。封常清立刻调集马槊队对他进行围杀。他那双软剑确实非常锋利,能轻松地割破敌人的喉咙,两名唐军被他一个照面斩于马下。
举着马槊的士兵猛地用槊锋戳在了他的肚腹上,竟然溅起火星,丝毫没有反应。马槊可是破甲能力最强的武器,遇到了这黄金甲居然戳不进去。两名骑卒共同围上来又戳了他两下,还是丝毫没有破甲。他立刻挥舞着软剑将这两人斩杀。
先后有五六名唐军想干掉他立功,结果不幸死在了他的软剑之下。
封常清时刻严密地观察着战场的形势,自然也看见了巴吉拉大杀四方左冲右突,这个人的装备实在是太强,仿佛是用北印度所有的财富打造而成,黄金圣衣果然名不虚传。
他立刻高声下令道:“所有人不要靠近这金壳王八!用角弓远距离袭扰!射他的战马!”
唐军骑兵们迅速分散开来,继续射杀溃逃的北印度军队,同时与巴吉拉保持距离。
封常清特意抽调出一个骑队与巴吉拉周旋,始终与他相隔五十多步远,角弓不停地朝着他的马招呼。跟随在他身后的五六名刹帝利武士也在周旋中进行护卫。
经过一番短暂的周旋之后,巴吉拉似乎认为这样的孤独作战似乎没有意义,率领着六人朝着恒河上游撤退,把溃散的军队留在了河滩之上。
副将打着马来到封常清身边,望着远遁的巴吉拉问道:“要不要派出一队骑兵去追击。”
封常清果断地摇了摇头笑道:“不过是孤军之勇,把他留给赵丛芳吧!继续打扫战场,将溃散的敌军全部驱赶进恒河中喝水去!”
我知道你的秘密
中午时分,恒河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具具的浮尸,仿佛堆叠的死鱼沿着河岸向下游飘去。
封常清完成了对北印度最强军事力量的清洗,迅速撤离战场,朝着大勃律国的方向移动。
……
赵丛芳把自己的临时行辕设在婆罗门神庙的对面,方便对这帮掌握知识和祭祀的神棍进行监视,时刻关注着城外恒河下游方向的动态。根据李嗣业派人送来的消息,北印度战神巴吉拉率领两万军队前来救援曲女城,封常清已经带着人到下游堵截,现在虽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但他对封常清的作战能力是心服口服的。
婆罗门的长老们对他们的战神好像也迷之自信,这帮老狐狸对他的无理要求逆来顺受,有时候甚至都不争取一下,很明显是要稳住自己,等着巴吉拉前来收拾局势。
他不需要揭破他们的脸面,也不用指出他们的期望,等到时候噩耗传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彻底绝望,然后被迫接受现实。
四大名捕戰天王之風流
六日后清晨,唐军士兵在曲女城的城墙上,看到了远处恒河下游处有五六骑朝着城池而来。他们开始以为这只是吠舍种姓的商旅,刹帝利和婆罗门怎么敢带六七人前来送死呢。
亂長安 小白龜的貓
等这些人接近城池之后,士兵们看清他们身上的装束,看见他们身上的锁子甲,其中一人的甲胄非常拉风,堪称黄金圣衣。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些是北印度军队的残部——如果五六个人也叫残部的话。
他们立刻派人去向赵丛芳军士汇报军情,赵丛芳也百思不得其解。这身穿金甲的定然是巴吉拉,他吃了败仗自己不回去原地去反省,竟然跑到这风口浪尖的曲女城来,他该不会觉得仅仅靠六七人就能收复国都吧。
他要是真能收复了,他赵丛芳就等于比封常清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赵丛芳立刻登上城头,命令士兵们将伏远弩和长弓朝向城外,等着这个疯狂的金甲军神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