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電視劇

egtu4有口皆碑的小說 夏逆 起點-第一百五十五章、來自西域的刀客分享-q0inb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那个语气懒洋洋的人缓缓走来。
他经过的地方,如同摩西分海一般,曾家众人左右分开,为他让路。
一双双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是信任和希冀。
看得出来,他们对这人充满信心。
但看客们可不这么觉得。
远处的人群里面,有人用几乎耳语的声音在嘀咕:“‘赤血刀’已经是几乎就要成为真人的大高手,他也不过一招就败了,刚成真人没几年的……也不够看啊!”
来的那人露出笑容,对着那边说:“那位觉得我不够看的朋友,我承认你说得很有道理,但你这么说,我很不高兴啊。”
说着,他朝着那边挥了挥手。
人群之中,一个个子矮小的青年脸色大变,转身就跑,但才跑了一步,就好像是被一匹看不见的奔马撞上了似的,整个人飞了起来,一下子摔到了远处的地上,摔得满脸是血。
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 花千辭
他痛苦地惨叫了两声,却又飞快地捂住嘴巴,不敢发出更多的声音。
但至少……看起来,他的伤并不致命。
随着这个小小的插曲,刚才说话的那人已经走出了曾家大门,走下了台阶,走到距离潘龙不足五步的地方。
“我听说过‘益州一文侠’的名号。”他说,“但你可能没听说过我。”
“曾小强,曾家当代第二位真人,我听说过你。”潘龙说。
曾小强笑了,他虽然已经九十多岁,但外表看起来却仿佛才不到三十。身材修长、相貌俊朗,气质温和儒雅。看起来不像是个刀头舔血的江湖豪客,倒像是个吟诗作画的青年书生。
可潘龙并不会因此小看他——这人是能够在西域那种随时都准备打仗的地方一路奋战,从先天境界一直战到真人境界的狠人,小看他的人,大概都已经被埋在黄沙里面,变成木乃伊了。
战争远比江湖厮杀更加凶残冷酷,在战争里面磨砺出来的高手,也远非寻常江湖人可比。
曾小强站在那里,看起来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但他分明对这些破绽毫不在乎,脸上依旧是懒洋洋满不在乎的笑容。
“这位老弟,今天你准备发多少枚铜钱?”他问。
潘龙看着他那充满浪子风格的笑容,自己也笑了。
只是,他的笑容之中,充满了讥讽之意。
“至少两枚。”他说。
曾小强笑眯眯地问:“那么,我就预定一枚铜钱喽?”
“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倒也并不介意……这些年来,我杀过很多人,做过很多坏事,什么时候被谁给行侠仗义了,都没什么可奇怪的,也没什么值得介意的。”即便说的是关于自己的生死,曾小强依旧还是懒洋洋的样子,“只是,你确定你要给‘镇辽东’一枚铜钱?”
放開那只妖寵
“你不赞成?”
“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没那个能力。”
潘龙摇摇头:“能力与否,不是靠嘴说的。”
他之所以一直在跟曾小强打嘴仗,其实是在等自己恢复。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刚才那个俺寻思版的天魔解体大法让他受伤不轻,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伤势。
因为现在可以算是脱离战斗的缘故,他的生命值恢复很快,只是这一会儿,就已经恢复了一大截。
剩下的,刷个治疗术就行。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必要再拖拖拉拉。
早点动手,打完收工。
没准打完曾小强之后,还能再跟曾英奇打打嘴仗,再拖延上一波。
那岂不是美滋滋!
他心中杀机一起,曾小强立刻感应到了,眼中懒洋洋之色顿时消失,右手在腰间一抹,已经多了一柄雪亮的弯刀。
看来他的腰带便是一件可以储物的法器,就是不知道除了这柄一看便知道绝非寻常货色的弯刀之外,里面还藏着什么?
刀在手,一股炽热荒凉的气势便从曾小强的身上散发出来,顷刻间笼罩了周围。
幽州海滨的初夏早晨,气候原本是凉爽而湿润的,但在他拔刀的瞬间,潘龙便感觉自己似乎是又回到了当初和“九山王”何平安一起前往西域的那段路程。
星武神殿 下班
炽热的黄沙,炽热的太阳,炽热的空气。
干燥到极点的空气里面没有半点水分,一眼看去,只能看到因为炎热而导致地面空气上升,形成的丝丝缕缕如同水波一般微妙的荡漾。
在这荡漾之中,周围的景物产生了细微的扭曲——并不足以让人看错人和沙子,却让人没办法分辨哪里是天、哪里是沙。
而在这片细微的扭曲之中,曾小强是唯一清晰明白,没有半点扭曲的存在。
他站在那里,就像是屹立在沙漠之中亘古不变的山岩。
潘龙忍不住笑了。
“原来是你在沙漠里面领悟返璞归真的。”他说。
说着,他也拔出了刀。
神圣长刀。
以寒铁糅合秘银,由排教高人用秘法打造出来的长刀,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就算主人只是普通的凡人,不懂半点法力,这气息也能为他祛除病痛、抵御诅咒,并且能够让隐匿的妖魅显形,还能斩杀没有尸体的鬼蜮之辈。
潘龙将真气源源不断输入刀中,那温暖的气息便朝着周围蔓延,覆盖了灼热荒芜的沙漠。
沙漠的气息是虚,可神圣长刀的气息是实,虚实相遇,高下立分。
曾小强皱了皱眉,没料到这益州的一文侠,手上竟然有如此宝物。
他看得出潘龙并未像自己一样施展秘法,将心中的风景投影出来。此刻那蔓延在周围的温暖气息,分明都是由那把刀而来。
此刀如此不凡,实在让他有些担心。
更麻烦的是,那温暖的气息沾身,他顿时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倒不是这气息里面有毒,或者是藏着什么机关陷阱,而是这气息满是善良正直之意,让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平生犯下的各种错误和罪孽,心情不由得就沉重了起来。
“你这刀,很不错。”他脸上再也没有笑容,眼神变得凝重而谨慎,“但再好的刀,也要有厉害的人,才能发挥它全部的威力。”
回到明朝做權臣
潘龙笑了笑,没有跟他斗嘴,挥刀一抹。
他的刀法既轻又快,看起来没什么力量,用在长刀上,显得有几分不大协调。
这却是因为他这段时间用惯了蝉翼刀,习惯了抹削拖切的刀法,一时间还没改过来。
曾小强身经百战,眼光极为毒辣,立刻看出潘龙的刀法和兵器不甚吻合。
顿时,他眼睛一亮,身影带着一股热风,已经冲到了潘龙的面前。
弯刀瞬间消失,下一瞬间又出现在距离潘龙头顶不足一尺的地方。
灼热的刀风影响了空气,让这把刀看起来似乎会时不时隐身似的。
但神圣长刀稳稳当当地挡住了它。
一声脆响,潘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曾小强却退了一步,眼中颇有惊疑之色。
“你年纪不大,力气却不小!”他说。
潘龙的回答,是迎面砍去的一刀。
论力量,除非遇到一些神血异族,否则他自信就算是妖怪,也不会胜过自己。
既然这方面有优势,那就把这优势尽量利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