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c8o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866章:風起益州看書-hjkim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在满城爆竹声中,李唐王朝也同时迎来了新的一年,与往年的低调不同,李渊也让朝廷组织了新年的庆典。
这是因为李唐皇帝李渊心情不错所致,心情好是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今年的的冬天十分寒冷,以李渊曾在弘化、楼烦、太原为官的经验来看,这种天气下的幽、并、雍、凉北部都沦为重灾区,会有不少人冻死在冰冷的冬天里。照今年雪势和以往经验来看,李渊认为隋朝北方会死很多很多人,这些沉重负担,对占据了温暖益州的李唐而言却是天大幸事,他巴不得雪下得更大、天气更冷、冻死更多人,这样的话,隋朝国力、杨侗精力便会消耗在赈灾之中,从而使大唐获得更多缓冲时间。
另一方面,是李唐朝廷入蜀以来的时间内,李元吉盯着益州世家门阀、地方豪强,将许许多多陈年旧账翻了出来,然后将之歼灭干净。
不可否认,世家门阀因为先天高人一等,比寒门更容易出人才,但树大总有枯枝,同样是世家出身的李渊不觉得经经占据益州大半权利、土地和话语权的本土世家是德行圣人,如果真是天怒人怨的大案,世家就算凭借其家势给按了下去,但这股怨气不可能被受害百姓遗忘,所以当李元吉去找苦主的时候,立马有人跳出来指证,再加上李元吉让武川卒在暗中推波助澜,将事情越闹越大,抄家灭族之事就理所当然的出现了。这不但充实了李渊府库,消灭地方大势力,更为李渊赢来了美名。
想想各个关陇贵族放在关中的富可敌国之财,李渊又喜又悔,要是早这么做,那些涛天财富哪轮到杨侗啊?要是得到那些财富,没有关陇贵族扯后腿的大唐哪会落到这步田地?
开心的李渊不仅让朝廷组织庆典,甚至连新年朝会也一并取消了,这就让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了,毕竟这是皇帝一年一次和所有地方官员接触的机会,怎么就放弃了呢?
这些许多人暗自猜测,认为李渊取消元日朝会、让大家与亲人团聚只是一个借口,真实用意李唐王朝的地盘越来越小、地方官员也越来越少,不说没有异域朝贺,便是郡守也没几十个了,与其开这种让人失去信心的尴尬朝会,倒不如借机展示展示体恤官员的仁者之风。
吸血保镖
当然了,不管是何原因,官员们对李渊取消新年朝会之举还是十分欢迎的,因为他们可以好好举行族祭,与亲人团聚,不像往年那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更关键的是,大家不用像往年那样绞尽脑汁的构思反隋文章,更不用慷慨激昂去说连自己都不信的打回关中、收复并州之类的鬼话。
时间到了正月初一,按照传统习俗,这一天既不能出门,也不能生火做饭,家家户户都吃寒食、喝凉水,亲人团聚一堂,将先祖之灵恭恭敬敬送走。
成都大街也因这传统开始冷清下来,空旷的大街看不到一个行人,偶尔只有巡逻士兵走过。这时,远处传来的车马声打破了宁静清晨,一辆马车在数十名侍卫的护卫下,自南门缓缓驶来。
巡逻士兵认出这是太子李建成的马车,纷纷列队行注目礼,马车不停,向北方的太极宫驶去。
坐在马车内的李建成闭目养神,他受命去和僚王谈判,刚从泸川郡返回。
过年对他来说已经没丝毫意义可言,因为这么多年下来,他每天都在处理杂乱的政务、召见属官解决难题中度过。不过他从襄阳到了成都之后,已经没有了任何决策权,每天只是处理一大堆杂务,哪怕是涉及县级的普通决策,都要由他的父皇来决定,而他的兄弟李元吉也没有花天酒地了,他现在很受父皇重宙,父皇派他巡视‘天下’,代行天子之权,这个权力李建成自始至终都没有享受过。
李建成心知父皇是尝到了抄家的甜头,不愿意就此罢手,是铁了心要把稍微有规模的豪强都消灭干净,然后执行所谓的法治。此时的益州不是不能执行法治,但这个度必须掌握好,杨侗的成功不仅是因为法治本身,重要是他当初有良好的条件,首先是被祸害了十多年的冀州、幽州没有世家门阀存在,他在执行法治之时,没什么阻力,其次是杨侗军事实力雄厚,各路诸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不愿不敢去招惹这个杀遍辽东无敌手的枭雄,因此他具有推广法治的良好条件,而最重要的是,杨侗能做到公正,不说绝对公正,但至少有完善的律法,并能自上而下的以身作则,这也是杨侗能够取得公信力的最大原因。
而大唐王朝不但没有那么好的外部条件,关键是李渊只着眼于‘法治’带来的利益,本身却丝毫没有遵守之意,李氏宗亲外戚欺行霸市,却无人问津,甚至跑来告状的百姓都要被收拾,一开始确实能为大唐带来很大很多利益,同时也起到打压地方豪强的目的,但这些害群之马却将大唐的信誉毁的一点不剩,不只是对地方豪强,对普通百姓也同样如此,两面不讨好,典型是在东施效颦。
更让李建成担忧的是李元吉针对的对象还包括了军中将士,如今军中将士在前方为大唐守卫疆土,朝廷却在境内迫害其家人,若事情传到军中,将士们铁定心寒。
李建成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说服父皇,让他适可而止,不能将这种动摇国本之事继续进行下去了。
水浒之月
马车缓缓在太极宫宫城之前停了下来,一名侍卫上前打开车门,李建成下了马车,向内宫快步走去,对门外侍卫说道:“请禀报圣上,就说我有事情求见。”
侍卫进去不久,妹妹临海公主却迎了出来,行礼道:“父皇刚刚还说大哥怎么还不回来,结果大哥自己就来了。”
李建成温和一笑,“我从泸川带了些稀奇的玩意,稍后给你一些。”
“多谢大哥。”临海公主喜滋滋的道谢。她是李渊和万贵妃的女儿,后来嫁给了裴寂之子裴律师,裴律师死于大兴宫之后就没嫁过人,后被李渊当作与吐蕃和亲的公主,若非李建成以准备不足为由拦了下来,她又得一回寡妇,所以她对改变自己命运的大哥十分感激,乍一听说大哥回来,立即跑出来迎接。
李建成忽然说道:“听说父皇和母妃有意把你许配给窦旻,是不是真的?”
窦旻是窦威的孙子,前不久死了老婆,李渊有意亲上加亲。
“我不才想嫁给他。”临海公主俏脸绯红,倒不是说她不想嫁人,而是母亲万贵妃不希望女儿嫁入豪族之家。
其实在朗日赞普之前,李渊就打算替女儿再找一个婆家,甚至包括独孤氏的嫡系子弟,但万贵妃拦住了,万贵妃知道李渊寡恩绝情,迟早要对关陇贵族动手,让女儿嫁过去,还不是一样当寡妇?果然不出所料,独孤派被李渊连根拔起,而李渊近来又让李元吉到处抄家,万贵妃担心窦氏成为第二个独孤派,哪会把女儿推向火坑?
李建成哈哈大笑,兄妹一起向宫内走去,到了内宫,李渊这一脉已经聚集一堂,包括万贵妃、尹德妃、宇文昭仪、张婕妤在内的十几名嫔妃和十几名子女都在,让李建成感到意外的是李世民竟然也来了。
“儿臣参见父皇。”李建成连忙行礼。
“皇儿辛苦了!”李渊微笑道:“既然你来了,朕派人去把你的妻儿也接来,一家人好好聚聚。”
李建成连忙道:“多谢父皇,不过能否给儿臣一点时间?儿臣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向父皇汇报,这和军队有关。”
李渊今天原本不想谈公务,不过和军队有关,那就另当别论了,稍一沉吟,便点头道:“我们到书房去谈,二郎也一起去听听。”
“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父子三人一起走向了后面的御书房,李渊坐了下来,对李建成说道:“皇儿,现在可以说了。”
“儿臣认为在对待益州豪强百姓问题方面已经够了,现在应该稳住他们,再继续下去会动摇大唐根本,儿臣恳请父皇召回元吉。”李建成深深一礼。
李渊脸色微变,“皇儿这是反对法治?”
“杨侗已经用事实来证明法治是富国强民之道,儿臣自然不会反对法治,只是我大唐和隋朝的情况不同,更没有杨侗那么好的外部条件,儿臣认为我大唐在尺度上要适可而止。有些事情我们现在是做不得的。”
“这是为何?”李渊冷冷的问道。
“这是儿臣这段时间摘抄下来出来的名单,这都是犯了一定恶行的人。”李建成将一份名单呈上。
“裴寂之侄裴希、豆卢宽次子豆卢怀让、萧瑀之侄萧敬……刘文静长子刘树艺、长孙顺德次子长孙嘉庆、长孙安业高士廉三子高真行……还有郑善果之子……”李渊霍然抬头,看向李建成的目光充满了冷意:“原来如此。”
李渊这才想起,这里面犯错的许多人都与李建成有关,冷冷的说道:“朕本以为皇儿一心为民,如今看来,实在让朕失望了。”
“父皇,非是为了儿臣自己!”李建成慨然道:“父皇,这份名单之中,几乎囊括了我大唐所有官员家属,甚至还包括了军中将领,我军将士在冰天雪地里镇守关塞,要是知道自己的亲人遭到清洗,我军将士恐怕军心动摇啊。”
唐朝军队有不少官员子弟担任军职,哪怕是杨侗也避免不了,但他信奉唯才是用,无论是谁的儿子,都要从队正做起,然后凭军功晋升,唐朝就不同了,军中要职虽然看本事,但关键性的中层武官,却没有唯才是用,而是由出身来决定。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别说是官员子弟了……”李渊摆了摆手,冷哼道:“这是为了大唐辉煌,而不是针对某个人,朕相信朝中大臣会体谅的。”
“话是这么说,但‘朝廷’量刑不公!”李建成沉声说道:“‘朝廷’对这些官宦子弟量刑过重,哪怕是些许小事,也落得查抄家产,甚至家破人亡的下场,惩处之重让人心寒。而对普通豪族,却只是罚没田产甚至更轻,而李神通、尹阿鼠等宗亲外戚子弟哪怕是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杀人犯法,‘朝廷’却不闻不问…儿臣认为要么自此罢休,要么真正去依法治国,若是继续这样亲疏有别、区别对待…大唐将臣迟早与父皇离心离德。”
“够了!”李渊怒喝一声,深吸一口气,断然道:“朕自有道理,你无需多问。”
报告魔殿千金有毒
“无需多问?”
李世民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李建成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父皇让儿臣修订法度,兼管刑部,此事本该由儿臣来主持。而且父皇要推行法治,儿臣也十分赞成,但凡事总该一个章法,儿臣更多方取证、多加问责。若无明确法度和章法,我们如何立信服人?儿臣怎能不过问?”
李渊脸色一黑,冷哼一声道:“既然要打压豪强,自然要拉拢一批力量为己所用,杨侗开始搞法治的时候,完全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连个外戚都没有,他没有力量可以拉拢,所以只能以严于律己、公平公正的面目示人,起到拉拢普通老百姓的的目。”
寵 魅
迷失在艾泽拉斯
他李渊的亲戚多得自己都数不过来。他要用皇亲国戚帮助自己,至于尹阿鼠那是他李渊的老丈人,自然不去对付自己的家人。
“父皇,儿臣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文武百官也是我们的人啊。兵要他们带,政要他们处理。若是再这样下去,当隋军有朝一日来战,边关将士恐有反戈相击之忧。”李建成叹息道。
“你认为我们施之以仁,这些人会安分守己,为我大唐而战?”
李渊绝不昏庸,他心如明镜一般,比谁都清楚大唐当前的处境。
他一直以来,都摸不清杨侗的路数,打压世家门阀他能理解,也知道世家门阀是压断大隋脊梁的巨石,所以杨侗借助战乱,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将之割除,若是李唐得到了天下,也迟早和世家门阀走向对立,只因世家门阀的存在,对任何一个王朝都不利。
在这方面,他和杨侗的利益是一致的,当各大世家门阀打刀柄递了过来的时候,他没理由也不开刀,甚至乐意去当这个刀子,因为从眼前来说,能够用关陇贵族、关东士族之财富填补大唐国库,用他们的土地去收买民心,而从长远上说,也是为了大唐帝国稳定着想。
这一点,李建成、李世民是理解不透的,只因他们不是帝王,受地位所限,所以还领悟不到那一层境界。
但杨侗办乡学、县学、郡学、兴工商,虽然也是于国有利之举措,可是很多皇帝也做过,并没出奇之处。杨坚也办过学,同样是遭到世家门阀异常激烈的反对,到他晚年之时,大隋王朝处于皇帝精力不济、太子权威未立的窘境,杨坚为使大隋权力平稳过度,只好被迫废学。而杨广稳定朝政之后,立即又办起了学来,虽然他的手段比杨坚激烈一些,可也没像杨侗这般疯狂。
李渊以前觉得杨侗年少气盛,才会不顾一切的去发展这些,但若杨侗不能统一天下,势必受到反噬。
修真狂少战都市
甚至还认为杨侗即便是统一了天下,顶多两代人,世家门阀就会卷土重来,然后怂恿杨侗的继承人一步步摒弃现行之策。
但随着《大隋半月谈》的刊行,李渊终于发现杨侗的野心比杨坚和杨广都要大,有点像重新制定天下规则的秦始皇,只是杨侗并未以霸道的刀子去为自己的规则开路,而是以一种万民受益的方式博取百姓支持,步步扭转百姓的观点,让百姓聆听到朝廷正确的声音。在不知不觉间,让百姓将以往的观念不断从人心上碾碎、抹除。使百姓利益与皇族牢牢牵系在一起,成为密不可分的盟友。
潜移默化之下,百姓会认为皇帝和朝廷一切都是好的、一切政令都是为百姓着想,日子之所以不好过,不是皇帝和朝廷不好,而是贪官污吏以权谋私,致使朝廷名声受挫、百姓利益受损。皇帝和朝廷也是受害者。
若是杨侗继续执行敌人就是敌人的观念,李渊倒也不怕治下官员、武将反唐,但随着此禁一开,大唐官员武将都有了新的出路,在李唐王朝没有出路之下,极有可能像独孤派那样,做出卖主求荣之事。所以李渊要在隋唐之前到来之前,将一切不稳定的人清除干净,然后打一两场胜利的防守仗,起到安定益州人心的作用,之后才能像刘备那样,慢慢的恢复民生,与隋朝进行旷以日久的对峙。
兽宠若惊·坏小子,别这样
坏蝶王别乱采野花 UU部落雪之飞舞
他的理论只有自己理解,李建成和李世民却觉得父皇是在摧毁根基,要是隋军一到,恐怕一轮箭雨就能让士兵乖乖开门投降。
眼见尝到甜头的父皇不愿就此罢手,李建成稍微一想,便有既能满足父皇需求,又不动摇国本的办法:“父皇,儿臣并非反对法治,也赞成法治,但我大唐内部有三大隐患,必须尽快解决。”
“什么隐患?”李建成抛出来的三大隐患,成功将李渊从‘法治’之争解脱了出来,立即顺势而问。
“其一、许多地方政务多由小吏总揽,这些人多是世世代代承袭吏位,致使地方财政大权这些出自地方豪族的小吏把控,这些人在地方欺上瞒下,为非作歹,儿臣在处理政务的时候,发现有些小吏为了谋利,擅自动了朝廷税制,比如说朝廷现在的税制是十税一,可是有些胆大包天的小吏敢把税赋收到十税二、十税三,甚至是二税一,百姓缴纳赋税有大多落入了这些小吏口袋,但百姓以为这是朝廷横征暴敛,莫不是敢怒不敢言,若是不将此类小吏消除,最终受损的是百姓利益和朝廷威信!而且这类人目无法纪、蛇鼠一窝,相互勾结着将官仓粮钱当成他们自家后院,随心所欲的吃拿索要。武德二年,朝廷让人打开地方郡县粮仓,以作年度盘点。结果民部官员还没有到达地方,许多地方的官仓纷纷失火,这分明就是有人不希望朝廷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官仓,故意纵火、销毁罪证,朝廷最终只是抓到了几个替罪羊,贬谪无辜上官了事。”
“这些人盘踞地方、作威作福多年,又有地方豪强撑腰、地痞无赖为刃,所以他们连上官都不放在眼中;赴任官员有心执行朝廷政令,也被这些人设法阻拦,有些官员甚至被他们以‘流寇’之名暗害;地方官员对这类人十分痛恨。依儿臣之见,父皇干脆专门针对这些偷米小吏下手好了,他们不在朝廷体制之内,哪怕斩尽杀绝,大家也会拍手称快。”
李渊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他感觉有又有了新的财路,于是道:“朕已经知道,接着说。”
李建成接道:“其二、益州境风除了汉人,还有大量羌人、僚人,而羌人和僚人又分为无数个各不相干的部落,所以这里的情况相当复杂。然而境内许多人将欺压羌人、僚人当成是天经地义之事,常常会有命案发生。有的人为了以军功晋升,故意逼迫一些实力不强的部落造反,然后将造反的部落实力放大百倍、千倍,当他将所谓的叛乱平息,那么功勋自然就有了。”
金牌特工,倾世太子妃
“怎么解决?”李渊默然点头,他遭到僚王三部报复的原因,就是李元吉灭了人家寨子,使毫无防范的他,差点死在了长江之中。
“一视同仁,将之当作大唐子民来对待,而且羌、僚青壮都是天生的战士,我们可以鼓励他们从军,以军功博取权利,然后一步步将之内迁,慢慢将之归化。”李建成说道:“只是这样去做,必然损失一些将士的利益,儿臣担心这事有点难办。”
李渊眼中闪过一抹狠色,道:“我大唐如今已是危如累卵、病入膏肓,难办也要办。而且羌人、僚人贫困潦倒,他们为了一口吃的,连命都可以不要,但是他们追求的也仅是温饱而已,思想起生活在优厚之地的汉人单纯得太多太多,只要朝廷能对他们好,他们就是朝廷最忠诚、最勇猛的战士。以当前之势来看,这些人比起汉官汉将更值得信赖,你要加紧与僚人沟通,越快越好。”
“儿臣遵命。”
“朕好好想法,你们先出去。”
“喏。”李建成、李世民行了一礼,相继而退。
。。。。。
望着李建成离去的背影,李渊心中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极不舒服,有些心烦意乱的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他是一个权术高手,在长子身上也采取了调离、升迁、贬谪等手段将长子的势力一一剪除,剥夺长子对地方控制权、军权和政务权,最后让长子一无所有。不过长子始终对他也恭敬有加,没在意自己的手段,因此李渊十分欣赏、满意。
但李渊近来却不太喜欢他了,主要是体现在禅位这件事上。
按正常情况来说,李建成应该对自己不满才合理,哪怕或明或暗提示都正常,可李建成不但没有提,反而淡然处之,哪怕自己故意将他冷落,他也毫不在意,这让李渊感到长子的心机深得可怕。
成就大事的确需要心机,但没有一个父亲愿意看到儿子对自己也耍心机,而李建成不正常的淡然,明显在无意中触犯了这条大忌。
还有就是刘文静,李渊很看重刘文静的能力,却不喜欢这个人,更不喜欢长子与他走得近,几次提醒过李建成,每次李建成都能虚心接受,却始终不改,另外是长孙无忌,这是隋朝的国舅,但李建成依然视之为友、引为心腹……这两人的存在,使李渊更加怀疑长子对自己的恭敬是虚假的。
更重要是,长子今天忽然表现出来的比较强势的态度,与以往的温和截然不同,这让李渊感到十分危险,觉得长子不仅威胁到了自己的皇位,甚至在背后,已经营造出了一张能够逼迫自己禅位的势力了,若非如此,为何先前不在意,今天这么反常?
李渊不知李建成已经不在意这个皇位了,当然了,就算李建成说出来,李渊也不信,他们李家冒着身死族灭的危险造反,为的不就是皇位吗?
长生十万年 江如龙
如果李建成这时候说自己不在意皇位,说不定李渊吓得立即将之囚禁起来。
李渊沉思良久,立刻提笔写了一封密旨,封好后交给了一名心腹侍卫:“速将此信交给齐王。”
“卑职遵命!”
侍卫行了一礼便匆匆离开,李渊稍微松了一口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