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ptt-第三十二章 要有光分享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咚”的一声!
黄金城巍巍钟鸣,响彻天地,振聋发聩。
远在数里之外的檀香静室,都能听到这道震颤声音。
香火被震得摇曳。
盘膝而坐,以生字卷休养伤势的宁奕,听到这道钟鸣,一时之间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周游先生……抵达黄金城了?
也正是钟鸣响起的那一刻。
“唔……”
宁奕眼前一黑,不受控制地低沉闷哼一声。
稳定燃烧的三特质火焰,在此刻猛烈颤抖了一下,这缕纤细微弱的火苗,如同被骤烈狂风吹过,本就不甚稳定,此刻更是有了熄灭之迹,只是险而又险的维持着一线弱光。
魂海深处,宛若撕裂一般。
宁奕扶着石壁,试图站起,伴随着“起身”这么一个无比简单的动作,他额首涌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后背浸湿,整个人都在打颤。
最终他放弃了起身。
“宁……”
先天灵果看到这场面,眼中涌现焦急之色。
危急时刻,它极其聪明地闭上了嘴,没有打扰。
魂海那边,手握念珠,感同身受的裴灵素,同样感受着宁奕魂海内的撕裂痛苦。
裴灵素面容逐渐失去血色……
这个性格倔强的女子,死死捏着念珠,与宁奕一同体悟着执剑者神海异变的剧痛,自始至终,不愿松开一丝一毫。
辽王的淘气妃 巫女cc
盘膝坐在檀香静室中的宁奕,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明明是坐在蒲团香火之中,却仿佛整个人倒垂,下坠。
像是……跌入深海。
……
……
“噗通”一声。
那场梦境中,无数次出现这么一个场面。
宁奕向后跌去。
像是一枚断掉弦线的风筝,他原本该是高高遨游在九天之上,此刻却重重跌落无边大海。
好在……自己很轻,没有溅出什么波浪。
像是一枚轻飘飘的石子,坠入大海,只需要下坠就好。
但下一瞬,自己又变得很重。
重到……坠入海面的那一刻,宁奕清楚感受到了瞬息爆发的真实触感。
像是被整个世界砸中了。
连同意识都要被压垮,压塌。
在这一刻,宁奕几乎感受不到自己肉体的存在,勉强挤出一抹灵光,下达了伸手握拳的意识,这缕神识却根本无法传递到对应的部位。
我……有手吗?
想转头去看……另外一个问题又浮现在神海深处。
我……有眼睛,有头颅吗?
这种感受,像是死去了,又像是活着。
更像是在做一场,切身体会的,无比真实的梦。
不知过去了多久。
黑暗也好,光明也罢,当他真正意识到自己能够看见什么的时候,他浮出了水面,身体依旧不受控制。
头颅的一半似乎埋在水下,宁奕努力睁开双眼,浮动的潮汐将他推向远方,又拉回彼岸……彼岸那边是一片氤氲模糊的水汽。
时间失去了意义。
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意识的断续连接,成为这个世界存在的“证明”。
好像过去了很久,日晷的指针转动了一万圈,十万圈,百万圈,漂浮在海面上的记忆破碎切割……再一次重连之时。
宁奕艰难地从海面上站了起来。
他无法控制自己往前走一步,也无法控制自己视线的转动,在这场梦境中的“自己”,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前方。
那座大海的尽头。
雾气缭绕,层层翻涌。
磅礴水雾,围绕着一株巨大参天的古树。
那是一株巍峨直抵穹宇,贯穿天地云层的古树,数以亿万的树根支缠盘踞,山川河流,城池古国,在树下扎根,缥缈如萤火。
古树垂落的长叶,纷飞如流火。
再一次的。
宁奕看到了这株树。
视线主人的目光,缓缓挪移,越过水雾……瞳孔距离缩小,眼前浩瀚的景象迅速拉近。
越过浩瀚大海。
宁奕看到了一个渺小的城池,盘踞在树根之上。
那是一座灿烂如黄金的古城。
……
……
黄金城,风沙席卷。
很难想象这座坠沉海底的古城,竟然埋藏着如此巨量的粗粝砂石,被四方供奉圣殿围起来的“核心城”,远远看去,被一片阴翳所笼罩,并没有如字面意义上的那么神圣,熠熠生辉。
呼啸磅礴的风沙中,一道身影,缭绕七彩华光,正在低空飞行,缓慢向着核心城靠拢,一路上小心翼翼,绕开一条条挣破地面束缚,鼓荡狂舞的青蛇藤蔓。
数十息后。
这道渺小身影,终于抵达高大巍峨的黄金城下。
孔雀道人的面容上浮现出失望之色。
大名鼎鼎的龙绡宫黄金城,并非是由黄金铸造,比起白银外城,这里的城墙要肮脏许多……表面像是生了一层很旧的黑锈,满是浑浊污垢。
时光短暂回溯——
在宁奕气息出现在白帝龙皇感知中的那一刻,两位妖族皇帝便开始了各种意义上的博弈。
龙皇以时之卷凝滞宁奕对白银城的感知,派遣火凤追杀宁奕,放任姜麟黑槿出发赶赴核心城,试图抢先一步入城。
而白帝则是落下自己手中唯一的棋子……他命令孔雀即刻出发。
冥冥之中,两位皇帝极有默契地看准了一件事实,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宁奕生死,而是核心城的造化!
但可惜的是,两位皇帝都棋差一着。
悬浮在巍峨古城城门前的孔雀,缓缓落地,他端详着眼前景象,那两扇死死闭合的百丈巨门,被人推动,露出一抹逼仄精光。
有人推开了黄金城的城门,先行一步,踏入其中。
“我来晚了,这龙宫内……有人比我速度更快。”
孔雀心中盘算,火凤行速再快,如今也是被拖在西方,自己心中所知的那几人,全都分身乏术。
唯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这龙宫之中,另有他人。
做出这番猜测之后,他皱起眉头,喃喃自语。
“陛下与那瘸子交手,不知胜负如何。”
陛下与龙皇交手的战局,很重要。
带着儿子去抢婚
黄金城的巨响,必定已经引起了陛下注意。
如今来看,这黄金城内多半是有位蛰浅许久的人族大修行者,再结合自己入宫之后遭遇的种种经历,孔雀觉得,那位人族大修行者十有八九是与那宁奕串通一气,联手做局的贼子同伙。
自己孤身一人入城。
很有可能会遭到伏杀。
可若要等陛下……就会错失先机。
火凤过一会就会赶上来了。
孔雀咬咬牙,最终硬着头皮,缓缓飞入黄金城倾开一线的门户之中。
……
……
“这实在是一副很惨烈的景象,对吧?”
有人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问道。
婆娑叶影,落在地面。
天光炽烈地有些过分,若不是映射出的影子遮蔽了城上那轮悬浮的大日,恐怕没什么人能在这里生活。
好在……大半座黄金城,都笼在清凉的树荫之下。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九九三
恰好站在一片叶落阴翳中的孔雀,小半个肩膀露在天光之中,不到三息,道袍便嗤的一声生出白烟,接着便有灼烧声音响起。
孔雀道人连忙侧身,将半个肩膀收入阴翳中。
他连忙将目光投向开口说话的那个人。
那个人站在斑驳的光影中,背后就是那株向着城内洒落无数叶影的参天古树。
无数清凉树荫,他一处也不落脚,偏偏立在一片驳杂却无影的炽光之地。
孔雀艰难地眯起眸子,想要看清他的面容……
下一刻,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人的面容没有看清……但他看清了自己眼前,身旁,以及那人身旁的景象。
这座黄金城中,每一片叶落阴翳……都是一片血泊,溢散而出的血腥之气,在掠出树叶阴翳的那一刻,便被炽光无情灼烧,直接焚为虚无。
而自己的脚下,就躺着一具干枯焦尸。
这里有千万片树荫投影。
就有……千万具寂灭尸骸。
孔雀面色变得惨白,在这一刻方才体悟到那人开头话语的意思。
这的确是一副很惨烈很惨烈的景象。
焚尸千万,连他这么一位背后堆满尸山血海的冷血妖圣,都觉得头皮发麻。
龙宫核心城,竟然爆发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两座天下能得以侥幸生存……就是因为这座龙绡宫啊。”
那人轻声感慨着,缓步前行。
“这里是最后的战场,影子被封印在黄金城中,无数片叶落阴翳内,没有人胜利,也没有人失败……光与黑暗仍然是双生的共存体,无数个轮回之后,战争还会再次开启。而我们所在的时代,就是新一场战争的时代。”
孔雀看清了那人的身影。
白发在炽光照耀下,宛若神灵一般不可直视。
那人每行一步,都像是直接穿梭虚无,有不可逼视的光芒缠绕,从一片光明,走到另外一片光明。
“只是……上个时代的龙绡宫坠沉了,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第二个龙绡宫了。”
白发道士来到了孔雀面前,轻声开口,有些悲伤。
他的双眼眼瞳,闪烁着亿万枚晶莹符箓,缓缓归于平寂。
“你在说什么……你在核心城中,看到了什么?”
孔雀声音沙哑开口,死死盯着白发男人的双眼,难以自拔,那里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迫使自己注视,无法抽离。
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情绪传染。
白发道士缓缓从观想状态中苏醒,他神情恍惚地重复了一句,抬起头,自言自语问道:“我看到了什么?”
他沉思了一会,道:“要有光。”
“还有……”
周游直视着眼前的大妖,轻声道:“不可坠入黑暗。”
不可……坠入黑暗?
孔雀有些讶异地低下头,俯视着自己的身下,丝丝缕缕的黑气,从那具焦黑尸骸之上,肉眼可见地飘掠而出。
未等他反应过来。
一道平静幽冷的声音便在神海深处响起。
“灭去。”
这次是两个字。
是象征着至道真理,法则真相的两个字。
铿锵有力的声音落下,孔雀的七彩华光支离破碎,这片叶落笼罩的黑暗阴翳,迸发出激烈而又炽亮的热浪。
一道天光从黄金城头悬挂的大日之处落下。
将孔雀道人,连同这片树荫,一同抹去——
周游面无表情,直视着眼前化为光明的空地。
他背后的参天大树,树冠位置,一片青叶松动,被风吹起,悠悠飘落,在空中便干枯破碎,化为漆黑的齑粉。
……
……
(新的一个月,求一下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