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五十七章 最後的問題 (6666,謝謝封辰印的白銀盟!)分享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最近这段时间的多元宇宙,并不怎么安生太平。
对于那些还没有超越自己原本所处的世界宇宙,将目光延伸至冰凝虚空中的文明而言,他们感知到的动荡可能会小一点,至多不过是他们所处世界中,有那么一二个隐世门派突然出世,
不过,在过了一段时间,探知到了一些消息后,这些宗门势力基本又都败兴而归地重新封山隐世去了。
回到过去当画家 天仙地瓜
甚至,还颇有点被人耍了的不满感。
但是,对于那些势力横跨多个宇宙,在诸天万界也有名号的大世界大势力而言,最近多元宇宙的局势何止是不太平,简直就是经历了一场大地震!
双神木和黄昏交接导致的诸世界震荡,固然在伟大封印的平稳下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但是也的确导致了许多时空裂隙,天然时空通道的出现。
封印宇宙因此被虚无教团引导众多虚空魔物入侵,而对于其他宇宙而言,或许就是深渊恶魔,地狱魔鬼,亚空间邪魔等被时空阻隔的势力可以更加简单地入侵主物质位面,诱发种种天灾入侵,导致星海震荡。
也有一些宇宙受到的影响更加严重,他们的亚空间跃迁通道都因此封闭,预计数百年内都不可能恢复正常,数个庞大的星海帝国赫然就此崩溃,分裂为诸多以星球领主为首的小王国。
甚至,有些仙界都因此崩落了些许碎片坠入凡间,大量仙灵之气流入人世,令仙人不必飞升,也可滞留凡间,这导致的世界结构变动影响了亿万众生的未来。
这些都是最典型的变化,期间衍生的各式各样的穿越者,文明大迁移,新世界开拓时代等等变动根本数不胜数。
就像是一个安静的水族箱中,一条条老鱼已经习惯了周围的环境,所以只在自己的地盘徘徊,和其他大鱼秋毫无犯……但是有朝一日,水族箱剧烈地震荡,有全新的鱼,甚至是全新的水族箱接入了这个失去了活力的区域。
故而整个多元宇宙,都因此喧嚣了起来。
祂们当然不太可能知道,这些是伟大存在导致的变动,但仅仅就依照已知的情报来看,即便是再怎么迟钝的多世界级大势力,都可以察觉到最近情况的不对,进而开启祂们早已尘封的探索计划,开始谨慎又小心地朝着周边虚空探查,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当然,就像是有一些幸运的世界,迄今为止都没有感觉到多元宇宙有什么变动那样。
总是会有一些世界,对这变动的感知,分外地深刻。
烛昼。
一个或许非常古老,但是在最近这段时间才被众生所知,强大而形态多变,以千变万化著称的神圣。
对于一些小世界来说,一头烛昼足以称神,在大世界中,烛昼的实力也可庇护一方。
纨绔凰妃:嫡女不承宠 轩辕雪儿
但是对于那些真正庞大的宇宙巨头,多世界帝国而言,烛昼的实力祂们并不在乎,虽然那奇特的多形态神通的确有值得称道之处,但是祂们的神通储备中也有差不多效果的技法,无需去在意。
——应该又是某位多元宇宙中的强者,祂的信息扰动诞生的神圣吧。
如此想着,虽然的确有一部分强大的神祇仙人,想要养一头烛昼作为坐骑宠物——养一头等于养所有,谁不爱呢?
吾法独尊
但更多的人并不在意这种乡下神圣的存在。毕竟,多元宇宙中因为各式各样的强者而诞生的神圣实在是太多了,谁知道这一种族的潜力和未来呢?
但是,前段时间,发生在诸多大世界中的极恶破坏事件的主角,却打破了所有仙神对烛昼的固有认知。
那两头横穿诸界厮杀,一路共计轰碎一百七十一个小世界,打塌了三天神界,打碎了二十七层深渊,消灭虚空魔物,洪魔和蜉蝣虫族巢穴共计四百五十三个的超级巨兽中,就有那么一头,是一位强大到有点离谱的烛昼。
在整个多元宇宙中,能够抵达缔道者之阶的存在,都是凤毛棱角,足以以一己之力开辟大界,诸界称圣。
一般的小世界,再怎么多也不可能培养出缔道者,并不是世界无法承载,而是小世界无法培养出能孕育出缔道者的眼界,没有足够的知识底蕴供给天才成长。
一位缔道者,理应见证无数道路,通晓众多强大的修行体系,并且去芜存菁,提炼升华为自己的力量。
甚至,有传言说,一位缔道者,必然是祂诞生的那个世界,整个世界毫无悬念的最强者,而这个世界的其他强者,也必须强大非常,抵达自己修行之道的极限,不然的话,就算是压服了也毫无意义。
返虚道一,辟始缔道,正因为身处于万道之上,故而可以缔造新道,也正因为海纳百川,众水归一,所以可被称之为道一。
换句话说,如果说宇宙是植物,那么绝大部分小世界都是苔藓海藻,大一点的就是野草灌木,只有真正的大宇宙才是神木。
而缔道者,便是一株欣欣向荣,开满无数璀璨神花的神木上,最为耀眼的一颗果实。
即便是在那些极其特殊的大界中,这个级别的强者数量也不多,祂们的战斗会动摇宇宙的根本,再加上祂们的实力本身也不需要依赖宇宙内的资源,故而绝大部分缔道者都不会互相竞争,而是在虚空中开辟世界作为道场,以万象众生实证己道。
甚至,缔道者之间还会互相交流道果,期待在交错之间,开出全新的花。
而那位强大的烛昼,以及和祂战斗那头原初星之兽,全部都是在尊主一阶中,也算是非常强大的类型。
是的,祂们的实力有损,并非全力,但是以诸界大势力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位的潜力?
或许现在可能还有所缺陷,但是,战胜了对方之后的那位存在,未来有极大的可能,甚至可以说必然可以成就全新的缔道者!
甚至有一些势力想要顺着祂们战斗的轨迹前去招揽战斗的胜者,可惜的是祂们穿梭时空的神通太过恐怖,没有追踪多久,就失去了目标。
令人遗憾的消息。
不过因此,烛昼的存在,也被多元宇宙中的各大势力所看重——那位强大烛昼证明了这一系神圣的潜力,毕竟有着缔道者潜力的存在,这已经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神圣血脉要来的强大了。
一时间,许多野生的烛昼莫名其妙地就收到了各大神系,仙界,乃至于其他势力的邀请函。
羽痴雪舞 雪凌星夜
这自然也反馈到了最为纯正的烛昼聚集地,也即是诸天烛昼互助群中,令许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烛昼们开始困惑地与其他同类交流。
暂且不谈这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莫名其妙备受瞩目的其他烛昼。
封印宇宙,薄暮星域。
苏昼回到了时空裂隙周边,顺便带着冥动械神埃斯托尔迪残缺不堪的尸体。
此刻,正在消化虚无教首恶魂的他,正在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纯化,精粹。
就像是苏昼最初乃是以性之道,魂之力进阶霸主地仙,而后又以心光体成就灵之道那样,虚无教首同样也是证了多道的存在。
最初,作为星尘生命,祂走的自然是所有自然神圣中最常见的‘灵之道’——灵之道自然也有上下之分,而虚无教首的灵之道比星彩幽魂更强,天生恒星之灵,这种灵之道即便是神木都要羞愧地垂下枝叶,自愧不如。
而持有如此天赋,在久远时光中,虚无教首更是完全升华了自己的力量本质,开创了‘星尘’这种特殊力量。
祂成就了‘命之道’。
而现在,这力量的本质,成为了苏昼的一部分……甚至有些喧宾夺主。
众所周知,苏昼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尊主,自开始修行至今莫说百年,就连十年都没有,和虚无教首百亿年的生命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
他虽然在埃安世界,整合自己的修行体系,领悟了明心之法,可以以‘愿力’‘魂力’,辅佐以‘坚信’这等心灵之力,全面地提升自己的神通和灵法的威力,甚至还可以像是元气弹一样,借助诸天万界所有和自己相关的愿力去战斗,短时间内,甚至可以发挥出之前,一刀与虚无教首同归于尽,一刀斩杀冥动械神的神力。
但是论起根基,却还是不稳,有许多错漏不完善之处。
倘若是外在对抗,那或许还没什么,但是当星尘之力成为苏昼自己力量一部分后,这个已经在力之道走至巅峰的能量体系,便开始压迫苏昼原本自有的力量,似乎要将其改造成一头全新的星尘生命体。
换点简单的话来说:苏昼吃饱了撑到,有些走火入魔了。
但好就好在,走火入魔也是修行的一部分,成熟的修行者已经学会了适应,不成熟的修行者才会恐慌。
星尘要变,就让它变呗,难不成星尘生命就不是烛昼了?
显然没这个道理。
所以,苏昼干脆地将自己的本源力量收缩,化作一枚璀璨逆鳞,镶嵌于喉咙之下,胸口上端,而周身其他部分全部改造成星之尘——如此一来,他就能依靠星尘之力磨砺自己的本源力量,一步一步修正所有不完美之处。
而苏昼便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修正了所有错误的时候,也就是他成就‘命之道’的时刻。
顺便还可以以星尘生命之躯,适应适应这种新得到的力量体系,正可谓是一举三得。
性命双全,辅以灵之心光,四大道境,苏昼已经预期可以得到其三,就剩下最后的法之道,也可以通过亚点尊主的传承按图索骥尝试去修行。
四大道境齐聚……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有发生过吗?
起码以地球文明的修行体系来看,实在是没有这种必要,也没有人成就过。
但苏昼乐意去试一试,反正他是真的很年轻。
此刻,薄暮星域时空裂隙处。
有一排排庞大的宇宙战舰,和一众整齐无比的瑟诺斯提亚人组成的大队,构成了一条恢弘的道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而整个瑟诺斯提亚长老团,以及十七位瑟诺斯提亚尊主烙印虚影,就在这一排排战舰和大队的尽头处,等待着苏昼的到来。
“我回来了,幸不辱使命,已斩杀虚无教首。”
苏昼能够感应到,这就是瑟诺斯提亚人至高的礼节——他甚至还在一旁,感应到了熵影一族的气息,熵影一族的尊主也在周边,沉默地注视着自己。
青年自然毫不在意,他拖拽着冥动械神残缺不堪的尸体,大步走向诸位瑟诺斯提亚长老,他伸出手,将黯淡了许多,已经无法呈现出虚影的尊主烙印交还给对方,神色诚恳道:“三位尊主助我良多,如若没有你们全力相助,我必然不可能支撑到扭转战局的那一瞬。”
【言重了,苏昼尊主……您为这个宇宙的付出,我们岂能不知,还分享您的荣耀?】
大长老肃穆地接过三位尊主烙印,然后将其交给了另一位长老,嘱咐对方将尊主烙印送归银河之星周边孕育。
随后,阿莫罗特大长老便低下头,祂疲惫地笑道:【而且,刚才如若不是您出手,击溃了那些敌人的主力,我等又怎能出兵协助,击溃那些邪魔远道而来的远征舰队?】
紧接着,便是一些商业互吹环节,总的来说,因为现在才刚刚结束战斗,双方一个急需休息整理收回,一方急需整理战场重整军势,所以在一阵和平友善的交流后,苏昼便在几位长老的邀请下,前往星域要塞中坐一坐。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文明,任何一个势力,敢于忽视苏昼的力量。
以一己之力击杀了虚无教首,击溃了外宇宙黄昏舰队集群,这等斩击,真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虽然,祂们并不知道苏昼是如何击杀虚无教首,但他们可是亲眼看见苏昼是如何击毙冥动械神,又是如何击溃那些邪魔眷属中的尊主的。
就在刚才,一位仅次于冥动械神和擎苍天君的黄昏眷属,动用了祂们一族的镇族神器,一柄据说可以劈开世界,横斩虚空的神剑,爆发出的力量在尊主中也绝对算是无匹神威。
可是苏昼甚至没有使用他的那柄断刀,徒手便将神剑空手入白刃。
甚至,在对方想要将神剑夺还之时,他还硬生生地一口将那柄神剑咬下一块,咀嚼咽下,惊的那位尊主仓皇带着神剑退避,战略转移地比擎苍天君更快。
也有其他尊主想要联手对敌,限制住苏昼,然后让大军凝聚神力,将苏昼镇压封印,慢慢炼化消磨。
但是苏昼分化出诸多化身,神龙,神鸟,神木三位一体,辅佐以漫天心光体狂轰滥炸,简直是一人成军,挡住了整个大军的齐力。
与此同时,他一手镇压一位尊主,一手甚至破开时空,开启个人空间,让智慧树散发威压,似乎要将另一位尊主拖拽封印在其中,让祂和空狱之王和星彩幽魂作伴。
虽然有些遗憾,因为黄昏大军悍不畏死的突击,苏昼的封印并没有成功,但他也的确彻底打碎了其他还想要抵抗的黄昏军队的战意,令祂们四散而逃,仿佛逃避什么可怖的魔怪。
一场恐怕比虚空魔物来袭更加庞大危险的危机,就这样化作无形。
甚至,即便是战败,逃离,那些尊主身上也有苏昼以灭度之刃斩出的道伤——不断自我革新递代的刀意会根据被斩中者本身的力量自我进化,扩散,就像是针对仙神的癌症,从自体中孕育出的异端叛军,如果不花漫长的时间,花费极大的代价,亦或是有着特殊的疗伤法,不然的话极难治愈。
当初苏昼要是没有完美的赠予,想要治愈太皓神帝给他留下的道伤,也需要很大代价。
星域要塞,中央会议室。
苏昼在这里休息,等待稍后与瑟诺斯提亚大长老,一同参加与其他银河上国的领袖的会议。
坐在椅子上,几乎可以说是连续来回生死战了差不多半年的青年,此刻终于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叹了口气:“这世道真不太平啊,我的确是希望世界热闹一点,但仅仅是热闹,为什么就总是有人喜欢燃起来?”
“幸亏事到如今,挡在我修复伟大封印的所有阻拦都消失了——天神刻度就在我手,最初陨落世界也被启明找到,而银河之星的最初陨落世界就在帷幕界,只剩下不会动的终寰镇印,还在终耀之门中。”
没有一直堵在亚空间的虚无教团,就那些零零散散的亚空间蜉蝣虫族和洪魔,对于现在的苏昼而言,真的是随便扫扫就可以扫掉的垃圾。
不过就像是房间里面的蟑螂那样,因为亚空间独特的性质,苏昼也不可能真的将这些宇宙害虫剿灭。
但道路确实是通畅了,过上一段时间,苏昼大概就会踏上前往终耀之门的旅程,观察那个将整个虚无教团挡住了几十万年,硬是找不到半点破解方法的庞大封印究竟是什么成分。
实际上,除此之外,苏昼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坐正姿势,开始思索这一次战斗后得到的诸多线索。
“这些来袭的黄昏眷属,一个个来头很大。”
“创世之界,浑天之界……这都是原初世界,那个冥动械神,根据就在创世之界的小妹她们得到的情报,就是万象葬地的一位造物机神,知名的老牌强者。”
“祂都被派遣过来,证明万象葬地和虚无教团之间的联系,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深。”
想到这里,苏昼皱起眉头,他在灵魂空间中戳了戳蛇灵,然后试探性地询问道:“还有啊,雅拉。”
“那个浑天之界,应该就是你的原初世界,没错吧?”
“是,的确没错。”
赤色的蛇灵甩了甩头,祂干脆地承认道:“不过我的原初世界,只是我的力量占据主导,那个擎苍天君显然是黄昏眷属在我原初世界的显化,我不是很了解。”
“不,已经足够了。”
苏昼微微摇头,单单是凭借对方的称号和力量体系,他就已经知晓,浑天之界大几率是比较偏向仙侠一系的高魔高武世界,但即便如此,一位可以跨界征伐的天君显然也不是随便可以指派的对象。
很显然,那也是一个和虚无教团有着深入交流的原初世界。
“原初世界中的大势力,或许已经开始互相勾连交流了……”
苏昼此刻,担忧的就是这个。
时至今日,苏昼只去过完美的原初世界。
在那里,他遇到了迄今为止,他见过的除却伟大存在外最强大的两个个体,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返虚道一的巅峰,几近于‘洪流’的创世神圣。
而完美,是一个不管事的伟大存在,祂即便苏醒,也没有干预众生,而是将一切的选择交给了众生。
所以,某种意义上而言,完美世界并不是一个原初世界的完全体。
反过来看,黄昏的原初世界是破碎了,黄昏本质上是已经解封了的伟大存在,而埃安世界不过是祂原初世界的一点碎片。
至于其他的原初世界,苏昼只有一个通向双神木原初世界的钥匙,也即是世界树,大道树给予他的祝福烙印。
但是现在,苏昼却又得到了几个原初世界的线索。
一个是天神刻度上,以及启明传输而来的,有关于‘先驱’原初世界的气息。
根据邵启明通过天神刻度气息传输而来的信息所示,在画卷世界中,距离天神刻度碎裂之地最近的世界气息,就是先驱的原初世界……而天神刻度上的权柄,也的确是奇迹和先驱双方权柄的混合。
这是一个很稳妥的探索目标,毕竟先驱已经自我封印,而祂的力量大多都在先驱者空间,那个原初世界算是放养状态,如果想要获得什么线索,亦或是获得修复伟大封印的经验,去那里转转总没错。
而第二个,便是‘创造’的原初世界气息。
创世之界,是一个苏昼已经算是很熟悉的原初世界,在那里,有希光之烛结社正在扩张势力,如果苏昼想要探索,不至于白手起家,而且那个世界已经有许多先驱探索者正在收集资料,如今十天神系内部也非常混乱,大战一触即发,想要占便宜,或许就是现在。
至于第三个……
苏昼看向雅拉。
“雅拉,浑天之界……混沌的原初世界,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试探性地询问道:“有没有什么说法?”
“还能是什么情况?”
而混沌瞥了自家的立约者一眼,祂不屑地摇头道:“你难不成以为我是会干涉自己原初世界的类型吗?而且我现在就在这里,怎么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果然。”苏昼微微点头,半点也不失落:“和完美一模一样。”
不管雅恼火起来,‘我才和祂不一样!’‘祂是放养,我是自由教育,这根本不是一回事!’的这种话,苏昼倒也不担心这点——就算雅拉再怎么不关心自己的原初世界,基础的信息祂肯定是有的,真的要去,到时候问问不就得了?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一个。
“雅拉。”
眉头紧皱,苏昼抬起头,看向天花板。
在看见解决问题的希望之时,青年认真地询问了一个他终究会问出的问题。
“倘若,我真的集齐了三大封印碎片,将伟大封印重新修补完毕……那么封印多元宇宙,究竟会是什么情况呢?”
“事到如今,一切都和我们最初构思的完全不一样——并不是所有伟大存在都像是双神木,寂主和完美,甚至是黄昏祂们那样好说话,无论是有自己计划的先驱,还是创造,终结和宿命这些异常的伟大存在,祂们已经苏醒,就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即便是伟大封印复原。”
“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
他如此询问,耐心地等待对方的回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