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三百七十二章 信我不會錯的推薦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吉时已到!”
菜市口,鼠须道士在法台前跳完大神,手握火把便要点燃烧烤架。
小玉被绑立柱,口中塞着一块抹布,见状拼命摇头,眼中泪水哗哗流下。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周的围观群众,也不知是谁带的头,一个个群情激愤,握拳呼喊‘让她烧’。
“信神仙还不如信自己,一个个的,真是群魔乱舞……”
济癫看得直摇头,心头感慨颇深,走出人群挡在鼠须道士面前:“这位道长,你确定烧死这只野鸡,以后就没有瘟疫了?”
“那当然,我和玉帝商量好了。”
“那要是还有怎么办?”
济癫挥了挥蒲扇,当着围观群众的面,大声说道:“道长,你别误会,不是信不过你,主要是大家凑了一千两银子,这事得问个清楚。”
围观群众们一听,顿时冷静了下来,确实,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要问个清楚。
众人环视之下,鼠须道士压力山大,咽了口唾沫道:“臭和尚,你是不是来拆台的,还是说,上面的野鸡和你有一腿?”
“道长,别转移话题,我就问一句,万一烧了野鸡,瘟疫还是不散,一千两银子退不退?”济癫大声质问,围观群众们连连点头,比起野鸡和谁有一腿,大家更关心钱的事儿。
“肯定会散,我已经和玉帝商量好了。”
“那行,道长这么有信心,我就不说什么了。”
济癫嘿嘿一笑,转头看向围观群众:“大家都注意了,今晚看紧点,千万别让道长趁夜色溜了,毕竟是一千两,生活不易损失不起。”
众人连连点头,一双双盯贼似的目光看得鼠须道士汗流浃背,暗道这次要完。
君王计划
“道长,我听说只是骗钱的话,最多把赃款吐出来,再挨一顿打。也不重,顶多被打两三个时辰,死不了人。”
见鼠须道士犹犹豫豫,济癫靠近两步,蒲扇遮住嘴巴,小声道:“可要是放火烧死一个人,到时不仅要挨揍,还会被官府抓去砍头,那可真就死翘翘了。”
“啊这……”
鼠须道士手上一抖,火把掉落在地,和济癫大眼瞪小眼,半晌后眼歪嘴斜,又开始了跳大神。
就在众人以为鼠须道士抽风的时候,他大喝一声,一脸严肃道:“各位乡亲父老,玉皇大帝刚刚通知我,他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诚意,瘟疫天灾不日则可自行退散,所以不用法事,祭神之人也不再需要,我这里还有几百两余款,大家拿回去分分吧。”
一听瘟疫没了还有退款,主要是退款,围观群众立马就不困了,选出几个代表围住鼠须道士,兴高采烈跟过年一样,没人再关心烧烤架上绑着的小玉。
“太真实了,活该你们被神仙看不起。”济癫挥挥扇子,大步朝烧烤架走去。
就在这时,一支火箭从黑暗中射出,直奔济癫后心,他怪叫一声,一个飞扑卧倒,再抬头,火箭已经引燃了烧烤架上的火油,熊熊火势骤然凶猛起来。
“我靠,就知道会这样。”
不管周边大喊救火,实则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济癫一跃跳入火海之中,拳打脚踢,将一堆堆柴火踢飞,几个健步便冲到了小玉面前。
在外人眼中,这是一个武艺高强但不怎么注重仪表,故而邋里邋遢的臭和尚。
在小玉眼中,因为英雄救美的加成,济癫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又帅又有型,一袭白色僧袍风度翩翩,论颜值,只比那晚惊鸿一瞥的后脑勺略逊一筹。
……
“该死,这都没射中。”
黑暗中,袁霸天放下弓箭,眼看济癫冲到小玉身旁,残忍一笑,拿起依靠在墙角的朴刀。
在二人身形相叠的一瞬间,他踏前一步,将朴刀当作标枪投出,面上凶残狞笑更甚三分,已经看到了济癫和小玉被朴刀穿成串的画面。
然而并没有,朴刀离手后定在身旁,动都不动一下。
袁霸天笑容僵硬,顺着刀柄向后看去,在末尾处看到一只紧握的蒲扇大手,比常人大腿还粗的胳膊上,长满了钢刷一般的黑毛。
“又是你!”
看清来者面容,袁霸天怒不可遏,自从一年前在赌场见到这张脸,他便连续挨了一年的毒打。
虽说后来揍他的神秘人从不露面,但熟悉的节奏和力道,让袁霸天深信不疑,每次揍他的都是一个人。
“姓袁的,洒家以前和你说过,等钱花完了,还来揍你。”
廖文杰的樊哙脸咧嘴一笑,豪气冲天道:“大丈夫以诚为本,不可失信于人,现在洒家钱花完了,信守承诺,又来揍你了。”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揍我根本不是为了钱,单纯就是为了揍我。”
“哎呀,看不出你一张莽夫脸,居然还有这份头脑。”
廖文杰惊讶一声,而后指着墙角:“既然你都知道,那我就不装了,没错,路见不平一声吼,我就是传说中的‘路过的英雄好汉’,自己躺好,我不想在对你使用暴力之前使用暴力让你躺好。”
“……”
有点晕,袁霸天捋了捋,没怎么捋清楚。
他晃了晃脑袋,一巴掌拍断身边的朴刀,狞笑道:“小子,你惨了,我已经练成金钟罩大成,天下没有人能伤得了我,之前的账,我们今天一笔笔算。”
说罢,他马步扎稳,双臂运劲,周身黑袍鼓荡真气。
只听嘶啦一声锦帛撕碎,袁霸天上衣爆开,肌肉虬扎,体表荡开一层金光。
“哈哈哈,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嘭!
廖文杰出拳塞在袁霸天脸上,打断他肆无忌惮的大笑,挪开之后,露出一张懵逼的脸,以及两道鼻血。
“就这?!”
……
另一边,济癫抱着惊魂未定的小玉,将其送回怡香院。
“女施主,你好好休息一下,贫僧就不久留了。”济癫将小玉放在床上,转身便要离去。
“等一下,大师,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济癫,在国清寺出家,施主有兴趣可以过去烧烧香,很陶冶情操的。”
“好奇怪的名字……”
小玉满脸不舍,拉住济癫的衣袖:“大师,我还是好怕,能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吗?”
“你放心,瘟疫已除,没人会抓你祭天了。”
“说到这个,老娘就……咳咳,我的心肝就一阵抽痛。”
小玉抓起济癫的手,往自己心肝上按,几次用力没能成功,委屈巴巴道:“气死人了,那些臭男人平时在床上对我那么好,放火的时候却一点也不留情。”
“阿弥陀佛!”
济癫双手合十,笑着指点迷津:“正常,他们来找你就好比坐马桶,坐的时候固然很舒坦,但绝对不会对马桶产生感情。”
“大师,你说话好难听,就不能委婉点吗?”
“知道难听就还有的救,简单点,以后做什么都行,别做马桶了。”济癫摆不出高僧的架子,几句话没说完,就露出了吊儿郎当的常态。
“可是大师,我不做马桶又能做什么呢,除了躺下来收钱,我什么都不会呀。”
“不可能,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是因为你习惯了躺下来收钱,再想想,你肯定有其他营生的办法。”见九世野鸡这么上道,济癫深感欣慰,忍不住鼓励起来。
“我想想……”
小玉皱眉坐在床上,片刻后眼前一亮,惊喜道:“我想起来了,除了躺下来收钱,我的确还有别的赚钱手段。”
“说来听听。”
“大师,你懂的,就是……”
小玉笑眯眯点头,靠在济癫耳边小声说了起来,后者连连点头,越听越开心,忍不住赞叹道:“厉害,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多花样,之前是我小看你了。”
小玉抛出一个媚眼,诱惑道:“大师,要不要来试试,不收钱,就当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
“好呀好……啊呸,好个屁!”
济癫笑脸骤停,蒲扇拍了拍头,颇为懊恼道:“MD,我怎么会和你谈这些东西,一定是最近和杰哥走太近,被他传染了色心。”
“大师,杰哥是谁,你还要喊人过来?”
小玉闻言顿时不满起来:“算了,喊人就喊人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你再喊人来我就该收费了。”
“我靠,你真是鸡性难改!”
济癫摇头离去,三秒钟后返回,尝试道:“既然你想不出来,那我给你指一条明路,看你长相不差,可以试着去街边卖豆腐,豆腐西施的名头应该很有销量。”
……
“所以,你就是这么劝她卖豆腐的?”
街巷拐角,廖文杰和济癫并肩站立,对面的豆腐摊用竹竿撑起罗帐,每有一位客人买豆腐,罗帐就会晃上三五分钟。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听说这间豆腐摊,不少勤俭持家的好男人都主动出门买菜,并表示往日荤腥吃多了,今天想来点清淡的,小葱拌豆腐就不错。
豆腐摊前长龙排起,生意不是一般的好。
ε=(´ο`*)))
济癫叹了口气,蒲扇拍拍脑袋,强行解释道:“是我高估她了,不对,是我低估她了,卖豆腐都能卖出新花样,她可真是个人才。”
“降龙,先别夸,依我之见……”
廖文杰摸着下巴,沉吟道:“小玉刚开始做生意没什么经验,以后她就会知道,用这种方法搞促销,耗时长、投入大,付出和收入不成比例,不符合资本的市场秩序。”
“所以她就会换一种促销方式,对不对?”济癫期待道。
“不,她会从怡香院招小工,扩大豆腐摊的经营规模,多摆几个销售窗口。”
“#¥%…凸…&~……”
济癫闻言骂骂咧咧,言辞十分激烈。
“对了,昨天晚上我在菜市口遇到袁霸天了,他暗中下黑手,想干掉你和小玉。不止如此,袁霸天武艺精进,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金钟罩大成,现已刀枪不入。”
“这么厉害,那他现在怎样了?”
“至少要躺上半年。”
“妙啊!”
济癫点点头,目前正在研究九世乞丐和野鸡的攻略路线,没心思搭理九世恶人,躺上半年挺好的。
“降龙,你有件事办得很不对,会出大问题。”
“杰哥请讲。”
“你不该让三个九世之人碰面,就像你同时追三个女孩,分开骗和聚在一起骗,难度不可同日而语,这方面我有经验,信我不会错的。”廖文杰分享经验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