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18 到時候可別說我賺錢不帶着你們讀書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父子两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刘春来直接就进入正题。
原本商量讨论了多次的方案,反而没法提出来了。
刘春来直接问之前提出的条件如何,父子两人原本还想先谈谈,要更多的好处。
“目前我们的情况,你们也了解了。每年的需求,服装这块,基本上是固定的。不过冲压件这块,我们的机械厂等单位需要不少,家具厂同样也会有一定的需求……”
看着父子两人的神态,刘春来没有等他们,继续开口。
“所以,要跟我们合作,不管是你们搬迁到这边也好,建立分厂也罢……”
这就是刘春来提出的条件。
对方想要他们的业务,就必须就近建立配套厂。
以此降低运输成本。
“刘村长,我们的价格可是比你们之前的价格便宜了三分之一……”顾学勇现在依然心中没底。
这里太偏僻了。
要是沿海或是大城市,他不会有任何犹豫。
这里只是农村。
“算上运费,便宜不了什么。另外,目前运输不方便,运输回来,一次的数量很大,时间太长,我们的服装款式等都在不断改,扣子也会重新设计……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这事情,咱们不强求,即使没法达成合作,也能交朋友的。”
刘春来不想在这事情上浪费时间。
就近配套,不管是运输成本,还是生产的灵活性,都是没办法的。
郭峰云那边,同样也是不愿意搬迁过来。
刘春来可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本来天府机械厂就能生产,他不想机械厂的业务这么复杂。
何况,这本来只是代工,没有技术含量。
钱不能自己全部赚完,不利于后续发展。
“我们商量一下,晚点给你答复,如何?”顾斌阻止了他爹继续说下去。
以他们的了解,刘春来都这样说了,这事情,要么就黄了,要么就得依刘春来。
“顾斌,这事情,我觉得还是算了。虽然说每年挣的钱会多很多,但是我们把厂搬迁过来,就失去了那边的发展……这里只是农村,虽然发展势头很好,却没有我们那边好找业务……”
顾学勇一脸严肃地告诫儿子。
哪怕是在蓬县,也不行。
没有多少业务支撑,发展不起来的。
在义乌,目前纽扣业务的利润,其实只占他们生产工厂的一半,并且正在逐步降低比重。
“爹,咱们厂子不搬迁!在这边建立一个分厂。”顾斌说道,“刘春来手里有机械厂,规模还不小。他们自己可以做,为什么没有做?”
顾学勇没有回答。
他不晓得。
“他搞的,都是赚钱的。像咱们这样一颗扣子只有几厘的利润,他们看不上。刘春来的意思很明显,他们需哟啊的是长期的配套厂……天府机械厂、电视机厂都需要不少的冲压件……尤其是天府机械厂,开始搞汽车,汽车需要的冲压件很多……”
顾斌在这方面,比他爹要看得长远一些。
汽车上的冲压件,很多。
萌,是那一双兽耳的心动
一旦拿下,未来他们不会再一个产品只赚几厘的利润。
“前景是很大,可他们这样一家小厂,搞汽车……”
顾学勇不是不晓得汽车配件的发展。
问题是天府机械厂的情况他们也了解了。
他们到得比郑倩还早,周围的情况也都打听清楚了。
蓬县的工业相对其他县,要好很多。
可这里,地处西南偏僻地区,发展能有多大?
“这里距离山城,坐船也只要大半天的时间……”顾斌提醒他爹,“爹,咱们这边可以租赁厂房,甚至可以学习刘春来的模式,从山城那些不景气的厂子里承包设备……”
借鸡生蛋。
顾学勇一脸诧异地看着儿子。
父子两人开始谋划起这个方案。
郑倩跟杨春荣这几天在葫芦村也待烦了。
听到刘春来回来,连饭都顾不上吃,直接跑来找刘春来。
“如何?”
没有寒暄,也没有问候。
刘春来直接问郑倩。
“如果我跟你干,你给我多大的权利?”郑倩也不扭捏,紧紧盯着刘春来,问他给自己多少权利。
“我把握大方向,财务我的人监管,你可以自己组建业务团队,包括管理、技术、业务等。”刘春来一脸平静,“厂子交给你管理,甚至前期的筹备工作,都交给你,设备引进等都由你负责,我只负责签字、给钱……”
杨春荣一脸震惊。
刘春来这给了郑倩太大的权利了!
如果郑倩坑他……
“你不怕我卷着你的钱,跑了?”郑倩也有些震惊。
这个项目哪怕是不搞原材料生产线,仅仅是卫生巾生产,投资都会超过千万。
直接交给自己负责?
“另外,之前说的,只是由我负责引进生产线……”
见刘春来不吭声,郑倩心中反而疑惑。
事出反常即为妖。
“也可以只负责这个,你不是问我给你多大的权利吗?至于你卷这我的钱跑了……”说到这里,刘春来停顿了一下,一脸笑容,“你在这边这么长时间了,应该也清楚,我们彩电技术研发中心,有不少香江来的技术人员在工作……”
刘春来没再说下去。
彩电生产线是从香江引进。
春雨服装在香江有办事处。
何况,郑倩想要卷钱跑路,很难。
估计连国内都无法离开。
这年头,没有网上转账,没有手机银行,就连银行转账也麻烦。
连百元的老人头都没出来,郑倩能卷走多少?
“设备跟业务我可以接手,其他的我不管,包括财务……”郑倩无奈叹息了一口气。
刘春来不置可否。
如果郑倩真的全盘接手,他反而不会那么放心。
双方没有长期的接触,要说完全放心,是不可能的。
“啥?”
吃饭的时候,听说郑倩成了刘春来的手下,现在负责引进生产线,未来负责业务,眼珠子都瞪大了。
对方不是说来推销设备的?
“爹,卫生巾是女性用品,咱们一帮子糙老爷们儿做这个不太合适啊……再说了,郑倩本来就熟悉设备跟原材料,三个月内,我们的厂子,必须开始向市场供货……”
刘春来解释了一番。
“那是你个人投资的厂,大队也没钱入股了……”
刘福旺摇头。
他不想刘春来一直补贴大队。
“爹,我还是得拿一部分股份出来……”刘春来叹了口气。
该死的八十年代!
要做大,私人企业,可不容易。
如果挂靠,最后反而容易出问题。
与其这样,不如多拉几个股东进来。
“大队也没钱,现在欠账这么多,社员虽然没有明说,背地里议论的可不少……这事情就算了吧。”
刘福旺摇头。
卫生经这东西,他觉得没有啥前景。
何况,刘春来一直都是用自己的钱在给大队分股份。
大队原来根本没有家底。
刘春来接手的时候,还欠十多万的欠账呢!
“要不,你去找投资公司?”
刘福旺甚至连召开社员代表跟党员会议的想法都没有。
不用想,开会结果也是所有人反对。
懒得闹心。
“刘大队长,咱们投资公司的财务你不是不晓得,哪里还有钱投入……”
当刘春来下午到投资公司的办事处时候,正好几位负责人都在。
刘春来刚说完,梁爱玲就摇头。
“是啊,显像管厂的投资,以及彩电厂的入股,就让咱们投资公司欠上了大笔的债务……目前正在建设的几个项目,还都有很大的资金缺口……”
邹发明一脸不满,刘春来这也是把投资公司当成了他的小金库了。
搞啥项目,就跑来问入股不。
何况,还搞什么卫生巾厂!
那玩意儿,能有多大前景?
投资公司现在一直都是靠着四县财政跟刘春来的资金补贴,基本上没有进账。
乐视彩电的利润不小,关键是现在处于发展期间,根本就没有资金来分红,不让他们回去找县里要钱继续投资就不错了。
“诸位,大家还是先问问各自县里吧,别到时候又说我缺钱就找投资公司,赚钱的事情就把投资公司一脚踢开……”
刘春来掏着鼻孔说到。
几人纷纷表示,绝对不会。
开玩笑,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他们会考虑。
卫生巾啊!
这玩意儿,投资上千万,多长时间才能收回成本?
平时大家的收入,根本没有多少结余,多少女人舍得每个月花几块钱?
重复使用的卫生带加一角多钱一斤的皱纹纸不好用么?
当然,他们也没直接拒绝,表示把这事情向各自县里汇报。
带个超市去清朝
刘春来也没强求。
来之前,他就知道结果。
“啥?让咱们公社投资卫生巾厂?春来同志,你是不是对咱们镇的财政有什么误会?”
马文浩瞪大眼睛看着刘春来。
“如果白送股份呢,咱们就勉为其难地收下。要是给钱……别说几百万啥的,就是几万,咱们镇政府都拿不出来……”严劲松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再说了,那卫生巾,真值得投入上千万?”
看着两人,刘春来撇嘴,“别到时候又怪我发财没有带着你们!这可是非常好的机会!”
“算了,算了!咱们没钱,你还是去找投资公司吧……”严劲松急忙摇头。
即使真的赚钱,也不能入股啊。
说出去,丢人!
马文浩倒是有些想法,可镇里连办公场所都没钱修建呢!
县里拨款的建设经费,全部让他们拿来修建厂房了。
干部们挤着办公无所谓,反正工作干了就行。
政府的办公场所修建好有什么用?
又没有一分钱的租金收益。
修厂房多好!
可以长期收租金的。
何况,有钱投入到刘春来的那种难以启齿的业务中,不如多修点厂房。
他们根本就不担心厂房修建好了租不出去。
市里都准备在这边打造一个大型的工业产业集群。
“他们拒绝了……”刘春来很无奈。
“那就去找县里啊!咱们一个镇,能有啥钱?县里再穷,挤一挤,几百万还是拿得出来的……”
马文浩果断地把祸水东引。
让吕县长去头痛吧。
“你说,这小子一天想啥呢!以前可没想过让咱们入股……”严劲松看着刘春来出去,直接发动汽车,琢磨着他去了县里估计也会碰一鼻子灰的。“他缺钱了?”
“缺钱?如果他愿意贷款,各个银行,巴不得他多贷点……这几年,刘春来可从来没有贷款过,自己手里的钱也不往银行存呢!”马文浩摇头。
不认为刘春来是缺钱才到处拉人入股。
严劲松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全县谁不知道刘春来最有钱?
县财政能动用的资金,都没有刘春来多呢。
“那他这是啥意思?”
“莫不是那产业真的跟彩电一样赚钱?”马文浩脑海灵光一闪。
刘春来会弄不赚钱的产业?
可卫生巾这东西,国营厂生产的都不多。
整个蓬县,几乎找不到。
两人想不明白。
吕红涛没想到刘春来这么快又来找自己。
听了刘春来说的,直翻白眼:“春来同志,你当咱们县财政局是印刷厂呢!现在欠了上千万……哪里去搞钱来投资妇女卫生事业?”
吕县长极其不爽。
狗曰的刘春来!
嬌 娘 醫 經
八荒帝尊 指染苍穹
赚钱的不来找县里,这事情……
“吕县长,这个真的有很大发展前景,做起来,利润不会比彩电厂小。”
“我相信啊。问题是县里真的拿不出钱了!今年还要硬化从县城到你们公社的那一段路,三百多万呢!现在还差两百多万的缺口,为这个,我头发都掉了很多,你看……”
为了证明,吕县长直接让刘春来看自己额头。
发际线后移了不少啊!
“从你当大队长开始,我这头发一天比一天少……”
吕县长开始吐槽了。
这下轮到刘春来翻白眼了。
说得好像自己把他头发给揪掉了一样。
“吕县长,我个人投资其实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搞这么大的规模的个人投资,好像也没有政策……你是晓得的,我这也是为了咱们县的产业布局,后续更多的是材料生产等……”
刘春来为难地说道。
一副我不是为了挣钱,为了县里经济发展,也为了妇女同志们的卫生健康奉献的表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