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02、妖庭大變革,九筒顯神威鑒賞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妖庭之中,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东域在这几年之中,发生巨大变化。
各种势力层出不穷,各种强者降临,在东域之中争锋。
这是大世。
这是仙路即将开启的征兆。
穿 成 砲灰 之 反派 養成 計 畫
此刻妖庭,大殿这种,几位老古董看上去神色有些难看。
妖庭之中,全部都是妖族。
这妖族的数量虽没有人族多,却也不逞多让。
在整个修仙界,妖族绝对是仅次于人族与灵海一族的超级大族。
所以这妖族之中,人才辈出。
妖庭有七大圣,还有各路超级妖孽出世。
而南域的妖皇殿之中,更是有四圣兽的后裔存在。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位超级妖孽,有问鼎至高的资格。
妖皇殿与妖庭,按理说,皆为妖族,应该合作才对。
但是。
妖皇殿与妖庭,各自都是独立的大势力。
妖皇殿在南域是不弱于三大家族的恐怖存在。
其中强者无数,十分高调,在南域有霸主之称。
而妖庭在东域为八大仙门之一,其中同样人才辈出,各路妖孽人物齐聚。
这两大势力碰到一起,谁都想成为主角,谁都想成为主导者。
妖皇殿一方。
“我妖皇殿有妖皇直系血脉,待得其醒来,便是不弱于那神子姜维的存在,所以,我妖皇殿才是妖族正统。”
贪狼杀气腾腾,这般说道。
“哼!”
黑凤不爽。
这货已经是王级强者,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破的,反正很强。
“你妖皇殿算什么东西,妖皇直系血脉算什么东西,我兄弟九筒手中有炼妖壶,此乃妖族至尊天宝,整个妖族都是从炼妖壶里出来的,此乃妖族之根,能被炼妖壶认可,才是真正的妖族第一人。”
黑凤高声厉喝,丝毫不虚。
他为妖庭尽心尽力,以妖庭为荣。
一个小小的妖皇殿,竟然敢针对我妖庭,简直就是在找死。
“哼!”
熊王杀意满满。
“黑凤,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行了,敢羞辱我妖皇殿,来来来,让我看看,是你的嘴巴厉害,还是你的修为厉害。”
熊王说着说着就要动手。
黑凤怡然不惧。
这种时刻,谁怂谁是孙子。
“想动手,来啊,谁怕谁!”
黑凤那没有羽毛的翅膀掐腰,一副来干架的样子。
一时间。
双方剑拔弩张,欲要在这大殿之中,展开搏杀。
“各位,冷静,冷静,冷静……”
妖皇殿之中,一位老者,笑呵呵出现场中。
老者名为银狐,妖皇殿大管家,负责处理妖皇殿琐碎事宜。
而眼前这种事,便是在银狐管辖范围之内。
“各位要冷静冷静,妖皇殿与妖庭都是妖族,你我本一家亲,要打架,也是一致对外,若内斗,怕不是被其它势力看了笑话,有损我妖族威名啊!”
银狐开口,让场中气氛缓和许多。
银狐的资历很高,在妖皇殿没有人敢不听其所言。
而在妖庭,众人对这位银狐也是多有耳闻。
其跟随妖皇一路成长,自身实力没得说,更是聪明绝顶,多次拯救妖族。
“九筒庭主,我说的可是正确。”
银狐看向九筒。
九筒身穿鹅黄长袍,浓眉大眼,一副憨憨模样。
但你若被其这憨憨的外表所迷惑,那你就等着倒霉吧。
作为郑拓手下第一灵兽,九筒的聪明,绝对比看想去要聪明的多。
如今。
九筒拥有炼妖壶。
这炼妖壶就如黑凤所言,乃是妖族至尊天宝,整个妖族都是从这炼妖壶之中走出来的,堪称妖族之根。
所以。
九筒被炼妖壶认可,便是成为了妖庭名正言顺的主人。
虽说如今九筒的实力只有出窍期。
但在妖庭之中,没有人敢不服气。
“银狐大管家所言没有错,妖庭与妖皇殿都是妖族,你我若内斗,自当会被人看了笑话。”
九筒开口,这般说道。
“九筒庭主,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妖皇殿与你妖庭,究竟该如何合作呢。”
贪狼询问,这般说道。
在妖皇殿众人眼中,九筒资历尚浅,根本不配成为妖庭之主。
一个只有出窍期的妖庭之主,也就是沾了那炼妖壶的光。
没有炼妖壶,这九筒,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妖孽而已,想要成为妖庭之主,做梦去吧。
妖族,天生地养,本身就很野性。
这妖皇殿的管理更是如此。
自带高傲,谁也不服,看谁不顺眼全都表现在眼中,根本不会遮遮掩掩。
妖庭众人听出了贪狼言语中的轻视。
“贪狼,主要你说话的方式,这里是妖庭,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黑凤强势回应,保护九筒。
“妖庭又怎样,你不会真的以为,打起来你们妖庭有优势吧!”
贪狼杀意涌动,看向周围众人。
极品废材:报告殿下,我有了
“你们妖庭的名字倒是不错,可惜,实力太弱,根本无法与我妖皇殿匹敌,说真的,妥协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妖庭之主,我说的,没有错吧。”
贪狼望向九筒,眼中血红一片。
他压根没正眼看过九筒。
什么狗屁妖庭之主。
若没有炼妖壶,你什么都不是,连与我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贪狼的轻视被妖庭众人看在眼中。
特别是七大圣。
他们关系最好,皆是郑拓手下灵兽,向来共同进退。
但是如今这般情况,他们显然是插不上话语的。
他们的实太弱,根本没有资格说话。
在场之中,皆是王级。
他们也是因为与九筒关系好,所以才能踏足此地,参与其中。
在这。
这贪狼说的没有错。
修仙界本身就是实力为尊。
而他们妖庭的战力明显是不如妖皇殿的。
这妖皇殿的整体实力堪比南域三大家族,底蕴深厚。
而妖庭才刚刚建立不足百年。
以前的妖庭分妖族与兽族,两族互相瞧不上,内耗眼中。
有几位王级存在,但与妖皇殿比较,差了十万八千里有余。
如今发生这种事,他们妖庭,完全处于被动之中。
似乎被妖皇殿吞并,成为其一部分,已经是无法阻挡之势。
相对于妖庭众人的慌张。
九筒看上去相当沉稳与老练。
他安静的端坐于高位之上,看着下方众人争吵,漫骂,互相针对。
仿佛这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他像是一位看客,将自己剥离出这喧闹的大殿。
说实话。
九筒并不喜欢这种生活。
什么妖庭之主,什么妖族第一人,这些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他想出去闯荡,他希望跟随老大去见那些没有见过的风景。
而此刻眼前的局面,显然需要他来解决。
“各位!”
九筒开口,众人皆将目光投来。
看着面前这一道道目光,九筒内心之中,平静的让自己都感觉到安心。
“事已至此,便是需要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的方法很简单。”
九筒这般说,众人竖耳听来。
“妖族有妖族的传统,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我,妖庭之主,九筒,接受来自你们妖皇殿任何人的挑战,只要能够将我击败,我妖庭便承认你妖皇殿为正统,如果我获胜,你们妖皇殿,需无条件加入妖庭。”
九筒望着银狐,望着贪狼,望着熊王。
“妖皇殿,敢接吗?”
面对九筒如此霸道的挑衅,妖皇殿众人顿时热血沸腾。
如九筒所言,在妖族,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打几架。
“哈哈哈……好一个妖庭之主,不愧是被炼妖壶认可之人,这性格,我喜欢。”
贪狼突然哈哈大笑。
他原本对这九筒十分不屑。
出窍期的小家伙而已,怎配得上妖庭之主这等大位。
何况掌控有炼妖壶,这妖族至宝。
可如今看来,这九筒果真有其自己的品性,有妖族那源自骨子里的血腥。
“贪狼,你被臭不要的打算动手我告诉你。”
黑凤何等聪明,当即这般开口道:“九筒的实力只有出窍期,你们妖皇殿要是要点脸,就不要出王级强者,有本事让出窍期的来,看九筒如何收拾你们这群家伙。”
有黑凤帮助九筒,的确让九筒轻松很多。
因为这妖皇殿要是真臭不要脸,让贪狼熊王这种强者出手,那九筒必将毫无胜算。
“黑凤,你少在这里瞧不起人,我妖皇殿乃是妖族正统,岂能在这种事情上以大欺小。”
贪狼不爽,当即这般回应。
“最好如此,就怕有些人被蒙蔽了双眼,什么阴损手段都用,我说的对不对,银狐大管家。”
黑凤看向银狐。
这银狐很聪明,且手段狠辣,无所不用其极,绝对是一位难缠的家伙。
回头如果九筒获胜,这老头指不定会出手干预,让整个局面倒向他们妖皇殿。
“自然自然,这是自然,决斗是妖族的传统,我为妖族,自然不会干预其中。”
银狐这般回应。
但黑凤不相信这家伙。
这家伙肯定有自己的阴谋。
“事不宜迟,你我各自准备准备,半个时辰后,仙斗场大决战。”
双方商量好时间之后,各自离去,各自准备。
妖庭一方。
“老九,有没有把握,妖皇殿那边可是有几位狠角色,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家伙堪称四妖神,实力都很强劲,有争锋时代的资本。”
黑凤这般表示,对九筒多有担心之色。
九筒这个家伙已经很久不与人动手,他也不知道这家伙有多少实力有多少底牌。
但他始终相信,作为郑拓手下第一灵兽,九筒的实力,绝对不会弱。
“无妨,他们四个一起上我或许会有些压力,一个一个来的话,胜算有九成九,虽然九成九不是很保险,但这已经是我的底线。”
九筒一开口,便是老凡尔赛了。
黑凤眉毛乱跳,对于九筒如此言语,表示这口气,还真跟郑拓那小子一模一样。
既然九筒有信心,那他便是不用担心什么。
“老九,实在不行,到时候找个理由,我们也出手帮你。”
马王大大咧咧,这般说道。
“就是,不就是什么四妖神,妖能妖到什么地方去,弄他们。”
三条手中一晃,有黄金铁棒出现,气势汹汹,欲要一战。
“要我说还是小心一些,那四个家伙很强,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老大教给你我的道理。”
小乌老神在在,对于九筒保持绝对信心。
“夫君!”
狼妹望着九筒眼中满是爱意与担心。
这种担心是发自内心的,她希望九筒不要出事,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岂不就成了孤儿。
“放心吧。”
九筒溺爱的将狼妹揽入怀中。
“你知道我的,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在这之前,我已经调查清楚妖皇殿的几位妖孽人物,对决我并不担心,我所担心的,只是这妖皇殿,可从来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势力。”
九筒表情严肃,看上去十分认真。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地方。”
黑凤这般说,让场中气氛变得多有沉闷。
“准备的怎样了!”
妖庭之中,还是有几位王级的。
说话的名为豺王,乃是一只豺狼修炼到了王级。
其本身以阴狠狡诈铸成,十分强横。
“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打也得打!”
黑凤这般说。
对于豺王,他想来不感冒。
这家伙心术不正,走邪路才踏足的王级,这种家伙在妖庭之中,怕也是妖庭的不幸。
“输赢无所谓,记住,不要伤了和气。”
另有青狐王这般说道。
“输了,我妖庭要加入要妖皇殿,大家是一家人,赢了,妖皇殿要成为妖庭一部分,同样是一家人,所以这战斗的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打出属于自己的风采,九筒,你为妖庭之主,应该明白其中道理才对。”
这青狐王前面说的话听上去还蛮有道理。
但是这最后,竟直呼九筒名号。
这在妖族之中,显然是不妥的。
妖族有明确的等级制度。
九筒为妖庭之主,整个妖庭都是九筒的。
而这青狐王,竟然仗着自己资历老,实力强,直呼九筒名号。
这让七大圣众人不爽,就是小白龙都抬眼看来。
唯独九筒,好似没有感觉一般。
“青狐王所言不虚,我会注意分寸的。”
九筒这般说道,平静的让青狐王多看了几眼。
“你知道就好,作为妖庭之主,输掉不丢人,对方毕竟也是强者,我们都会理解的。”
青狐王继续这般说道。
这言语之中的意思听来,怎么都像是对方派来扰乱己方心智的。
“青狐王,你这话什么意思,还没有开始打,我妖庭之主就已经输了,你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黑凤不爽,立刻出声。
“我谁也不是谁一伙的,我的心中只有妖族。”
青狐王看了看黑凤,又看了看七大圣,转身离去。
豺王紧随其后,二者离开。
望着二者离开,场中气氛变得更加阴沉。
“看来,真被你说中了。”
黑凤皱眉,看上去颇为苦恼。
妖庭因为内耗严重,所以本身的实力很一般。
东域没有开放时,妖庭还能凭借自己的名号,在东域站稳脚跟。
但今时已不同往日。
随着各大势力的入住,妖庭的实力暴露了出现。
如此实力的妖庭,的确没有资格参与到东域争霸之中。
有些人投靠妖皇殿,他们也能够理解,这是大势所趋,他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九筒沉稳依旧。
怕这个字他天生不会写。
出发,前往仙斗场。
另一面。
妖皇殿聚集地。
“四打一,银狐大管家,你开什么玩笑。”
朱雀看上去相当不满。
“我从妖皇殿刚刚出来,你就叫我做这种事,我不干。”
朱雀性格相当火爆。
身为天赋已柄的强者,她才不会做出这种四打一的龌龊之事。
“并不是四打一,而是一个一个上,直到将其击败,也就是所谓的车轮战术。”
银狐大管家这般说道,十分平稳,并未因朱雀的暴躁而有所生气。
“车轮战,你让我们四妖神车轮战一个家伙,你以为他是谁,无面吗?”
小白虎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愿意这般做。
他们四妖神,皆有一颗强者之心。
何况他们是妖族,正面厮杀,一对一,这是妖族最基本的战斗素养。
“你们有所不知,这个妖庭之主九筒,可是比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存在。”
银狐大管家目光深邃,其似有银光闪烁,宛若一片银河悬挂其中。
“这个九筒的天赋之高,比你们强出太多,在这诺大修仙界之中,只有妖皇子与姜家神子姜维能够匹敌。”
如此话语出口,顿时叫四妖神吃惊!
“银狐大管家此言当真!”
玄武询问,难以相信。
“此言当真,我有亲眼所见,亲身所感,这个九筒的天赋之高,让我都感觉到惊讶甚至惊愕。”
银狐说的是时候。
当他真正感受到那属于九筒的天赋时,多少年不成疯狂跳动的心脏,在那一刻狂跳不止。
不弱于妖皇子与神子的天赋,这个九筒简直要逆天。
“有点意思,不弱妖皇子与神子的实力,若这般说话,这妖庭之主,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青龙为女子,她这般说道,对九筒颇为感兴趣。
不过。
对于九筒,她更像与另一人对决。
那人便是小白龙。
龙族正统小白龙,她想知道,自己与其差距,究竟有大多。
“你们感兴趣最好。”
银狐大管家继续道:“我让你们车轮战,并不是让你们欺负这位妖庭之主,因为如果一对一,你们都是不会他的对手,而为了妖皇殿的大业,你们必须将其击败,我也是无奈之举,还请四位明白我的苦衷。”
银狐对四妖神十分有礼貌。
他的实力自然远远超过四妖神。
但是妖族向来看重血脉。
四妖神的血脉,在妖族之中是仅次于妖皇血脉的血脉。
他们四人,在未来注定要成为妖族的领军人物,乃是整个修仙界的领军人物。
所以。
对四人尊重,便是对未来的自己尊重。
“银狐大长老,此话我便是不爱听,什么叫我们打不过他九筒,他九筒天赋在高,也终究只是犬类血脉而已,与我等相比较,差了十万八千里,在说,天赋高,可并不代表实力够强。”
朱雀很容易被激怒。
如此简单的激将法,让朱雀当场燃烧自己,欲要与九筒一战。
白虎,玄武,青龙,三者也是有意出手,不在被刚刚所谓的车轮战所困。
九筒的实力,让他们愿意出手。
因为这个九筒绝对是一位高手,与高手过招,甚至生死搏杀,是他们梦寐以求之事。
因为只有在这种战斗之中,他们才能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四位既然同意,那事不宜迟,咱们出发,前往仙斗场。”
银狐大管家趁热打铁,带着四者,来到仙斗场所在。
此刻的仙斗场已是人满为患。
妖庭与妖皇殿的众人已经到齐,双方剑拔弩张,谁也不服气,都准备看接下的战斗。
在这种局面下,妖皇殿众人漫步走来,将整个气氛推向了第一个巅峰。
“双方既然已经到齐,那便开始吧。”
青狐王主持此次战斗。
“规矩很简单,妖庭之主九筒,迎接来自妖皇殿诸位的挑战,若妖皇殿的诸位胜出,妖庭归妖皇殿所有,而我妖庭之主九筒若是胜出,那妖皇殿便是必须听从我妖庭调遣,这是规则,这是属于妖族的规则,任何不守妖族规则一方,天下妖族,皆可诛之。”
青狐王声音很大,告诉所有人规则。
在这规则之下,九筒缓缓起身。
九筒看上去很淡然,不急不躁,一步一步,踏足仙斗台之上。
作为妖庭之主,就算九筒对此并不喜欢。
但他整个人的气质,绝对不是一般妖族能够匹敌的存在。
如此气度,当真不凡。
望着此刻九筒,妖皇殿四妖神,顿时心中一动。
果真如银狐大管家所言,这九筒不是一般人物。
且绝对不仅仅只是天赋很强.
刷……
朱雀性子急,二话不说,当即跃上仙斗台。
朱雀一身火红长袍,整个人长的五大三粗,毫无规律可言。
这家伙性格火爆,易怒,实力却很强劲。
在妖皇殿,属于谁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妖皇殿,朱雀,请赐教。”
朱雀声音滚滚,带着火气,肆虐整个仙斗场。
“男的?”
马王见此,当即露出失望神色。
也不知道这货在失望什么,但就是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我还以为朱雀是个妹子,话说,传言中的朱雀不是一位妹子,为何这是一位男子。”
马王喋喋不休,看上去十分不爽的样子。
“老马,你这是何必,大家都是妖族,人家也是要面子的。”
小乌慢条斯理的说着,一副捧哏模样。
“哼!”
朱雀冷哼出声,瞪向马王与小乌。
“哎呦呦……眼睛还挺大,你看什么看,不服回头咱们单挑!”
三条不爽,大声开口,帮助九筒打气。
“好啊!待得我收拾完这九筒,便是你三条。”
朱雀冷冰冰的开口,转头,看向面前的九筒。
“九筒,你好歹也是妖庭之主,我给你一个面子,让你一招出手吧。”
朱雀很大气,声音滚滚,丝毫没有将九筒放在眼里的模样,让人着实不爽。
“好。”
九筒的回答很直接,也让人很意外。
没有多余的废话,九筒手中一动,炼妖壶出现手中。
炼妖壶的出现,顿时让所有妖族,全部望去。
炼妖壶,妖族至宝。
在传言中。
妖族便是诞生这炼妖壶之中,这是他们的根本所在。
“炼妖壶!”
朱雀见炼妖壶出现,当即收敛几分狠色。
炼妖壶乃是妖族至尊天宝,其不仅仅是先天灵宝,其还能够压制所有妖族的血脉。
他此刻完全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脉与力量有被压制的感觉。
这种压制非常可怕,属于最高级别的压制。
就好像你老妈打你,而你无法还手一样,绝对的压制让他很不爽。
“炼妖壶又怎样,我为妖族,天生地养,你无法压制我。”
朱雀周身燃烧着朱雀神焰,滔天火气,肆虐仙斗台,将这仙斗台彻底化为一片火焰世界。
“变!”
青狐王见此开口。
顿时那保护仙斗台的阵法被催动。
朱雀与九筒被传送到另一片空间之中对决。
在这空间之中,二者不用担心撕碎虚空,因为这里被阵法加固,能够让二者尽情颤抖。
“我很喜欢这里,像是牢笼,你逃不掉的牢笼!”
朱雀全力促动朱雀神焰。
午夜幽灯
这片世界彻底被他的力量所感染,化为一片只属于火焰的世界。
在这火焰世界之中,九筒脚踏虚空,看上去与这个世界显得是如此格格不入。
他显得很安静,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他安静的站在那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的望着此刻的朱雀。
“杀!”
朱雀忍受不住这种被俯视的感觉。
特别是那炼妖壶对自己还有莫名的压制效果。
他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红光,冲向九筒。
九筒见此,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
他催动手中炼妖壶。
嗡!
炼妖壶被催动,这片世界,包括外围仙斗场中的群妖,全部神情一顿。
他们感觉自己的心神与血脉都被那炼妖壶所牵动。
而场中的朱雀同样如此。
“收!”
九筒单手托炼妖壶,口中低语。
顿时。
炼妖壶的盖子缓缓打开。
紧接着。
炼妖壶中有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出现,涌向朱雀,试图将朱雀吸入其中。
朱雀感受到了一种召唤,一种冥冥之中,源自血脉的召唤。
这炼妖壶天生克制任何妖族,对他来说,这简直是要了亲命。
当即止住身形,不敢在胡乱冲杀。
同时。
他背后有火红双翼凝聚而出。
双翼颤动,试图脱离那炼妖壶的掌控,不被吸入其中。
他刚刚所言没有错,此地是牢笼,无法逃离的牢笼。
只不过。
这无法逃离的不是九筒,而是他自己。
面对炼妖壶,他疯狂反抗,不被吸入其中。
但这炼妖壶的力量,可不是谁都能够对抗的存在。
其乃是所有妖族的克星,朱雀也是妖族。
就算你朱雀的血脉,在妖族之中极高极高,高到没有朋友的地步。
但是面对炼妖壶,仍旧只有拼命抵抗,不想被吸入其中的地步。
“该死!”
朱雀咒骂出声,这九筒根本不讲武德啊!
双方对决,不是应该先试探对方,然后一点点循序渐进的攻杀,从其中获取自己想要的经验,提升自己。
你这上来就王炸,直接使用炼妖壶是几个意思,太没有武德了吧。
朱雀心里咒骂。
也就是自己没有先天灵宝,不然肯定不会如此狼狈,被对方这般压制。
“这……朱雀也不行啊!”
马王继续开口,在这时候仍旧不忘施展场外援助,帮助九筒扰乱朱雀心神。
“可不吗?”
小乌继续捧哏。
“要我说,朱雀听上去名头响亮,实际上也就那样,要学技巧,害得看咱老九。”
马王继续口嗨,且乐此不疲。
“那可不。”
小乌的捧哏十分到位。
二者一唱一和,你被说,还挺好用。
朱雀本来心性就差,此刻被二者说的脑瓜子嗡嗡作响,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对抗炼妖壶。
在这种无法对抗之中,他竟有被吸入炼妖壶之中的意思。
“炼妖壶,我不是你的奴隶,你无法奴役我!”
朱雀爆发,当即化为本体。
一只火红大鸟,遮天蔽日,染红整片天空,整个世界。
恐怖的朱雀神焰肆虐天地,化为无数只朱雀神鸟,杀向九筒所在。
而九筒的回应很简单。
促动炼妖壶,将所有杀来的朱雀神鸟全部吸入炼妖壶中。
炼妖壶像是一个永远也吃不饱的黑洞,那朱雀神焰幻化的朱雀神鸟恐怖无匹,足以对出窍期后期的强者造成致命威胁。
但是对于炼妖壶来说,简直就像是饭前甜点一样,轻轻松松被吞噬殆尽。
自己的手段被吞噬掉,朱雀看上去稍有萎靡。
刚刚的爆发,他已经拼尽全力。
但是。
他看着那一动不动甚至没有使用自己任何手段的九筒,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一个炼妖壶,足以抵得上他上百年的修行。
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败下阵来。
他相信,对方如果没有炼妖壶,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如果这样,如果那样,可惜没有如果。
他就是被炼妖壶死死压制。
哪怕他露出本体,使用自己的朱雀灵纹,也仍旧被死死压制。
他正在被一点点拖入炼妖壶中。
这种感觉很恐怖。
他朱雀乃是四妖神之一,天赋绝顶,血脉高贵。
此刻却是像是家雀一样,被硬生生拖着,拽入炼妖壶之中。
他拼命抵抗。
那鲜红的羽毛之上,朱雀灵纹大胜,整个人疯狂无比。
他不想被吸入炼妖壶中。
他并不是无法面对失败,而是因为,这种感觉很差,非常差。
被对方碾压式的抓走,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但事实就摆在他们的面前,无论他如何反抗,就是难以对抗那炼妖壶的压制。
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炼妖壶,不该这般使用的。”
妖皇殿中有老者开口,表示这样做不对。
“炼妖壶乃是妖族至尊天宝,这种神物,怎么可以随意使用,且用来镇压本族之人,九筒,你应该收手,因为这样不对。”
另一位老者同样开口,这般说道。
“炼妖壶乃是妖族之根本,九筒,你这般做,便是在侮辱妖族,在给予妖族蒙尘。”
第三位老者这般开口说道。
三位老者,身穿不同颜色的道袍,长相却是有几分相似。
而这三位老者的实力,皆有传说级,乃是这一次妖皇殿派来东域真正的话事人。
三头蛇皇。
没有错。
这三位老者本是一体,不过他将自己的三个头颅化为三个人,出现在此地。
三头蛇皇这般开口,让妖皇殿众人胆子大了起来。
“我说九筒庭主,上来就用先天灵宝欺负人,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毕竟,你的对手可是没有先天灵宝的。”
妖皇殿中有不讲道理的,这般说道,试图影响九筒道心。
“就是就是,用先天灵宝欺负人算什么本事,整个妖族,所有人都知道炼妖壶拥有压制一切妖族的威能,你用炼妖壶这般欺负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另一人接话,这般说道。
“这般看来,我妖皇殿,是不是能够派出王级强者,与你这妖庭之主对决,毕竟,你的身份,你手中的法宝,皆不是凡物。”
“对对对,派出王级强者与这位妖庭之主对决,毕竟,我们要尊重你的身份,不出动王级,怕是对您这位妖庭之主不尊重啊!”
妖皇殿众人阴阳怪气起来,着实让人难受。
而九筒没有被影响。
作为郑拓手下的第一灵兽,这种言语,根本刺激不到他的神经。
倒是马王等人此刻大为不爽。
“我说妖皇殿的家伙们,你们平日里都这么逼逼赖赖吗?”
马王嘴巴很大,说吵架,他可是王级强者。
“我看像。”
小乌继续捧哏。
“我叫老九已经被炼妖壶认可,这炼妖壶便是我家老九的法宝,怎么,用自己手里的法宝都不行,这是妖族的道理吗?”
马王声音很大,一点也不怂。
“就是强词夺理。”
小乌总结的很到位。
“还有,你们这群废物,口口声声说炼妖壶是妖族的至尊天宝,乃是妖族之根,如今我家老九已经被炼妖壶认可,你们不是应该跪拜我家老九,大呼妖族之主吗?”
“确实该这样。”
“如今怎么说,一个个大言不惭,不让用炼妖壶,还要出王级强者,脸不要脸吗?”
“脸皮厚。”
“你们妖皇殿的妖族怎么跟人族一样,都这么不要脸吗?贪狼,熊王,怎么说不说话了,你们两位不是自居妖族,拥有妖族性格,如今妖皇殿之人说出这种话语,怎么不说话了啊!”
马王这暴脾气,上来这股劲儿,谁都不惧,王级强者,找骂不误。
“马王,我劝你说话注意一些!”
贪狼杀意涌动。
他就算干掉这马王,在妖族的规矩中,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不注意又怎样!”
黑凤难得正经起来。
他看上了无比灵力,目光扫过妖皇殿众人,包括三头蛇皇。
“贪婪,你告诉我,不注意又能怎样。”
黑凤的严肃,让人知道这七大圣究竟有多团结。
一个平日里嘻嘻哈哈,总是搞事的家伙。
当这种家伙认真起来的时候,那所有人都要小心。
“早就听闻贪狼大名,今日一见,不过如此。”
三条手持黄金铁棒,面色不善,望向贪狼。
“什么狗屁王级,什么妖皇殿大妖,不过是个自己找一个好点的名头罢了,待得老九打完,我陪你玩玩如何。”
三条乃是猴类,天生好斗。
王级强者而已,又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哈哈哈……”贪狼大笑,“好好好,现在的年轻妖族,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此番结束,你们几个一起上,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这所谓的七大圣,究竟有何本领。”
贪狼不爽。
这说着说着,火力怎么都转移到自己身上来,我招谁惹谁被这般羞辱。
双方的争吵暂且结束,因为场中已经出现变化。
朱雀是疯狂反抗这炼妖壶的吞噬。
他拼尽所有,但始终无法脱离那种极致压制与吸收。
他整个人在不断被吸收吸收在吸收,眼看着已经是无力回天,只能被吸入炼妖壶中。
“混蛋!”
朱雀咒骂。
从未感觉如此憋屈。
他拥有一身本领,却是被这炼妖壶死死压制。
换成其他先天灵宝,他也无惧一战。
但是这炼妖壶太克制他了。
妖族的至尊天宝,克制一切妖族。
人欲 徐公子胜治
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最终的最终。
九筒没有留手,直接催动炼妖壶。
炼妖壶上有妖纹闪烁,下一秒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
在这力量面前,朱雀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被当场吸入炼妖壶中,没有了声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