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起點-第二百八十一章:最不能軟弱的時候相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苏执回府的时候时辰尚早,沈落只问了一句去哪里了,苏执道‘去襄安楼有点事’,沈落便也没再问什么。
因带了栗子糕回来,沈落午膳吃得撑了些,午后就又被苏执拉着在府中四处走动。
除了沈落时不时要关心一下桑融的事情进展,后头的日子倒也平常。
至于顾临晏,也果然如同苏执所料,从那天在襄安楼说了那番话,只过了两天,仙子楼便传了消息到摄政王府,沈落看了一眼,也没避讳着苏执。
顾临晏说是王上病危,担心十五王子的安全,这两日就会启程回南戎去。
与苏执先前所猜的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苏执在身边,格外过得顺风顺水些,就连桑融那边传回来的消息,也是好消息。
经过这么些年的研究,桑融果然也制出了月掩蛊虫的解药,有了沈落的信物,华懿和奚竹此行也是十分顺利。
不过到了十月中旬,华懿便传回消息,他们已经拿到了解药,不日启程回京。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人海中
似乎所有的事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只是那些隐蔽在暗处的、沈落尚未查清楚根源的人和事,却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蹦出来,破坏这短暂的安宁。
这原是意料之中的,沈落知道那些危险没有消失,但她没有想到,它们来的这么快。
十月二十一这日,苏执下了朝和往常一样,陪着沈落在府中练练剑,看看书,原是十分惬意的。
“奚竹说十一月初便可抵达皇城,南戎那边的消息,容庭还有月余可活,你且安心。”
沈落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听苏执提到容庭,眼中到底还是有几分担忧。
不过她很快收敛了软弱的情绪,目光坚毅:“南戎那边的事有你帮我,我很安心。这些日子,我叫人查了查毒药的事……”
说到此处沈落顿了顿,着意去看苏执的神情。
因今岁的九月九日苏执尚未归京,苏钰的忌日时,他还在星夜兼程地赶回皇城,大约也没好好祭奠他逝去的皇长兄。
怕说到毒药勾起苏执的伤心往事,但有些事沈落又不得不说,便只能这样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
苏执连眼神也未有波动,反是笑了笑:“人死不能复生,我不会因为皇兄的死就沉溺于过去的哀痛。”
十三密卷雾山 厌归
看不出苏执神情的端倪,他似乎是真的已经不在意了,但沈落没说话。
随即苏执笑得更深,又道:“皇兄死后,虽九月九是他的忌日,我却从来没在这天祭奠过他。人死诸事了,身后这些活人弄出来的过场,想必他是不在意的。”
沈落仍是没说话,她到底是没看出苏执说这话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劲,但以常理度之,以己度人,她觉得他心里总还是有根刺的。
果不其然,苏执发觉沈落一直不说话,她那双深潭一般的眸子看着自己,像是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隐秘。
开启黑科技时代
人心间的‘较量’,有时候就如同高手之间武功的切磋,只要一方不那么坚定,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伪装的不够好,那就必定会露出破绽。
男人狭长的眸子里头,漆黑发亮的瞳仁几不可察地缩了缩。
沈落伸手握住了苏执的手:“你忘了吗?我也见过你皇长兄的,不过初见亦是最后一面……”
避开沈落温柔的近乎怜悯的眼神,苏执垂下眼帘:“我曾经以为…下毒的元凶已经死了……”
二王子容颉的确已经死了,但十年间恩怨算计,却也多多少少牵扯出了一些往事。
龍 魂 特種兵
比如那毒药,十年前是南戎的毒药不假,但它的起源却不是在南戎。
因南戎擅暗杀毒害一类,往往有这些下作东西,旁人总是最先想到南戎,这与提到蛊虫,人们总是先想起桑融是一样的。
而蛊虫和毒药不一样,蛊虫是活的,桑融阴冷潮湿的毒瘴密林才是蛊虫最好的栖息地,一旦离开做蛊,就需要人为地源源不断地给予‘养料’,所以八国的蛊虫,尽数产于桑融。
毒药却是死的,只要有人研究毒,哪里都能有。
苏执的话说完,沈落恍惚了一瞬,隔了一会儿她才试探地问:“你知道那毒药的来历了?”
抬头看向沈落,苏执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又无奈摇摇头:“如果知道,我怎么会不告诉你?”
“那你方才的意思是……”
“容颉死后,我过了很久才从皇长兄离开的噩梦里走出来……”苏执深深看了沈落一眼,没说那时噩梦中保护自己的人,就是彼时那个瘦弱的、只有一面之缘的小阿落。
他接着道:“后来父皇也走了,最无助的时候,也是我最不能软弱的时候……”
说到这里,似乎是吐出了心中积攒多年的一口气,苏执的神情半是轻松半是哀伤,而沈落看着面前的人,耳边还回响着苏执说出的‘软弱’两个字。
一个几乎站在权利顶峰的人,他忽然承认自己有过‘软弱’,他是不是也有很多遗憾?
胸口某个地方隐隐扯动了一下,沈落只将苏执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苏执接着道:“我终于开始学着治理国家,学着怎么周全地防备别人,也学着怎么算计别人才能一击致命……我学得很快,因为每一次犯错我都会失去身边的某个人,甚至…某些人……”
说着,苏执忽然笑起来:“我是不是扯远了?”
沈落也笑:“我想听。”
苏执弯弯眼睛,桃花眼里温柔泛滥,随即目光又缥缈起来,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
他说:“现在想想,很多关口咬咬牙,好像就过去了,但其实只有那时的自己才知道,那些关口有多难熬。”
“我熬着熬着,渐渐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在朝廷内的权利和在朝廷外的势力,都可谓是呼风唤雨,也因此,我知道了一些十年前我无法知道的事。”
“我的皇长兄死后,容颉很快也被处死了,可三年前我突然知道,容颉身边有一个奶娘,容颉死了以后她就疯了,一个疯了的奶娘,王室没有杀她也没有赶走她,而是把她囚禁了起来,严加看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