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709 推銷不出去的衛生巾推薦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大队长,要不我也去做个生意?”
田明发的话,打断了车内的沉默。
刘春来刚才拐弯动作幅度有些大,把躺在后座上睡觉的他给摔到了椅子下面,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听到刘春来跟杨小乐的对话,心中震惊大队长舍得给婆娘花钱的同时,也后悔为什么醒过来。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车上就三人,传出去,那自己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目标。
大队里,平常杨小乐是不会去的。
一定要守口如瓶。
听到刘春来跟杨小乐说的,不由也是心动。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如果能得到刘春来的一些投资,自己出去做生意,以这两年跟着刘春来到外面得来的见识,随便搞点啥生意,也是会比现在强得多。
“可以啊!”刘春来无所谓地说道。
田明发其实并不适合做生意,就没有杨小乐的那种谨慎。
人聪明,耐不住性子,做生意亏本很正常的。
“那个,大队长,要不你给投点钱,指点一下方向,你占大头,我还是给你跑腿?”见刘春来回答得爽快,田明发反而不敢了。
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如果有刘春来投资,把控着方向,自然是不会亏本的。
何况自己没钱?
“滚一边去!要搞也得自己拿本钱。老子给你钱,算怎么回事?”
“大队长,要不,我让我婆娘……”
田明发不要脸的话,让刘春来差点又把车开到对面的车道上去。
这狗曰的居然还不死心!
杨小乐都对田明发的不要脸给震惊到了。
“老田,如果你再提这事情,以后永远就不要跟我出来,老子会让你去扫一辈子的厕所!”刘春来把车靠边停下,点了一支烟压惊,喷出一大团烟雾后,才开口。
满脸的杀气。
杨小乐更是瞪大了眼睛,不敢啃声。
这里面有啥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刘春来跟白紫烟可是……
“想啥呢!这狗曰的不是好东西,五个闺女,还想生儿子,即使被我爹拉去结扎了,还不死心……以前两口子天天搞空活路,然后知道没戏了,就特么的打老子的主意……”
刘春来见杨小乐眼珠子乱转,知道他想歪了。
田明发被刘春来丢到一边,也跟这事情有关。
这狗曰的,当初居然找刘春来,提出来让刘春来借个种给他,生了儿子,死心塌地地给刘大队长当牛做马。
气得刘春来差点吐血而亡。
即使真有那想法,也不可能找田明发婆娘不是?
提起裤子不认账的事情,刘大队长以前没少干过。
可要是田明发婆娘真的生了刘春来的孩子,那乐子就大了……
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这狗曰的散养么?
一想到这,刘春来就有些上火。
急忙把这想法甩开。
“老田,我看你婆娘长得也不错,要不,我借给你?”杨小乐明白后,调侃着。
“你不行,没读七年高中!”田明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刘春来懵逼了。
杨小乐傻眼了。
“滚出来!”刘春来下了车,拉开后面的车门,让田明发滚出去。
他不想看到这狗曰的。
天道之通天圣祖
笑 傾 三國
难道这狗曰的不晓得,语言上的伤害,才是最让人闹心的?
七年高中的坎,无论如何这是过不去了。
现在已经成了卡在刘大队长喉咙中的鱼刺了。
“不!”
田明发缩到了另外一边。
下车是不可能下车的。
一旦下去了,刘大队长绝对会一脚油门开着车跑了。
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找不回去,怎么办?
脸上挂着笑容的杨小乐就在一边看着。
田明发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
“大姐,你看咱们的安乐,在女同志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可是非常方便的,使用之后,直接丢弃就好,也不用清洗了重新使用……”
刚进入安海镇,几人身上没烟了,田明发看到路边有一个商店,把车靠边停下,还没等下车,就听到了这话。
一个穿着有些陈旧的白衬衣,下身灰色裤子,脚上穿着一双解放鞋的中年人,手上拿着几包卫生巾,对商店四十多岁的女老板一脸哀求地说道。
“滚!再不走,老娘就吐你口水了!”老板娘一脸晦气地直挥手。
显然不太待见对方。
“老板娘,你是女同志,应该知道这个的方便。要不这样,我们先摆放一些样品在你这边,卖出去后我们再收钱……”
推销员不死心。
做推销的,脸皮不厚,肯定不行。
“来人啊,有人耍流氓……”
老板娘根本就不愿意多浪费时间,直接扯开嗓子就吼了起来。
推销的中年人,只能落荒而逃。
“大队长……”田明发看着刘春来。
“等着,我去问问。”
刘春来跟着下了车。
哪怕已经知道原因,还是希望问问。
“老板娘,给我来几包七匹狼。”刘春来掏出一张五块的,递给老板娘。
老板娘见来了生意,也没有再骂那推销员。
随着国家对管控放开,香烟已经开始涨价。
不过寻常的香烟,涨价幅度都不是很大。
七匹狼作为这边最常见的烟,抽的人多,现在价格已经堪比红塔山了。
“老板娘,刚才那人干啥的?看你很厌恶他啊……”刘春来接过烟,看都没看老板娘找过来的钱。
如同憋了很久的烟鬼,撕开一包掏出一支点上,一口气就燃掉了很长一节,喷出一团烟雾后,才不经意地问着老板娘。
“那些家伙,推销女人用的卫生巾……”看在刘春来买了五包烟的份上,老板娘虽然为难,依然还是说了。
刘春来装着不解,问那是什么东西。
老板娘红着脸,没有说。
“为什么不让摆啊,我看你们这店里也没多少东西呢……”刘春来不死心,继续问道。
老板娘看了他一眼,脸上不悦的表情一点都不隐藏。
一个大男人,打听女人用的东西干啥!
“我爱人在车上,平时也用这个,这几天不太方便,刚好带的用完了……”刘春来见老板娘一脸面对流氓的警惕,解释着。
同时也指了指商店门口的车子。
老板娘看到刘春来从车上下来的,向外看去,并没有看到人。
“肚子疼呢!躺着的。这出门在外,连红糖水都喝不上……”
“我这里也没有红糖卖……”老板娘有些歉意,“就咱们镇上,有一家卫生巾生产厂,他们老板平时就带着推销员挨着找咱们推销……女人来例假,本来就晦气,这东西摆在货架上,谁还愿意买其他的东西……”
老板娘解释了一番。
几千年的思想观念,并没有那么容易就扭转过来。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老板娘以为他是没有买到卫生巾。
“之前的推销员刚走,你去找他,肯定能买到!”老板娘提醒刘春来。
刘春来道谢后,才拿着烟跟找零的钱向外面走去。
“跟着前面那推销员。”
上车后,刘春来就吩咐开车的田明发,跟着那个推销员,先看看情况。
他们来这边,不只是要看卫生巾生产线,也要看许连捷的销售模式,找出他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快速打开市场局面的原因。
总结别人的经验,吸取别人的教训,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何况,许连捷的恒安,在未来,很可能会成为刘春来大姨夫事业的最大竞争对手。
车子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那名三十多岁的推销员走了很多商店,身上斜挎着的包里,一包都没有推销出去。
依然鼓鼓囊囊。
对于一直跟在后面的小汽车,推销员也看过好几次。
最终懒得理会。
一天下来,走的路不少。
就连国营百货商店都进去了,同样都是被人给轰出来了。
“大队长,这情况很不妙啊。”田明发一脸担忧。
刘春来可是准备投入巨资搞这个产恶的。
在沪市,这东西,也不是所有的商店都有。
大型的国营百货大楼里面有,也都是摆放在最隐秘的角落。
卖不出去,这投资……
“有什么不妙的?你看出什么来了?带着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涨些见识……”刘春来一点都不着急。
眼前看到的,证实了之前他的推断是正确的。
生产好几个月时间了,居然连他们所在的镇这样一个小市场都没拿下!
“就看到根本卖不出去……东西虽然好,很多人可舍不得一个月花好几块钱买这个东西……再说了,女人的月经本来就晦气……”
“尼玛,晦气!你还跟你婆娘两人搞空活路?”刘春来没好气地说道,“老子就不该带你出来!”
他这是真的有些后悔带田明发出来了。
刘千山跟着出来,到了沪市,被刘春来安排去打听关于这边彩电等产业的事情。
“别啊!大队长,有啥你直接告诉我呗……”田明发急了,“我只读了两年高中……”
一直没吭声,在副驾驶闭目养神的杨小乐噗嗤一声,乐了。
田明发这狗曰的,绝对是故意的。
明知道刘大队长不愿意去面对那七年高中的事情,可这狗曰的动不动就用这个来在刘大队长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伤疤上撒一把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