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二十七章 撲空推薦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看着商见曜手中的传单,以蒋白棉的心理素质,都有点傻眼。
在等白晨、龙悦红就位的时候,她有预想过打开房门后的各种可能,但怎么都没料到会看见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雷云松他们的失踪和那群宣扬知识有毒的疯子有关?”蒋白棉自语起来,满是疑惑。
就在一分钟前,两者之间看起来还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他们放弃了思考?”商见曜的反问颇有点突兀,就像一道数学证明题没有了中间步骤。
“……目前来看,有这个可能。”蒋白棉想了好几秒,微微点头道。
她接着又补了一句:
“这暂时只是一个猜测,我们现在没法确定这张传单是林飞飞他们不小心遗落的,还是有意放置,用于误导调查者的。”
“只要能找到那个组织其中一个成员,问题就解决了。”商见曜相当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方案。
“然后你就能混进去,边参加聚会,蹭吃蹭喝,边搜集线索,寻找真相?”蒋白棉帮商见曜补完了整个计划。
这听起来有些荒诞,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但加上商见曜的能力后,就一切皆有可能。
“以他们表现出来的智商,我能成为分发食物的那个人。”商见曜看了眼手中的传单,抬起右臂,擦了擦嘴角。
蒋白棉闻言失笑,提醒了一句:
“文盲不等于低智商。”
“信这套说辞的,肯定都很好骗。”商见曜相当有信心。
“这倒也是。能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那都是被筛选过的,容易受骗的人,嗯,应该也很容易被吓唬,被引导。”蒋白棉微微点头,转而笑道,“你就不担心骗他们的组织者,因为他们太好骗,连食物都省了?”
“太过分了!”商见曜顿时义愤填膺。
蒋白棉沉吟了几秒道:
“说正经的,还是要小心。
“雷云松、林飞飞他们肯定都不蠢,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们为什么会和这么一群人搅在一起?
“我担心你真要混进去了,智商会被拉到那个组织的整体水平线上。
“这不是开玩笑,觉醒者的能力都相当诡异和可怕。”
“污染是相互的。”商见曜郑重回应。
蒋白棉一时竟无言以对。
她旋即走至窗前,打开一扇玻璃,对下方的白晨和龙悦红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再全神戒备。
然后,蒋白棉和商见曜又搜查了一遍房间,未能发现更多的线索。
紧接着,他们用工具打开了对面那个房间。
——这也是疑似林飞飞住所的地方。
这个房间非常杂乱,各种物品放得到处都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湿味。
相比较而言,仅有的那张桌子,表面最为整洁,摆的主要是书本、纸张和一根用透明胶带于中部缠了几圈的钢笔。
翻查间,商见曜和蒋白棉发现那叠书大部分都有野草城公共图书馆的印戳,没有的几本则给人阴湿肮脏、陈旧破烂的感觉,不知道从哪里收来的。
没过多久,他们确定了这个房间住的是什么样的人:
由父母和一个孩子组成的简单家庭,父亲似乎是干体力活的,母亲有在家里帮人缝补衣物,孩子十一二岁,正在自学知识。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信那帮疯子那套。”蒋白棉做出了最终的结论。
也就是说,这不是目标房间,可以离开了。
商见曜点了下头,突然走到桌子前,拿起了那根钢笔。
“你,要做什么?”蒋白棉放弃了猜测商见曜的思路。
“批改作业。”商见曜头也不回地说道。
“……时间可能来不及了,如果错过了后续的线索,调查可能就此中断。”蒋白棉没直接用组长的权威把商见曜喊回来,而是摆起事实,讲起道理。
商见曜想了一下,边点头边埋低身体,在纸张上快速写了几个字。
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他放好钢笔,转身回来。
蒋白棉侧过身体,眺望向桌子,看见纸上多了四个端端正正的字:
“好好学习”
蒋白棉顿时低笑了一声。
等到出了这个房间,重新锁上门,她才“嘀咕”道:
“这会吓到他们的。”
“恐惧也是一种动力。”商见曜平静说道。
“……”蒋白棉斜眼看向这个家伙,“嘶”了一声,“不用总是把思路弄得这么复杂。”
说话间,两人出了这栋楼,来到了位于黄角巷的那个院子出入口。
这里同样有一个岗亭,里面坐着个裹深蓝旧棉袄的老头。
他脸上皱纹较多,皮肤粗糙得如同橘子皮,但头发却一点也不稀疏,甚至都没有白色。
这让人完全没法从外表判断他的年龄。
不需要蒋白棉再吩咐,商见曜直接走了过去,笑着喊道:
“大爷。”
这看门老头忙将手里的军绿色棉帽戴至头顶,嘟嘟囔囔道:
“别喊得这么亲热,有话就说,有问题就给钱。”
商见曜不慌不忙将“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那老头的眉毛一下变得活跃,他抬手指了指斜对面道:
“喏,那栋楼,有不少。”
商见曜没去纠正对方的“推理偏离”,拿出林飞飞的照片道:
“你见过这个人吗?”
“见过。”老头的声音大了几分,“别想了,别想了,她不是出来卖的。”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嗓音:
“我怀疑她是北街哪个贵族老爷养在这边的情妇,每隔几天就会有个男人过来找她。”
“你怎么知道?”商见曜好奇提问。
老头嘿嘿一笑:
“我和她住一个楼,还是同一层,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认识老郑吗?”商见曜莫名其妙改变了问题。
红罗巷那个看门老头说林飞飞相关的事情大部分是老郑告诉他的。
老头愣了一下:
“我就是老郑。”
“啊,那没事了。”商见曜回归了正题,“她是住靠黄角巷那个房间?”
“对。”老郑非常肯定。
商见曜继续问道:
“总是找她那个男人长什么样?”
“这就没法说了,他每次都戴着帽子,立着领子,还弄个口罩在脸上,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是有身份,不想暴露的那种。”老郑回忆着说道,“他个子倒是挺高的,呃……比你矮几公分的样子。”
商见曜转而问道:
“你今天有看到过照片上这个女人吗?”
“看到过啊,八点出头的样子。”老郑笑了起来,“她当时戴了个口罩,棒球帽也压得很低,不熟悉她的人肯定认不出来,但她每天进进出出的,我只凭轮廓就能确定是她。”
很显然,这老头格外注意林飞飞。
“她去哪了?”商见曜追问道。
老郑摇了摇头:
“我怎么知道?
“我就看到她提着一大包东西往南街走。
“提的是个黑色的旅行包……”
听到这里,蒋白棉无比确定林飞飞已经转移。
无论刘大壮死不死,她都会转移。
又问了几个细节后,商见曜拿出一袋压缩饼干,递给了老郑。
“小伙子,会做人!”老郑眉眼舒展,夸了一句。
出了院子,蒋白棉、商见曜和白晨、龙悦红在黄角巷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里会合了。
听完组长的复述,龙悦红颇为惊讶地开口道:
“竟然牵涉了那个到处塞传单的组织?”
連城 小說
他怎么看都觉得那组织上不了台面,透着一股搞笑的气息。
“还不确定。”蒋白棉思索着说道,“但不管怎么样,都得联络陈旭峰,让他拍封电报回公司,询问类似组织的资料,接下来,我们有一定的可能遇到那帮疯子,早做准备比较好。嗯……等会你们就在附近走一走,先别急着问有没有人见过提黑色旅行包的女性,重点是观察那些遗迹猎人,看他们能翻出什么线索来。我和商见曜去给陈旭峰留信息。”
“是,组长。”白晨和龙悦红做出了回答。
因为环境限制,他们都没有太大声。
就在蒋白棉准备再叮嘱几句时,龙悦红忽然有些疑惑地问道:
“林飞飞离开那个院子的时候都懂得伪装,为什么在‘等’刘大壮那会,被人直接看到了脸?”
这有点不合情理。
话音刚落,龙悦红发现商见曜刷地一下就看向了自己,看得他有点心虚,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又问了一个蠢问题。
蒋白棉愣了两秒,转而笑道:
“不错啊,都能注意到这一点了。
“下次可以再深入去想一想,把自己放到那个环境下,看会做什么决定。”
做完表扬,她才解释道:
“如果你是普通的遗迹猎人,到红罗巷问周边店铺老板们有没有见过刘大壮时,还会顺便问什么问题?”
龙悦红仔细思考了几秒,斟酌着说道:
“我会问,有没有见过比较可疑的人?”
蒋白棉露出了笑容:
“那是一个有点漂亮,不知在路边等谁的女性可疑,还是一个帽子压得很低,戴着口罩,看不清脸的人可疑?”
龙悦红顿时恍然大悟:
“那种情况下,伪装太多反而是一种特征,容易被人记住。”
“是啊。再说,短时间内,除了我们,谁会去问有没有见过林飞飞这样的女人?”蒋白棉笑着补了一句。
然后,她的语气变得意味深长:
“但之后就不一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