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四八五章 甕中捉鱉分享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六间房村民九组。
“踏踏踏!”
夜色之下,大筝带着身边的十几个人,很快便赶到了雀哥他们停车的那个院子附近,人群齐刷刷的排在了院墙之外。
“我进去开门!”旁边一个青年顺着门缝往院里瞄了一眼,发现院子的房子亮着灯,轻轻助跑了几步,直接翻进了墙内,然后蹑手蹑脚的敞开了院门。
“吱嘎!”
随着铁门落锁,折页泛起一声酸牙的轻响,大筝一行人齐刷刷的涌进园内,加快脚步奔着里面的一间瓦房跑去,此刻院里的瓦房亮着灯,窗前也挂着两张帘子,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咣当!”
一个青年伸手推了一下,见房门落锁,奔着窗口就冲了过去,而大筝见状,也对着房门猛踹了一脚。
“嘭!”
“哗啦!”
房门弹开,窗子炸裂,十多个人宛若疯狗一般,齐刷刷的开始往屋里冲。
重生之鎏金岁月 逆翔
“踏踏!”
大筝冲进屋里,一把掀开门帘子,将枪口探进了屋内:“艹你妈的!别动!”
“筝哥!没人!”紧跟在大筝身后的一个青年看见空荡荡的房间,张嘴喊了一句。
“去隔壁!”大筝见状,收回枪就奔着走廊对面的房间赶去,但刚一迈步,发现进入对面房间的那伙人,此刻也跑了出来。
“筝哥,啥情况?”对面一个青年见状,脚步一顿。
“你那屋里,也是空的?”大筝皱眉反问。
“啊!”青年点头:“不是说人在吗?”
“完了!出事了!走!快走!!”大筝看着青年茫然的表情,心里咯噔一声,撒腿就向着门外跑去,他身边的几个青年本身心理压力就挺大,此刻再一听说出事了,情绪更加惶恐,争先恐后的向着门外跑去。
“踏踏!”
一个青年几步窜到门口,伸手拽开了破旧的木门。
“刷!”
在房门敞开的一瞬间,停在院子里面的私家车忽然挑开了大灯,将房屋前方彻底照亮。
“噗嗤!”
“噗嗤!”
在车灯亮起的同时,堵在门外的二河和靖嘉同时抬手,两刀把率先出门的青年放倒。
“我艹!外面有人!”
屋内的人群见变故突起,再度产生了骚乱。
“别慌!都他妈别慌!让开!”大筝看见彻底乱套的场面,使劲推开身边的两个青年,然后攥着私改猎就要往外冲,根据他得到的消息,此刻这个院子里只有四个对伙,而且李天柱还在周围盯了一下午,并没有见到其他人过来,而他们这边,有三把枪、十来把刀,完全没有必要犯怂。
“咣当!”
就在大筝冲到门前的同时,院子的大铁门被人一把推开,随后足有二三十人,纷纷从门外涌进了院子里,人手一把的钢刀反射着车灯的光泽,将院里的瓦房围了个水泄不通。
“砰!”
人群前方,雀哥羽绒服外面套着一件防弹衣,对天上崩了一枪,迈步站在了人群的最前方:“艹你妈!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还想压我们一把!你们是那样的吗?!”
“筝哥!咱们上当了!咋整啊!”大筝身边的小仓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人群,呼吸急促的问道。
“都让开!”大筝推开旁边的几个人,端着枪走到门口,在灯光之下,发现对面有好几把枪都指向了自己的方向。
“全他妈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扔掉!不然炸死你们这群B养的!”二河见雀哥到场,也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二踢脚,但引信很长的管状物体。
“别逼我!你们把路让开!咱们各走各的!”大筝一眼认出早上在辉N跟自己遭遇过一次的雀哥,心里的预感越发不好。
“艹你大爷的!我说话你听不见啊!”雀哥扫了一眼戴着匪帽的大筝,拎着手里的枪,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而他身边几个端着枪的小青年见状,全都跟在他身边,呈扇形压了上去。
“我他妈说了!你们别逼我!”大筝死死的攥着手里的枪,声嘶力竭的吼道。
“小B崽子!你知道卧龙岗有多少乱葬岗吗!我他妈随便扒开一个坟给你扔进去!十年都挖不出来你!”另外一个青年对于大筝的威胁丝毫没有理会,继续大步上前:“枪扔了!给我跪好!”
“别他妈往前走了!”大筝抱着手里的枪,胳膊已经开始颤抖。
来卧龙岗之前,邵荣清清楚楚的告诉大筝,这里只有四个人,只要他愿意冒险把事办了,自己就好起来了。
为了利益,他能铤而走险,可是现在对方不管是人手还是枪口,都远远超过了自己这边,他一旦开枪,这件事就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此时此刻,大筝心里想的已经不是富贵荣华,而是自己究竟应不应该让这枪声响起,给邵荣做一把死士。
一时间,无数个念头在邵荣的脑中泛起,而雀哥却没有给他一个冷静思考的时间,几步走到大筝心口,单手攥住他的枪管子,直接顶在了自己胸口的防弹衣上,同时用枪顶住了他的喉结:“开一枪,试试谁死啊?”
“呼呼!”
大筝看着雀哥的眼神,仿佛受到了一种亡命徒对小混混的血脉压制,手掌抖动的更加厉害,而他身后那些人,看见这一幕,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我查三个数!你要么松手,要么开枪!”雀哥顿了一下,然后语速很快的喊道:“一!二!”
“刷!”
大筝在雀哥数到二的时候,心态就已经彻底崩了,唯恐雀哥会不讲信义的提前开枪,所以果断松开了手掌,让雀哥拎着枪管子把私改猎拽走了。
“嘭!”
雀哥身边的一个青年见大筝怂了,对着他的脖子猛砸了一枪把子,将其放倒之后,枪口指向了挤在走廊里的一群人:“带头的都跪下了!你们还想整一把刀光剑影呗?”
“咔哒!”
正对青年枪口的小仓见大筝都服软了,自己也没扛着,直接把枪关掉保险递了过去。
“当啷!”
其余那些被花钱雇来的青年们更是毫不犹豫的把刀往脚下一扔。
“有一个算一个!给我排队出来!贴墙角蹲一排!”二河对着人群吼了一嗓子,然后拽着大筝的衣领子把他按在墙上,一把扯掉了他的匪帽。
“呵呵,咱们挺有缘啊,这么快就又见面了?”雀哥看清楚大筝的脸颊,顿时咧嘴一笑:“你是谁的人啊?”
“谁的人也不是,自己单飞的!”大筝虽然没有开枪拼命的勇气,但是能被邵荣如此看重,说明他在邵荣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而且他跟邵荣也确实有感情,今天把事办砸了,是他的能力问题,但他既然敢来办这件事,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并不准备出卖邵荣。
“哈哈!别跟我装死士了!你要是真有这两下子,现在就不是这么跟我对话了!”雀哥手臂一扫,指着蹲在墙角的一排人:“你自己看看,今天你带来的这些人,有几个是像样的啊?你说我真要是把他们分开,一个一个的审,他们会跟我说实话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们真查不出来你是谁啊?”
“那你就问他们呗!”大筝听见雀哥的话,此刻心里也略显沉重,因为雀哥说的没错,在这种压力之下,自己都慌了,而这些花钱雇来的小混混们,在面对威胁的时候,肯定更加白扯。
“咱们说好了!现在你自己跟我坦白,我可以让你不遭罪!但这件事如果是从其他人嘴里挖出来,那你这个带头的,肯定就躲不开了,懂吗?”雀哥目光阴鸷的继续道。
“我他妈不敢开枪!说明我混的篮子!但我要是什么都往外说,就证明我真是的篮子了!”大筝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继续犟了一句。
“踏踏!”
大筝话音落,雀哥还没等作出部署,一个小青年就快步跑进了院子里:“雀哥!外面那个傻逼招了!”
“叫什么?”雀哥侧目。
“不知道,是一个在外面断后的,说是叫什么柱子吧!一开始语气还挺硬的,腿上挨了一刀之后,该说的、不该说的,就全给吐出来了!”青年咧嘴一笑。
“走!去看看!”雀哥闻言,伸手拍了拍大筝的脸蛋子,转身向着院外走去。
……
与此同时,在市内的一家酒店里,邵荣已经陪冬皓和东山集团的一个主任喝了不少酒,席间看了一下腕表,找借口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拨通了大筝的电话,但连续打了两遍,对方都没有回应,他又把电话给李天柱拨了过去,同样无人接听。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咋还全都失联了呢?”邵荣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大筝在动手之前,给他发过一条短信,而此刻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时间可谓相当的充裕,而且大筝他们是有备而去,按理说,不应该出什么意外才对。
“铃铃铃!”
就在邵荣叼着烟蹙眉思考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到了他的手机上,看见这个本地号码,邵荣按下了接听:“哪位?”
“荣哥!我是柱子哥废品站的司机小赵!柱子哥他出事了!”青年语速很快的开口。
“你别急,他怎么了?”邵荣心里咯噔一下。
“今天下午,柱子哥带我们来卧龙岗这边办事,刚才公司的大筝也来了,我们这边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大群人,把柱子哥他们都抓了!我如果不是因为去了树林子里拉屎!可能也得被按住,荣哥,在安壤居然还有人跟咱们叫板,这事你得收拾他们啊……”小赵继续絮叨着。
此刻,邵荣已经没心思去听对方的废话,在得知卧龙岗事情有变的情况下,半边脸颊不自觉的抽动了数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