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qym精彩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討論-第884章 急急如律令,老祖宗快上身(5000字,2章合1)熱推-qk2ti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金鳞部落的秘密,还是被人发现了,并且将消息传了出去。
其他大部落,高手齐至,杀上门来。
“一个部落,只准许有一个王者!”
滚滚声浪,带起漫天雷霆,恐怖的声势让无数人骇然惶恐。
这,赫然就是王者级天门的至强者。
人未至,恐怖的神光洞穿十万里苍穹,打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击落向广场上的圣母娘娘。
“轰!”
太上祭祀转身,沧桑的眸子绽放璀璨的神光,看穿虚无,浑身金光万道,照耀的整个金鳞城都仿佛镀了一层金一样。
天空都变成了金色。
“谁敢动在我们金鳞部落撒野!!”
他怒吼,挥手打出了一道掌印,掌印金灿灿遮蔽天穹,照耀四方,橫击而去。
“啊——”
天穹中,有数道人影惨叫,坠落虚空,鲜血飞溅。
这些人敢出现,自然都不是弱者,却被太上祭祀一掌全部横扫坠落大地。
“哼!金问天!多年不见,你的暴脾气渐长啊!”遥远的大地深处,有人冷哼,威严的声音带动肃杀的气机,让星耀级天门后期的高手都神魂颤栗。
显然,此人是一位王者级至强者,他直呼金鳞部落太上祭祀的名字——金问天!
金鳞部落的大祭司金问天扭头,深邃的眸子准确的捕捉到了那声音的来源方向,抬手就是一指点出。
“咻!”
仿佛天火流星击落,一道金灿灿的指印压落一片山谷。
“轰”
那片山谷爆炸,原地腾起大片蘑菇云,山川崩裂,虚空塌陷,归于虚无。
混乱中,一道人影出现了,周身笼罩天门之力,神光璀璨,看不清面貌,但能感觉到他全身冷冽的气息和森寒的杀机。
“一个部落,只准许出现一个王者,这是咱们当初定下的《大荒公约》!”
这道人影声音冰冷。
话音落下,另一个方向,也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也发出了浩浩荡荡的声音。
“十大王者部落的平衡,不能被你金鳞部落打破!《大荒公约》也不能为你破例!”
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金问天,扫视二人。
“银鳞部落的银老鬼,铜鳞部落的铜老道,你们也配在老夫面前提《大荒公约》。”
金问天冷笑,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大荒谁人不知,你们银鳞部落和铜鳞部落一直在勾结囚笼外的敌人,争着抢着做那狗腿子,你们还有脸提《大荒公约》!”
此话一落。
苍穹之上,那两道朦胧的人影都是杀气冲天,异口同声的怒斥。
“住嘴!金问天!”
“休要信口雌黄,胡言乱语!”
梟寵—殷少霸愛
金问天哈哈一声大笑,笑声满是讽刺之意。
三位王者级至强者隔空对话,声音在苍穹震动。
同时,他们提起了一个对无数人陌生的词——《大荒公约》。
众人议论纷纷,一片喧哗。
“《大荒公约》是什么?有大佬知道吗,给晚辈涨涨姿势。”
“抱歉,我只知道师姐的丝袜是黑色的,小裤裤是吊带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大荒公约》,是十大王者部落,以及大荒的王者级高手们,在很久以前签订的一份约定……”
四周众人嘈杂,有老一辈道出了大荒公约的来历,却也说的模棱两可,具体约定详情也不知道,只说是部落的祭祀才知道。
黑子听到了,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翻白眼,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是个假祭祀吧!”
这时候,虚空忽然罡风呼啸。
苍穹上,两道朦胧的人影动了,恐怖的神光打落,笼罩了金鳞城。
看那架势,似乎要将整个金鳞部落抹掉一样。
银鳞部落和铜鳞部落的两个王者级至强者,终于出手了。
一招落下,天崩地裂,法则与规则混乱,恐怖的声势让众人颤抖。
“哗啦啦~”
金问天一挥手,一道神光点在了金鳞部落广场上的神柳上。
这一道神光,激活了神柳的庇护之力。
刹那间。
神柳亿万枝叶招展,散发漫天绿色神芒,形成了一个绿色结界,将整个金鳞城和金鳞部落笼罩其中,保护了起来。
虚空中,落下的两道攻击,打落结界护罩上,在上面爆炸,掀起冲天蘑菇云,让虚空都湮灭了。
抗日之兵王突擊 落砂
然而,那护罩结界没有丝毫损坏。
神柳的无上防御庇护之力,超乎想象,可以抵挡天门的力量。
“今天,就让老夫教教你们做人!”
金问天厉喝一声,化为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轰隆隆”
虚空中,爆炸不断,看不清人影,只看到三团神光在互相碰撞,攻击,厮杀。
这三团神光,一团金灿灿如大日,一团银灿灿如星球燃烧,还有一团神光,绽放古老的青铜色。
金色,银色,青铜色,将天穹染成了三色,神光乍亮,互相交替。
它们在虚空轰击,各种神通术法打出,苍穹如蛛网般裂开,大荒震动,恐怖的气息浩浩荡荡,传遍所有的怪物世界。
怪物们瑟瑟发抖。
唯有在王者域的怪物世界里,那几个王者级怪物,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一个个仰头长啸,声音充满了战意。
大荒的高手以怪物为血食,经常抓捕怪物们熬炼大药神液,它们与大荒有解不开的仇怨。
但就在这时。
那黑黢黢的神山深处,发出了一道低沉的吼叫声,声音发自灵魂深处的威严。
“大荒里的这几个老家伙,又打起来了啊,真希望能死几个……”
这声音,是怪物的吼叫声,但有奇异的音节字符幻化,听起来和人类的声音一般无二。
神医庶女:杀手弃妃毒逆天
王者域中,那些吼叫着的王者级怪物们,听到了这声音,一个个全部匍匐下来,满眼敬畏之色,不敢在乱吼乱叫。
显然,神山深处的那个怪物,实力非同一般,地位崇高,竟让其他王者级怪物都畏惧,是个极其可怕的狠茬子。
大荒中,金鳞部落的上空,战斗还在继续。
王者级高手,都被称为至强者,这类存在厮杀,一时半刻根本分不出胜负,但也绝不会死磕。
因为无论是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金问天,还是银鳞部落的银老鬼,铜鳞部落的铜老道,或是其他王者级至强者,他们都是一群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怪物。
他们本该早已寿元枯竭而陨落,只因为神柳之晶存活。
所以,他们格外惜命,除非极境升华,否则都不会出大事。
这是很多大荒高手知道的事。
所以,大家看热闹的多,却并不慌乱。
金鳞城中,人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卖珍宝的继续吆喝着卖珍宝,红楼阁里双修的两个身影关了窗户,换个姿势继续双修,修补神器的大爷,把锤子换成板子,敲敲打打,继续修复神器……
不是他们不害怕,而是他们信仰神柳,神柳的庇护神罩开启,没人可以伤的了他们。
然而。
就在这时。
金鳞部落的广场上,忽然爆发出了一股恐怖而浩瀚的杀机。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袍子里的人影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毫无征兆的释放出了属于王者的气息。
“不好!这里藏了一个王者级高手!!”
金鳞部落的大祭司第一个反应过来,一声长啸,示意所有的金鳞部落族人撤回神柳之中,同时想要卷起轿子里的圣母娘娘遁去。
然而,还是迟了。
那黑袍王者冷笑一声,身上杀机一下子爆发开来。
“呼~”
这杀机,想一股飓风袭来,却让虚空都凝固了,他身侧的无数人都遭遇灭顶之灾,全部炸裂为漫天血肉。
而四周数十万金鳞部落的族人瞬间蒸发,化为齑粉。
黑子和老村长惊恐大叫,无形的杀机扩散而来,让虚空匆匆皲裂,眼前的人影一个接一个的爆烈,化为血雨。
“老夫要死在这里吗?!——”老村长绝望大吼。
黑子大叫:“前辈,快来,躲在这头大野牛怪的后面!”
“大野牛怪连刀祖都屠不掉,它肯定可以帮我们挡灾!”
老村长眼睛瞬间迸发希望的光彩,一把抓起黑子,卷起身侧的几个青麟部落的族人,如老兔子一般,“咻”的一下跃起,跳在了大野牛怪杨守安的身侧。
同时一把抓起杨守安的牛腿,将杨守安举高高,挡在了前面。
“沃日!”
杨守安气的牛叫。
歸原記 燃絨
这老不死的太无耻了吧!竟然用我挡杀机。
而这时候。
“嗡~”
那位黑袍王者的杀机,已经扩散而来。
杀机无形,但真实存在,四周的其他人哪怕在虚空逃遁,化为流光,被这股杀机覆盖,也顷刻间湮灭。
而杨守安的身上,“噼里啪啦”一阵电弧闪烁,仿佛有无数利剑刀刃在对它千刀万剐一样,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老村长和黑子等人,吓得脸色惨白,紧紧地贴在大野牛怪的身侧。
他们举目四望,整个广场上,除了那群九大王者级部落等大部落所在的那片区域依旧人头攒动,其他区域,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要不化为了齑粉,要不变成了满地的碎尸血肉。
而能有碎尸血肉留下的人,无一不是修为高深的高手。
血肉艰难的蠕动,显然还有神魂未灭,想要重组肉身。
你又把天聊死了
这时候。
站立在广场上的大野牛怪杨守安,就格外显眼了。
“咦?!这牛……好牛!”
那黑袍人发出了声音,在四面八方回荡。
可很快,他的注意力被金鳞部落的吸引了。
因为金鳞部落的大祭司还活着,且发出了一声长啸,示警苍穹中的太上祭祀。
“啊——!”
“是王者级高手!太上祭祀,救命啊——”
金鳞部落的广场上,大祭司惊恐大叫,他的半个身子被这股杀机给磨灭了,惶恐至极的遁走远处神柳的枝杈下,向着天穹上的太上祭祀传音。
苍穹中。
正在和银鳞部落及铜鳞部落的王者厮杀的太上祭祀,注意到了金鳞城中的惊变,也看到了那个身穿黑袍的神秘高手,正举起手掌,凝聚神力,要拍死扑倒在地瑟瑟发抖的圣母娘娘。
“住手!”
金问天大吼,面色怒不可遏。
他化为一道金光,如一团金色太阳坠落,所过之处虚空都化为了黑洞。
他要救下圣母娘娘,让图腾圣子顺利出世。
“金问天,哪里走,给我留下!”
“哼!还是那句话,你部落的图腾圣子不能出世,得死!”
银鳞部落和铜鳞部落的两个王者,施展天门神通,挡住了金问天。
無上蒼穹
“杀!”
金问天暴怒,满头金色长发燃烧起了熊熊金色火焰,苍老的身躯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气势霎时间飞涨,恐怖的气势让虚空的银老鬼和铜老道不由变色。
“不好!极境升华,这老东西要拼命!”
邪少的枕邊獨寵
“金问天,你不想活了吗?!”
两人怒吼,骇然后退。
金问天怒啸,眼中金色神芒大作,双掌打出了无尽道则攻击,笼罩了银老鬼和铜老道。
他要速战速决,去救援图腾圣子。
图腾圣子万古难遇,若可以顺利出世,他们金鳞部落必将崛起,成为大荒霸主,真正的主宰!
而且,金问天心中还有一个猜测,那就是,圣母娘娘的肚子里,除了那个二愣子小家伙,其他两人,恐怕都是图腾圣子。
一想到金鳞部落即将迎来两个图腾圣子,金问天顿时红了眼,整个人打了鸡血一样,勃然拼命,怒发飞扬,战意如狂。
绝对阴谋论 温肆
“大破灭掌!”
“擎天轮回指!”
“神魂切割!”
金问天一连施展了数个大招,都是王者天门的神通,打的苍穹爆炸,入目中全是蘑菇云,规则与法则混乱,天门的气息浩荡。
银老鬼和铜老道变色,二人对视一眼,就要退去。
他们犯不着死磕。
然而,下方的金鳞部落广场上,却传来了黑袍王者的声音……
“挡住金问天,我需要时间!”
银老鬼和铜老道气急,心中无比震怒。
“黑袍,你需要个屁的时间!”
“就是!你在下面磨叽个几把,杀个未出世的图腾圣子,有那么慢吗?!”
浪費的青春 玩字
“别装逼了,赶紧速战速决,我们扛不住了!”
他们怒吼,声音震动苍穹。
看到金问天杀来,急忙施展大招抵挡,却被极境升华的金问天打的在虚空栽跟头,天门都在震动。
二人焦急,再打下去,他们若想不受伤,也得极境升华了。
抽空。
他们往下方的金鳞部落广场一看,想看金鳞部落的图腾圣子被灭了没,结果一眼看去,二人不由气得吐血。
因为那黑袍竟然站在金鳞部落圣母娘娘的身前,在给她揉肚子。
“握草!黑袍,尼玛的,老子在上面打死打活,你在下面摸女人肚子!”
“赶紧给她一掌啊!”
二人爆粗口,盛怒至极。
但依然没有叫出黑袍王者的真实身份。
金鳞广场上。
黑袍王者满心憋屈,眼睛喷火。
不是他没有出手,老天作证,他已经出手一万次了!
可关键时刻,总被一件红肚兜挡住,将他所有的攻击化为无形。
怀孕的圣母娘娘,早已被他的王者气机给震晕了,神魂受创,估计这辈子都醒不来了。
他想毁灭她,将她轰杀成渣,让她和她肚子里的图腾圣子,一起去见金鳞部落的老祖宗。
可时,攻击落下的时候,总有莫测的力量从红肚兜弥漫而出,磨灭了他的攻击。
“啊啊啊!我就不信了,我堂堂王者,竟然搞不死一个大肚婆,搞不死她肚子里的种儿!”
他怒吼,半蹲在地,双手的掌心贴在了圣母娘娘的肚子上,掌心吞吐天门力量,轰轰轰的攻击。
这样的姿势,在远处看去,的确像是在摸圣母娘娘的肚子。
腹胎空间。
圣母娘娘神魂受创,昏迷过去,先天氤氲紫气开始消散,柳六海和陈北玄的修炼,被迫终止。
而这时候,陈北玄已经开了天门,但他的天门,只是星耀级天门。
柳六海开了王者级天门,却因为先天氤氲紫气消散,只开了一半,和柳五海一样,半隐半现状态,属于半步王者。
他无比愤怒。
柳五海起身道:“让我出去,抽死这个家伙。”
柳六海挡住了柳五海,道:“别,这个逼,让我来装!”
看到柳五海还要说话,柳六海瞪眼道:“你区区半步王者,能打得过这个黑袍?!他可是真正的大成王者啊!”
柳五海顿时蔫了。
但心中却在思量,自己这个半步王者,和真正的大成王者,差距有多大?……
“轰”
就在这时候,柳六海已经撕裂了腹胎空间,一步跨出,来到了金陵广场。
腹胎空间里,陈北玄叫了起来:“大哥,快看,二哥要被虐啦!”
“半步王者,和大成王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啊,而且这个黑袍,不是一般的大成王者,一看就是个老阴比啊!”
然而。
柳六海刚一走出腹胎空间,就大吼一声:“急急如律令,老祖宗在天有灵,老祖宗快上我身啊!”
他果然怕死,第一时间运转了老祖宗赐予他的“老祖宗上身”神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