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542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七十四章 “白馬非馬”推薦-er255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城中街道上,马蹄与坚硬的青石板撞击,发出哒哒的声音。
空无一人的街道很干净,两旁的物舍、店铺都紧闭着,瞧不透一点。房屋建筑跟其他城池的并无两样,街道的分布以及排布也是如此,但这座城池给人一种密不透风的沉闷感,即便它是敞开着的。
没有其他人或许才是这座城池最奇怪的地方。
哒哒——
很平常的马蹄声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刺耳,甚至于有些怪异,像是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却忽然闯入了一样。
“不觉得很奇怪吗?公子。”柔和的女声闯入马蹄声中,打破沉闷。
“奇怪的事多了,那就不奇怪了。”马背上的公子目光朝前,笑着回答。
“我觉得奇怪。一座城,建筑完好,街道干净,无任何打砸烧抢痕迹,却一个人都没有。一路过来,我的神念扫视了遍,但除了我们,的确是一个人都没有。”
“小鱼儿,神念所探究的可信吗?”公子问。
不屈皇族
“眼见如此,感受如此,怎能不信。”
“眼睛会骗人,神魂意识也会骗人。”
“可不见真想,唯有这般才能感知了。”
“但现象是现象,本质是本质,本质往往在现象之下,透过现象看本质,你能理解吗?”
“能,但是做不到。我修为不够。”
飛越三十年 大茶碗
“呵呵。”公子轻笑一声,“我认识一个人,她没有一点修为,却能轻而易举地透过现象看本质。”
“会有那样的人吗?拥有大智慧啊。”
“有的,就有那样的人。”
“但我还是想知道,这座城池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弄清一样事物发生了什么,首先,你得知道是什么事物,对吧。”
“是这么个道理。但我知道这是座城池。”
“真的吗?”
霸仙 風居
“难道不是?”
“你再好好看看,好好想想。”
鱼木深吸一口气,意识一动,神念全放。顿时,她的意识像风一样,无孔不入,渗透到城池的每一个地方。
现象……本质……
她想着这个,然后尝试用神念去感知组成城池的每一部分。
一匹砖、一块瓦、一根木头……
动乱之乾坤录 兮枫泾
每一样东西,全都在她脑海里一一呈现。
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她皱起眉,“还是没什么问题啊,就是个无人城池而已。”
叶抚偏过头,看着她说:“你好好想想,这座城池跟你平常所见,有什么不同?”
鱼木点点头,再一次放开神念探究。这次,她探究得更加细致,细致到从整体到细节,从细节到整体两轮感知。
“没有。”她答。
“确定没有区别吗?”
“嗯,我保证,没有任何区别!”
“那问题来了,天底下,会有两样一模一样的东西吗?”
鱼木摇头,“不会。”
“那你的没有任何区别,出自何处呢?”
“……”鱼木愣了愣,随后只觉醍醐灌顶,“原来如此!原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就是最大的问题啊!”
意识到这一点,鱼木第三次进行神念感知。她把每一样东西的组成都放进脑海里,然后去跟自己以前所见的事物进行对比。
这般做,她骇然发现,这座城池里,每一样东西,全都是她见过的,而且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也就是说,这座城池是用她记忆里所见过的东西拼凑起来了。
“这完全就是一座拼起来的城啊!”鱼木震惊于这个发现。
“没错。正因为这城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平日里见过的,且平常到不能再平常,所以你才难以发觉异常之处。这就像,你不会刻意去想昨天走过的路长什么样,路上的石子又是什么样。”叶抚不急不缓地说。
“这样啊……”鱼木皱眉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那公子你眼中的城池是什么样的呢?”
自从鱼木跟随叶抚一起后,叶抚便没再让她称呼前辈,让她直呼其名,但她觉得那样不礼貌,就改成公子了。现在看来,倒也有那种感觉,公子骑着马向前,小跟班跟在公子旁边。
叶抚稍微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会直接问为什么会出现这座城。”
鱼木笑了笑,“我更在意公子眼里的城池嘛。”
“你这可不太认真啊。”
“嘿嘿。”鱼木微微转过头,“我就是在想,公子你眼中的天下会是什么样的。”
叶抚笑了笑,“你眼里的天下是什么样,我眼里的就是什么样。”走着走着,他忽然拉了拉缰绳,小红便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动。这么些时间过去了,小红已经习惯当一匹马了。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鱼木问。
“再不停下,就要被吃了。”
“嗯?”
叶抚笑问:“你不是想知道我眼中这座城市什么样的吗?”
“嗯。”
“那我现在告诉。”
说罢,叶抚轻轻拍了拍手掌。
拍掌声很轻,很平常,但却像风暴雷霆一样,将整座城池摧毁。
鱼木看到,偌大的城池顷刻间崩裂分离,随后化作湮粉。
城池消失后,鱼木眼中忽然出现一条大鱼。大鱼如千人大船,通体赤色,火一般耀眼,没有鱼鳞,说着是鱼,其实更像是鱼形的陆地巨兽。此刻,这条大鱼张着大口,就朝着自己二人。
鱼木抬头就能看到大鱼那树干一般的尖牙以及嘴中肉壁附着的一层红骨。
“公子,小心!”鱼木喝一声,放出神魂防御。
叶抚不慌不忙地说:“这就是我看到的城池。你现在知道了吗?”
鱼木愣了愣,然后点头,“可是前辈,它要吃了我们啊!”
大鱼感受到鱼木的神魂防御后,顿时明白自己已经被发现了,随后猛地向前一突,大口闭合。鱼木的神魂防御瞬间崩碎,且受到大口中喷涌出的气息压制,无法动弹,只得僵在原地,瑟瑟发抖。
只听小红嘶鸣一声,随后大鱼像是被无形的巨人狠狠从侧面砸了一拳,直接横飞数里,直直地撞入远处的山体之中。
叶抚看着瑟瑟发抖的鱼木,笑道:“素来有人吃鱼,哪里有鱼吃人的道理,对吧。”
“嘁——”鱼木努了努嘴,“公子你就是故意的,想等我出丑了再出手解决。哼,明明可以提前预防的。”
叶抚摊了摊手,无奈道:“合着我让你体验一下被巨兽迷惑控制的感觉,你还怨我啊。这不是给你长个心嘛,不然以后一个人出门闯荡,再碰到了,不留心岂不是真被吃了?”
鱼木眉头弯弯,轻笑道:“知道公子良苦用心啦,我逗你玩的。”
“调皮。”
“哎,不说了,赶快看看那大鱼啊。”
“那可不是鱼。你有见过在山峡之间游荡的鱼吗?”
鱼木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正身处在一座山的悬崖边上,悬崖另一边,隔着几里就是另一座山,而大鱼就是撞进那座山的山体里的。
“诶,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你之前以为你在城里走呢,走得可欢快了。”叶抚调侃道。
鱼木翘起下巴,“这不是被迷惑了嘛。它那么大一条鱼,迷惑我一小姑娘不是轻轻松松吗?”
“两年前你就是小姑娘,现在还是小姑娘。”
“可不是嘛。”鱼木双手叉腰,得意地说:“我永远十八岁!”
“嚯哟,厉害厉害。”叶抚敷衍地拍拍手。
“诶,别光说这个啊,去看看那鱼去。”说着,鱼木翻身上马就坐在叶抚后面,然后她发号施令,“小红,冲啊!”
小红倒确实听她话,马踏虚空,朝着嵌进山体的大鱼奔去。
爱的禁忌之名
“你该找匹自己的马了!”叶抚说。
“公子不喜欢我跟你骑一匹马吗?”
“不喜欢!”
“别啊,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你不喜欢吗!”
“别跟我扯些有的没的。”叶抚看着嵌进山体里的大鱼,小声嘀咕道:“既然你来了,就决定是你了。”
鱼木听到了叶抚的碎碎念,“不会吧,公子你是打算让那丑东西当我的马吗?”
“别跟我挑剔,得亏是碰到我,不然你再过个几十上百年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坐骑。”
“那要不然我骑小红,公子你骑那大鱼。”
“不行。”
“小气。”
小红停在呈现出巨大凹陷的山体前,就着虚空而立。
叶抚和鱼木翻身下马。
凹陷深处的大鱼还发着耀眼的红光。此刻,它深嵌在内,动弹不得,只能嘶吼鸣叫。叫声跟它体型不同,像是百灵鸟,特别清脆空灵。
“声音还蛮好听的。”
鱼木说着,便跟叶抚进入凹坑里。
见着叶抚二人愈发靠近,大鱼嘶吼声更加激烈。不过,它的声音注定吓不到人。
叶抚边走边说:“这东西呢,名为赤仙鸟,虽然长得像鱼,但人家的确是鸟。游走于巨大的山峡之间,一般一座山峡只有一只,靠着吸食日月精气修炼成长,平日里几乎不会跟人接触。”
“诶,那为什么要针对我们啊?”
叶抚说:“它们生存的地方平日里也基本不会有人,之所以会主动吞噬人类,便是因为这几天,从这里经过的人很多,让它发现,原来直接吞人修炼比之吸食天地精华快得多。”
“这岂不是意味着,它已经吃过人了?”
“嗯,食髓知味嘛,不然你以为会针对你啊。”
“这样啊……”鱼木挑了挑眉。
叶抚笑着打趣,“觉得它吃过人,就不纯粹了?”
“有一点点吧。”鱼木纠结地说。
“人也是大千物种之一,人吃兽为什么没有变得不纯粹,而兽吃人就不纯粹了呢?”
鱼木呼出口气,“额……道德观念上,有区别吧。”
“那我告诉你,求仙之路就是在不断舍弃人的观念,你还打算向前吗?”
鱼木要吐,“不至于。我又不是善心泛滥的人。我只是觉得,它已经吃过人了,还会不会屈服于一个人。”
“这个简单。”
“嗯?”
“大千物种皆趋利避害,利益足够,威胁足够,还会不屈服吗?”
“诶,好过分哦,又要威逼利诱。”鱼木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从东土到中州,都威逼利诱好多次了。”
“说得那么难听干嘛。用个中性词不行吗?这是一场交易。”
“嗯嗯,交易交易。”鱼木乖巧地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向前。
站在赤仙鸟之前,他们就像蚂蚁一样渺小。
赤仙鸟火红色的瞳孔像是要燃烧起来,暴躁愤怒的情绪在期间酝酿。
“你去跟它谈谈。”叶抚说。
“我吗?不好吧。”鱼木缩了缩脑袋,“它那么大一只,我这么小。”
“这是你的坐骑,自然得你去谈。”
“两个人骑一匹马不好吗?”鱼木望着叶抚。
“不好,中州熟人多。”
“……好吧。”
鱼木尝试着继续向前,走到赤仙鸟面前去。她润了润嗓子,正经地对赤仙鸟说:“你好,我是来跟你商量一件事的,就是嘛,来当我的坐骑,好处多多,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叶抚在后面愣住了,真的就来威逼利诱这一套啊。
赤仙鸟领会到鱼木的意思,暴躁地挣扎嘶吼,连带着整座山体都颤抖起来,石屑不断下泻,像是要倒塌掩埋。
鱼木直接被声浪掀飞,朝着叶抚飞来。
叶抚一把把她抓住,抚平她身周狂暴的气息。
“威逼利诱,你还真做得出来。”叶抚嘲笑道。
鱼木不气反而笑得更开,“诶,你以为我真的傻啊,逗你开心呢。哈哈哈——”
“呵呵,早就知道你打什么算盘了。”叶抚挑起嘴角,“我在配合你演戏呢。”
“呵呵呵呵——”鱼木沉沉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配合——”
不待鱼木说完,叶抚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赤仙鸟面前。
“喂!听我说完啊!”鱼木打呼道。
叶抚装作没听到。
反击落空,鱼木咬牙切齿地嘀咕,“真是赖皮。”
从东土一路到中州的几年里,他们基本都是这么过来的。当然,不是叶抚本性如此,而是跨过了心坎的鱼木,实在是太会玩了,根本停不下来。
前边儿,叶抚手掌在赤仙鸟的下颚上拍了拍,随后它便安静下来。
叶抚笑着说:“跟着我,保证你十年之内化龙,拒绝的话,你就在这里呆一辈子。”
“诶,你还不是威逼利诱,还说我!”鱼木在后面鄙视道。
“是啊,但是我能成功,你能吗?”叶抚淡淡瞥了一眼鱼木。
鱼木一口气憋住,无话可说。
淑女当嫁 紫轩一梦
毫不意外,叶抚给到赤仙鸟的压迫感让它根本无法拒绝,只能同意。
赤仙鸟向叶抚放开命格。
大荒外史 江湖故人
叶抚便对鱼木说:“放一缕神魂进去。”
別約陌生人
鱼木点头,然后牵引出一缕神魂,放进赤仙鸟命格。然后,她便感受到了一丝命运的羁绊。
“成了吗?”
“成了。它是你的了。”随后,叶抚将它从山体里解放出来,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该你了。”
鱼木再次靠近赤仙鸟,此刻她只觉得赤仙鸟亲切。
“能变个样子吗?”鱼木第一个问这个。
赤仙鸟回应能。
“那就变一匹马,白马。变得俊俏好看点。”
赤仙鸟身周顿时笼罩赤光,赤光不断压缩改变它的体型,直至身体变作一匹品相极好的白马。
鱼木满意地点了点头,“给你取个名字,就叫小白!”
獸人之憨攻的春天 衣落成火
赤仙鸟俯首。
鱼木摩挲着它的头,“很好,你就是小白了,要跟小红好好相处啊。”
赤仙鸟随后高傲地抬起头来。
鱼木领会到它的意思,便是说自己堂堂灵兽赤仙鸟,如何要与一匹凡马好好相处。
鱼木没有解释,弯着眉毛笑了笑。
随后,她翻身上马。
“驾!”
小白接近小红的那一刻,它明白了一件事,“好好相处”不应该对它说,而是对小红说。毕竟,如果不是叶抚,它在靠近小红的瞬间,差点就直接跪下了。
—————
血貔貅,圣人都无法对付的血貔貅,化形后即便是大圣人都奈何不了的血貔貅啊,居然甘做一匹马!
小白始终无法理解这个。但它知道,自己是两人两马里的最底层,要老实。
“公子,现在我们往哪里去?”
“跨过这座山,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
“是什么地方啊?”
“清薇道郡。”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那里有最美的风景,最厉害的人,最深的意境以及最长的大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